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乖乖戴着不准掉下来 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

时已入秋,御花园的花大多都有些颓败,只有菊花反而更显精神。其中几盆绿菊更是海外刚送来的贡品,平日里难得一见。顾惜缘笑容满面地挽着任平生的手,偏要任平生答应做一顿菊花宴给自己尝尝。

“菊花宴?王妃当本王爷是厨子吗?”

顾惜缘听到任平生冷冷的回应,却也不动怒,她只是娇嗔不依道:“王爷,妾身听周太妃说过,王爷入厨的手艺是很好的。要是你不肯做宴席给妾身尝尝,那妾身就做一顿午饭给王爷尝尝可好?”

任平生扭头不再管她,只是留神听着背后的脚步声,他很享受楚霜霜的足音传入耳中的意境。

“她在后面。”任平生脸露微笑,没再说话。心上人就在身边,不管是旁边尚有何人,不管任平生现在看不看得见东西,他心中总会有一种淡淡的甜意。

顾惜缘看见了任平生的笑容,她还以为自己和楚霜霜“友好相处”的戏已经让任平生安心了。顾惜缘觉得机会来了,她朗声道:“王爷,妹妹和我都想你了。你还是回王府里住吧。”

任平生依旧微笑着,他摇着头说:“王妃的说话很奇怪。霜霜还在别院,就算是她想着我,那也是要我去别院陪她,怎么会让我回府呢?王妃你说是吧?”

顾惜缘一愣,随即会意,这句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霜霜回王府,本王就回去。”,这让顾惜缘刚刚摆正的醋瓶又再打翻了,但她忍着怒气,柔声劝道:“王爷,还是回府去吧。妹妹也会经常回府看看的。是吧?妹妹?”

楚霜霜语声中带着喜气:“是啊,王爷还是回府去吧。免得姐姐和奴家担心。”

顾惜缘听到楚霜霜如此配合,心中一喜,她拉着任平生的手摇晃着软语求道:“回去嘛,好不好?”

任平生踌躇道:“可国师说过,本王与王妃同居一处的话,恐怕会给王妃你带来血光之灾。”

顾惜缘冷哼一声道:“那个小胖子古古怪怪的,说话不尽不实。要是让我再见到他,我一定帮他减减重!”

“哦?怎么减?”任平生有些好奇。

“放狗追他,本王妃就不信他不跑!只要跑起来,自然会减重的。”顾惜缘一脸的正经。

楚霜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姐姐的点子果然很好。”

“那是当然,恐怕是经验之谈吧?”任平生微笑着回忆着顾惜缘还是胖妞的时候。

顾惜缘闻言却是满脸通红,她拉着任平生的手又晃了起来:“王爷你也来取笑人家!”

楚霜霜看着前面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她泛起一阵的心酸,但她脸上那神色变化只是一闪而过,连身边侍候的紫鹃也没有察觉到。

顾惜缘可没有照顾楚霜霜的心情,她旁若无人地拉着任平生走着,时不时说些南风郡的风情,又说南风郡的民风纯朴,很期望和任平生一起到那里生活。

任平生淡然道:“当然好,本王忙完这阵子就去。”

“忙?忙什么?”

任平生冷笑,他扭过头去眼睛盯视着顾惜缘的双眼。任平生的一双眼睛黑漆漆的,看不出一丝的情感,他语气森冷地说道:“你觉得本王在忙什么?自然就是忙着准备“大礼”去拜会靖南王和小世子了。”

顾惜缘打了个冷战,她挽住任平生的双手都开始颤了起来:“你、你想去靖南?”

“那是自然,做女婿的,当然要拜会泰山大人。而且,要跪下敬茶,王妃你说是吧?”

顾惜缘听着任平生颇有深意的话,想起他在演武场上满身血迹的凶狠模样,任平生为顾南天敬茶?二人近在咫尺,只要闪电般的一击就可以……!

