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英语老师的鞋子下 林曼曼熊德刚免费阅读

唐佳芙咬了咬嘴唇,道:“东西是掌门给弟子的,弟子要还给您,需要得到掌门的同意。”

“东西是我的,你拿了我的东西,就该偿还。”郑婴婴慢条斯理的喝着药,不时抬起眼睛,懒洋洋的看唐佳芙一下,“一点都不能少哦,东西若少了半分,我就把你卖了抵偿。”

她说话的语气虽然含着笑,却让唐佳芙不寒而栗。

唐佳芙毫不怀疑,郑婴婴真的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时,付此生和突然赶来的九夜阁阁主也一起过来了。

唐佳芙来之前,特意让弟子把付此生也引到这里来,为的便是激怒郑婴婴,让郑婴婴出手打自己。

结果,郑婴婴却没有动手,反倒将她给讽刺了一番。

看到付此生突然过来,郑婴婴放下了手中的药碗:“掌门师兄。”

唐佳芙垂手站在了一旁:“师父。”

“佳芙,你怎么也来了这里?”付此生皱眉,他知道唐佳芙行事作风,担心唐佳芙把两人的事情告诉郑婴婴。

唐佳芙道:“我……我只是来看看师父。”

“我出事不到两个月,你就转拜在了掌门师兄的门下,那便是掌门师兄的徒弟,不是我的徒弟。”郑婴婴道,“以后就称呼我为七长老吧。”

付此生略带责备的看了唐佳芙一眼。

九夜阁阁主干笑了一声:“贵派风气真特殊,得知师父不幸,还能飞速认另一个为父的。”

霎时,唐佳芙的脸红透了。

付此生道:“师妹,既然你回来了,佳芙还是你的徒弟。”

“不必了,恰好我也不想要天资这么差的徒弟,”

郑婴婴的嘴,杀人的利器,她不阴不阳的道,

“当初佳芙在垃圾堆里捡东西吃,是个可怜的乞儿,我看她可怜,她缠着我不放,才带回了雾山派,大师兄既然想教她,就让她在你门下吧。正好,我也收了一个新的徒弟。”

唐佳芙最不能忍受别人提起她的出身,听到了郑婴婴奚落自己,她顿时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你收了一个新的徒弟?”

郑婴婴笑了笑,“是啊,天资聪颖,可惜身上受了一点伤,在我的小天地里养伤。”

听了郑婴婴的话,唐佳芙心底更加难受了。

她居然又收了一个新的徒弟,而且接着这个徒弟来贬低自己。

付此生听见郑婴婴这么折损唐佳芙,下意识的,他也要维护一下唐佳芙:“不知小师妹新收的徒弟究竟如何,入雾山派需要一定条件,改天还是测一下才行。”

郑婴婴淡淡一笑:“这个自然。”

她态度疏冷,并没有放任何心思在付此生的身上,看着这样的小师妹,付此生心口一痛。

明明小师妹是天底下最在乎他的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她就不在乎了?

郑婴婴沉吟片刻,又道:“大师兄对唐佳芙,果真非同一般啊。”

付此生道:“小师妹,我……”

付此生本来想要解释,想要告诉郑婴婴,他并非朝秦暮楚之人,可话到嘴边,看到郑婴婴苍白可怜的容颜,付此生又说不出口了。

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确实是他的错,是他想左拥右抱。

郑婴婴用手帕擦了擦唇,轻轻抬了眼睛:“我的伤势已无大碍,大师兄,阁主,劳你们关心,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付此生犹豫了一下,离开了。

等人离开之后,郑婴婴重新躺回了床上:“小雪兔,你那边有没有进展?”

小雪兔摇了摇头。

郑婴婴戳了戳小雪兔的鼻子:“你怎么了?”

小雪兔没怎么,只是被吓到了。

它心里清楚,虽然胤尊在小天地内,但他修为高深,开了天眼,能够看到和听到小天地外的一切。

小雪兔软弱成了一团:“吃多了,肚子难受。”

“送你去小天地里泡仙泉?”

“不不不……”小雪兔瞬间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它钻进了郑婴婴怀里。

虽然郑婴婴这个女人有时脾气差了点,鬼畜了点,心计深了点,但待它还是不错的。

小雪兔想起小天地里那位做过的事情……顿时浑身发麻:“我……我在被子里睡一觉就好了。”

郑婴婴睡了一觉,醒来后是第二天早上了,她再次进入了小天地。

她还要查看一下胤尊的状况。

胤尊绝大概率是郑婴婴离开这个世界的线索,她不能放弃这个人。

胤尊仍旧在仙泉之上打坐,他双眸合上,上半张脸被繁复精致的黑色兽纹面具覆盖,下颌线条清晰深刻,薄唇性感,华贵衣袍下摆无风自动。

郑婴婴倒是好奇,这张面具下的容颜,会有多么诱人。

胤尊道:“你来了。”

郑婴婴道:“想了一晚上,有没有想清楚,要不要我给你疗伤?仅靠自愈,你应该很难吧?”

