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你的奶好大下面水多口述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

之后,陆雪初自然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窝了一整天。

晚上傅景行就回来了。

但是那个时候太晚了,陆雪初原本是想要熬夜等着傅景行,但是也实在是等不到了。

他回来的时候,注意到了茶几上面的一碗药。

上面有便利贴。

【景行,药我给你熬好了……你记得喝下去,如果凉了记得去热一热,我等不到你就睡着了……对了,你记得喝完了不要熬夜。】

傅景行似乎都可以从这些密密麻麻的字里面看到当时碎碎念的陆雪初。

忽然觉得……这样的女人以后就算是老了,到了更年期啰嗦的时候,也会一样的很可爱?

与此同时,他也在这个时候注意到了纸上面的更多内容。

比如……

【另外,三天后我就可以处理对于你身上的毒了……彻底清除!】

这一条信息,彻底的让傅景行的眼底不再平静。

——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傅景行依旧是早出晚归,陆雪初自己也是和他的生物钟错开。

这些天里面,两人平平淡淡的,但是陆雪初也十分满足。

这一天,是第三天了。

也是可以开始为傅景行清理全身毒素的时间了。

但是陆雪初却忽然在晚上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陆北隐的。

【陆北隐:师傅,爷爷这些日子找不到您很着急,您……可以出来见见爷爷吗?还有小女孩的事情也需要您来处理,还有特别多的事情。】

没过多久,陆北隐又一次发过来一个短信。

【陆北隐:爷爷的病情似乎又加重了,但是之前我联系不到您。】

陆雪初:“……”

难道陆北隐之前还来联系过自己吗?

她的心里立刻紧张起来,快速的在这个时候打开了手机。

果然……

陆北隐无数的短信都在这个时候弹出来。

【陆北隐:师傅,我很担心你……】

【陆北隐:今天下雨了,记得多穿一些衣服。】

【陆北隐:其实您也不用太担心那些人说的话,在元启的心里,师傅永远是那个最好的师傅。】

【陆北隐:师傅,我想你了……】

……

后面还有很多的内容,至于自己之前为什么一条信息都看不到,现在大概也是清楚和知道了……

因为,傅景行为了让自己轻轻松松的享受这一次的游轮之旅,所以直接干脆把她的手机设置了消息免打扰??

陆雪初:“……”

她简直哭笑不得,“这些事情就算是躲了一会儿……也做不到去他要比一辈子啊。”

无奈的叹气,随后还是出门了。

小女孩可以无视,陆北隐的事情也可以暂时先放一放,但是爷爷的事情……

陆雪初做不到让自己不去管。

——

没过多久,陆雪初下意识的让司机送自己到了仁德药堂那里去……

过去了之后,才想起来,“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我现在过去也没有用啊。”

她无奈的苦笑。

与此同时,司机指了指仁德药堂的方向,“少奶奶,药堂似乎是在重建!”

陆雪初:“……”

她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仁德药堂已经开始重新建立了,有警戒线拦着,之前那些人也不敢越过这些防线来继续毁坏建筑。

陆雪初缓缓的下车来,来到了自己这个熟悉的地方。

……忽然觉得有一些恍惚。

也知道,这件事情只有可能傅景行会做。

可是他怎么做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与此同时,手被一只小手拉住。

伴随着带着一些哭腔的声音,“师傅……我终于等到你了。”

陆雪初愣住,之后她转过身去,才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徒弟小元启!

陆北隐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不太好,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一些疲倦。

一双眼睛却依旧紧紧的注视着陆雪初,手也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生怕这个人儿随后会消失的样子。

陆雪初:“……”

她的心里立刻愧疚起来,想也不想的把陆北隐楼入了怀里,“对不起小元启,都是师傅的错,师傅不该之前丢下你一个人,你是不是很担心我?”

是了。

自己之前出事的时候,陆北隐比任何人都要伤心难过。

陆北隐摇摇头,眼里氤氲着水雾,强忍着不落下来眼泪,勉强露出来一抹微笑,“师傅您说什么话呢,徒弟担心师傅是应该的,但是我也没有难过,你不用自责……我希望师傅一切都好。”

哦……这个小可怜!!

陆雪初立刻顶不住了,毫不犹豫的把他抱起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对这张可怜的小脸蛋说一些什么。

没过多久转移话题,“对了,你之前不是说爷爷出事了吗?现在可以带我过去找爷爷吗?”

“好。”陆北隐点点头。

之后他似乎是注意到了陆雪初的异样,立刻挣扎着要从陆雪初的身上下来,“师傅,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来抱着我了,你的身体受伤了……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很显然,这个小崽种又一次给陆雪初偷偷摸摸的把脉了解情况了。

陆雪初眼角一抽。

忽然发现自己的小徒弟如果太聪明了,似乎也不是很好。

她拉着陆北隐的手,“走,我们坐车过去。”

陆北隐乖巧的点点头。

司机很快按照陆北隐的要求来到了一个老旧小区里,依旧是之前陆雪初来过的地方。

她刚刚下车,就迫不及待的带着陆北隐打算去找到爷爷了。

与此同时……

她撞到了一个男人。

立刻朝着身后退去,及时护住了自己的肩膀,避免了伤口又一次裂开的可能,她这才得以松了一口气,“……呼。”

要是自己的肩膀这一次还是没有保护好,就大概真的是废了!

陆北隐自然知道,看向面前那个男人的眼神带上了敌意,“你这人走路怎么回事?没有看到我师傅那么大一个人吗?走路玩手机的人就是没眼睛!”

陆雪初眼角一抽。

忽然发现自家徒弟骂起来人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她这个师傅还NB。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jcgk0fWU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