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首长大人别舔了 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痛了

五莲九仙山,乃五朵形似莲花的山脉以及九座矗立云巅的奇山所组成,合称五莲九仙山。此地由九天玄女所掌,前者五座形似莲花的山脉,实则乃玄学所布,后者九座仙山乃是应了九天玄女中的九之数。九座仙山之间由八条瀑布自然分割九座仙山,八条瀑布之上不论任何时候都有八条彩虹横跨仙山之上。水源汇聚于九座仙山下一正圆型湖内,名唤九玄湖,再经湖内地下水脉分引至五莲山,故五莲山每一莲中心常年有一潭、水源永不干涸,又叫五心潭。五莲九仙山地域之大不是罗浮山这类小仙山所能比的,毕竟此乃九天玄女休养生息之地。

九座仙山上建着阁楼,琼楼玉宇参差错落着,供以在此处修仙的仙人居住。九玄湖边开满了双生花,此花一株二艳,一蓝一粉,并蒂双花,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因此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双生的花朵会一起摇曳一起旋转,但是最后却只会一朵生长,一朵枯萎。一朵于初夏太阳最柔和的时候绽放,唤做六月花;一朵于深秋十月晚上月光最明亮的时候盛开,也叫十月花。正是:望断云海空留意,雁去归来伤满天;几成桑田成沧海,又逢枯木两生花。

九天玄女头戴凤冠金钗,衣着淡紫色轻衫,腰配百花争艳纹带,外披藏蓝色的罗纱庄严的站立在九玄湖边。只见她嘴角向上微微一翘,微笑着唤来了身边的侍女微笑的说道:“凝心,近日你前去五莲山境内等待迎一位客人,这位客人与你曾经大有渊源。”这凝心正是当日东华帝君在归墟之境许诺少昊所引渡的凡人,后由白辰用曼珠沙华引魂至九重地后得以转生。转生后虽然忘记了前尘往事,但是因为与白帝少昊曾有仙缘,所以以凡人之身修炼仙身,来到这五莲九仙山跟随着九天玄女。

“是,娘娘......敢问娘娘不知所迎这位客人与我有何渊源?”凝心身着一身水蓝色的衣服疑惑的看着九天玄女。

“如果没有他父亲,只怕你现在魂魄仍被困,何以重生?算是对你有重生之恩吧......”九天玄女微笑的看着凝心。

“哦?娘娘乃玄学之祖,可以推算过去未来,凝心深信不疑,凝心这就前去迎这位尊客。”凝心躬身作揖回道。

“等等,他前来如果如实告知身份你便引他来见我,如果有所隐瞒便不用引来见我了,这是他的身份.......”说罢九天玄女从手中幻出一片双生花的枝干交到了凝心手中。凝心低头接过双生花的枝干一脸疑惑的看着九天玄女,九天玄女看着一脸疑惑的凝心笑道:“如他所言句句属实,这枝干便会开出双生花,如有隐瞒,这枝干还是枝干,不会有任何变化。”

“是,凝心领命。”说罢凝心向五莲山飞身而去。九天玄女看着飞身而去的水蓝色身影淡淡的一笑轻声自言自语道:“你乃东华紫府少阳君,昔日的天地共主,我乃太上无极紫府玄祖,昔日主战杀伐的女神,几十万年沧海桑田变幻已经过去,我终究还是敌不过你.......”不过东华帝君也没想到当日对白滚滚的一语尽是道破了九天玄女所设的玄机。

凝心在五莲山等待了三日,待第三日时只见远处一白衣青年手怀一花从远处飞身而来,来者正是白滚滚。白滚滚看着面前一身水蓝色的女子疑惑的问道:“请问仙使此处可是五莲九仙山之界?”

“正是,不知上仙是否要见我家娘娘,如要求见请上仙自报家门,我当引荐。”凝心看着风尘仆仆怀抱优昙婆罗花的白滚滚手执双生花的枝干微笑着说道。

白滚滚想起东华帝君当初对他说的话当即秉明:“我乃东华紫府少阳君独子白滚滚,此次前来是来与九天玄女娘娘学习玄学的。”白滚滚将怀中的优昙婆罗花收入虚鼎,双手抱拳恭敬的对凝心揖了一下。

只见凝心手中的枝干慢慢的长出了枝叶,开出了一粉一蓝的两朵花。凝心看着开放的双生花对着白滚滚说道:“此地五莲山以娘娘的玄学所设,请少帝随我的路线飞身前去拜见娘娘,切不可横冲乱撞。”

“多谢仙使引路,否则我将被困此处。”白滚滚感激的说道。

“不用谢我,谢你自己吧......娘娘吩咐我如果你如实告知身份便引你前去见她,如果有所隐瞒便不用引去见她了......”

