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新娘的子宫被轮流灌满 这次朕不会再放手了

> > > 1. > > >

一觉醒来,离音倒也没那么不安了,只是在早上,离音和拓真被告知,安纪子和浅野阳生要一同去出差,也许今天晚上也或许明天才能回

来。没想到在自己涌现最不妙预感的间隙,父亲和阿姨要出去。

在心里轻叹一声,离音表面上倒没多大起伏,随即拓真也说他今天晚上有同学聚会,要晚些回来,离音只顾点头就好。姑且不说她早前就

习惯了一个人用餐,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她更乐意自己一个人在家,虽说预感这种东西也未必会准确。

混混沌沌的感觉在抵达教室时更盛。因为昨天的歌唱比赛,离音和夏衣仿佛在一夕之间收获了不少粉丝,但对于一向喜静的二人来说,这

显然是很头疼的一件事。所以在吵闹的教室中,离音只希望有个人可以给她来一锤子让她暂时昏迷,等上课时再清醒过来。

这种喧闹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班主任绪方老师走进教室。

绪方老师首先告知的便是水野奈绪同学因病请假一天,离音这才发现水野奈绪今天没来学校。想来她昨天把自己气得不轻,不过她本来身

体就不好也是事实。

末了,绪方老师补充一句,“虽然不忍心,但还是要提醒一下大家,考试临近,要早做准备。”

顿时,哀叹声此起彼伏地响着,转笔中的离音意料之中地让笔掉到了桌子上。该来的总是会来,好运用完了,总有种接下来要倒霉运的感

觉,还真是不好。

当然,这种唉声叹气只是相对于成绩不好和偏科的同学而言,像夏衣这样从不为学习烦恼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听到考试的消息都像是家常

便饭一样一笑了之,因为平时学习就好,所以考前无需怎么复习,也不必临时抱佛脚,这让看着她无比轻松的隐川羡慕地红了眼。

许是老师的这句话起到了些效果,班级里听课的状态竟也好了不少,但就不知这状态是三分钟热度还是能一直持续到考试前。

数学课上,努力与眼皮进行斗争的离音终于还是败下阵来,老天作证,她真的不想睡,只是她一看到数学老师露面就忍不住打呵欠。嗯,

以后若有哪天晚上她失眠了,看一眼数学老师准保好使,额,这么想似乎不大好。

正做着白日梦时,离音被一阵敲桌子声惊醒,数学老师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我说浅野,你怎么一上我的课就困?我听别的老师说你上

别的课可不是这样的。”

“嗖”地一下站起来,离音不敢出一声。叹了口气,老师继续说,“上课不认真听讲,成绩怎么会好?你看隐川。”

离音瞟了眼隐川,只见她极其认真地听着课,但听到老师这么说,隐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叹息一声,切原代为回答,“因为她上节英语课睡够了,老师你如果上节课来,就会发现她和部长夫……浅野的状态完全颠倒了。”

尴尬中的老师没有注意切原替换的那个词,清了清嗓子,道,“浅野,我不是惩罚你,是想让你清醒一下,如果你醒了的话就可以坐下了

。”

颔了下首,离音坐下,完全没了睡意,同正转头看她的隐川相视一笑。要知道,类似的情况刚刚在上节课于隐川身上上演,她们俩果真是

有难同当。

> > > 2. > > >

回到家后的离音,意料之中地只有她一个人,好像,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家了。

草草地解决完晚饭,离音就回了屋,将作业都搞定后,离音看了下表,才八点多。

拿过手机,离音想了想,还是拨了出去,在电话接通后,离音率先开口道,“我在想会不会有些打扰呢?”“打扰到不会,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幸村的声音,离音轻声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我家一个人也没有,我觉得太空旷了。明明我之前是很习惯一个人的,但在一起生活

了一段时间后,现在对寂寞竟有些排斥了,呵,果然人是个会习惯的生物。”“你不觉得是好事吗?因为这意味着你开始接受新的家人。”思

索了一下,似乎也的确是这样,离音不觉轻笑了下。

开门声在这时响起,离音说了声“稍等一下”后,便拿着手机去客厅看一下。看到回来的拓真,离音说着,“哥,你回来了。”

刚说完,离音就见拓真踉跄了一步,上前服了他一把,嗅到浓重的酒味,离音蹙了下眉,道,“你喝醉了?”

拓真没有答话,只是望着她,没来由的,离音浑身一颤,随即松开扶着拓真的手,谁想竟被拓真一把抓住。心里一沉,离音警觉地说,“

哥,你要干什么?”

因为酒精的作用,拓真双眼迷蒙地看着离音,说着,“离音,你知道吗?这段时间以来,我越发觉得你是那么美好,在各方面来说,你都

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但不知为何,我就是被你吸引住了,我,我喜欢你!”

