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主攻

无力地承受着他的无情索取 两个小姨子

看淡、认清一件事,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时间去洗礼,对于身体变成女生的既定事实,我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适应它,虽然过程令人尴尬,羞耻,几乎到了抓狂的地步,但还是走出了这种阴影。

“今天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从检查室出来,正好撞见水汐医生依靠在窗边,她手里拿着一支还未点着的香烟,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将香烟收起。

我摊了摊手,很随意的说道,“和平时一样,一切正常!”说完便从她身边绕了过去。要说与她这是偶遇,傻子才相信,这一个月来,每天相遇的次数比送餐的阿姨都多,虽说她是主治医生,而我也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但这样也太随意了吧,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病人了吗?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吗?

“喂,干嘛对我这么冷淡,我们好歹也认识了一个多月了!”

见她跟了上来,身体不由绷紧起来,步伐也快了几分,“我累了,您有事快说,我想睡会!”

“每次你都这样,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或许是因为我过于冷淡和无视,她停下了脚步,在我将门关上之后,门外传来浑厚的击墙声和脚步离去的声音。

“有什么好说的!”回到床上,整个人都开始虚脱起来,或许也因这次的疾走,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缺氧,让头昏昏沉沉的,“啊~,这样活着…有意思吗?”以前活着,虽然活得惨,但至少活得明明白白,身体也不会像这般弱不禁风,弱到需要人伺候的地步,如今不仅活得糊涂,就连下一秒又会出现什么状况,都很难看懂!

夜幕降临,一天就这样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侧目看着窗外黯淡的街景,我吃力的坐起身子环顾着四周,“又是在熟睡中换了病房吗?”

最近频繁换着病房,问护士,她们也只是模棱两可的说是要消毒,但是个清醒的人都知道,消毒是不可能给病人换病房的,不过既然她们不肯说,我也就不想过于纠结了。看着这病房不大,就一张床和一张沙发,而在出口走廊处,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不知何时趴了一位护士姐姐,看着她均匀的呼吸,应该是睡着了。

“这是…什么病房?看起来像家居一样!”抚摸着身下的海绵床,对于这种难以言喻的舒适程度,是我这辈子都不曾体验过的,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我吃力地走下床,想要走到窗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以舒缓失落的心情。

“碰~!”在下床时手臂不小心撞到了床沿,发出一丝声响,而这声响直接惊醒了护士,或许是因为自己表现得太过沮丧,又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举止让人产生了误会,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慌失措地跑过来一把抱住我,并强行按回到床上,“唉~,你…你想干嘛?”

“我…我只是想看看外面,没别的意思。”看着压在身上的护士,我急忙双手捂住鼻子,双眼紧闭,然而担心的事发生了,鼻子流出一股热流,染红了双手。

“你怎么流鼻血了,赶紧松手,让我看看!”护士说着急忙按下警铃,有些惊慌的寻找着止血办法,不到片刻门外匆忙进来几名医生,其中一位便是水汐。

“她怎么了?”

“水医生,她流鼻血了!”

“多久了?”水汐拿出电筒掰开我的手仔细的观察出血部位,脸上布满了疑虑。

“不到一分钟。”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她又做了什么?”

“她下床想要走到窗边,我怕她想不开,情急之下我便抱住她,把她按在床上,然后…,然后就流鼻血了。”

水医生听完汇报,双手插兜,脸上的疑虑变成了凝重,“你…,是不是患有女性恐惧症?”

(女性恐惧症是一种对异性极度排斥的心理疾病,虽然只是思想上的疾病,但如若不及时治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反馈到身体上,流鼻血就是其中特征之一)

经她这么一问,我急忙将头扭到一侧,不敢与她对视,“呵…呵呵,您…您说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对于这个秘密,我一直都守护得很好,没有告诉任何人,毕竟这是弱点,而我也坚信在上大学之后,一定能克服它,不过现在看来,希望落空了。

“对于医生而言,病人的隐瞒就等同于协助患者自杀,你是想让我心生愧疚吗?”水医生一掌拍在床沿上,声音不大,但足以证明此时的她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被这么一说,我的心脏不由抽搐了一下,感觉自己像个小孩子,在无理取闹,“对…对不起,我…确实是对人,对异性…有…,有点…恐惧。”对于这份恐惧,是来自于母亲的死亡凝视,她在走的那一刻,双眼充斥着不甘和愤恨,而这份凝视,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每当与人对视或者说话时,特别是女性,这幅画面都会浮现在脑海里,如同魔咒一般,令人窒息。本以为随着时间流逝,自己会慢慢克服它,没想到这种恐惧心理却越演越烈,以至于在初中乃至整个高中,我都不敢结交一个朋友。

“呼~!知道了,哦对了,你再住院观察几天,等确定没事之后,我就过来接你出院,你自己也做好准备。”水医生说着递来湿毛巾,在犹豫片刻后便带着所有人离开了病房。

恢复安静的病房里,我侧头看向窗外,身体不由蜷缩成一团,以前自己除了一个邋遢的父亲以外,再没有什么亲人了,至于朋友?更加谈不上,没人愿意和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作朋友,如今倒好,就连一个邋遢的父亲也不被允许了。想着,脸颊感觉到有液体流过,我急忙用脸巾将其拭去,可感觉止不住,也就索性用毛巾捂住脸,好好的让自己哭了一次。

… …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dmzg/2020/dNHjQr4dNj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