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娟儿的幸福生活20 德国人与动人物x x

殇无泪虽然为冰锋运功疗伤了,但冰锋依然处于昏迷状态,于是殇无泪让清弦背着冰锋回王府。

到了沐王府门口,殇无泪站住了,再次看到沐王府的牌匾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如果当初真的是自己弄错了仇人,他该如何面对沐睿德?

“怎么不走了?”铭心疑惑的看着殇无泪。

殇无泪回以微笑:“没什么,走吧。”

“清弦,你先把冰锋送回他自己房间吧。”铭心交待完清弦转头看向殇无泪:“如果你想留在王府里就得去见我父王,必须征得他同意才可以。”

殇无泪淡淡一笑:“好,你带我去见他吧。”

铭心带着殇无泪来到沐睿德房间,沐睿德上前担心的看着铭心:“心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都怪父王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父王放心,心儿没事,多亏了无泪救了我。”铭心把殇无泪拉到沐睿德面前。

虽然殇无泪戴了面具,但沐睿德对他的样子可是铭记于心呢,沐睿德故意之走铭心:“心儿,这瓶药可以帮助冰锋恢复身体,你给他送去吧。”

铭心拿着药瓶就往冰锋房间跑去,清弦不知去哪了,房间里只有冰锋一个人,铭心看着躺在床上面色发白的冰锋有些心疼,她回想起榕俊棘掐住冰锋脖子时,他那视死如归的表情。铭心想着:他竟然为了救我连命都可以放弃。

铭心打开药瓶倒出一颗药丸想要喂冰锋吃,可是冰锋处于昏迷状态无法进药。无奈之下,铭心将药丸放进自己嘴里,再用嘴把药丸喂给冰锋,那柔软的触觉让冰锋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给自己喂药,冰锋心里一阵悸动,冰锋很想沦陷在这温柔之中,但他的理智战胜了内心的情感。

冰锋推开铭心,他坐起身将嘴里的药丸吐到地上。铭心吃惊的看着冰锋:“你这是做什么?受伤了怎么能不吃药呢?”

“这点伤没事的,不用吃药,公主请回吧。”冰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想的是:一个毒入骨血的将死之人吃了这药也没用。

“锋哥哥,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就算为了心儿也该吃药呀。”铭心又倒出一颗药丸递到冰锋面前,一脸娇羞的说:“你快点养好伤,好向我父王提亲呀。”

冰锋故意装作没听懂:“提亲?”

铭心更加害羞:“既然我们两情相悦,就应该早点把事情定下来呀,至于景刻哥哥那边,我会让父王尽快退婚的。”

“如果冰锋做了什么让公主误会的,冰锋向公主道歉,但冰锋对公主只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意。”冰锋故意疏远铭心。

铭心不可思议的看着冰锋:“不可能!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危险留给自己?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拼死也要救我?”

冰锋突然笑了:“公主还真是好骗,我救你不过是为了向王爷邀功请赏,我伤的越重王爷就会越器重我,公主没发现王爷已经对我信任到言听计从的程度了吗?”

铭心质疑冰锋的话:“你说谎!榕俊棘掐你脖子的时候,如果我和清弦真的走,他一定会要了你的命,如果你命都没了还怎么邀功请赏?而且,如果你真的贪图功名利禄的话,更应该想办法娶我才对。”

冰锋只好再说揪心的话:“傻瓜,我在利用你呀,我知道你向来心软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我那是演苦肉计给你看的。你说的对,我娶了你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既然你这么想嫁给我,不如我娶你做妾如何?”

“你……”铭心伤心的一巴掌甩在冰锋脸上,然后跑出冰锋的房间。

冰锋默默的流下眼泪:心儿,我本想用我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再看看你,但现在看来,是该离开你的时候了,你现在对我用情未深,我死了之后你也不至于太难过。

铭心回到房间趴在床上哭着:“伪君子,小人,从今以后,恩断义绝!”

铭心看见枕边那个精致的盒子,铭心将盒子打开,里面的音乐盒、梳子、玉佩都是她曾经视若珍宝的东西。

铭心拿着文心兰玉佩气冲冲的去找冰锋,冰锋继续用语言刺激铭心:“公主此番前来可是想通了?愿意做妾了?”

铭心把文心兰玉佩狠狠的摔在地上,玉佩碎成两瓣,铭心生气道:“我是来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和我之间就如同此玉佩一样,恩断义绝。”

铭心走了,冰锋蹲下捡起两瓣玉佩将它们从新拼起来,冰锋自言自语:“文心兰?文心兰的花语是隐藏的爱,这是天意吗?我的爱只能隐藏起来。”

冰锋珍惜的把玉佩放进手帕里包好,再把手帕揣进怀里:“心儿,这个就当做你留给我最后的念想吧。”

冰锋准备去找沐睿德辞行,可是走到半路遇到了殇无泪,冰锋向殇无泪作揖:“谢谢你救了我,如果你真的爱心儿,就保护好她,别让她再陷入危险之中了。”

“炽炎毒,天下无解。”殇无泪说到了冰锋的痛处“我很佩服你,竟然可以忍受那么多痛苦还能把爱藏的那么深,我是在帮你疗伤时发现的。我一直以为你不喜好习武,原来你是因为中毒无法习武。”

冰锋淡然一笑:“所以你是在羡慕我吗?我虽然一直承受着疼痛,但我陪在心儿身边十六年,此生足矣。”

殇无泪拍了拍冰锋的肩膀:“你放心吧,沐睿德已经同意我住在这了,我会保护好心儿的,榕俊棘武功虽高,但我的武功也不比他差。还有,你中毒的事,我会替你保密的。”

“冰锋再次谢过,我走了,你去哄哄心儿吧。”冰锋向沐睿德房间走去。

殇无泪来到铭心房间,铭心还在哭泣,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难过,殇无泪像哄小孩子一样哄铭心:“哭的像小花猫似得,再哭就更丑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djxYv0hdTY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