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

回去的马车上,楚画屏因为先被刘氏送了回去,刘氏又因为楚凝的事儿弄得气呼呼的,来的时候原本三架马车的格局也不得不打破了,马氏仍旧和刘氏一架,楚婳则和楚凝楚绮一架,楚静娴和楚静姝一架。

一路上,三个马车都是静默不语,楚静姝倒是有心和楚静娴撩闲,但是楚静娴却始终是不冷不热,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楚婳那边,楚凝想着说些什么挽回自己,只可惜楚婳不受这茬儿,楚绮是个蔫儿的,楚凝就是多想聊聊天,也是挑不起来什么大波浪,至于马氏和刘氏那边,刘氏不单因为楚凝说的那些话心掉底儿,更是因为楚画屏在侯府那么多人眼前儿出了丑,为人母的,一辈子折腾辛苦不过是为了儿女有个好的姻缘好的前程,这番一来,只怕屏儿是嫁不到什么好地儿了,想哭不敢哭的,还不想让马氏看了笑话,打掉了了呀往肚子里咽,呜呜咽咽的声音传来,马氏带着一副怜悯的表情,却含着一双得意的眸子。

马车吱嘎吱嘎的走着,一路上只听见车夫的呵斥声,很快,三架马车就到了楚府门口。

刘氏赶忙下了马车,脸上还挂着泪痕呢就往院子里跑,马氏跟在后面,远远的叫着,“弟妹慢点,别急。”

楚婳和楚凝跟着楚绮也都下来了,看着一窝蜂一样的刘氏,没了夫人的端庄气质,顿时都傻了眼。

马氏到楚静姝楚静娴的马车,这姐俩儿半天都没下来,马氏拿眼神问着车夫,嘴里边还叫着,“姝儿,娴儿,下来吧。”

楚静姝听马氏叫她,脑袋一探,“娘,这就来了。”

说着踩着小板凳,就往马车外边走,到了地下儿才跟马氏说,“娘,不知道怎么的,这大姐姐也不吭声不吭气儿的,我说话她也不搭茬,就搁那坐着。”

马氏一听这话,也是奇哉怪哉,扯着帘子就冲着楚静娴问着,“娴儿,你怎么了,下来了。”

楚静娴就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晃过神来对马氏说,“知道了娘,我就来。”

马氏放下帘子,对着楚静姝说,“姝儿,你姐这样有多久了。”

“我也没注意,大概就是爹爹说要道侯府去的那天起,姐姐就有点神情不太对劲,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楚静姝而言,就算是亲姐妹,能算计也是好的。

马氏点了点头,“姝儿,你屏儿妹妹那出了点事儿,我就不在这等你姐姐了,待会你替娘打侧边问问,我先看看你婶母那边去。”扭身就到刘氏那边儿的屋子去了。

楚婳和楚凝楚绮在一边冷眼旁观着这些事,心里边略微有了点计量,楚静娴这个时候,虽然不是很清明,但是大体上这个时间段,是前生她要死要活非要嫁到太子那边去的时候,想必这一生,情形也差不许多,怕是为了那个花心太子患了相思病。

“绮儿,你和凝儿先回去吧,我去瞧瞧屏儿。”楚婳对着楚绮和楚凝两个人边说边走。

“婳姐姐,我也去行吗,我也想看看屏姐姐,都是我不好,让姐姐和娘生气了。”楚凝又做出一副小白花的可怜样儿,楚楚可怜的看着楚婳。

谁知道楚婳竟然理都不理,轻轻一句话,就把她敷衍了过去,气的楚凝是咬碎了一嘴的银牙,“凝儿,你就别去了,我先去看看,待会我看看屏儿什么情况再说。”

说完一溜烟的就没人了,楚凝气呼呼的看着楚婳的背影,全把气撒在楚绮身上,可怜这楚绮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无辜的当了替罪羔羊。

“弟妹,弟妹,屏儿怎么样了。”马氏杵在楚画屏的房门口。

楚婳站在马氏身后边,冷笑了一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谁不知道是带着什么看腌臜事情的心态来的。

“娘。”楚婳在后边笑着唤了一句马氏,马氏吓了一跳,转身过来看一眼,“婳儿?你怎么来了?”

