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白猫头顶有一撮黑毛是啥猫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亲眼看着凤炎鸣和殷小沫离开的背影,北堂司仍就不相信的紧紧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身上带着微醺的酒味儿在空气中弥散着。

凤心暖在慢慢的伸出双手在背后搂住了他的腰,“阿司,她不再是你的女朋友了!你们已经结束了。以后,有我在你身边,不好吗?”

不好吗?不好!不好!不好!

他只要沫沫,他只要沫沫陪着他!

身后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很柔软,也很温暖,可是此刻的北堂司却感觉浑身冰凉,从里到外的冰冷。

“凤心暖。”北堂司冷漠的说着,“你该知道,我们之间只有利益的存在。”

应道北堂司这么冰冷的说着两个人的关系,凤心暖赶到前所未有的心痛与嫉恨,从小到大,她从来都没有被男人这么拒绝过,都是男人像蜜蜂一样围着她转,她第一眼就看见他就喜欢上他,爱上了他!她喜欢他温文儒雅的性格。

表哥告诉过她如果碰见自己喜欢的人,就不要放弃,知道他属于自己。

所以她爱他,她就不会放弃他!哪怕最终毁了他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他!

“阿司,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凤心暖靠着北堂司的后背,脸上闪过狠厉。

“不要伤害她!”这是北堂司对凤心暖的警告。他知道凤家人都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善良。

“……”都已经亲眼看见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还这么不死心?

不伤害?如果她不消失,他永远不会看自己一眼!

“恩。”仍旧紧紧的靠着男人,凤心暖乖巧的应着。

沫沫,我又晚了,每一次我都晚了一步~为什么?

《《《《《《《《《《《《《《《《《《《《《《《《《《《《《《《《《《《《《《《《《《《《《《《《《《《《《《《《《《《《《《《《《《《《《《《《《《《《《殷小沫回到山庄之后就感觉很疲惫,倒在床上不久就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少主。”齐上走到门口迎接刚刚走进来的凤炎鸣。

“李贤找到了?”凤炎鸣以便大步的走,一边问道。

“找到了,不过……”齐上欲言又止。

凤炎鸣的脚步随着齐上的话而停下来……

“怎么?”淡淡的声音有丝丝的怒意。

“表小姐不放。”齐上恭敬的回答。

“很好。”听到齐上的话,凤炎鸣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

“……”少主已经生气了。

“告诉凤心暖,敢伤害我的女人,就要有胆量承受我的怒气。”凤炎鸣淡淡的吩咐。

“是。”

“她呢?”凤炎鸣把外套脱下来,交给一旁的齐上,然后缓步走上楼。

“殷小姐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房间里,刚刚冯嫂去看过,说是已经睡了。”齐上一边跟着一边汇报。

“恩,你下去吧。”凤炎鸣没有回头径直向房间走去。

看着躺在床上的殷小沫,凤炎鸣倾身抱起她,走回到自己的房间。

怀中的殷小沫毫无察觉,睡得很沉。

轻轻的把殷小沫放在床上,被子在她的肩侧盖好。然后轻轻的在床边坐下来,就这么看着睡着的殷小沫,凤炎鸣竟然就能感觉到异常的满足和幸福。

她不知道,当他在电话中听到她被关进拘留所的时候,他有多么的担忧和心疼,那种恨不得杀人的冲动不断在体内叫嚣。当他看见,她楚楚可怜的小表情,满脸鲜血的看着自己,那时候他真的想杀人。

还好,还好她没有受伤~

“咚咚咚。”小声的敲门声响起。

凤炎鸣俯下身子,对着殷小沫额头上的伤口的地方轻轻印下一个吻,然后站起身,表情也恢复刚刚的冰冷。

转身走出去。

“少主,李贤已经到了。”齐上站在门外,声音平静。

“恩。”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转回头交代,“不要吵醒她。”

“是,少主。”

伤害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下楼,走出院外,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有一个新建的小房子,那里是刚刚建成的一个小型的仓库。

准确的说是存放一些枪支的地方,位置极其隐蔽。

凤炎鸣带着几个手下,缓缓的走进去。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凤少的女人。”李贤被绑在椅子上,浑身是血、狼狈不堪。

凤炎鸣刚刚走进门口就听见他的求饶声。

旁边的柱子上,一个女人绑在上面浑身湿透,苗条的曲线若隐若现。

转过头,看向齐上。

“这是心暖小姐的意思,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齐上平静的解释。

“她的动作倒是快。”凤炎鸣冷哼一声。

凤家人,永远都是力求自保,不惜牺牲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亲信!

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齐上恭敬的站在身后,一旁站着的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的高挑女人走过来,样貌上等,浑身有股说不出的妖娆,“我亲自送他们过来的,听说你的小宠物回来了?”

