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樊梨花征西 小说 哥太深了受不了

天各一方,地各一角。醉眼问花花不语,东风依旧笑春桃。

沉醉的精神比之前好了许多,当然打死她也不会承认这是因为杜少卿那碗药的缘故。依旧雷打不动的守宫门,无视杜少卿垮着的脸。不是不明白杜少卿的心意,只是她已经不能给他相同的回报了,既然如此,还不如离得远远的,早日断了他的想法,也坚定自己的心意。

等待是枯燥的,无趣的,有时候等得焦躁了,沉醉就使劲地踹长在旁边的树,直踹得树叶掉下来才罢休。

这天里又踹得起劲,就听得一个戏谑的声音说:“哟,这树还真是可怜,怕是熬不过这个春天了。”

沉醉脸一黑,哼了哼,理也不理身后的人,走了。

杜少卿看着那棵树上的脚印呵呵一笑,眸色却越来越深。是不是应该帮她的忙,让她早日回到那个遥夜的身边?杜少卿握紧了拳头,不行,小醉儿,你注定只能是我的。

每一次满怀希望,结果却更失望。沉醉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茶馆人多,最容易打听消息,所以开始天天往街边茶馆里跑,泡上一杯老茶叶,点上一碟胡豆,跟京都城的百姓们同坐一桌胡侃。只是几日下来,只要沉醉开口提太子,所有的人就马上沉默,即便上一刻还闹得不可开交,这一刻也会安静得可以听见针掉到地上的声音。

沉醉很疑惑,这太子是怎么了吗?

有一天,茶馆的掌柜受不了了,拉过沉醉说悄悄话,一脸的同情,“小公子啊,这太子不是好人啊。虽然他容貌非凡,政绩不错,但是糟蹋起男子来那是一点也不心疼。一年多以前,听说他从扶栏带回一个公子,宠到骨子里,但是前段时间,却把那个公子打入大牢,听别人说是被打得遍体鳞伤啊。小公子,你还是不要打听他的事情了,早点娶个女子为妻才是正理啊。”

沉醉自此算是明白了,怪不得烟雨楼的小二听得她提到太子也是这个神色。但是……一年多以前从扶栏带回来的公子……沉醉脸色一变,难道是太子不同意遥夜离开,所以对他用刑,然后关进大牢了?

沉醉冲出茶馆,看见的却是满眼的陌生,服饰,食物,甚至连吆喝的方式都不一样。沉醉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她该怎么救遥夜,沉醉从心底里涌出无力感。自己从来都是弱的一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无力解决吗。沉醉闭了眼,蹲坐在地上,到底出生在这个世上有何意义,难不成就是为了让自己受尽苦楚,证明自己的无能?上辈子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所以老天爷才这样对她,让她没有容身之地,甚至连关心的人也要一个个夺走。

沉醉失魂落魄的走回客栈。

语桑今日没有和她一道,自然不可能知道她出了什么事,看沉醉的样子又不敢问。只好怯懦懦的看着杜少卿,期望他上前问一问。谁知,杜少卿当没看见,自顾自的出客栈门去了。

语桑狠狠的跺跺脚,追着沉醉上楼。看着她在楼梯上绊倒三次,在门上撞了头,进到屋里又撞翻了凳子,然后倒在床上一动不动。语桑上前给她脱了鞋,把整个人弄到床上,盖了被子。沉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语桑轻轻一叹:“累了,就睡会儿吧。”然后语桑就看见那大眼睛里流出一大颗一大颗的泪珠,没有声音。

杜少卿直到深夜才回来,语桑在门口等他。

“公子。”

“嗯。”

“小姐她……回来什么都没说。”

“嗯。”顿了一顿,“哭了?”

“是的。只掉泪。”

杜少卿没再做回应,往里面走了。语桑站了一小会儿才跟了上去。

伸出手,屋里还有微弱的灯光。“唉。”杜少卿收回要推门的手,“既然你不想我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那我就不问了吧。”转身回房。语桑看得目瞪口呆,在这里等杜少卿就是希望他能够去安慰安慰沉醉,他却什么都不说就走了。语桑也慢吞吞的回了房,她弄不懂杜少卿和沉醉的相处模式。

第二天起来,沉醉是一脸的笑颜,好像昨天那个失魂落魄的人不是她似的。还兴冲冲的跑到客栈的厨房为语桑和杜少卿做了早餐,杜少卿不吝啬的夸奖她,语桑也是不停的道“好吃”。沉醉得意的趴在桌上笑。

破天荒的没有去皇宫门口守着,杜少卿什么也没问,反倒是语桑觉得今天的沉醉太奇怪。于是笑呵呵的打趣沉醉:“公子,你今日不去守着了?”

沉醉摇摇头:“等都等不到,我才不要等了。倒不如到处游玩一番。”

“可是你不是都走完了吗?”语桑疑惑的道。

“走完?”沉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语桑啊语桑,这么大的城池,我才转了几天,怎么可能走完了。”

“不是你自己说的?”语桑委屈。

“我说过吗?肯定没有,你记错了。”沉醉摆了摆手,“语桑,你年龄也不大啊,怎地就未老先衰了。”

语桑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自己说过的话否认,还敢说她未老先衰。语桑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吓了沉醉一跳,捂住胸口大叫,“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周围的人都转过脸来看他们,语桑闹了个大红脸,沉醉和杜少卿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周围人的眼光一般,喝着清粥,吃着小菜。

果然是两个层次的人,语桑自言自语道,以后不能跟他们硬碰硬。

沉醉在厨房里帮着做了好几样菜,动边跟掌柜的说说话,西边跟后院的小姑娘们择择菜,一天都没有出门。语桑急了,夜里非要拖着吼着沉醉跟她出去逛夜市。沉醉用手抚着额头,装可怜:“语桑,我头痛。”然后眼睛眨啊眨。语桑打了个抖,飘着走了。

沉醉收敛了笑容,眨眨眼,低下头,小小声说道:“哎呀,可不能生我气哦。呵呵。”

杜少卿站在自己房间的门边咬紧了嘴唇,眼睛闭了片刻,再睁开时全是坚定,小醉儿,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耍什么把戏?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nkxkg2hWTg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