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花城x谢怜肉车 真想一直插在你的身体内

虽然依然寒冷,大雪掩地,但确实难得的风和日丽。江左盟中还是一派的安详,虽是江湖第一大帮,却是严谨秩序,一切正常。

“兄长~我们出去逛逛吧~~”林安拉着梅长苏的胳膊,撒着娇。

梅长苏手中拿着书卷看着,半倚在桌旁,悠悠地翻了一页:“我没不许你去啊~还有蔺晨啊,飞流啊~”

林安听了,更加发狠地摇着梅长苏:“蒙古大夫自从见你没事就到处找‘璞玉’,飞流每次见我都想打架。而且江左是你的地盘,所有好玩的都不许我进去!”

梅长苏眼向她眺去,有点揶揄:“你怎么不说你觉得好玩的是什么地方?”听曲儿的、唱戏的、要不就是看姑娘的。。

林安当然知道自己想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但无奈她多少年都只是在桃花岛,好不容易出来了,却一直在江左盟,当然想到处看看了:“但是那些地方才好玩啊,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进去啊~”林安整个人靠过去,拍着梅长苏肩膀:“你看,我现在都直接跟你说,没有偷偷过去,很给面子了啊。你想我真要进去,谁拦得住我啊,说不准还没发现呢~”

梅长苏失笑,敲了她一下,手被林安攥住:“你还有理呢。”

屋外响起匆匆的脚步声,黎纲进来,正要禀宗主,有客人。突然,身旁就闪进来的一位英气的佳人。

霓凰郡主正满心喜悦地进入屋中:“兄长!”但看到屋内的一幕,一位妙龄少女拉着梅长苏的手。脚步一顿,笑容一滞:“这。。”

林安正与梅长苏闹着,刚反应黎纲进来了,两人才转头,便看见霓凰了。

林安一看霓凰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看着梅长苏,脱口而出:“这位便是兄长的未婚妻,我嫂嫂?!”

屋内骤然一静。

待反应过来,霓凰脸颊绯红,虽然羞涩,眼神却期待,毫不避畏地看着梅长苏。梅长苏也被自家妹妹有时候十分放得开的行为弄得很是无奈,看到霓凰的样子,耳朵似乎也有点红了。

林安看着这两位的样子,甚是无语。又看到黎纲手脚无措,想要把自己存在感无限降低的样子,向他示意‘退下’。黎纲如获救赦,马上退出。实在是难忍啊,在有情人身边,何况那两位都不是他惹得起的。

“咳咳!”林安看着两人这样好像要对视到天长地久,忍不住要打断一下:“咳咳,二位是忘了我了么?”看着梅长苏有点不满:“该介绍介绍啊~”

梅长苏‘咳’的一声,笑着唤过霓凰:“过来坐下吧。”

待霓凰坐下后,便说:“霓凰,你可知道,当年与我一同出生的,还有一个女孩?”

霓凰比梅长苏小,十四岁前一直在云南,纵然听到过些许消息,但到底没什么印象,闻言甚是好奇。

梅长苏一笑,看了看林安,又传过来对霓凰说:“当年我有一双生妹妹,可惜在十岁那年失踪了。从此林府众人都闭口不谈。而金陵的人在可惜过后,渐渐地也不再提起。你不清楚是自然的。”

霓凰闻言,自然也注意到林安,便说:“那么这位是兄长的妹妹?但是。。”

“岁数不对是么?”梅长苏甚为神秘地笑了笑:“这其中奥妙我也参不透。今晚待他们回来,再细谈。她确实是我妹妹。”又转头对林安说:“安儿,该叫。。”突然顿住了。

林安挑眉:“注意到了吧,所以说我叫嫂嫂就好~”又对霓凰说:“要不顺便谈谈你两的婚事?该办了,还要想想孩子,很忙的~”

霓凰纵然征战沙场多年,但面对与心上人喜结连理,又突进到早生贵子的状况,不免觉得招架不住,又忍不住看了看梅长苏。

梅长苏有点忍无可忍,拿书敲了林安:“你这丫头,还真是不拘一束,口无遮拦啊。。”

林安闻言,甚是看不得梅长苏,斜睨着他:“你说你都拖了人家多少年了,如今一切都好,还不快点给人家一个交代!我这是提醒你们,该办的就该快办~拖什么拖,这么大个人了~”

霓凰本来一直想着梅长苏的情况,没想到一进屋便是一连串的惊吓,这回终于想起正事了,眉头微皱:“兄长,你如今身体还好?”

梅长苏眉眼温柔地看着霓凰:“没事了,都好了。放心。”

霓凰还是不放心,她不是医者,只能一切靠问:“全都好了,不会再犯了?”

梅长苏也有耐心:“不再犯了。放心”

林安看着这情况,突然明白黎纲的感受,就悄悄出去了,虽然她是觉得就算她光明正大出去,他们也不会留意到。就让他们在里面好好过二人世界吧~

才出门在院子走上几步。“咻!”面前就出现一个人:“打!”

林安头疼了。可惜飞流虽然功夫不如她,但只是一点,被缠上了还是挺够呛的。

既然如此就要想点方法了。“飞流啊~要不我们去厨房找点吃的?”好像听吉婶说过他挺爱吃的。

飞流神色有点松动,但依然说:“来打!”

林安估量着,可能他不信:“来,走,我做给你吃!”

飞流拦不住她,也就只能跟着她走了。

清粥小菜,却各自纯粹,白粥绵绸,小菜清脆,林安习惯性地挑选了最中心的一段来做。

“怎么样,好吃吧~”林安得意地说:“虽然比不上我师父,但以世人的标准而言,是绰绰有余了~”

飞流五感灵敏,容易察觉不妥的地方,但这个就只有好闻好吃的味道,他吃得开心,自然又想起苏哥哥了,拿起东西就想走。

林安赶紧拦住他:“你干嘛啊?!”

“给苏哥哥。”

林安一听他的话,突然觉得汗颜:“没事,找天我好好做一顿,现在这些是专门给你的。你吃就行。”现在最要紧是别打扰他们相亲相爱跟别找她打架。

飞流听着,也开心。就不再说了。

林安默默擦了把汗。

“哟~有什么好吃的~也不跟我说一声~”忙于找‘璞玉’的蔺晨居然出现了。

“你居然回来了?”

蔺晨听着这话不对:“什么叫居然回来了,我这不是知道郡主来了么~”

“。。然后?”

“然后看小两口挺好的嘛,哎呀郡主抱着你哥哭呢~就没进去了呗~”蔺晨自顾自坐下:“没什么特别啊,好吃么?倒没想到你小丫头还有那么点贤妻良母的潜质啊~”

林安觉得这人挺有趣的,也乐意跟他玩:“是清粥小菜啊。本来就没想做什么特别的,突然想做而已嘛~”

蔺晨看了看厨房,突然笑了:“小丫头,没事做,无聊吧~”

林安登时警惕:“。。干嘛。”

蔺晨指了指厨房的菜品:“要不你做点什么厉害的我瞧瞧?”

林安撇头:“不要!”

“小安儿~你蔺晨哥哥想吃吃嘛。”

“不要!”

蔺晨看了看吃得开心也看得开心得飞流:“哎呀,小飞流,你蔺晨哥哥没得吃,伤心了,要不。。”

飞流一看他这样子,什么也没说,直接飞出去。

“小飞流,别跑啊。”

“苏哥哥!救命!”

林安在厨房,默默地,扶额叹气。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dkDlvofdDY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