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市委一秘刘睿干白冰 仙子欲拒还迎

第11章定名分

默笙背对着何以琛,脸上是不敢相信的震惊,还有些不明的欢喜,“以琛,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轻轻挣脱何以琛的怀抱,转过身来看着他,她还是有着不确定,但无疑此时她的心里是高兴的。

何以琛哪里舍得默笙这样,便是当初在大学时,自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对她就多了许多容忍,不拒绝她出现在自己身边,又何尝不是一种选择呢。

“是真的,都是真的,我在等你,一直都在,只要你回头就能看见。”

赵默笙觉得这一刻自己简直就要开心到升天了,简直比吃了一百颗蜜饯都要甜蜜,光是想一想就是满满的幸福。

她开心的拥抱住何以琛,简直都要转圈圈了。

脑中却突然出现一个画面,大树底下,有一个着白衣的少年在看一个少女,他们对视的眼神中彼此的样子都那样清晰,好像只这一眼,就把对方印到了心里。

她摇了摇脑袋,没在意,抬头看着何以琛,只觉得他哪哪都好,简直就是按着自己最喜欢的模样来长得。

“怎么有这么好的人呢。”没忍住直接说出来了。

何以琛低头看着她,脸上是少见的温柔,“你在说谁呢?”

“当然是你了,你那么好,长得好看,有才华,我眼里心里就你最好了,再没别的了。”她这话说得极为认真,一如当初她举着手说绝对绝对没有跟踪他时的模样,认真中带点调皮。

赵默笙忽又想起了什么,低着头又时不时抬起眼来瞄一眼何以琛,她挺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你什么时候定……定一个名分啊?”

何以琛没听太清楚,疑惑道:“名分?”

他是明白过来了,好笑着道:“赵默笙,你见过哪个女生像你这样的?”他故意这样逗着默笙。

赵默笙不服气了,“怎么就了,我这样……不挺好的吗,再说了名分这种事情本来就很重要啊。”她笑嘻嘻着说道:“再说了,你这么好,我不早点把名分定下来,你要是跑了,我找谁哭去。”

何以琛看着她这一副得意的小模样,彻底是没话了。

不过甜蜜的时间总是来得特别快,赵默笙觉得才过了那么一小会的时间,居然都快天黑了。

她看着何以琛,满脸都是不舍得,“那……我回家了。”她转身走了几步。

何以琛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却见已经走进家门的默笙又快步小跑了回来。

赵默笙拉着何以琛的衣袖,小声问道:“那你明天什么时候来呀?我醒的很早的,真的,你要是来晚了,我会很想你的”

何以琛点了点她的额头,“知道了,快回去吧。”

赵默笙才刚踏进家门,就看见赵老爹带着小脾气的说道:“呵呵,还起得很早的。”他转过头去看着赵夫人,“夫人,你说咱们府里每天太阳晒屁股都不起床的那位是谁呢?”

赵默笙不好意思急忙说道:“我……那个我回房去了,晚饭再叫我。”说着一溜烟的就跑了。

话说何以琛这边,赵府早早便被他施了结界,他便安心回到了他在凡间的住所。

想来,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也够那些人忙活了。

果然,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邝露早早便在此等候了。

邝露看到润玉,便走上前来道:“邝露见过陛下。”

何以琛点头,示意她不必行礼,“怎样,旭凤去见过荼姚了。”他虽是在问,但语气却很是肯定,仿佛料定旭凤会如他所想一般去做。

邝露点头道:“是的,火神仙上已经见过废天后,似乎还在筹谋着什么。”她请罪道“属下无能,一时还查不出他们所谋何事,请陛下恕罪。”

何以琛捏着一只白玉雕刻成的酒杯,半指深的小口酒杯在玉白似的手指中旋转,里面浅浅的酒液如琥珀琼浆。

“不必,他能谋划的无非就是怎么救荼姚出来,没什么好查的。”

邝露却有些着急,“陛下,那废天后逃出可会有碍,毕竟她一心想为火神仙上谋划的,可是您……”

何以琛一口饮尽杯中酒,“行了,此事你不必担心。”

他转过话题道:“你去找司命寻个好日子,本座要迎娶天后。”

邝露一时失神,竟是听错了一般,又问了一次道:“您是说,您要迎娶天后?”

“怎么,有什么问题?”

邝露勉强笑了笑,道:“没,没有,邝露一定办好事。”

“陛下若是没别的事,邝露就先告退了。”

邝露行礼,转身走过几步,何以琛叫住她,只说了一句。

“上元仙子,本座身边除了一人,就只有能做事的人,你可明白”

“邝露明白。”

邝露出去后,远远的望着润玉的所在处,心中默默道:“陛下,其实邝露还是更愿意称呼您殿下,邝露明白您的意思,邝露只求能远远的看着您,便别无他求了。”

何以琛的这一局,将天宫上的那些太微荼姚旧部都算计了进去,旭凤要救荼姚并不难,那临渊台的结界虽然厉害,却挡不住火神,他要的只是旭凤做决定,要什么,放弃什么,他要他在这个过程里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所为。

亲眼看到自己一步步的变成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是怎样的绝望与孤独。

天界,魔界,花界,鸟族,水族。

势力倾轧之下又有谁是真正无辜的?

不过都是被天道算计的蝼蚁罢了,想要掌握自己的天命,就只有去争取。

而在鸟族,一个针对润玉的一场阴谋已经渐渐开启了,而旭凤也真正开始了他决定之后的第一个难关,也是他最不愿去面对的难关。

锦觅。

锦觅自得知旭凤私放了荼姚后便直接去找了旭凤。

“凤凰,你真的放走了,放走了荼姚?”她希望是一个否定的回答,但却恰恰相反。

旭凤只是很愧疚的看着她,但他的表情已经告诉锦觅,他的确放走了荼姚。

锦觅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的人,她很不明白,却只能苍白的去问道:“凤凰,你是想告诉我,你放走了一个杀了我娘,杀了肉肉,害我爹爹,还要杀我的一个人,是吗?”

旭凤急忙解释道:“不是的锦觅,你听我说,母神的确做过很多错事,但她毕竟是我母神,我怎么可以看着她在临渊台受苦,甚至是殒命呢。”

“锦觅,我做不到。”

锦觅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那你就认为我就做得到去面对一个仇人。”

“旭凤,我告诉你,我也做不到。”

说完,她转身走了,忍住没再看旭凤一眼。

她愈走愈远,只能在心底默道:凤凰,临秀姨说得没错,我身为先花神和水神的女儿,我背负了很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去喜欢你了。

你和我之间,有太多太多的人命,我们避不开,也不能逃。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jbgk0fWV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