女人的笑容很甜,望着凤炎鸣的双眼满是深情。

“不是宠物,是女人。”凤炎鸣冰冷的看向说话的女人。

“……”

“不要想伤害她,哪怕……你是他选作的新娘!”凤炎鸣说完,就越过她。

“……”女人的双眼中闪过嫉妒,但是却没有再说话。

“凤总,凤总,我真的不知道殷小沫是你的女朋友!我以为…她只是傍了一个大款而已!”绑在柱子上的女人声音虚弱,说的断断续续。

凤炎鸣笔直的站着,冷漠的看着他们。

“凤总,你见过我的啊~我是尤晓丽,尤庆元的女儿,心暖姐的的远方表妹啊,按照道理说,我也是你的一个远方表妹呀!”尤晓丽浑身冰冷,看着面前俊逸的男人,双眼含情。

凤炎鸣冷笑一声,“尤庆元?”声音满是嘲讽。

“对对对,尤庆元,我是心暖姐母亲那边的亲戚呀,我是你的妹妹。”尤晓丽感觉看到了一丝希望,声音越说越激动。

“妹妹?鸣,你的妹妹还真多!不过,凤心暖算凤家的人吗?凤家真正的血脉不就只有你一人?”高挑的女人神情倨傲,缓步走近凤炎鸣身边,语气轻蔑的看向尤晓丽。

“凤心暖的父亲要不是为了救凤叔叔而险些丧命,凤叔叔怎么会同意李心暖姓凤?最近这几年,他们打着凤家的名号在外面嚣张跋扈,如果不是凤家帮忙收拾,你以为凤心暖还会嚣张多久?”女人的一席话顿时叫尤晓丽惊愕的张大嘴巴。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女人双眼含情的转向旁边的凤炎鸣,“他的未婚妻…川岛雅慧子。”

“什么?未婚妻?”尤晓丽再一次惊愕的看向凤炎鸣,片刻却笑了起来,笑的有些癫狂,“原来,殷小沫真是一个小三呀!那个贱女人,平时装的一副心高气傲的模样,原来也给别人做情妇!我猜的一点都没错,她真的是……”话还没有说完,一桶冰水至上而下从头顶浇下,里面的冰块顺水掉落下来,砸在她身上各处。

“啊—”尤晓丽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

“嘴脏。”凤炎鸣冰冷的犹如看死人般的看着尤晓丽。

“少主。”齐上在身后走上来,将一个文件袋交给凤炎鸣,凤炎鸣随手一甩,丢到躺在地上的奄奄一息的李贤身上。

“你们利用关系送我女人去拘留所,我就利用关系送你们进监狱。”凤炎鸣的声音冷到极致,如同地狱中传来。

“不,我不要,我不要,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绑在柱子上的尤晓丽疯了一般的尖叫着。

“不能?”凤炎鸣冷笑一声,“你们当初就不应该招惹她。”

“招惹?是你先招惹她的,如果你没有这么在乎她,如果你不和她在一起,她哪里来的这么多大新闻,如过没有这么多大新闻,她怎么会招来嫉妒,是你…一切都因为你。”尤晓丽发疯般的叫着,吼得嗓音干哑。

一想到自己如花的年纪被送进去,按照凤家的势力,就算不关一辈子,也肯定是人老珠黄再出来了~那自己这辈子就毁了。

闻言,凤炎鸣的眼底划过一抹浓烈的阴戾,低沉的嗓音从嘴里逼出来“你这张嘴真该死!”

川岛雅慧子站在一边听着,嘴角勾起。

“她额头上的伤是你弄的?”凤炎鸣脸上布满阴霾。

“是她开车撞我!是她!是她!”尤晓丽有些害怕,声音开始颤抖。

凤炎鸣没有在说话,而是转身走向旁边坐在一个椅子上。

齐上和川岛雅慧子分别站在两边。

两个保镖走上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拿出一把小刀,一个人掐住地上的李贤,一个人掐住被绑在柱子上的尤晓丽缓缓从他们的额头上划下去。

躺在地上的李贤疼的无力的呻吟,异常痛苦。尤晓丽也喊得声嘶力竭。

保镖们像是没听见一样,手中的动作不停。

“你为殷小沫做到这个程度,那你身边的女人怎么办?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吗?”尤晓丽在一旁忍不住挑拨着。

川岛雅慧子双目一刺,不禁看向凤炎鸣。她也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我还真小看你了!”凤炎鸣闻言在次冷笑一声。

“割得还是太轻了。”淡淡的声音犹如恶魔降临。

“是,少主。”

“……”保镖的手劲儿明显加大,在他们脸上划的更重了。

川岛雅慧子在一旁看着都感觉到一丝害怕。

过了好一会儿,尖叫的声音逐渐转弱,地上的李贤和被绑着的尤晓丽身上已经血迹斑斑两人都像是没了呼吸一样。

“鸣,交给齐上吧。”川岛雅慧子上前,想要搂住凤炎鸣的臂弯,“这样已经够了。”

川岛雅慧子看向身边的男人眼中除了一丝畏惧但是爱意更浓了~被这样一个男人爱着,是多么的幸福!

凤炎鸣不经意的躲开她的碰触,“你回去吧!订婚那天我会到场。”

“不要—我要住下来。”面对男人的冷淡,川岛雅慧子娇声拒绝。

凤炎鸣冷淡的扫了一眼川岛雅慧子,“不要让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说完,就给齐上一个眼色,然后快步走出去。

川岛雅慧子看着凤炎鸣离开的背影,恨恨的咬了咬唇。

“请。”齐上走上前,弓着身子摆了一个送客的姿势。

“哼!”她早晚会正大光明的走进来!等着瞧~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d9HjRh1rMj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