“哦.....是不是你手中的花确认了我说的话?”白滚滚看着凝心手中的双生花问道。

“正是,娘娘说我与东华帝君大有渊源,所以特命我在此恭迎少帝。”凝心一边与白滚滚飞身前行一边回答着白滚滚。

“哦?不知仙使可否告知芳名?”白滚滚看着淡笑的凝心。

“我叫凝心,乃是九天玄女娘娘的贴身侍女,帮娘娘掌九仙山大小日常事务。”凝心不吭不卑的说道

“你是凝心?”白滚滚诧异的看着身侧一起飞身的女子,想起了当日他醒来白辰与他所说的关于归墟之境内发生的事。

“你认识我?”凝心疑惑的看着白滚滚问道。

“我并不认识你,不过我兄弟认识你,想当年你的魂魄被困,正是我兄弟手执引魂花,以琴箫合奏将你的魂魄引至九重地的。”白滚滚又看了一眼凝心沉稳的说道。

“哦?当年之事我已不记得了,我是以凡人之身修炼成仙灵的,后来来到这五莲九仙山,娘娘将我收为了贴身侍女。”

“你肯定不记得了啊.....凡是经九重地转生的必要喝那忘川水.......”

“原来如此,那以后有机会你与我说说我的上一世.......你看,我们快到九仙山了......”白滚滚顺着凝心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得内心甚是赞叹.....八道彩虹跨于山头、八条雪练飞瀑直流而下.....这景色真是美的不能用任何的言语表达了。二人落在了九玄湖边,凝心给白滚滚介绍其了九玄湖与五莲山的联系,并告知白滚滚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以玄学所布,凝心指着第四座仙山和第五座仙上之间的瀑布说道:“娘娘的九天玄女宫便在那瀑布后面,你在此等我,我前去禀报。”

白滚滚应了一声便盘腿在九玄湖边坐了下来,看着湖边遍地的双生花不由得心神向往。

凝心飞身穿过瀑布来到了悬空而建的九天玄女宫,看见九天玄女正端坐在在正殿的鸾座上微笑的看着她,连忙上前禀报:“启禀娘娘,东华帝君之子白滚滚已经来到九仙山下,现正在九玄湖边等待觐见。”

“让他在九玄湖边呆着吧,不用来见我,如他能参悟双生花那时我自会见他。”说罢九天玄女挥了挥手示意凝心退下。凝心看着九天玄女不由得一愣,缓缓退出了大殿,琢磨着想着这双生花是要参悟什么。

白滚滚看着凝心若有所思的向他走了过来起身问道:“是否带我去觐见娘娘?”

凝心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说道:“娘娘说让你在九玄湖边参悟双生花,待你参悟之时她自会前来见你。”

“参悟双生花?”白滚滚也懵了,看着若有所思点着头的凝心。“好,我在这九玄湖边住下便是,也方便让我参一下这双生花。”白滚滚笑着看了凝心一眼便不再说话,自顾自的在九玄湖边闭上双眼打坐了起来。凝心看着闭上双眼打坐的白滚滚也不便打扰,向一座仙山上的住所飞身而去。

微风拂过,白滚滚静静的坐在湖边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随风摇曳旋转的双生花,只见他起身站了起来背着双手沿着九玄湖边走着看着湖边盛开的双生花,一些一株花开两朵,一粉一蓝,而有些却只开一朵,另一朵已经枯萎。白滚滚暗自思索着仔细的观察着,这双生花究竟有何玄妙之处。因为凤九在太晨宫里设有百花园,白滚滚多少知道一些花花草草,不过每次他都觉的很奇怪,自己见到的花母君的的百花园都没有,这次来到这五莲九仙山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双生花。

白滚滚就这样在湖边打坐凝思看着双生花不知不觉过去了一月有余。白滚滚静静的思索着.....从虚鼎中幻出了优昙婆罗花放在一旁,枕着额头看着在双生花中的优昙婆罗花陷入了沉思之中。白滚滚想着想着伸手幻出了佛经看起了佛经一边看着一边思索着:“这九天玄女曾经是主杀伐的女战神,被我父君所败后被女娲娘娘罚下这仙山,此双生花别处没有.....九重天的典籍也没有记载,难道是九天玄女娘娘被扁到这里后才生长出来的?那是不是像佛铃树一样,只有我父君的气息才生长?但是为何又是双生?不对,父君曾与我说女娲娘娘有两位亲传弟子,除了九天玄女,还有一位九幽素女,但是九重地的九幽之下并没有九幽素女,那九幽素女去哪里了?难道这花.......也不对,这里这么多双生花,如果是九幽素女应该只此一株.......”白滚滚收了收心神,将佛经收起,在两生花中的路径中漫步着。

“我好像遗漏了什么.....双生花.....双生花......双生起舞,最后只有一朵开放......双生......同生一株而花开颜色不一样......九幽素女.....九幽.....九重地....九重地?彼岸花......彼岸花乃是父君两念所化花为魔念,叶为神念,这双生花莫非是两念所化?一念是九天玄女,一念为九幽素女?两人同为女娲娘娘的亲传弟子,是双生姐妹,双生姐妹?双生花?一为阴,一为阳?阳到尽处转为阴,阴到尽处转为阳?阴阳循环......”白滚滚想着向着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九天玄女闭着双眼躺在九天玄女宫的鸾座上枕着头,慢慢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了违和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东华帝君,你子尽然只需一月之余便能参悟这两生花其中的玄学,悟性的确是我这些年来所见过的仙神中最高的一个.......”九天玄女从鸾座上坐了起来拂了拂紫色的衣袖,挥了挥藏蓝色的轻纱,面带微笑的缓缓的向殿外走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njbgk0hWV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