1. 首页
  2. 耽美主攻

少fu白节小说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在长生殿众人的注视下,殿主带着秦长欢回了他的居所。

这便是这座巨大宫殿的一处偏殿。这偏殿处在的地方位置十分偏僻,透着一种往常地方并没有的僻静。

幽静之中,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秦长欢欣赏着这住处,一贯清冷的眼中倒是带了些少有的怀念。

殿主带着她来到居所,风度翩翩招到道:“随意坐。”

秦长欢笑了一下,“长生殿殿主还真是有礼貌。”

言罢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瞧着她这极为洒脱不拘小节的动作,殿主失笑,摇了摇头,几近宠溺地笑着看着她,“重月姑娘还真是……率性。”

想了半天,想到这么个形容词。

秦长欢一抬眸,就看见殿主极为宠溺的笑容。

在这一刻,场景似乎又同过去的某一时间重合了起来。她从前是惯会撒娇的,做成功了什么事情,总是会缠着他变相夸自己。

就算没完成什么,她也能厚着脸皮让秦长安夸自己。

每次秦长安十分无奈,可对她万般宠溺。所以每每即便她搞砸什么,他也总会憋出那么一两个词来夸她,让她得到快乐。

是啊,秦长安一直都是宠着她的啊。

否则又怎么会在她决定要帮燕珩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地放下了仇恨,全心全意站在她这边呢?

也正是因为这个,才差点害的他……

之前的之前有多快乐之前的事情想起来便有多痛苦。

从回忆里抽出身来,秦长欢眯了眯眼看着面前这人,唇角微勾,“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殿主还不准备亮明身份吗?”

都已经察觉到对方是谁了,也没必要再隐瞒着些什么了。

殿主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在此时,他忽然一个转身,眼眸忽然凌厉起来,朝着窗外看过去,“谁!”

他躲开这暗器的伤害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快速看向秦长欢坐着的地方。

秦长欢还坐在那儿,但鬓边的发丝已经有一些落了下来,那锋利的暗器现在正锋利地插在她脸边的墙壁上。

她没动,殿主却紧张的不行,连忙过去问:“长欢,你没事吧?”

这回,却是直接就忘记了要隐藏身份了。

听到这个称呼,看着这近在咫尺的面容。他虽然顶着别人的脸,可那熟悉的极致关怀的感觉却是不会错的。

秦长欢张了张嘴,“皇……”

然而殿主看着她这脸边那几乎微不可计的伤口,眸光顿时复杂无比。他放开了按着她肩膀的手,骤然冷淡下来。

他迅速往后退了两米远,背过身去,声音却是平淡如水,没有半分波动,“实在不好意思牵连到重月小姐了。”

“在下现在就去捉拿凶手,至于加入长生殿一事,还希望重月小姐能好好考虑一下,稍等会有人来和你谈的。”

“等……”

秦长欢还想说什么,只是殿主很明显已经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了,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她,一个闪身就离开了。

“呵。”

瞧着他离开的背影,秦长欢坐在原地,直接是被气笑了。

她勾了勾唇角,也不去追了,只是坐在原地等着那原本安排好的人来同她谈判。

很快,秦长欢感受到有气息在靠近了。

来人脚步声沉稳有力,他一步步踏进这宫殿,看见秦长欢坐在那儿,面上浮现温柔笑意,“重月小姐,久仰大名。”

“你是。”

秦长欢微挑眉,挑衅意味十足地看着这人。她倒要看看,他安排而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在下阮安,是殿主派在下来同您谈判的。”阮安十分自然地就在秦长欢面前坐下,坐下后才问:“重月小姐不会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秦长欢提醒他:“你已经坐下了。”

“噢。”阮安抱歉地笑了笑,但秦长欢并没有从那笑容里看出几分歉意来,“是在下没注意。”

这个人不是很好对付。

秦长欢一眼便能看出他不是个好惹角色,但也仍旧懒散地半躺在椅子上,问:“你和阮宁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弟弟。”阮宁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一双眼睛里的全部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她身上,“所以阮小姐,咱们可以开始了吗?”

