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188渣攻团排名 在贵妃身上驰骋

舞榭歌台成芜荒,从来愁断肠。青山绿水流年长,又是秋来忙。枫染红,菊添黄,何妨为卿狂。自是酒酣梦里香,依稀裹红妆。

自出游那日已过去好几天,这些天里,胭脂斋里又忙碌起来,一个月一次的花魁大赛又要开始了。沉醉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心,这斋里谁也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如果次次都太露脸,她一个外来的只怕会招来更多的嫉妒与不满。

捻红倒是毫不在意地,对着沉醉诉说着近日里谁谁又闹了点什么把琼浆玉露当凉水喝了的笑话之类的。日子倒也不难过。

沉醉开始也还疑惑过杜少卿那日里表现的亲昵目的何在,但是总也想不出个头绪来。自己只不过是个青楼女子,而且还势单力薄,又能有什么利用价值呢。既不是倾国倾城,又不是能勾魂夺魄。实在是想不出利用点在哪里。也曾怀疑过他想利用自己与“欢颜”的相似容貌,但是自己当初的话便是毁了回家这条路,既然没有被承认,他又要利用什么呢。再说杜少卿与他们家关系看来也好得很,又有何必要利用她这么个突然出现的人呢。沉醉始终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就放弃了。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颜一朝成老妪。这青楼里的女子又有几个能够屹立不倒,一辈子活得光鲜亮丽的。沉醉看着庭院里那些咿咿呀呀的女子,心里陡然生出感慨来。正惆怅着,却见那头衾薄送来一个挑衅的眼神。

沉醉失笑,乐了。这人还真和她对上了。从上面看去,那女子一头秀丽的长发,白色中衣外套了件黄色的衫子,倒也是灵动可爱。只是那眼神……沉醉和她挥了挥手,不出所料,她撇了撇嘴,转过身去了。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可以过的好点,即使是青楼女子也一样,希望有个多情之人为自己赎身出去,然后过上良家女子的生活。即便是没有这么个人,那么至少留在这里的时候,趁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多赚些银子,是自己现在,以后过的好点也是好的。所以沉醉也不是和计较那些多多少少的敌意,大家都只是为了过活不是么?

沉醉的心里是平和的,想到遥夜总有一天会来带自己离开,就有了盼头。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日期,却也足够了。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而今却是为遥夜害相思。沉醉想起自己被卖进扶兰的妓馆的时候,因为太过倔强而挨打,挨饿,那时候谁都没有帮自己。只有遥夜,他在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时候还把自己的馒头分了一半给自己,当时的遥夜是什么样的呢?青涩的眉眼,却充满了希望,他笑的时候会让她的心里也跟着飞扬起来。满身的污迹一点也不损害他的气质。沉醉当时想这样的人怎么就被卖到这个地方了呢,后来知道原因,心里无奈而悲伤。每个人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在这个看似歌舞升平的时代,人们也还是有着各种的痛苦。

午时,吃饭。沉醉因为想到遥夜有些懒懒的,不愿动,便遣了捻红的丫头去把饭拿到亭子里来,凉风习习,甚是惬意。

沉醉靠在栏杆上,眯着眼,口里吟道:“又是一年秋来到,原本绿叶添风霜。”

捻红咯咯发笑,“这院子里也就你爱吟诗了,比那清倌还要多。”

“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哪里就是诗了?”沉醉脑袋里又想起了遥夜,遥夜吟诗的样子才叫好看呢,他总是用木簪子将头发束起来,一袭白衣,站在庭院里就是一道风景。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低沉而磁性地嗓音的念叨“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然后他回过头对她笑,“沉醉,沉醉,便是沉醉一生又何妨?”沉醉觉得自己的心要跳出来,“遥夜,遥夜,遥夜……”他在她的心里扎了根,然后竟开出了花来。

捻红也不再说话,跟着闭眼休息。夜里还有一场“争斗”,虽然不甚在意,但是也不要把自己弄得太难堪才是。这青楼里最是现实得紧,一旦没有个看的过眼的老少爷们撑腰,那么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待到傍晚时分,沉醉和捻红才睁了眼,携手回了房里换衣。

沉醉找了件青色的男衫,梳了男式的发髻,画粗了眉毛,脚踏一双皂靴,手上执一把写着“风流”二字的折扇。

捻红则是绿色儒衫,黄绿色长裙,头上一个飞仙髻,脸上汪汪桃花眼。

二人找了个才子佳人的剧本来演,虽然比不上别人用心,倒也算的上别出心裁了。

沉醉摇晃着折扇首先上场,风流二字正对众人,沉醉斜起嘴角,淡淡一笑。收扇,作揖,却是正对着从帘幕后出来的女子。

“小姐,有礼了。”

只见捻红掀起衣袖,遮住了口鼻,一双眼睛似有情又害羞,“公子,有礼。”

接下来就是俗套的两情相悦,私相授受,私定终身,棒打鸳鸯,共赴黄泉的戏码。但是因着表演者的不俗相貌和技艺,倒也让人看得下去。

吹拉弹唱的其他众人也依次表演,最后衾薄以一曲挑逗味十足的舞蹈夺了冠。只是听到捻红的丫鬟说其他女子讲起衾薄来,总是轻视得很,说她赤足,露脐,无耻到了极点,还故意向众人抛媚眼。

沉醉和捻红听完一阵大笑,赤足,露脐,抛媚眼,这不是青楼女子常做的事么,何时竟成无耻了。再说了,即便无耻,也由不得他们来评判吧。

一晚,妈妈通知斋里的姑娘们好好打扮,说是今夜有大人物要来。沉醉也不放在心上,依旧是一身白衣,头插木簪,懒懒的坐在阁楼上看难得的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沉醉听到脚步声,扭头轻轻一笑,“姐姐今日竟也念起诗来了。”

捻红扑哧一笑,伸手揉了揉沉醉的头,“你这丫头也忒霸道了,莫非我连念诗也不成么?”

“也不是。”沉醉低了低头,“只不过姐姐一向不喜欢的,不是吗?”

“是啊。”捻红收回手,“不过一时有感罢了。”顿了顿,又道:“不换身衣服?今日可有大人物呢?”

沉醉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这大人物小人物与我有甚相干。他依旧他的万花丛中过,我依旧我的片叶不沾身。”

捻红眨了眨眼睛:“这不是一个道理?”

“当然不是。”沉醉拉起捻红:“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呢。好了不说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去,我都饿了。”

捻红摇头无语。

天近黑的时候,大人物来了。一大群人。沉醉站在边上,心里寻思着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排场。

隔会儿听到妈妈让捻红和衾薄前去作陪,又叫了几个姿色出众的后备着。沉醉笑,转个身,打着哈欠就要去睡觉。这白日黑夜的睡,居然也睡不烦。

走到楼道口,听到王员外叫“沉醉”。

沉醉闭了闭眼,心里骂道:“你个老不死,打扰老娘睡觉。”回过头却又是笑靥如花。

推推搡搡又是几杯清酒下肚,沉醉觉得脑子有点晕,晃荡着上了楼,竟然好似看到遥夜,沉醉摇了摇头,果然是醉了呢。回屋,关门,躺在床上,进入梦乡之前,又看到遥夜对自己笑,沉醉也跟着笑,喊了句“遥夜”,然后嘟囔了几句,睡着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nkekc2sWXU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