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快穿之初恋女配养成记 医生把我水摸出来了

缙云安置好辰瑶后赶回了轩辕丘,此时已经是五天后,魔族进攻一事暂时告一段落,除西陵之外,集泷三邑及蒲葚几地虽然损失惨重,但好歹保留下了部分实力。

唯独西陵……唯独西陵!

回到轩辕丘后,缙云第一时间面见了姬轩辕。

他,已经早几天就从鴈鹰使那里得知了西陵的情况,也知道了,嫘祖战死的消息……

缙云拍拍姬轩辕的肩膀,沉声道:“节哀。”

姬轩辕努力想要扬起笑容告诉缙云自己没事,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了嘴角:“你不用安慰我了,我也不想安抚你。只要你不恨我,让你去了集泷……”

缙云闭上双眼:“……无所谓恨不恨,那也是我自己的决定。”

姬轩辕继续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辰瑶不在了,你又这般连番战斗……”

缙云不在意地摇摇头:“无妨,还支撑的住,总归能让我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

姬轩辕看着缙云插在腰间的昆仑玉巴乌,没有问起辰瑶的去向,只是轻轻说道:“我让嫘祖留在西陵了……比起在我身边,我想,她应该更喜欢那里吧。等我走了,我会去那里陪她的……只可惜,没有办法和你们做邻居了……”

缙云默默地摩挲手上的指环,没有再做应答。

于他而言,很快就可以再见到阿瑶了,但对姬轩辕来说,剩下的还有漫长的一生。

此时,他竟然还有些庆幸,辟邪之力对他身体的伤害……让他不用如此无望地在人间等待。

之后,缙云回到住处,一名饕餮部的战士仓皇地来找他,跟他说,巫炤把集泷三邑的幸存者全都杀了!

缙云不敢置信地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战士低头答道:“我们从集泷三邑救下来的人被鬼师杀尽了!他带着巫之堂的祭司忽然出现,下手毫不容情,老的少的,一个都没有放过……”

巫炤……巫炤!

缙云后退一步,勉强站定,咬牙道:“你活着回来,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带给我?”

战士道:“鬼师说……知道您要我们护送那些人回有熊时,他就已经明白了你的选择……此世除去生死之别,不用再相见了。”

缙云深深地看向西陵的方向,闭紧牙关,努力想要咽下翻涌上腾的气血。

巫炤,你让我和姬轩辕的选择仿佛都变成了一个笑话,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可是那些人族何辜?我以为,你只是恨我、恨姬轩辕,你却将利刃对准了他们?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啊!”缙云最终还是无法冷静下来,忍不住拔出太岁,在周边一阵猛砍,发泄心中的愤懑和痛苦!

如果,他当时去了西陵,是不是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哪怕,他还是救不回西陵,战死在那里,最起码,他可以和阿瑶死在同一个地方……巫炤也不会这般,意难平……

他这一生从不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但是这一次,阿瑶,他后悔了……

此时,又一个战士上前禀报:“缙云大人……”

缙云心绪翻涌,厉声喝道:“什么事?!”

战士从未见过缙云如此外露的愤怒,连忙回到:“候翟……西陵巫之堂的候翟求见,我们把他拦在了城门处……”

缙云努力平复后道:“我过去。”

刚到城门之处,缙云听到族民惊讶地指着一个方向喊道:“你们快看那上面!”

旁边有人疑惑道:“那是什么人?他们在那里干什么?”

缙云顺着方向看去,便见那边山顶峭壁之上,十来个人毫不犹豫地从上面跳下。

他喊道:“来人!让攫剟去上面看看情形!”

赶来的战士应道:“我即刻找人……只是,缙云大人,攫剟已经战死在蒲葚了……”

缙云楞了一下,有些茫然:“我忘了……”

他无力接道:“无论是谁,找几个脚程快的人去吧,崖下也别忘记搜寻。”

战士应是离去,候翟缓步走到缙云面前道:“百多年来,有熊和西陵一直是这片大地上最强盛的两个部族,彼此之间时有往来,这一代的两位族长更是结下婚盟。及至轩辕丘建立,更有不少西陵人迁居有熊,成婚生子。如今鬼师密令一至,他们到底能如何行事?”

缙云静静地看着候翟,没有说话,心中却对崖上的人有了几分推测。

候翟继续说道:“无言一死,或许便是一个选择。既不负西陵,也不负有熊的亲朋。”

缙云闭了闭双眼,无力道:“一定要到这个地步吗……”

候翟道:“西陵城灭,鬼师盛怒,他怨恨你们不曾全力驰援,已经将整个轩辕丘视作仇敌。”

缙云问道:“候翟,你是他的近侍之一,为什么要来跟我说这些?”

候翟回答道:“虚黎大人,也就是前代鬼师,他过世前曾嘱咐我多加留意。”

“留意什么?”