心中那不详的预感成了真,离音一边企图挣脱,一边轻呼着,希望唤醒拓真,“哥,我是你妹妹!你瞎说些什么!”“你才不是我妹妹,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拓真也大喊了一句,离音更惊慌了,用力推了他一下,在他脚步虚浮松开她时,迅速跑回自己的房间,想锁上门,不料

拓真在她锁上门之前就用力撞开了门,摇摇晃晃地向她这边走来。

离音后退着,却又被拓真抓住了手。奋力挣扎着,离音大喊道,“那也改变不了我是你妹妹的事实,就算不是,我和你也不可能!”“可

能!我说可能就是可能!”此时醉的一塌糊涂的拓真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看他正抓着自己一步步靠近的离音正绝望时,却听幸村的声音自手机另一端传来,“音。”

离音这才想起电话还接通着,一边推搡着拓真不让他接近,离音一边把手机拿到耳边,应了一声,只听幸村又道,“你到窗户这来。”

一把推开拓真,离音三两步就跑到了窗户边。往下一看,离音颇感意外地发现幸村就在楼下。

注意到离音向外面探头,挂了电话,幸村简明扼要地说,“音,跳下来。”“跳,跳下去?”离音吃惊地反问一句。虽然她的房间在一楼

,可是这也太考验她了。

觉察到拓真又向她这边移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离音迈到窗台上,闭上眼睛,纵身一跳。

原以为会与大地母亲亲密接触的离音反而被一个怀抱取代,缓缓睁开双眸,映入离音眼中的是幸村浅笑的面容,并听幸村轻声说,“所以

说你尽管跳就好了,不用担心。”

离音脸一红,待幸村将她放下来后,她才想起往楼上张望,显然因为她这类似自杀性的举动,让拓真完全呆住,酒也醒了不少,只是站在

窗前怔怔地看着他们。

拉过离音,幸村带她先跑开,等过一阵子再说。

跑出一段距离后,离音才想起来发问,“精市你怎么会来?”“在你说你哥喝醉了时,我突然有种预感,所以就跑了出来,然后在听到你

哥对你,嗯,告白后,我更觉得这是个明智的选择,还好两家离得并不远。”幸村解释了一句,离音了然,看来他们两人的第六感都异常准。

在危机解除后,离音才想到一个实质性的问题,道,“所以,我要去哪?”

别说她自己,幸村都不放心她回家去了,所以犹豫了一下,幸村试探性地说,“要不你去我家坐会,等你家长回来再走?”

离音呆了一下,如果她说她要在外面坐着,她敢说幸村一定会说在外面陪她,她又不好意思让人家有家不回,这可如何是好?

见她迟疑不决,幸村又补了一句,“正好那天我母亲说有时间想见见你,那就今天吧。”思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离音只好缓

缓地点了下头,随幸村一起向他家走去。

在幸村开了门,离音随他一起走过玄关,看到惊讶的看向他们的幸村翔,幸村爱理和幸村舞时,离音只觉她的脸像西红柿一样了。

深深地鞠了一躬,离音紧闭双眼打着招呼,“伯父伯母好。”

神啊,直接让她神隐吧,真是太丢人了,她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走了这霉运。

回过神后,幸村爱理问道,“这是?”抢在离音之前,幸村将刚才发生的事简单概括了一下,了解始末后,幸村爱理笑着说,“这样啊,

你就是离音呢,别在那干站着,进来坐吧。”

离音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地不知所措,幸村舞在这时拉住她,道,“进来啊,离音姐姐,你不要一在我爸妈面前就这么拘束呢,我可决定一

定要让你做我嫂子呢。”

一个趔趄,离音差点没直接趴地上。站在原地的幸村无奈地闭了下双眼,他这个妹妹,誓要语出惊人啊。

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这时离音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离音欣喜地发现是安纪子,刚接通,还没等离音把手机放到耳边,安纪

子急切的声音就传来,“离音,我和阳生今晚回不去了,我们明天尽早回来,你们早点休息,啊,我还有事,先挂了。拜拜。”说完不等离音

答话,安纪子就挂了电话,离音这叫一个欲哭无泪,往回拨却几次都是占线。

崩溃地放下手机,离音思索着要何去何从,要不在公园里坐一夜吧。正这么想着,离音刚要告辞,却听幸村爱理开口道,“离音,不行的

话你今晚就住我们家吧。”

闻言,离音险些没从沙发上滑坐到地上,而幸村翔也说道,“实在也是不放心让你回去,你看,你父母今晚也回不来不是。”离音目瞪口

呆地听着,虽然她觉得她家那档子事是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也是遮掩不了的,况且问题又不是出在她身上,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但这

,已经完全超出她的理解范围内了。

“你可以住在小舞屋里。”听到幸村爱理这句话,幸村舞直点头,道,“好啊好啊,离音姐姐,你和我住一起,不过我原本还以为离音姐

姐要和哥哥住一起呢。”

“咚”地一声,离音这回是真真切切地坐到了地上。“小舞。”在三个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时,幸村舞吐了吐舌头,不再开玩笑,并将离

音从地上拽了起来。她只是说笑而已,都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只能这么办的离音今晚就搬去和小舞一起住,实际上她全身上下只带了一部手机,她唯一庆幸的是她的外衣没换成睡衣,否则穿着睡衣在

