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小龙女的故事1 翁公您的好大

“白宛儿,你来做什么?”

纪黛双一身大红色的长裙,浓厚的妆容,鲜红的指甲,姿态妖娆的坐在狐族的主位上,嘴角挂着一抹轻蔑的笑,居高临下望着大殿里站着的白宛儿。

“纪黛双,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看看山下、横尸遍野、血流成河,你究竟还有没有心啊?”

白宛儿痛心疾首,拿着剑指着纪黛双,蹙着眉头盯着高坐上的人。

“心?”纪黛双发出一阵令人发沭的笑,“白宛儿,你这是在跟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谈心?”

她目光如炬,夏婧琪也愣了一下。

“卡!”

“婧琪,你怎么忘词了?”

黄导遗憾的提醒着夏婧琪,他们看得正入戏,她居然忘词了。

“抱歉,导演,再来一次,我记住了。”

夏婧琪连忙道歉。

她明明把这段台词都记得很熟,可刚刚听到了夏宛颜的笑声,一下子就想不起来了。

“Action!”

“哈哈哈......宛儿,你这是在跟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谈心?”

“纪黛双,你......!”

“卡!”

毫无疑问,夏婧琪再次忘词!

“婧琪,你状态不对,并且又忘词了,重新来一遍!”

......

“卡!”

“再来!”

“婧琪,你怎么回事?”

在NG了八九次之后,夏婧琪始终卡在这里,反倒是夏宛颜的状态越来越好,连黄玉成都有些烦躁了,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一场戏嘛!

夏婧琪尴尬得满脸通红,到底怎么回事?一面对夏宛颜那张脸她就完全不能好好好发挥。

一定是这个女人在搞鬼!

本就因为夏婧琪个人的原因耽误了剧组工作人员和群演们,很多人都开始抱怨起来。

“导演,咱们拍下一场吧,让她先歇会儿,整理一下,背背台词!”

“是啊,她一个人耽误了我们这么久了!”

要不是想着夏婧琪中午送的那一瓶冰镇汽水,谁会忍那么久才有怨言。

导演也没办法,不然就要引起众怒了,最终决定换一场配角的戏份拍。

回到休息区,夏婧琪恨恨的盯着姜芃芃。

“夏宛颜,你刚刚就是故意不让我过的!”

“别,你这么一说,这个锅我可背不起,咱们各演各的戏,我何来的本事竟能控制你?难不成我还能控制你的脑子,你的演技?”

姜芃芃赶紧无辜的摆手,纯良无害的眼神盯着夏婧琪。

“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你!”

夏婧琪警告得得说了一声,便离开。

姜芃芃摊摊手,嘴角勾起一抹朝嘲讽的笑,若是能让你抓到,那还叫手段?

方才她确实是使了点小手段,在飙戏的时候故意“压戏”。

所谓“压戏”,就是在和对方飙戏的时候,故意用自己的演技和气势让她紧张忘词,发挥不好,严重的还会产生心理阴影。

但是,姜芃芃一般不会这么做,这样的弊端是会拖延剧组的拍摄进度,影响群演们的时间精力。

但是这也怪夏婧琪演技不到家,若是真正的强者,别人压戏,她反而会突破演技的瓶颈,达到一个更高层次的水平。

耿玥给姜芃芃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宛颜,你的演技让我都折服了!堪称完美!”

姜芃芃微微一笑,眉宇间透露着些许调皮。

“宛颜,上次和白宛儿的戏先放放,你今天直接拍你和蓝凯歌的那一场戏,觉得怎么样?”

导演一副商量的语气和姜芃芃说着,姜芃芃一口答应了。

剧组工作人员们似乎也满是期待纪黛双和蓝凯歌的戏,工作的劲头又上来了。

纪黛双依然是一身红色的长裙,不过此时只是淡妆,显得很有灵气。

她叼着一根狗尾草停下脚步站在蓝凯歌的小摊面前,眨巴着水灵灵的杏眸打量着蓝凯歌,狡黠一笑。

“算命的,听说你什么都会算,预知未来,能看过去?”

“没错,只需要五文钱......”蓝凯歌先回答再抬头,见到纪黛双的第一眼就该惊艳,但是他的眼神显得太生硬,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在纪黛双伸出手的时候,他毫无反应。

“卡!那个......星阑,你的眼神不对啊,应该是惊艳,而不是刻意惊艳!”第一次,导演还是比较有耐心。

此时的纪黛双并未黑化,还是一只刚化为人形的纯洁小狐狸,心思单纯,前一世她就是被上山采药的郎中蓝凯歌所救,这一世她便要学习医术救济世人。

这一世的蓝凯歌则是除妖人,因犯了错被师傅赶下山历练,没钱吃饭的他决定摆摊替人斩妖除魔,算命卜卦。

两人今日的戏份正是纪黛双碰见蓝凯歌长得好看看,于是就打算调戏一番,没想到被蓝凯歌识破狐妖身份,但是因为蓝凯歌一眼惊艳她的容貌就未拆穿。

只是牧星阑看起来状态不太对,只要和夏宛颜站一起对戏,就满脸不情愿,像是夏宛颜借他钱没还。

然而,第二次,牧星阑还是一样的反应,甚至有些嫌恶,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纪黛双就是一个丑八怪。

导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牧星阑,算命先生可不是你这样的,呐,我要是几天都揭不开锅了,好不容易来了一单生意,那面前的人就是我吃饱饭的工具啊!”

姜芃芃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看着坐在小摊后面的牧星阑。

“哼,别以为你的演技有多好就了不起,谁不知道你上次故意压婧琪的戏?”

“我去,你是在闹这种别扭?”姜芃芃大惊失色,摇摇头又道:“牧星阑,那你替夏婧琪报仇呗,光靠嘴说可不行!”

“怎么,你还想压我的戏?”

牧星阑满是嘲讽。

“试试?看我做不做得到?”姜芃芃挑眉。

“导演,可以开始了。”

姜芃芃不等牧星阑回答,直接朝着导演开口说着。

牧星阑不解的望着姜芃芃。

导演也没听到两个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听见说可以开始也就准备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9nGQg0wMG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