“巫炤大人无疑是西陵八百年来天赋最强的鬼师,可也正是因为这份‘强大’,他只愿求全,心中并无多少常人会有的成败兴衰之念。”

对于候翟的话,缙云持保留态度。

候翟留意到缙云的怀疑,以巫之血起誓,对轩辕丘的人并没有恶意:“或许,您可以先听听我的打算。”

“请讲。”

候翟冷静地吐出四个字:“诛杀鬼师!”

!!!

听到候翟所言,缙云一脸震惊地看向他,断然拒绝道:“我从未想过击杀巫炤!”

哪怕他做了这些事,哪怕他让所有人的努力都变得可笑!

可是,他是巫炤啊,是他的挚友,是他无论变成什么样都会倾力帮助的人,为什么就会走到这样一个不死不休的结局呢?

他不会的,他绝对不会去杀巫炤!

候翟听到这个回答并未意外,作为巫炤的近侍,他知道缙云和巫炤之间友情深厚,他也从未想过一次就成功说服缙云。

候翟看着缙云,笃定道:“以鬼师现在的情况,他不会仅满足于集泷三邑的人。若鬼师不除,人族不会有安定的一日。若您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联系我,我会尽力帮助您。”

候翟给缙云留下巫之堂特有的传信密令,向他施礼后离开。

缙云捏着手中的密令,久久伫立在那里。

不会的,巫炤不会那样做的……可是,他真的不会吗?

之后几天,果然如候翟所说的那样,巫炤带着巫之堂余下的人开始四处屠杀,无论人魔,都不留活口。很多小部族,他们在魔族的肆虐下逃了出来,满怀着希望地看到人族前来救援,最终却死在了巫炤的手里……

缙云再也没有办法自欺欺人,巫炤盛怒之下已然失去了理智。果真如候翟所说的“巫炤不除,人族难定”!

姬轩辕很快也知道了这些事情,他知道巫炤和缙云是很好的朋友,想给缙云足够多的时间做出决定,但是被巫炤屠杀的人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等待,而且以巫炤的强大除却缙云他想不出还有何人可以解决……

先是辰瑶,后是巫炤……终究……他还是要做个恶人……

对于巫之堂屠杀人族一事,姬轩辕召缙云前来相商:“对于巫炤,你心中可有成算……”

缙云沉默良久。

姬轩辕道:“如果你不能做出决断,那这件事便交由我处理。”

缙云冷静道:“不必,巫炤的手段,你我都清楚。轩辕丘除却我,怕是只有你亲自出手才能诛杀他。”

说到“诛杀”二字,缙云不免有些痛苦。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巫炤交由我解决,只是现如今巫炤行踪飘忽……我需要饕餮部全部战士的性命做饵……”

姬轩辕答应道:“若能诛杀巫炤,饕餮部的战士任你差遣!”

缙云离去前,顿住了脚步,最后对姬轩辕说道:“如果……此去再无归途,请将我葬在白梦泽,阿瑶,在那里……”

姬轩辕看着缙云的背影,郑重应道:“好!”

之后,缙云去婆烨剑炉拿回了二次铸造的太岁。

太岁,在西陵城灭后就被他送到婆烨那里重新锻造,注入辟邪之力。那时,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有如此举动,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要用在这里……

只是,时间太紧,太岁终究没有重铸完成……

就像他和巫炤,终有遗憾……

厢越山,司危快意地将匕首从最后一个旸部人的胸口抽出,对巫炤道:“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巫炤并没有回答,他静静地对着司危:“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能自己好好地活下去吗?”

司危惊到,有些惶急地来到巫炤身边:“你在说什么?巫炤是西陵最强大的鬼师啊,你怎么会死呢?”

“先回答我的问题。”

看到巫炤严肃的神情,司危道:“不会。如果巫炤也走了,那我不会再活下去了。这个世界上我再也没有亲人……”

巫炤叹了口气,摸摸司危的头顶:“我就知道会这样……”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药瓶递给司危:“那就吃下去吧。”

司危毫不犹豫地打开瓶盖,仰头将其中的药液喝下。

巫炤有些无奈道:“你也不先问问是什么,就这样喝了?”

司危满怀信任地看着巫炤:“只要是巫炤给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吃下去的。所以,巫炤,你不要离开我……”

巫炤笑笑道:“这是苏生之术的药引,我之前也已经服下。如果身死,配合半魂莲和养魂地,或许将来某一天还有复苏的可能。只是苏生的代价……我本来并未准备带上你一起……”

司危道:“苏生之术……巫炤……你是担心缙云?你怕他会杀了我们?他怎么敢?”

巫炤淡淡地看向远方:“不是担心,是一定。以缙云的性格,绝不会看着我这般肆意下去。最后一战就快到了……”

只是,没有看到人族灭亡,他怎么甘心就这么死去……哪怕将来醒来的只是一个名为巫炤的嗜血怪物,他,也要亲眼看到人族的结局!