顾惜缘想到这里,情不自禁地惊慌起来,她颤声道:“你、你想……”

“本王当然希望与靖南王会面,还要和他较量一下……”

“较量?”顾惜缘更加心惊肉跳。

“当然是纹枰论道了。”任平生依旧是冰冷的语气,“本王已经迫不及待想和靖南王厮杀一番。”

顾惜缘脸色煞白,她只是喃喃说道:“有机会的,有机会的。”

“是啊,皇上也想本王尽快搬去南风。不知郡主可否写信给泰山大人,求他尽快将南风的军队撤出,让王师接防?”任平生不管顾惜缘的心情,进一步追逼。

顾惜缘心不在焉地回应着:“好的,我今晚就写信。”

任平生满意地拍了拍顾惜缘的手:“王妃果然善解人意。”

“那是自然,王爷还是尽快搬回王府去吧。”楚霜霜笑意盈盈地插口道,“王妃一个人住在王府中,也是怪清冷寂寞的。连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

“哦?霜霜你也觉得本王应该回去?”

任平生的语气阴阳怪气,把顾惜缘从担忧中惊醒过来,她猛然发觉,楚霜霜怎么这么热心?方才楚霜霜和顾惜缘二人在任平生面前的确是非常“友爱”。此刻又如此热心催促任平生回府,难道有什么古怪?

“莫非……”顾惜缘心中不断思索着,“陆霁那小胖子既然被封为国师,自然是有些本事的。若是他所说的是真的,那桂王回王府住难道真的会克我?周太妃说楚霜霜这贱人恶毒无比,难道她这是以退为进,骗我让王爷回府,等着我发生血光之灾?”

顾惜缘一起疑心,楚霜霜的笑脸看在她的眼中就变味了。顾惜缘略一思索,忽然说道:“王爷,妾身觉得,霜霜妹妹也应该回王府去住。你说好不好?”

任平生还没答话。楚霜霜慌忙摆手道:“不用了,还是……”

顾惜缘却娇笑着拦阻了楚霜霜继续说下去:“妹妹是怕本王妃会嫉妒吗?王爷,你也帮忙劝劝吧。妹妹不回去,反倒显得妾身器量窄小了。你说是不是?”

楚霜霜一听这话,立刻拉起了任平生空着的右手说道:“既然姐姐说到这个份上了,贱妾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顾惜缘见楚霜霜如此放肆,居然敢分走任平生的一边手臂?顾惜缘顿时脸若寒霜,但语调却依然带着欢喜:“妹妹何必客气?这是应当要做的。”

顾惜缘说完,她也不管紫鹃还跟在身后,便将身体软靠在任平生的身上,腻声道:“王爷,不若我们两个到那边亭子里坐坐?”

顾惜缘口中说着“两个”,眼睛早已狠狠地瞄了楚霜霜一眼。楚霜霜立时松开了手。

任平生感觉到楚霜霜离开了自己身边,不禁皱眉道:“霜霜?你怎么了?”

顾惜缘连忙道:“妹妹累了,想回去歇一会儿,是吧?”

楚霜霜连忙应道:“是啊,我累了,要下去歇会儿。紫鹃,你先回去帮王爷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回府。”

紫鹃应声去了,顾惜缘感觉很奇怪,楚霜霜明明说要走,怎么还赖着?她正想赶走这碍眼的肉中刺,却冷不防与楚霜霜的目光相对了。

楚霜霜的双眼发出了奇异的光芒,顾惜缘整个人一呆。等顾惜缘回过神来之时,楚霜霜早已不见,而任平生却正端坐在凉亭之中陪着自己在谈着话。

顾惜缘满心欢喜,她一脸娇羞地轻轻靠向任平生的怀中。任平生双目虽不能视物,但他俊脸上的笑容却足以让顾惜缘迷醉。顾惜缘心中暗叹,果然没有选错丈夫。任平生不但武功高强,温柔浅笑之际,却更胜于顾惜缘见过的所有王孙公子不知凡几。何况,任平生还是天潢贵胄,堂堂的皇叔?身份、地位、武功、样貌,甚至性情,都无一可以挑剔。

