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西顾勾y有妇之夫67 宝贝你的奶好大我想吃免费

她十岁时,她对他说,我们要一起入学青学,你带领男子网球部,我带领女子网球部,打进全国大赛!他被她的纯真打动。

他十五岁时,他对她说,完成最初的约定后,我们一起去德国,踏上成为职业选手之路。

他们始终被无法完成的约定牵绊,因为这些约定,他们一直都记得。

-----------------------------------

明天就可以带着语璃回到德国,手冢深呼吸,幸福来的太快,他需要慢慢适应。整理行装,有许多行李都是他不知道的,他每次出国都是优美为他整理好。

一件件衣服整齐叠在衣柜中,手冢才发现优美给他买过很多衣服、运动装,可是她自己只是在德国选一些便宜的衣服。

行囊的底层,一台录影机安静的躺在那里,被冷落多时,那是优美最喜欢的东西,手冢有点疑惑优美竟然把最宝贝的东西丢下了。

按动开关,手冢从不大的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响。只是背影而已,但能看出来自己在看书。

“国光又在看书了,不要打扰他了,今晚给他做什么补充体力呢?”是优美刻意压抑住的声音,手冢却从来不知道,当他专心看书的时候优美最喜欢偷偷给他摄影,她想留下他们短暂相处的时间,即使手冢在忙自己的事情。

几秒钟后,切换到了另一个场景,录影机被放在了很高的地方,足以拍摄他们两个人。

“国光,今晚要去看电影的,不要忘了哦。”优美满怀期待,还特意穿了一身好看的裙子。

“电影?对不起优美,我忘记了,今晚我答应了教练去教馆指导几个孩子。”手冢僵硬的脸上现出一丝愧疚。

“没关系,快去吧,我们随时都可以看的嘛。”优美不生气反而笑得很灿烂,对于她的支持,手冢一直都很感动。

手冢关门离开,优美的笑脸也立刻枯萎,没有言语什么,只是满面失望的把录影机拿下,可以对着它说:“国光很忙的,我要理解他,国光才会开心,好了,笑一下吧!”

优美收录在录影机里的点滴组成了零星的回忆,让手冢最为优美难过的是,她对录影机独自感叹,能和国光在阳台喝杯咖啡她就很满足了。但是这么简单的愿望,手冢都没有让它实现过。

只是一刹那,手冢对多日来难以释怀的心情有些懵懂,他和语璃是为了坚守了十几年的约定而相爱,这不是说他们的爱经不起考验。

时间不晚,语璃独自来到她和手冢经常散步的幽静小路,在夜色中,小路显得模糊不清,只能靠远处映射的光积点可怜的光明。

明天就要离开东京,再回来的感觉肯定有所不同。六年前她那样盼望和手冢共赴德国完成职业选手的梦想,现在的她却不知被什么牵绊,无法解脱,不想离开。

“语璃……”

沙哑却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语璃诧异的望着那张温柔的脸,冰冷没有多余表情的他似乎也在彷徨。

“国光,你也在这里?”突然起来的陌生感,因为不能让手冢知道她现在的心情。

“明天就要离开东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手冢少有的感叹,他的心情和语璃一样混乱。

“国光你心情不好呢,怎么不告诉我自己跑到这里了。”语璃有点小失望,手冢在这个时候不能首先想到她吗?

“我不希望把自己的不快乐带给你,就像你不希望把不快乐带给我一样。这样是为了对方想的多一点,可是对我们而言,这样真的好吗?”手冢很少深入思考爱情真谛之类的东西,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语璃。

“也许并不好吧,默契和信任对于爱情是很重要的。可是,很多话我可以对精市哥哥说,却没办法对国光说。”语璃第一次把不敢对手冢说的话说出来,她以为会很难,没想到说完后却很轻松。

“早点知道存在的问题是幸运的,我们有时间慢慢改。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手冢只知道,没有优美他等于没有了清水,可是失去语璃他就等于离开了空气,再也无法呼吸。

“国光,等等。”语璃沉默了许久后伸手拉住要转身离开的手冢。“我不能和你去德国,不能和你在一起。”语璃两行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手冢像是有预感会发生这种结果,没有问任何问题,而是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我不能把精市哥哥丢下,他不只是在你失去记忆的六年里陪着我、安慰我,从我认识他开始,精市哥哥就默默守在我身边,悄悄带给我幸福和快乐,他的付出和努力我不能视而不见。你知道吗,看见精市哥哥我就会想到优美,她在你身边四年,无所求的为你做好一切,我们却因为那些任性的约定放弃了他们。我们怎么能只想着自己幸福,让他们用时间疗伤呢?国光,回到优美身边好吗,我们要珍惜对我们最好的人。”如果可以,她不会放手,如果没有那么多阻力,她不会动摇,如果没有伤害到别人,她会和手冢厮守一生。

“我明白你的想法了。你的选择,我会尊重,但是你要记住,你龙泽语璃是我手冢国光今生的最爱,永远不变。”最后一次将语璃拥入怀中,看到优美,手冢明白了幸村,他们都为最爱人的幸福甘愿付出。