司危静静地依偎在巫炤身边:“巫炤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之后,缙云用饕餮部全部战士的性命为饵设下埋伏,并利用密令与候翟里应外合,引诱巫炤出现。

巫炤对于跟着缙云驰援集泷而没有前去西陵的饕餮部战士有着满腔的仇恨,果然中了缙云的埋伏。

看到缙云身披战甲从密林中出现,巫炤有一种尘埃落定的宿命之感。

今日之战,他与缙云终将不死不休。他死,人族之危暂解;缙云死,世上除姬轩辕之外再无人能够阻止他!

身后巫之堂残部在饕餮部战士自杀式的袭击中伤亡惨重,他挥手示意剩下的人按兵不动。缙云见状,也挥退了饕餮部。司危在一边有些焦躁地看着两方对峙,却碍于巫炤的命令没有妄动。

巫炤冷淡笑道:“我看过你很多次披甲挥剑的样子,却从没想到过有一天,这太岁剑竟然会对准我……”

缙云的声音从面具后传出:“我也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巫炤,你不能收手吗?”

虽然知道是徒然,缙云还是想做最后的努力。

巫炤冷言道:“不可能了,自西陵灭亡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不再是同一条路上了。我曾经说过,此生除去生死不会再与你相见。今日你既然出现在我面前,那就是有所决定了。出手吧,让我看看鬼神皆斩的有熊战神是何等的风姿!”

“巫炤……”缙云缓缓从身后抽出太岁,剑锋指向巫炤,巫炤也掏出骨笛迎战。

昔日最亲密的战友和伙伴,今日站在对立的两边,剑拔弩张。

缙云闭了闭眼睛,不再犹豫,剑势锋起,直逼巫炤面门。巫炤以笛御战,不落下风。两人你来我往之间并不容情。

作为朋友,互相扶持;作为对手,全力以赴。这一生能遇上这样一个人是他们幸事,如果不是西陵,他们本该一生惺惺相惜。只可惜,天意弄人,终是遗憾……

巫炤半跪在地上,口中鲜血涌出,染红了衣襟。缙云背对着他勉力站着,握着太岁的手有些颤抖。

巫炤笑道:“有熊战神果然名不虚传,我输了……”

“巫炤!”见到巫炤落败,司危忍不住悲呼出声,想要冲上前来,却被身边的巫之堂部众拉住。

巫炤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司危强忍悲意停止了挣扎,但是心中已经存了必死之意。

如果巫炤死了,这天地之大也再没有她留恋的东西了……

巫炤看着沉重走到面前的缙云,忍不住问道:“你,是否有过后悔?”

他没有等到缙云的回答又自顾自地接了下去:“想来是没有的吧,你做事情从来不会后悔的,呵……”

巫炤感受到体内的热量渐渐散失开去,再也支撑不住半跪的身体。他仰面躺在地上,看着天空带着一丝恶意道:“真好奇……辰瑶死前在……想什么呢?”

缙云摘下面具,半跪到巫炤面前,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但却说不出任何话。

巫炤艰难地将脸转向缙云的方向,“你就这么痛苦下去吧……永远……痛苦……”

看到巫炤再也没有了声息,司危轻笑一声,匕首横卧颈间,毫不犹豫地一刀划下,妖异的血花在空中飞溅。

巫炤,等我!

“司危大人!”巫之堂的人阻止不及,惊呼出声。

缙云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反应略慢了一拍,等他顺着声音看过去时,司危已经重重地跌落到地上。

他徒劳地伸出手,又无力地垂下。

候翟走上前来,探查了巫炤的气息,确定了他死亡的事实。

候翟平静地对缙云道:“缙云大人,鬼师已经伏诛。但是巫之堂秘术诡谲,稳妥起见,还是施以斩首。”

缙云深吸口气道:“你是要我亲手斩下巫炤的头颅吗?”

候翟应道:“若您无法下手,我可以代劳。”

“不用了!我亲自动手!”缙云拔出插在身侧的太岁直起身来,对准巫炤的脖颈一剑挥下,顿时尸首分离,再不复合!

缙云有些忍耐地问道:“如此,可以了吗?”

候翟拱手后退:“缙云大人高义。”

最后,巫炤的尸体被巫之堂的残部带走了,连带着司危一起。

虽然,巫炤的做法并没有得到巫之堂内所有人的认同,但是人死灯灭,他终归是西陵最出色的鬼师,是西陵人最后的信仰。死去之后应该要按照鬼师该有的规格归葬,对于这点,就连候翟也没有办法反驳。

缙云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巫之堂带着巫炤的尸体离开,脑中回想着巫炤死前的话。

看着在意的人一个一个离去,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阿瑶,她要是恨他,那也是应该的,因为他也恨自己……骄傲一生,却这般无力……

他应该是要一直痛苦下去的,但是以他的身体只怕是痛苦不了多久了……

饕餮部战士担心地看着缙云,道:“大人,请保重身体。鬼师既已诛杀。我们是不是要回轩辕丘了?”

缙云淡淡回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还会有什么事情呢?饕餮部战士欲言又止,看着缙云的神情,终是没有多话。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9jDIAyfMDA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