这呆着,她就没脸见人了。

来到小舞的屋里,离音环视了一下四周,在这间隙,小舞又翻出一个枕头给离音,被子两人盖一条就好。

这时,叩门声响起,小舞去开门,幸村爱理站在门外,和小舞低语了一下后,小舞点了下头,走出屋去,而幸村爱理进了来。

离音站着,有些惶恐。笑了笑,幸村爱理示意她坐下,然后说着,“离音好紧张呢。”离音干笑着,不过她真的很紧张。半晌,幸村爱理

继续道,“我和精市也这么说,你们都大了,有些事情,自己心中都有一把尺,而我们,选择尊重你们自己的选择。当然,今天一见,我还是

很喜欢离音你的。”

闻言,离音的脸上泛起红晕,然后说着,“谢谢您,伯母。”这一个晚上所带来的冲击太大了,离音想,她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缓冲一下。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离音也渐渐放开了,过了一阵子,幸村爱理离开了房间,然后小舞蹦跳着回来。

在小舞叽叽喳喳的声音中,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离音发现,她身边总是有一些会活跃气氛的人,好像她永远都不会觉得闷。

叨咕了一阵,小舞好奇地发问,“离音姐姐打算什么时候和父母说呢?”知道小舞指的的是什么事情,离音无可奈何地说,“必然是明天

了。”事情已经演变到完全脱离她控制的地步,离音只好也只能选择明天。

晃荡着双腿,幸村舞百无聊赖地说,“虽然我总是这么说,但其实,我只真的希望离音姐姐可以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微微一怔,离音的视线看向地板,然后她缓缓地说,“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呢,说实话,私心里我是希望如此,但缘分这种东西,也不是

我说句‘想’,它就可以持续下去的,至少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应在有限的时间内把握住或长或短的幸福。”

眨巴眨巴眼睛,小舞咧嘴一笑,道,“离音姐姐说这些话,我好像在看妈妈的那些小说,不过呢,希望这些‘希望’可以变为现实。”

离音轻咳了一声,果然是看小说看太多了的缘故吧。

瞟了眼挂在墙上的表,小舞说着,“虽然离音姐姐可能不困,但我要睡觉了,呆会妈妈可能会来催,离音姐姐可以开着灯的。”“不用了

,发生这么大串事我也累了,睡吧,我去关灯。”这么说着,离音倒还真有了些倦意。也亏了她没有认床的习惯,躺下不久便睡着了。

浅野家。

在离音离家直到十点,拓真已经完全清醒了,打离音的手机是关机,虽然猜到了,但无奈于他不知道幸村家在哪里,只好不停地给安纪子

打电话,直到十点半,电话才接通。听到电话另一端安纪子有些疲惫的声音,拓真虽不想打扰,但也只得支吾地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一道来,末

了,电话那端是长久的沉默,估计安纪子是完全震惊了。

足足沉默了有一分钟,安纪子才大喊了出来,“你混账!我要怎么面对阳生,面对离音?你真是气死我了!离音现在在哪里?”

拓真本已悔恨交加,闻言,更加懊恼地说,“不知道,她的手机关机,估计是没电了,我想她应该没事,至于在哪里,应该在,在她男友

家。”

电话中游遍为沉默,拓真甚至担心母亲接受不了会晕过去。半晌,安纪子才无力地说,“你们两个……算了,我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和阳生即刻起赶回家,拓真你给我在家待命,你的情况比离音严重得多!”

拓真只有应允的份,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次日。

因为离音的书包等全都在家,且手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处于没电关机的状态,所以离音打算先回家一趟。看时间尚早,幸村也同她一起去

,然后直接去学校。

到了家门口,由于没带钥匙,离音只能按门铃,刚按完没两秒钟,门便被迅速打开,离音惊讶地发现安纪子阿姨竟然回来了,只是由于熬

夜,双眼有些通红,随后浅野阳生和一直低着头的拓真也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

打量了一下离音,安纪子急忙问,“离音,你还好吧?关于昨天……”见安纪子不知要从何说起,离音抢先说,“安纪子阿姨,父亲,这

事等我晚上回家再细说吧,我是回来拿书包和钥匙的,再不去学校精市训练要迟到了。”

注意到浅野阳生和安纪子的目光同时看向外面同他们问好的幸村,离音只好又头皮发麻地补了两个字,“所有。”说完就迅速冲进卧室拿

东西,然后又火速冲了回来,动作是前所未有的麻利。

在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内,离音才舒了一口气,而幸村也在这时说,“我离训练还有一段时间的。”干笑一阵,离音轻声说,“好吧,这

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到时候才是真的要迟到了,晚上恐怕是有那档子事要说,那还不如一起留到晚上。”

想来,今天晚上会很忙碌了才对。或许应该说,每个人都该费口舌了。

望着前方的天际,离音想,这一天,会是最复杂的一天。

TBC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NkDkB2dNDB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