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对镜子看着我怎么要你 小雪又嫩又紧的

迷隐森林,确如其名。

鸟兽都能迷失自己的方向,更何况是人?

这个时节,根本无法看见天空的北斗星,苏青玉忙活了几个时辰,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

不过,至少她还是有收获的,手中紧握着那枚生锈的青铜令,就是刚才转了一圈的成果。

穆珏已经生好了火,又不知从哪儿猎捕到的野兔,在火堆旁烤着,见苏青玉回来,不由地轻笑,“本王说了,迷隐森林走不出去,你偏不听。”

苏青玉只一味的坐下,撕扯着烤好的兔肉,并不理会。

走不出去,并不代表不去尝试,她不可能留在这儿等死。

嫩滑的兔肉才一进入口中,苏青玉有些吃惊,她不曾想到穆珏的手艺居然还这么好,没有任何的佐料,仅仅是单纯的烤兔肉,都能做的这么好吃。

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穆珏简直就是一个经济适用男。

“这个东西是什么,你看看!”苏青玉将青铜令扔了过去,传言穆珏见识不凡,十岁那年就已经阅遍了宫中藏书,这个青铜令给他,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什么蹊跷之处。

穆珏本是漫不经心。

可当他接过那枚青铜令的时候,脸色不由地变了。

繁复的雕工,极为诡异的藤蔓花纹,加上青铜令上刻有玄火二字,由不得不让穆珏吃惊。

莫非,这青铜令就是巫咸古族的玄火令?

世上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巫咸古族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已经数百年,如今无端的出现玄火令,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怎么了?”苏青玉隐约从穆珏的神色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妥,她和穆珏相处这么久,还从未看见这个狐狸有过一丝的变色。

“这是巫咸古族的玄火令。”穆珏沉吟了片刻,不禁解释道。

又见山风阴冷,自己将外衣解下,披在苏青玉的肩膀上。

这点细微末节,苏青玉并未拒绝,相反,她心里隐约有几分感动,外衣上隐约还沾染着穆珏身上的紫檀香,似有若无的气息,却让苏青玉莫名的心安。

马车发狂,坠入悬崖的那一刻,或许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忘记。

若说以前她对穆珏只是应付,可他舍身相救的那一幕,却清晰的烙印在她的记忆里。

苏青玉虽然嘴上不依不饶,可心里,却多半已经接纳了穆珏的存在。

“对于巫咸古族,知道的人并不多。”穆珏看见苏青玉脸上有几分疑惑,遂徐徐道来。

本朝太祖,出身寒微,可当年却有幸能够得到巫咸古族的相助,从而一举问鼎天下。

太祖生性多疑,唯恐巫咸古族再相助他人威胁自己的皇权,坐稳龙椅之后立刻下令将巫咸古族全部绞杀,又下旨焚书,毁去有关巫咸古族的一切。

从那时起,巫咸古族消失于世界。

但有传言,昔日巫咸古族曾留下天书,得到天书者,可问鼎天下。

此后数百年,追寻天书的人众多,可却无一人知道巫咸古族的存在,苏青玉意外发现的这枚玄火令,就是象征巫咸古族至高无上权力的令牌。

“青儿,大概这迷隐森林,就是昔日巫咸古族所在之地,这也就不难解释了,你为何会得到这枚玄火令!”

“嗯!”苏青玉听完,眉头深蹙,恍若在想着什么心事。

她从穆珏手里接过玄火令,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千年古族,却因为帝王的疑心毁于一旦,皇家的相互倾轧,可见一斑,只是坐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但愿不要变。

在山谷里休息了一晚,精神总算恢复了些许。

苏青玉醒的很早。

她可不愿意再这迷隐森林继续耗费下去,无论如何,只有越快找到出路,才能有一线生机。

蓦地抬头,却发现穆珏在火堆旁边睡得极为香甜,仿佛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苏青玉实在看不下去了!

“王爷,起来了!”苏青玉忍不住催到。

可穆珏却依旧睡得沉沉的,甚至还懒懒的翻了一个身。

苏青玉十分无语,寻常和穆珏相处,总觉得他气质高贵,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威严,却没想到,他的睡姿,居然这么难看。

“穆珏,起来!”苏青玉再次提高了几分声调,难不成这偌大的迷隐森林,就靠她一个人寻找出路?

绝对不行!

“青儿,乖,别闹!”穆珏的语气,说不出的宠溺。

苏青玉实在是忍无可忍。

“穆珏……!!”

某男猛地从梦中惊醒,睁开略微惺忪的睡眼,正好和苏青玉四目相对。

穆珏的嘴角,依旧噙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微笑,他微眯双眼,饶有兴致的打量有几分疲倦的苏青玉,不禁笑道,“就这么想出去?难得本王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青儿何不陪陪?”

苏青玉只能无语,偷闲?大概昨天她和穆珏一起坠崖,整个京城多半都已经震动了。

慢着!