从十岁到二十岁,相约了十年的爱到此为止,有人说真爱的保质期只有一年半,真爱会渐渐变成一种责任和习惯。他们习惯了想念,责任是完成约定。

实业家的后代,命中注定要被家族牵扯。自由对于语璃而言是奢侈的代名词,她始终在追寻自由,最后却因为自由把自己束缚的更紧。她以为在爱情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但是爱情却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从梦中醒来,她该面对自己的生活。

迹部财团宴会厅中,商界知名、不知名者带着同伴汇集在此,这次的party不只是庆祝幸村精市从美国带回来的成果,也是为了见证一对新人的幸福。

“语璃应该和手冢到机场了,你现在去追还来得及。”迹部在幸村耳边提示说,整个上午幸村都在强颜欢笑,面对这么大的创伤还能若无其事。

“语璃有自己的选择和幸福,这里我一人收场就够。”她终于长大了,不再依靠精市哥哥而是和她心中的王子一起生活,幸村微微一笑,祝她幸福。

说是表彰大会更合适吧,台上的主持人把幸村夸得天花乱坠,台下众人一副钦佩不得了的样子,大赞幸村家继承人。

只是幸村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他在习惯性的向大家微笑,心里牵挂的只有语璃而已。

“大家都在等待我的婚讯吧。的确,今天是要宣布的。不过,我要求爱的人,她不会来了,谢谢大家对我的期待,我却让大家失望了。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我的歉意。”幸村不想面对眼前的闪光灯和众人的询问,在人群中缓缓向前走去。

“精市哥哥,你都不说要向谁求婚,怎么知道不成功呢?”

有些混乱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幸村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人,这真的是语璃吗?微启嘴唇,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精市哥哥,你不认识我了。”众人为语璃开辟出一条道路,让她走到幸村面前。“精市哥哥要向谁求婚呢?”笑容如明丽的百合,片片花瓣纯白无暇。

幸村恍然清醒,单膝跪下,迎着语璃纤细的手,标准的西式求婚。“龙泽小姐,请你嫁给我。”拿出精心准备的戒指,柔缓的为语璃戴上,她没有试过,却合适。幸村激动的握住她的手,抬头看见她羞涩的红着脸,抿着嘴点点头。

“语璃,你答应了,太好了!!”幸村起身将语璃拥入怀里,围住他们的众人目睹了一对有情人在一起,不约而同的鼓掌为他们祝福。

沉浸在幸福中的幸村这才发现现场的人太多,他想要他们二人世界,拉着语璃向外跑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语璃扯着裙子小步向前跑去。

“去了就知道了。”幸村终于找到一处没人的平台,月光照耀下像是笼罩一层轻纱,甚是浪漫。

“你不是和手冢去德国吗?”

“我放不下精市哥哥。”语璃不好意思的笑笑,原来在爱情面前,精市哥哥也像个孩子一样可爱。

“语璃,你不后悔吗?”幸村还是不敢相信既成的事实。

“精市哥哥会后悔吗?”

“当然不会,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希望。”

“那么,现在这也是我最大的希望。”月亮的光辉映射在她的脸上,双目清澈怡人。

二十年,幸村第一次因为一句话而感动,他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上语璃的红唇,搂住她瘦弱的腰,感到怀中的语璃微微颤抖,随后她纤细的胳膊搭在幸村的肩上。

几分钟后,幸村离开语璃的唇,如水的紫眸神情的盯着她。“不开心吗?”

“让你这样轻易就得到我的初吻,当然不开心了。”语璃撅着小嘴,刻意看着一边不看幸村。

“初吻??我……语璃……”幸村没想到语璃和手冢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过亲密接触,幸福感一股脑拥入心中,他拥紧语璃,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我不想去你家吃饭,放开……”莹璃稍带愤怒的声音惊扰了他们,幸村拉着语璃的手寻找过去,看到莹璃正甩开江崎的手。

“莹璃,我们交往这么久,你也应该去见见我父母了。”江崎很无奈,不见平日的耐心和细心。

“莹璃,你们怎么了?”语璃走上前,莹璃委屈的扑在语璃怀里。

“姐姐……”

“去找你的幸福吧,错过不二你会遗憾永远的。”

莹璃鼓起勇气从语璃怀里起身,对江崎龙源坚定说“我们结束了”,便迫不及待跑上车,她在呼唤着不二要等她,这一刻,她只想见到不二周助而已。

从东京出发时是早晨,飞到柏林仍然是早晨。手冢打开公寓的大门,一股熟悉的烤黄秋鱼的味道飘进鼻子里。

闻声后,优美警觉的从厨房跑出来。手冢一怔,这些日子,她瘦了,黑眼圈似乎更浓重。

“优美,我回家了。”手冢放下行李,露出一丝和暖的笑。

“国光,欢迎回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jjhJ1JNjJ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