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楚乔传姑娘使用美人计多少集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陆轩辕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家丁给小家伙让路。

姜紫萱在房间像似听到了霖儿的声音,连忙走出去,看到小跑过来的小家伙,她也慢慢向他靠近。

等陆霖要冲过来抱上姜紫萱的大腿前一秒,陆轩辕把他捞了起来,抱在怀里教导:"霖儿,你娘亲现在怀着妹妹,你不能闹她知道吗?"

陆霖不知道,喊道:"娘亲,霖儿,好想你~"

姜紫萱笑着答:"娘亲也好想霖儿!"

看向陆轩辕问:"可以让霖儿每日过来陪陪我吗?"

陆轩辕抱着霖儿回了房间,把他放凳子上,才答她:"让你们五日一见吧!"

小家伙瞪了陆轩辕一眼,埋怨道:"坏爹爹~"

姜紫萱也坐下,安慰小家伙:"好啦,总比见不到好哇?霖儿,你怎么知道娘亲在这?"

小家伙如实回答:"大伯走了,回皇宫,来辞行,告诉我,你在这!"

姜紫萱点了点头,小家伙说话越来越顺了。

还多亏陆川井在她不在的时候照看烧烤店的生意,之前听他说,以后去了洛阳城,去一个叫'小井市民'的烧烤店找他,他回去也准备开个,生活太无趣,挣挣钱,市侩一些也好!

皇上以为太子乐不思蜀了呢?还好探子只是说他的活动范围是武馆和烧烤店,去了王府两次,停留是时间非常短!

回京面圣后,太子又去了一趟荷妃那里,她三个多月未见养子很是想念,看着人都消瘦了一圈,连忙对着大丫头说:"怜儿,快去御膳房看看本宫让他们准备的补汤熬好没有?"

怜儿听令:"是,娘娘!"

陆川井牵着母妃坐下,商讨一件事:"母妃,孩儿想成婚,母妃您看着安排,孩儿相信母妃的眼光!"

荷妃高兴地点了点头,激动地说了三个"好!"

太子的一句话,荷妃忙前忙后,她不敢找高官贵女,担心她们是留给其他皇子的正妃或侧妃人选,她问皇上和皇后意见,他们两搁话:"荷妃你看着办就好!"他们两都知道荷妃的性子,索性不插手,让她忙阵子!

荷妃整日闭门不出,在殿内精挑细选画像。

而太子却亲自上街挑选个好地段开'小井市民',有个带院子的饭馆急转,一千两还有八成新的桌椅,他看着不错,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钥匙。

他锁上门准备离开时,一位年轻姑娘走上前来和他打招呼:"公子,请留步!"

陆川井拘礼问道:"姑娘这是?"

秦莲儿揪着手绢答道:"公子莫误会,小女子只是对面绣楼的老板,前些天看着这贴着急转告示,好奇谁会是下个邻居,所谓多个熟人多个关照!"

"姑娘说的是!在下姓路,道路的路,名小井,届时请姑娘光临小店‘小井市民'烧烤店!"倒是他小人之心了!

"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到对面找秦莲儿!"

"多谢!"转身离开!

秦莲儿许久没有见过如此气宇轩昂的男子了,不知家中是否有娇妻了呢?

待他消失在人海,再返回铺子看看这月账本!

秦莲儿的父亲是个芝麻小官,俸禄还不及女儿的万分一,不过她从不因此看不起父亲。

当初母亲因病离世,要不是父亲当爹又当娘的把她拉扯到大,还咬牙送她去学堂和学刺绣,哪有今天的她!

那么多张画像中,荷妃也挑中了她,荷和莲,多么相似,她当初选怜儿当大丫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太子妃就是她了,至于侧妃那些嘛,相信太子也不喜院子太闹腾,还是先搞定正妃再说!

陆川井命人买齐工具,做好宣传,找好小二和伙计,'小井市民‘就可以马上开业,期间耗时十日不到。

众皇子没有想到,大哥竟然好好的傀儡太子不当,反倒大张旗鼓地从商,收到大哥开张邀请,去吃烧烤:辣辣的,够味,不仅仅有肉,还有各种蔬菜烤,不错!

在包厢里,陆川井举杯顺便和众皇弟解释:"本宫前三个多月都在燕郡,是在姜氏那店里学习烧烤(而不是切磋武艺),如果这个店铺能在洛阳城火起来,还将弄多几个分店,这个作为总店,望各位弟弟以后多多支持!"

众兄弟答:"好说好说~"

陆川井招呼各位弟弟吃好喝好,便下楼,他和隐一是一同去的燕郡,所以他大致和隐一交代了一下店铺的布置,就全权交给隐一去办,他也只是第二次到店。

他刚到了一楼,秦莲儿就提着贺礼进来了:"恭喜路老板,开张大吉,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陆川井道谢后,收了递给掌柜的收着。

秦莲儿见他没有拒绝就好,主动提出:"路老板,你今天肯定忙不过来,下次有空再聊!"