楚婳低下小脑袋,“娘,我只是过来瞧瞧屏儿怎么样了,我就怕今儿这委屈受大了,做出什么不合适的傻事儿来。”

马氏拍拍楚婳的手,“行了,娘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屏儿今儿这事确实是太荒唐了,这也保不准是不是有人背地里做的什么手脚,你就这么贸贸然进去了,别再给屏儿平添什么负担。”

看着楚婳疑惑的眼神,马氏忙又说道,“娘待会就进去看看你婶母,屏儿此番一闹,你婶母心里也好受不了,娘安慰安慰你婶母。”

楚婳懂事的点点头,“那娘,我就先回去了,待会要是屏儿有什么事情,赶紧叫我就成。”

马氏笑着对楚婳点头,“行,待会屏儿要是急着叫你,我就让霓裳过去找你。”

母慈女孝的一面,只可惜骗得了旁的人,骗不了她们自己。

就在楚婳准备回去的时候,屋子里边传来摔摔打打的声音,楚婳看了看马氏的脸色,果然已经变得铁青,只怕心里边正滴血呢吧,这府里边的东西那个不都是她以为是给自家女儿留的东西,这样被楚画屏摔打,心都揪成一团了吧。

“我不管,娘,我今天在侯府出了这么大的丑,侯老夫人肯定不会同意我和世子的婚事的,那我还能嫁到哪去呢,娘,我不活了。”

楚婳听着屋里边楚画屏哭喊的声音,心都要碎了,难不成自己重活一世,还是不能让画屏逃离婚事凄惨的后果吗?

楚婳用眼神问着马氏,征得自己进到画屏房间的同意。

马氏叹了口气,“罢了,你进去瞧瞧吧,让屏儿安稳一些,别让她再这么闹下去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还是想个办法解决才是,光是这样闹脾气是一点作用都不起的。”

楚婳同意的点点头,“好的,娘,那我进去看看。”说着就敲响了房门。

“谁啊?”刘氏疲惫的声音传了出来。

“婶母,是我,婳儿。”

刘氏一听是楚婳,连忙过来把房门打开,“咣当”一声,一个茶壶炸开在楚婳的脚边,楚婳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挡住了自己的脸,吓得刘氏忙扑过来问楚婳,“婳儿,你怎么样,没什么事儿吧。”

楚婳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笑着抬起头,“没事的,婶母放心,倒是屏儿妹妹怎么样了。”

楚画屏见楚婳进来了,忙不迭的冲向楚婳,哭着对楚婳说道,“二姐姐,屏儿完了,我再也不能嫁给世子了,老夫人肯定觉得我举止轻浮,不能登得大雅之堂,嫁给世子,只能徒给侯府添丑闻而已。”

楚婳联系的摸了摸楚画屏的头,精心画好的妆容和发髻都乱的一塌糊涂,眼底闪烁着泪珠和被泪水打湿的胭脂水粉,糊成一团,这样看来,不知道楚画屏到底是哭了多久。

楚婳叹了口气,对楚画屏说道,“屏儿,别这样,既然不能嫁给世子就不嫁好了,可能是你的缘分未到,何苦苦苦攀着,虽然这侯府是个好人家,但是也不必过于执着,能嫁得一个一心人,做一对烟火夫妻才是最重要的,门第是否贫寒又算得了什么?

楚婳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能干巴巴的劝着楚画屏,虽然自己都无法劝说自己相信自己这番话,但是起码到目前为止,这是唯一能让画屏开心一点的方法。

刘氏有点不开心的对楚婳埋怨道,“婳儿。”

楚婳回头一看,刘氏带着一脸的怨念,心知这是因为自己说的不论高第贫寒,让刘氏心里有了疙瘩,生怕自家闺女儿真的听进去这些话,往后嫁给什么不伦不类的人,自己不是无力回天?

楚婳放下还在哭泣的楚画屏,走到刘氏身边,小声说道,“婶母,不管什么了,先让屏儿平静下来才是真的,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就好,只要婶母你把关把的严,屏儿怎么会结识到什么地位低下的痞子浪荡人呢?”

刘氏听楚婳这样解释一下,心里豁然开朗,楚婳说的也对,只要自己看的严,就不怕屏儿跟什么混小子跑了,当务之急就是要让屏儿平静下来,事情才好解决。

这样想着,刘氏就不再阻止楚婳劝慰楚画屏,任由楚婳在一边悄声细语的安慰楚画屏。

刘氏见着楚画屏情绪已经平静下来许多了,楚婳似乎也是很尽心的为楚画屏着想,自己就转身出去了。

“嫂子?”刘氏才刚出门,就看见马氏站在门口一副想方设法偷听的样子,见刘氏出来了,尴尬的无法自处,掩饰的笑了笑,道,“弟,弟妹啊,屏儿怎么样了啊。”

刘氏缓过神来,明白马氏这是处心积虑的准备看自己的笑话呢,不屑的白了马氏一眼,“嫂子放心吧,我们屏儿没什么大事,现在婳儿在里边陪着屏儿呢,嫂子就不用操心了。”

语气生硬,让马氏也不得不放弃在门口蹲守的想法,只得打着马虎眼,“那弟妹就先忙,嫂子先走了,待会有事就打发丫鬟来找我就成。”

刘氏看着马氏离开的背影,嘴角的冷笑更加的深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zjxghwJST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