顾惜缘越想越是得意,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整个人被任平生抱于怀内。任平生在顾惜缘耳边说着甜言蜜语,那话语轻柔得就像春天的微风,慢慢吹皱了顾惜缘心中那一池春水,而且,任平生的手居然还开始……。

“唔,王爷,不要嘛,这里很容易让人看见的。”顾惜缘半推半就地娇嗔道。

“她究竟在干嘛?”

任平生看着自顾自坐在凉亭内靠着凉亭围栏在痴笑的顾惜缘问楚霜霜。

楚霜霜微笑道:“她不过是在梦中和你谈情说爱而已。没给她弄个背夫偷汉的梦就算便宜她了!”

任平生叹气:“我说过,你这一双眼睛要用就要一击必中,不能留活口。”

“放心,没这么简单给她识破的,待会儿你只要假装着抱着她一起醒来就行了。”

任平生追问道:“那你让她在梦中究竟干了什么?”

楚霜霜不知为何,脸上泛起了红云。她轻咬嘴唇拉着任平生的手说道:“反正就是、就是爱侣之间的事情嘛。你放心,我不会让她的梦太过火的。”

任平生感觉到楚霜霜话语中的颤动,他不禁也脸上一红:“你究竟在她耳边安排了什么梦境?本王想仔细听一下。”

“哈!你在本王妃的面前自称什么本王啊?”楚霜霜为了岔开话题,立刻一招毒蛇吐信攻向任平生。

任平生轻飘飘地避过,绕到了楚霜霜身后一把把她环抱住,他在楚霜霜的耳边低声道:“这里没什么人来的。”

楚霜霜一顿足:“还说呢,你快点坐过去抱着顾惜缘,待会儿她就要醒了。”

“你不吃醋?”任平生一愣。

“唉,你嘴巴上当然说对我一心一意,你也不看看,顾惜缘不是长得不错吗?当你的王妃也是很适合的。”楚霜霜轻声细语,“你放心,我不会吃醋的。就当入乡随俗了。”

“你说话倒是古怪,梁国不许三妻四妾的吗?”任平生不解问道,“再说了,我一个瞎子,要这么多老婆也看不过来。还是和你去逍遥自在的好。”

“嘴上这样说,你方才对着顾惜缘不是说想快些去南风郡吗?”

任平生叹气道:“只要南风到手…….”

“你不要说了。”楚霜霜用手按住了任平生的双唇,“你放心,我不会再逼你跟我远走的。你在朝中,我便在你身后帮你。就好像太皇太后之于武皇一般!”

任平生闻言浑身一震,楚霜霜居然自比太皇太后?任平生神色变得异常可怕,他放开了楚霜霜。

楚霜霜将任平生往顾惜缘怀中一推,然后拍了怕任平生的肩膀说道:“你只要随便应付几句就可以了,她不会发觉那是梦的。”

任平生点了点头,虽然看不见东西,但他还是很担忧地抬头“看着”楚霜霜。

楚霜霜知道自己丈夫在担心着什么,她轻轻在任平生耳边吻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以前有人跟我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只当他放屁。可是,以后你在哪,我就在哪?生死不离。前面就算是腥风血雨,我也会与你一起闯的。你放心好了。”

任平生隐隐然察觉到了楚霜霜话意所指,宫廷内斗、沙场逐鹿,自然就会是腥风血雨。可这场风暴,楚霜霜本不想沾惹的,她是为了自己留下来的。

任平生叹气,他多次答应过楚霜霜要远走,但真的走得掉吗?自己心还在朝中。

“你不要做傻事。”

“一定不会。我好像已经……”

楚霜霜这句话还没说完,却突然扭头快步走开了。却原来是顾惜缘开始悠悠醒转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dkElkohdE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