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有毛的逼和没毛的逼 重生文工团娇娇女

花影楼的一切,都在苏玉青接手后发生了改变,这里的一切都有着她的风格。她喜欢红色,是以花影楼的地毯门帘等等装饰物都有红的印记。她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因此,她的床榻柔软且舒适。她是被楚紫遥抱上床榻的。

显然,楚紫遥对于第一次也有着一丝紧张。躺下后一直看着苏玉青,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苏玉青含笑道:“方才还急吼吼的像只讨食的猫,现在怕了么?”

楚紫遥不服气道:“我才不会怕!我在想该从哪里开始。”

她的眼神此刻不再寒冷,温柔而深情。

苏玉青道:“看什么看?我当真便如此好看么?”

楚紫遥道:“好看。世间再没有比师姐更好看的人。”

此等言论,苏玉青不知听过多少,早已免疫。可这样俗套的赞美自楚紫遥嘴里说出,竟然让她生出一丝羞涩来。

楚紫遥笑了一下,长臂一伸,将人揽入怀中。

苏玉青回抱着她,享受着温暖的怀抱。思绪突然飞得很远。此刻这种温情,她以前从未奢望过。如今拥有后,竟然眷念非常,甚至害怕失去。她幽幽叹了口气,闷声道:“你我身份如此悬殊,日后……”

楚紫遥不待她说完便即打断,皱眉道:“我不管此番话因何而起,以后都不准再提。无论你出身如何,我都会义无返顾的和你在一起。至于以后的事,你别担心,只要有我在这世上一天,便没人能分开我们。”

苏玉青暗自叹息,手指描着楚紫遥好看的眉眼,不再说话。以后的事谁会算得到呢?妹妹身为大祭司都算不到自己的未来,何况是她?她觉得未来很遥远,又貌似触手可及。

楚紫遥道:“别乱想,相信我。”

苏玉青之所以会突然生出这些想法,完全是因为翠柳先前的表述。那样的遭遇,似曾相识。她想起很多往事,情绪有些低落。再想到自己的出身与楚紫遥天差地别,莫名的便伤感了起来。可是,如今有了楚紫遥的承诺,她便知道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含笑道:“我自是信你,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楚紫遥拉近些距离,张口便咬住苏玉青的玉颈。

苏玉青吃痛,轻哼一声,也不叫痛。

楚紫遥道:“这是惩罚。”

语罢吻上那娇艳的唇瓣,堵上她欲还口的话语。

事到如今,再扭捏实在有些不解风情。苏玉青不再矜持,主动搂着楚紫遥滚到了床榻里侧。她将自己毫无保留的给了楚紫遥,却没有要了对方的勇气。她有后顾之忧,楚紫遥是自小订了亲的,如若她们真的不能长久,她失身也就算了,没人会责怪她。楚紫遥是未来的一国之主,定然与她不同。一国之主未婚失身,且对象还是个女人,给人知道了,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苏玉青不忍见她独自难受,摸着她的脸,柔声道:“要不我帮你?”

聪明如楚紫遥,自然清楚苏玉青的顾虑,因此并不强求。这种事情强求不来,她想等到日后摆平一切,解除苏玉青心中的顾虑,再将自己交出。

“我要你心甘情愿的要我,而不是有目的性的只为帮我。”

苏玉青搂着她,默然不语。

楚紫遥抚摸着她的发丝,笑道:“别乱想,我等你,我只是你的。”

苏玉青轻嗯了一声:“对不起,给我些时间。”

楚紫遥笑道:“好呀,我等。”

*

一道类似夜枭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突兀异常。

楚紫遥听到声音便轻手轻脚的下床。

苏玉青懒懒的半睁开眼,问道:“去哪里?”

楚紫遥道:“是影卫的暗号,可能有事。”

苏玉青嗯了一声,翻个身继续睡。

楚紫遥道:“师姐,我很快回来。”

苏玉青没有回答。

楚紫遥凑过去亲她一下,随即出了门。

夜里的花影楼是有人把守的,苏玉青有吩咐说不必去管楚紫遥,是以一干属下瞧见楚紫遥大半夜不睡觉在外面晃荡,根本就当作没看到。

楚紫遥出得花影楼,一个戴着云纹面具的黑夜人便如鬼魅般出现在她面前。

楚紫遥道:“什么事?”

影卫道:“君上有信。”

说着递出一封书信。

楚紫遥打开看了,问道:“西边战况如何?”

影卫道:“西晋节节败退,相信不出半年便能攻克。”

楚紫遥微微点头,又问了一些有关父亲的事,得知一切安好便放下心来,说道:“回去禀报父皇,说我这边一切安好,让他专心战事。”

影卫领命而去。

楚紫遥在原地出了会儿神,唤来坤影,吩咐道:“你带十个人立刻前往归凤庄,探查关于归凤庄的一切消息。”

坤影领命而去。

楚紫遥快步回楼,再次回归温暖的被窝。她搂着苏玉青,轻声道:“父亲来信,让我没什么事便不许在江湖上逗留。”

苏玉青窝在楚紫遥怀里,并未转身,问道:“你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楚紫遥道:“师姐对我父亲有兴趣?”

苏玉青道:“我对你父亲能有什么兴趣?我只是想知道菡儿是在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事。”

楚紫遥道:“整个南楚的百姓都很敬仰大祭司,父亲对她亦同样敬重,甚至斥巨资给她盖了一座观星楼。玉菡在南楚过得不会差,你放心好了。”

苏玉青沉吟不语。她做梦都想与妹妹重聚,可那日苏玉菡在昆仑山出现后便没了消息。花影楼耳目遍布三国都查不到,可见苏玉菡的影踪的确悄无声息。

“你们南楚所谓的大祭司都需要做些什么?”

楚紫遥道:“什么叫你们南楚?师姐,你日后是要嫁到南楚的,应该是我们南楚。”

苏玉青终于悠然睁开眼,转身瞪着楚紫遥:“凭什么是我嫁?”

楚紫遥笑道:“我嫁也可以。不过,北魏迟早得归于南楚版图,你还不是南楚的人。”

苏玉青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楚紫遥道:“不管前路如何艰辛,这条路我必须得走下去。为了走这条路,我已做了十几年的准备。”

自懂事起,她便会学很多东西。别的姑娘游春赏花时,她在学帝王心术。别的姑娘人约黄昏后时,她在研究国策。这些失去与付出,必须得到回报她才会甘心。

苏玉青含笑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快说菡儿在南楚都要做些什么!”

楚紫遥道:“自不会做些粗重活儿。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跟玉菡也没见过几次面。听说大祭司最喜欢的便是观星,平日里她也不常走动,只每次祭祀都得她一手包办。”

妹妹的消息,居然由楚紫遥口中得知,苏玉青心中惆怅得很,可听到有关苏玉菡的事迹时,她又觉得很欣慰。

都有妹妹,楚紫遥能体会苏玉青的心情,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此,在这初夜的深夜,二人竟不知疲倦,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许久南楚大祭司苏玉菡。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dkxlJJddT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