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我被走过后门 男朋友与我家境差距大

“妈妈,爸爸真的不要玥玥了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盈着晶莹的泪珠,甚是惹人怜爱。

“玥玥……”把小女孩揽在怀里,女人哽咽得再也吐不出半个字,两行泪轻轻滑落脸颊,滴到小女孩细嫩白皙的颈背上。

“妈妈不哭,玥玥不会再问了,玥玥会保护妈妈的!”惊觉到滴落的滚烫的液体,小女孩从女人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小的手费力地抬高抹掉女人脸上的泪水,小小的脸蛋上是满满的坚定。

这个被搂在怀里的小女孩是我。搂着我的女人是我的母亲。

我的名字叫古拉依尔•玥,很长很怪的名字吧?因为我是异能行者的后代。

古拉依尔家族是铁时空体质最强的异能家族,但被叶赫那拉家族下了诅咒,世代都得效忠于他们。

叶赫那拉家族是与白道、魔道形成三国鼎立的铁时空第一大魔化异能家族,有着可怕的力量,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们古拉依尔家族——被驯化的杀戮的家族。

七星咒,就是叶赫那拉家族给我们的祖先下的毒咒,它会在古拉依尔人的血液里延传七世,直至彻底摧毁我们,我哥哥兰陵王就是这最后一世。

至于我,是不受欢迎的小孩,只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存在,“你是个不幸的小孩”——这是爸爸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偷偷告诉我的,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口气。

其实我知道,爸爸不要玥玥了,只是玥玥还是会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希望听到妈妈说,“傻玥玥,爸爸怎么会不要玥玥呢?”,毕竟那个时候的玥玥只有三岁,三岁的孩子才刚刚学会走路,就要跟着妈妈跌跌撞撞跑出自家的大门,三岁的孩子才刚刚学会说话,就要安慰妈妈不哭,玥玥会保护妈妈的。

只要主动滚出古拉依尔家,就不会赶尽杀绝。这是父亲撂下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笑起来额头就会有三条皱纹的和蔼可亲的父亲突然就对妈妈和玥玥这么无情,要赶走我们,那个时候我还太小不知道魔是什么。

古拉依尔•馨妃,我的母亲,20岁就嫁给了父亲,并为古拉依尔家诞下了第一个男丁,也就是我的哥哥,古拉依尔•兰陵王。就和所有的直系血亲一样,哥哥虽然天赋异禀,却也被七星咒束缚限制住了。

不久,母亲又生下了我。古拉依尔家难得有女孩子,所以父亲特别得疼爱我,把我当掌上明珠一样捧在手心,直到我三岁的时候。

一天,当我在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突然一挥手把一个小男孩拍飞了出去,当场就断了气,父亲赶到的时候,脸色从白到青再到紫,最后一掌打在我的胸口,于是我也像那个小男孩一样,往后摔了出去,趴在地上呕出一大口血来,母亲大叫一声抓住父亲想再补一掌的手,“住手,她是你女儿啊!你真的想打死她吗!”

“你个□□还有脸说!”父亲一使劲把母亲甩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离我远点!我居然看上你这个魔!真他妈恶心!”

好粗鲁!好难看!父亲的表情扭曲而狰狞,我紧紧闭上眼睛,不想再听不想再看!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会变成这样?妈妈是魔?玥玥也是吗?魔是什么?为什么爸爸会摆出那么厌恶的表情?魔是很肮脏很恶心的东西吗?

幸好叔叔们赶到,才阻止了爸爸的暴行,救下了我们母女,但身为魔的母亲和我还是不能够被接纳的,长老们说只要母亲答应主动离开古拉依尔家并且舍弃古拉依尔的姓氏不再向任何人提起我们与古拉依尔家有瓜葛,就不会为难我们。

于是从那天起我不再姓古拉依尔,改名为魔月,魔神阎灵,妈妈的魔族姓氏。

当年为了跟效忠于叶赫那拉、与魔道为敌的古拉依尔的继承人父亲结婚的妈妈,和家里断绝了关系,所以我们并没有回魔界,而是搬到了一所安静的小公寓,以麻瓜的身份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

“妈妈,哥哥不要紧吗?他会不会也像玥玥一样变成小怪物?”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妈妈。

“闭嘴!玥玥不是怪物!听到没有!”看到我被吓得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母亲心疼地抱住我拍着我的背,声音哽咽,“你哥哥没有遗传到妈妈的魔性基因,所以爸爸会代替妈妈好好照顾哥哥的。”

“爸爸是坏蛋!他这么对妈妈和玥玥,才不会好好照顾哥哥!”我瞪着眼睛,腮帮子气鼓鼓的。

“玥玥!不许这么说爸爸!是妈妈先骗了你爸爸……”骗了所有人。被赶出古拉依尔家她并不难过,她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会那么狠心,想要对她们下杀手。

妈妈用她全部的魔力封印了我体内的魔性,让我又能够像普通小孩一样和大家一起上学一起疯玩。和妈妈相依为命的日子虽然不比在古拉依尔家来得惬意,顿顿山珍海味,天天蕾丝花裙,但也算得上安逸。

可是……

“妈妈!今天灸舞送给我一条很漂亮的吊坠,a chord说很贵、的……”嘭的一声,话音断在书包重重砸到地上的响声里,一瞬间的窒息感觉,就像是两片肺被人狠狠地揪住,然后是撕心裂肺的凄厉喊叫,“妈妈!!!!!!!”

“你是个不幸的小孩,是不该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你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男人苍老沙哑的声音鬼魅般回荡在脑海里。

我是个不幸的小孩,是不该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不幸。不幸。不幸。不幸。

哭喊着扑过去的小小身躯被一双布满鳞片的大手拦腰抱住,任凭我再怎么用力挣扎也脱不开那双悚人的手臂的钳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被一个蜥蜴一样的人形怪物一口一口地吃掉。血肉像纸张一样被尖锐獠牙撕裂,骨头被咬得喀啦喀啦作响,咕嘟一声随着它喉结的滚动吞咽进了肚子,浓稠黏腻的暗红色液体沿着身体被啃咬的断截面汩汩淌到了地上,很快就汇聚成了一小滩血泊,妈妈已经嘶哑的惨叫尖锐地刺痛着耳膜,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肢体,铺天盖地的浓厚的血腥味让我的胃一阵痉挛,一阵阵干呕抑制不住地席卷而来,鼻涕眼泪混杂在一起,我歇斯底里地尖叫着,精神几乎要崩溃,直到一记手刀看在脖子上把我劈晕了过去。

于是我的世界,只剩下一片黑暗。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dnDUB0JdD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