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建军与小玲TxT 一开始就干了阮星竹

开完会后直到晚上,鲤伴等到山吹醒来后,就准备开始行动。

走到门口的时候,首无和青田坊已经守在那里了。

“二代目出去的话我们也要跟着去。”

“这次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某扉:这的的确确是漫画原话……噗……)

“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不!我不相信你!戴上项圈!”(……)

“等等,玉藻小姐哪里去了?”

“喂,首无,青田坊,你们再不走我可走了啊——”

“走走走,快跟上!”

『深川 』

熙攘的小街上挤满了人,首无和青田坊被两侧的女子们颇为热情的邀请着,一时脱不开身,鲤伴又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此刻,鲤伴不知到了哪个施工地(某扉:看起来真的狠像……)荒郊野外,月黑风高,乌云蔽月,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干掉手长足长的就是你吧……”

长风呜咽着,漆黑的夜空中陡然亮出雪亮的爪牙。

“我知道你一直在跟踪我。”

“你的目标是我吧……”

妖刀出鞘,蓄势待发,气氛已是剑拔弩张。

“故意单独行动的吗……你以为是你将我引出来的吗,奴良鲤伴。”

男子迎风而立,一身漆黑与浓浓的夜色完美的契合在一起,翩长的乌丝在空中翻飞,双勾爪散发着森森寒光,额前两只怪异的角分外显眼。巨大的圆月悬在他的身后,却仍然看不清他的面容,自鼻以下完全被面罩遮住。

“你是什么人?”

“百物语〈黑田坊之怪〉。小僧来取你的性命了。”

黑田坊的速度出奇的快,眨眼间利爪就只逼面门,鲤伴立即挥刀相迎,却只能堪堪接住一招,随即避开,几缕发丝却顿时寸断。

鲤伴脸色沉了下来,已然是一副认真的样子。却见来人猛然发力,脚下的木柱根根断裂,以雷霆之势急速冲来!

兵器碰撞的声音连响,激战中的二人速度快到只见光影闪烁。

突然的,黑田坊陡然跃起,竟从袖间甩出一条长长的锁链,捆上鲤伴持刀的右手!

“可恶……”

“极乐•往生”

巨长的链刀甩出,带着空气撕裂的声音袭来!

巨刃猛然劈下,鲤伴却化作烟雾,登时四分五裂,又化作无物。

“真是可惜,你所看到的是幻影。那就是,我的明镜止水。”

突然出现的鲤伴向着敌人要害果断挥刀,却还是慢了一步。黑田坊在撞击中飞向半空,鲤伴抓准这一瞬间的空隙,紧随而上。

就在即将得手的一瞬,黑田坊举起右手,数只枪支猛地由袍间刺出,鲤伴在半空中盯着无数黑漆漆的枪口愣了半秒,随即转身就逃!

巨大的轰响紧接着炸开,漆黑的夜空顿时被火光撕破!

“哦哇啊啊啊——”

“喂喂……不带这样的啊?!”

鲤伴狼狈的落地,急速跳到一堆木柱后藏身,衣服却已残破不堪。

“可恶,那家伙到底是什么啊……到底拿着多少武器啊?”

“很可惜,你是无法躲过小僧的暗器黑演舞的。”

“面对永无止尽的刀刃……你能撑到何时呢?”

鲤伴眉头紧锁,嘀嘀咕咕,果断的扯去破碎拖累的衣摆,用衣巾包扎好右手。

“正是厉害啊……黑田坊到底是什么妖怪啊?我很有兴趣。”

“小僧不知道自己为何人……”

“由某位大人所造,将妨碍那位大人的都干掉。”

“小僧只是个暗杀者……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存在的理由……!!”

“这样啊。”

鲤伴将弥弥切丸搁在肩上,忽然笑了。

“那可真是无聊的额妖怪啊,杀掉也没关系吧。”

话音还未散尽,男子的身形已经动了。左肋一刀,面门劈下,刀柄在手中灵活的转了一圈,直向黑田坊的脖颈砍去!

连连败退之下,只有半跪着用双手才能接住这一击!

气氛……突然变了。

由此可以看出鲤伴的实力丝毫不次于敌人,直逼到黑田坊亮出所有武器,也没再伤到分毫。

最后一击,黑田坊倒地不起,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陷入了昏迷。

“嗖——”

修行杖猛地刺出,鲤伴本已让开,却在回首间忽然顿在原地,小指迅速勾起刀鞘口的小柄扬手向黑田坊身后掷去,修行杖却已逼至面前,险些正中鲤伴的喉头!

“喂喂,你这家伙……还想打吗?!”

“小……小僧……必须……必须……把你杀了……!!”

“放弃吧!无论你有多强,都没有胜算!”

“我所背负的东西和你所背负的可不再一个层次上啊,你那所谓的存在理由不过是些个无聊透顶的垃圾。”

“哈……那你又有什么啊……?!”

“喂,你以为这江户……是谁的东西啊。”

黑田坊身后不远处一棵枝叶繁密的树上,隐约藏着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却恰巧借着月光和树叶将一身亮眼的白完全遮蔽了去,她看着鲤伴啰哩啰嗦的企图把黑田坊骗进奴良组,不禁轻笑一声,悄悄收起刚刚接到的小柄。(某扉:这丫头怎么老藏树上?小莳:还不是你的设定!)

“奴良鲤伴……”

一群手佩勾爪的黑衣人陡然出现,急速向鲤伴袭来!

“就麻烦你,死在这里吧。”

鲤伴被这群人紧紧包围着,一时招架不及,不得已跃向空中,转身逃去。

突然间,鲤伴的身后猛然现出一个黑影!

急忙挥刀砍去,紧接而来的敌人却已捉住他的身影!

一刀封喉,鲤伴不及呜咽一声已直直坠入身后的幽湖。

“解决掉了吗?”

“立刻向山本大人报告,留一部分人在此待机,其他人就都回去吧。”

几道黑影陆续奔走,这处顷刻空无一人。

就在敌人都认为鲤伴已死,而消息也已上报给百物语组的头领山本的时候,两人却在那幽湖里闲散的游着。

“鲤伴,你不杀那小子,今后定是你消灭百物语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小莳很是老成的说道。

“我看人是不会错的,我自有办法让他真心加入我的百鬼夜行。你不禁我同意随意处置我的部下,该当何罪啊?”

小莳不满的把弥弥切丸上的小柄塞回鲤伴手里,

“哼。你把他打趴了就能掉以轻心了?那么好的机会人家就用来偷袭你了,我那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让你救他了?”

“呵……”鲤伴抽了抽嘴角,扯开话题,“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来的路上刚巧碰上那群〈刺客之怪〉,没办法只好放了个迷阵,那伙人竟然半天出不来,我只好露个破绽假装让他们干掉我再继续赶路。”

鲤伴自然知道她所说的“迷阵”是什么,装模作样的晃晃脑袋叹了口气,

“连你实力的两成都没摸清楚,也难怪这么轻易相信我的假死。”

“山本手下也不乏黑田坊这样的人才,要小心。时间紧迫,事情已经办好了,我先带你去河童那儿再说。”

“好。”

早在骚动之前鲤伴就已察觉了百物语组的存在,并在各处明着暗着查出了不少东西,又托身份一直较隐秘,实力绝对足以保全自身的小莳专门帮他查查百物语组,今日本想借黑田坊引出他身后的人,无奈事态有变,只好借假死隐蔽一段时间,而小莳之前就是为他去留后路的。做好最后调查的收尾确认工作,待一切准备就绪,便是大动乱开始之时。

这江户,就要变天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kmlhodNm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