胤尊沉默了一下,笼罩着他的结界瞬间消失。

他一言不发,此举却是默许了郑婴婴为他把脉诊治。

郑婴婴挑了挑眉。

这个男人,还挺闷骚。

她握住了胤尊的手腕,把脉之后,郑婴婴皱眉,突然抬掌重击胤尊的胸口。

这个男人的身体强悍无比,她的手掌被震得隐隐作痛。

郑婴婴把脉后,虽不知他的境界,却能知道他如今功体不全,顶多两分功体。

不到两分功体却能对抗七名化神期以上的高手和一名大乘期以上高手,胤尊的实力当真深不可测,郑婴婴都怀疑这人成仙了。

眼下,她这一掌使了十分的力气,胤尊却连闷哼都没有发出,唇角只溢出了一丝血迹。

郑婴婴毫不怀疑,只要他想,抬手之间就可以将她给杀掉。

“你的身体,当真厉害了……”郑婴婴修长的手指抚摸上了胤尊的下巴,他仍旧面无表情的端坐在泉水上空,没有一丝表示。

似乎全然不把郑婴婴媚气的声音放在心上。

郑婴婴的指尖沾了一点他的血,暗红色,略微带着点点金闪。

这个人的体质,倒是比郑滢滢生来就流淌着仙血的身体还要稀有。

“神皇体,你一出生便结丹了吧?”郑婴婴道,“正常情况下,你的血液颜色应该是赤中带金,如今成了暗红色,中了毒招或者毒药。能毒到你的,天底下也就几种,让我猜猜……看你的症状,是中了绮星掌?伤你的人,要么已经飞升了,要么快要飞升了。”

胤尊“嗯”了一声。

“倒是罕见。”郑婴婴道,“这种阴毒的邪功,几百年没有人练了,你是怎么中这种毒的?”

胤尊不怒自威,寡言少语,哪怕问他,他也懒得回答。

绮星掌罕见,但解法并不罕见,郑婴婴便知道一种解法。

这种解法是以天香丸为引,以元婴以上未破过身的修士心口血为药,喂血七七四十九天。

天香丸是这个世界中一种特有的异兽的内丹,异兽唤做天香,天香数十年前就被屠杀殆尽,所以天香丸也极为罕见,只有拍卖场才会有,郑婴婴手中并没有。

她想了想道:“今晚我带你去一下拍卖场碰碰运气,若有人出天香丸,我就能帮你解毒了。”

胤尊一双美丽深邃的异瞳看向了郑婴婴:“为什么要帮我?”

“自然看你厉害,有利用价值,想要利用你。”郑婴婴道,“等你治好伤,一定要记得我的大恩大德,能杀人的话,帮我杀点人,如果不想杀人,就以身相许吧。”

“以身相许?”

郑婴婴勾了胤尊的下巴:“看你下半张脸,长得真好看。但凡我好色一点,肯定就不想其他的,只想要你的身体。”

胤尊把郑婴婴的手指给推开:“这个不可。”

他所修功法,要恪守元阳,不能纵欲。一旦纵欲,心境会改变,恐怕修行会有阻碍。

郑婴婴看他一脸淡漠寡欲的模样,突然就起了玩心,在他呵气如兰:“想不到啊,看你修为深厚,只当你是活了几百年的老人,没想到,比我这个不足百岁的后辈还要纯情。”

不足百岁……

胤尊年少便成仙,如今不知活了多少个百岁。对他而言,郑婴婴才是后后后辈。

她身上香气幽幽,是一种很柔媚的女人香,经久不散,说不出的诱人。

胤尊呼吸一滞,掐住了郑婴婴的腰,让她远离:“休得无礼。”

他的手掌很大,人也很高,虽然比不上动辄三米四米高的魔类,可是,和郑婴婴这种娇小玲珑的妹子相比,他给人的压迫感还是很深。

她的腰,盈盈不足一握,纤软绵绵。

郑婴婴骨头都要被他掐碎了:“松……松松手!”

胤尊冷淡松手。

郑婴婴揉着自己的腰,转身离开了小天地。

胤尊双眸合上,纤长的眼睫毛覆盖了幽深的异色瞳孔。

耳朵却莫名红了。

“无趣的男人!”郑婴婴不满的道,见到小雪兔后,她摸着小雪兔的毛,“是我太久没有见过好看的男人了么?怎么一见到他,我就忍不住想调戏他?”

小雪兔的耳朵抖了抖。

它心里知道,郑婴婴不是太久没有见到好看的男人了,而是太久没有见到她的男人了。

再好看的男人,也好看不过郑婴婴自身的外表,她并不是喜好男色的女人。

唯独见到一个人例外。

只有见到她的君王,她的身体,才会本能的做出选择。

哪怕她早已经失去了记忆。那些同床共枕的日日夜夜,那些打在身体与灵魂深处的印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郑婴婴,这是与她最亲近也最契合的男人。

不过,郑婴婴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她对小雪兔道:“我今晚要去一下附近的拍卖场,看看哪里有卖天香丸的。”

小雪兔道:“你让门派里的弟子给你打探一下消息,这样节省时间。”

郑婴婴找了一名弟子,让他去打探今晚哪家拍卖场会有天香丸,天香丸时常在拍卖场流通,只要运气不差,附近总有一家拍卖场会有。

她的运气也不错,弟子很快来回复郑婴婴,三百里外的流云镇,晚上会拍卖天香丸。

郑婴婴趁着天未黑,时间还早,就赶往了流云镇。

她一离开,唐佳芙那边也得到了消息。

反正唐佳芙铁了心决定不把郑婴婴的钱财归还,她全部都花了,就不信,到时候郑婴婴还能真把她给卖了。

唐佳芙也缠上了付此生:“师父,郑滢滢去了拍卖场,我也想去拍卖场买东西。”

付此生有些不耐烦:“你花的都是郑滢滢的钱,花光了,你怎么还?”

“我不还她,她难道还能把我给杀了?”唐佳芙十分委屈,“你是不是又喜欢上她了,怎么她一回来,你就对我不好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9jDRI0sMD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