苏青玉不由地从穆珏的言语之间察觉到一丝不对,难道,穆珏之所以这么气定神闲,他知道如何走出这迷隐森林?

“呵呵,果然还是青儿最懂本王!”穆珏一眼就看穿了苏青玉心里所想,“昨天我们找到了玄火令,大概知道这迷隐森林就是昔日巫咸古族的所在,所以想要走出这儿,不是难事。”

说到这儿,穆珏故意停顿,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苏青玉,“不过,本王帮助青儿走出这森林,青儿是不是应该投桃报李,答应本王一件事呢?”

老狐狸!

苏青玉心里不由地腹诽,穆珏这个家伙居然趁人之危!

“王爷有何事需要青儿做的了?”苏青玉微眯双眼,身上危险的气息,不经意蔓延。

“自然是嫁给本王,成为本王的王妃!”穆珏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弧度,他眼角不经意的瞥见苏青玉的手,悄然捏紧。

忽地,掌影似风,朝着穆珏狠狠的劈来,毫不留情。

穆珏只以为苏青玉的身手如同往常一样,并没有半分的提防,依旧和以前那样暗运内力接过去。

却不想两掌相碰的一刹那,从掌心传遍胳膊的疼痛,如同壮士断腕一样,疼得穆珏五官扭曲。

“王爷!”苏青玉依旧微微一笑,“青儿想出这迷隐森林,不知道王爷可否帮忙了!”

穆珏哑然失笑。

不过几天没见,苏青玉的身手居然提高的如此迅速,穆珏原本还想趁机逗弄一番,眼下看,却是不能了。

……

“老爷,求求你去救救青儿,您一定要救救青儿!”萧姨娘彷徨无力的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

她就苏青玉这么一个孩子,本想着等她嫁出去以后,自己在将军府中的苦日子也总算熬到头了。

可是却猛地传来苏青玉坠落山崖,连带着九王爷穆珏也一起生死不明,这两天,萧姨娘一直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失声痛哭,原本一双略显妩媚的杏眼,现在已经红肿无比。

苏靖国有些烦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奈的将萧姨娘扶起。

虽然往日里,苏靖国对苏青玉这个女儿并无过多的宠爱,但好歹是父女,血脉相连,如今又见苏青玉坠落悬崖,生死不明,苏靖国心里不禁有几分不是滋味。

皇上已经下旨,搜寻穆珏和苏青玉的下落,苏靖国也派了自己身边的亲卫前往搜寻。

可惜,那个地方,正是迷隐森林。

上千的御林军整整搜寻了两日,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老爷!”萧姨娘扶着苏靖国的手起来,哭得声嘶力竭。

大夫人在一旁冷眼旁观,虽然极力压抑着,但是眼里,还是透着几分喜不自禁。

意外的坠落,终于让她除掉了苏青玉这个眼中钉。

只可惜,九王爷穆珏也一同坠入了悬崖,大夫人心里爽快之时,又难免想到苏宁玉将自己关在闺房中一整天了,不吃不喝,想来是为了穆珏的遇难而伤心,大夫人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够了,萧姨娘,在老爷面前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大夫人厌恶的扫了一眼,这个贱人又是一副故意装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模样,是想凭这个来博得老爷的同情么?

苏靖国正要安慰萧姨娘一二,一个小厮匆匆的跑了进来。

“老爷,老爷!”小厮全身大汗淋漓,甚至脸色略微有些吓人,几乎像是看见鬼了一样。

他家的三小姐命可真大,听说是从百丈高的悬崖跌落山谷,居然还能幸存,又想到前不久,苏青玉都已经装进棺材里面了,还能死而复生,小厮不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三小姐,三小姐和九王爷到了大门了!”

“青儿!”萧姨娘欣喜若狂,原本绝望的眼神,蓦地涌起了一丝期盼,着急的看向门外。

她的青儿,没死!

苏靖国连忙三步并做两步,示意小厮带路。

远远地,可以看见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穆珏扶着苏青玉的手,神色之间,遮掩不住的关切。

虽然他们从迷隐森林走了出来,可那森林,就是昔日巫咸古族布下的一个天然的阵法,树木的方位,都是按照五行八卦的方式布置,极其复杂。

穆珏虽然精通这些玄术,可在迷隐森林绕来绕去,还是花了几天的时间。

苏靖国不由地觉得十分欣慰,手捋虎须,暗自点头。死而复生以后,才发现自己对这个素来不看重的女儿,也是颇为疼爱。

而且,苏青玉和穆珏走在一起,虽然身上的衣裳破了,沾满泥泞,略显狼狈,但却丝毫都遮掩不住两人的绝代风华。

“娘!”苏青玉看见萧姨娘着急的看着自己,不由地虚弱的笑笑。

虽然她身体的灵魂,早已经不是原来的苏青玉,但她看见萧姨娘眼里对自己的在乎和担心,不觉得心中一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萧姨娘紧紧的握着苏青玉的手,泪水不由地从眼角滑落。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dkekb0odX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