秦长欢不置可否。

她眼中也多了几分认真。

这阮安很明显就是典型的“笑面虎”的角色,这笑容和秦长安那种真正的温润不同,而是一种标准的假笑。

他面上带着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掉下来过,这种笑容加上一直专注的目光,应当会让同他谈判的人感到十足的压力。

而从他进来开始,虽然一直以来看似对秦长欢十分客气,但主动权还是牢牢地掌控在他手里。

看来应当是长生殿较为厉害的角色了。

秦长欢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迅速对这个人作出了一个简短的分析,静静地等着阮安说下面的内容。

阮安道:“重月小姐,据说您之前在殿中同我们殿主下了一盘棋,内容约定为如果您赢了,就不加入长生殿,是吗?”

“我赢了。”秦长欢道。

阮安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润,“这我也是知道的。可是我们实在是十分欣赏您的性格和做事的狠辣态度,所以您再考虑一番。”

“若是能加入我们长生殿,条件随便你提,只要能满足,我们一定满足。”

“堂堂长生殿。”秦长欢也跟着他笑,若是论谈判,她也绝不会怕别人的,“居然条件这样好?”

“对于有能力的人,我们一向都如此。”

阮安话说的滴水不漏。

两人都在试探,都在暗暗地博弈。

而秦长欢在这场博弈当中,脑中却是飞速转动着。刚刚她几乎已经能够完全确认那殿主就是秦长安了,可是居然发生了变故?

秦长安拒绝和她相认?为什么?

还是……

秦长欢心中思忖着,还是说,刚刚那个压根就不是秦长安,只是有心人派来专门试探她的?那些人是如何得知那么多消息的?

现如今在长生殿的地盘上,容不得秦长欢不谨慎。

心中有许多想法,但面上秦长欢仍是风轻云淡的笑容,轻飘飘道:“想要我加入,也不是不行,要么你也同我下盘棋?”

“在下棋艺更是不如殿主,不用再继续下去了,重月小姐还是换个条件吧。”

“那能如何是好?”秦长欢作出苦恼神情,故意道:“我只喜欢下棋。”

阮安唇边笑容没有丝毫的阻滞,仍是道:“重月小姐若是真心想谈,不如就换个条件。”

“要不然,就是重月小姐压根就没有要加入我们的打算?”

他再次百般试探。

无论如何,秦长欢也不可能应下这样的话来。现在她怎么也不可能加入长生殿,可也不能撕破了脸皮。

往后的步步计划,不能因为今日之事就打乱了。

“自然是有的。”秦长欢道,“只是你们没有拿出应有的诚意来。”

阮安说:“只要重月姑娘愿意加入我们,我可以保证全长生殿的人都要听你的,除了殿主。”

“这就是我们的条件。”阮安一边说,一边还循循善诱道:“重月小姐可以想想,若是加入了我们,我们就能成为你的靠山,这样你也能更好保护你的亲人。”

听到这句话,秦长欢立马警觉地看着阮安。

那眼中带着些许探究和警觉,只是阮安脸上的笑容简直就是他最完美的面具,压根就瞧不出任何的破绽来。

仿佛刚刚的那个提议,只是无比自然提出来的一个提议罢了。

“不如这样。”秦长欢转了转眼珠,而后就提议道:“你派出个人来同我打,只要能够接下我三招,我就加入长生殿,如何?”

这个提议听起来似乎十分可行。

可是真正在刚刚的大殿上待过的人就知道她的实力无比强劲,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接下五招,都还有些悬。

秦长欢唇边自始至终都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似乎算准了阮安不会答应。

谁知阮安却只是稍稍想了想,而后便答应下来,“行。”

秦长欢微挑眉。

他出去了没一会儿,便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个不是很高的少年。少年一边走,还一边暴躁地说着:“哥,你让我跟她打?那不是在找死吗?”

此人正是阮宁。

阮安淡淡道:“只是三招。”

阮宁越发不满委屈了,“那三招也不行啊,当初我都差点死在那两只畜生手里,但是你看看她……”

他骂骂咧咧,脾气暴躁。

“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是阮安独特的温润声音,声音十分平静,却成功地让阮宁不说话了。

阮宁明显很忌惮他这个哥哥。

等站在秦长欢面前,秦长欢看着他,也忍不住露出兴味眼神,“你和我打?”

“要不然呢?”阮宁没好气地回了句,而后便道:“要打就快点打。”

被打完赶紧走。

他如此郁闷模样,着实让秦长欢讶异。

阮宁性格乖戾,没想到治的住他。

她也不啰嗦废话,干脆起身道:“那便来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9nFUk0hMF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