陆川井没想到她如此识趣,没有多留,笑脸相送。

还好她接过一张他们店铺发的开张传单,不然肯定无缘再见,她明日就要穿上嫁衣,嫁给她"从未见过面的太子",店铺她让信得过的人继续看着,毕竟这是她的事业。

陆川井目送她离开后,也早早地回宫,毕竟明日要大婚,荷母妃日夜挑灯给他选的太子妃,不好让她白费心思。

第二天夜晚,掀盖头时辰到了,陆川井有些紧张,心里默念:"相信荷母妃眼光!"

他从盘子拿起喜秤掀开一看,两人四目对视时的心声:怎么是她/他?

秦莲儿庆幸他是太子逃婚不得,不然她将会后悔终生。

听从喜娘的,过交杯酒,全人退下!

陆川井娶妃一来是想讨荷母妃开心,有个孩子也好给她解解闷;其二小十和霖儿都特别可爱,他也想有个孩子,最好是女儿,那样众兄弟就会放松警惕,不会对郡主痛下杀手。

想要孩子,这事得男人主动,把秦莲儿放倒在床,她害羞得扯被子盖着身子。

他放下床帘,踢鞋上床,钻进被窝,往外一件一件扔衣服,她没有揪着衣服不松手,还担心他不懂怎么解女子衣服,贴心地把衣服脱好,任君摆布。

当被窝里的两人毫无遮拦,陆川井开口道:"准备好了吗?"

秦莲儿点点头,这是他喜欢的男人,再疼也忍的住!

陆川井前世谈过恋爱,因为长的比较帅,曾有三四个女同学骗他去开过房,他那时情窦初开,也想体验一番,就试过几次;今世25年来,生在皇家,封锁了情欲,可在今夜他可以愤泄一番,只是苦了身下之人,虽心疼,但需求更重要。

秦莲儿咬紧唇齿,迫使适应他的节奏,可熬不他停下,便晕了过去。陆川井继续耕耘着,他实在太怀念这运动了。

先前东宫没有丫头,但有了太子妃后,便热闹起来了!

第二天,皇上免了新儿媳的见面,让太子带太子妃到荷妃那去敬茶便可!

荷妃亲眼见到秦莲儿是越看越满意,瞧着刚刚太子妃的步伐,许是昨晚太激烈了,也不好强留太久,赏了些首饰,便让太子带着太子妃早早回去休息。

回到房间,丫头们把门带上离开,陆川井主动道歉:"莲儿,昨夜是本宫太贪心了,下次如果太疼不要忍,告诉本宫便可!"

秦莲儿牵起陆川井的左手去蹭自己的脸蛋,摇了摇头:"殿下,臣妾不疼,莲儿好幸福,莲儿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陆川井大概听出这丫头是对自己一见钟情,难怪在宫外与他搭话,开张还亲自送礼过来,这都是缘分,宠溺地说:"傻丫头,日后你想去看看绣阁,告诉本宫,本宫可以随时带你出宫!"

"多谢殿下!"

既然已结为夫妻,便为一体,他也就道出他在宫中处境于秦莲儿,她能理解陆川井,她并不觉得他窝囊,要想在深宫好好活着很难,他做到这番也实属不易。

边关告急:匈奴人在边界小城烧杀抢掠,边关将士寡不敌众,请求支援。

武将寒冷清接旨率领五万大军速去驱逐匈奴作乱分子。

陆轩辕念着兵书给陆霖熟记,姜紫萱一旁听着觉得不对劲,打趣道:"燕郡王,你该不会是想带兵打仗吧?"

"好男儿志在四方,金戈铁马守北疆!"你这妇人懂什么?

"边关不是告急吗?你怎么不请旨?"读兵书也有用得上哇!

"好好养你的胎!"握着兵书,牵着儿子离开菊苑!

陆轩辕把儿子送回暖晖苑,让翠儿她们两照顾着。

墨迹突然出现在朝阳苑,他见怪不怪,平静地问道:"怎么有空过来?衙门老爷的活那么轻松?"

"边关吃紧,你还有心情拿我寻开心!你说寒冷清那老贼会不会大败而归?"他和陆轩辕师出同门,从小听师傅讲行兵布阵,而师傅举例常扁寒冷清,所以一听到他要当先锋,为国堪忧呀!

"大败只有战死沙场,有去无回!"上次寒冷清打了败战,用和亲求和,雪莲公主就是这样被他无情地送了出去。

传说陆雪莲她是不愿和亲,可惜她的母妃早逝,养在皇后膝下,皇后是一国之母,何况这女儿还不是她生的,为了讨皇上开心,硬生生地绑她上婚轿。

她几年未归,有人说她被和亲国王虐死了;也有人说她还活着好好的,常常给皇后通信;这些都是传闻,并无官方鉴证。

北匈奴是个野蛮国家并不是一个和亲公主就应付过去的,如果真的要和亲,就剩雪婷公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cznxQvwhSTY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