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道具 寡妇去诊所打针小说

其余人看着西北树竟被一招就给打退了,于是纷纷的从看好戏的样子变成了蓄力待发的样子。

被容竹落了面子的西北树在站稳了自己的身体,随后就低声阴狠的喊道。

“全部都给我上,家主可是说了,谁要是拿下了容竹的人头,谁就可以坐上长老的位置,还有数不尽的金钱和美女。”

听见西北树这话,其他人立马就激动了起来,随后就纷纷的向着容竹进攻了。

容竹看着全部都向着自己发出了进攻,体内的战火立马就燃烧了起来,随后直接和那一群人打斗了起来。

看着一招一式都狠下杀手的人,容竹也没有客气,直接以其人之道换之一其人之身。

随着时间的推移,容竹也受了不轻的伤,看着还有四人,容竹抹了一把嘴角的血,随后双眼发狠的看着他们,随后就直接下狠手一招就杀了三个。

看着受了这么重的的伤,还能一口气杀.三人,西北树站在容竹的对面,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随后就阴暗的看着容竹说道。

“容少主果真是厉害啊,我这十一个人竟然全部都折损在了这里,如果你不是容家的人,

我还是蛮欣赏你的,可惜啊可惜,可惜你注定要折损在这里了,今天,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就拿你的血来为我西北家祭奠这成功的第一步,你说好不好。”

听见西北树这话,容竹掀了掀自己的眼皮,随后就慵懒的开口说道。

“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呢,就凭你们西北家也妄想在这古武之地称大,你们,还不配。”

西北树也不生气,随后就笑着说道。

“呵呵,配不配还轮不到你来说,你一个将死之人,也看不到我们西北家的辉煌了,

对了,等你死后,我一定会好心的告诉你的家人的,告诉他们,你,是死在我手上的。”

西北树说完之后就对着容竹发起了进攻,用尽自己的全力,就想把容竹给一击给杀了。

容竹虽然躲过了,但是还是被这股力量这震退了半米远之多,顿时间,容竹立马就吐了一口血出来。

容竹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支撑在膝盖上,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西北树,容竹心中的凝重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她的体力也被刚才那些人给消耗的差不多了,看来必须的速战速决了。

容竹双眼一眯,随后就立马对着西北树发起了进攻,随后两人都拼尽全力的向着对方一招一招的打过去。

慢慢的容竹就隐隐的站了上风,看准时机的容竹直接就对着西北树的内息处打下了一掌。

随后西北树直接就被震飞了出去,落在了几米远之外,口中不停地吐着血,双眼布满血丝不可思议的看着容竹。

容竹在打出这一掌之后,身体里的力气也都全部耗尽了,随后办跪在地上也吐了一口血出来。

容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如果在来一击,她可能就会真的死在这里了。

喘着粗气,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想睡过去的冲动,紧接着容竹又吐了一口血出来,极为虚弱的容竹差点儿就软倒在地了。

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容竹这才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随后就准备打算开着车离开这里。

已经身受重伤没有一丝力气再去防备其余人的容竹没有看见,刚才已经死了的西北树又睁开了眼睛,而且还对着她耗尽了自己的全力,对着容竹就打了一掌过去。

一个不查的容竹直接就飞了起来,吐出了一口又一口鲜血。

被震飞在半空中的容竹直接就对着西北树打了一掌内息过去。

两股力量相撞,本来只会跌落在草坪地上的容竹,直接就被震在了那边悬崖外面。

身体在极速往下掉的容竹睁开自己疲惫不堪的双眼,看着已经升起来的太阳,容竹这才知道,原来已经过去一个晚上了啊。

我这是要死了吗,真好,死的时候还有阳光在这里陪我,看来,我是没有这个办法在回来了,顾黎,我食言了。

容竹看着那耀眼的阳光,眼角顿时间就落下了一颗泪珠,随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睡过去的冲动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顿时间,容竹的身体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一样,在这个不知道有多深的悬崖掉落下去,速度很快,却半天都没有到底。

而在地面上的西北树,看着被自己一掌震飞的容竹,顿时间就疯狂的得意了起来。

随后就一脸疯狂兴奋的看着,紧接着就满脸惊恐万状的样子看着容竹,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不要。

身子也往后退去,随后就被容竹那用尽全力就一击给再次打飞了。

随后撞在一棵树上,吐出一口血之后,就睁着一双布满恐惧了双眼断气了。

在容宅里,才起床的容奶奶和容奶奶正坐在花园的亭子里,准备泡一点茶来品一下。

结果容奶奶才刚拿在手里的杯子顿时间就滑落在了地上,“砰”的一声就碎了。

看着地上碎了杯子,容奶奶和容爷爷的心里顿时间就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早早起床就跑步锻炼完身体的容爸爸和容妈妈回到家之后,一个再沙发上看着新闻和报纸,一个就走进厨房做早餐。

容爸爸手里的水杯和在厨房里早餐的容妈妈手里的盘子,同时间掉在了地上,随后容妈妈一脸心慌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易修,是不是我们女儿出事了,我的心里刚才慌乱的不行,你快打电话去问问,看看女儿现在在干什么。”

看着容妈妈一脸的慌张,容爸爸按压住自己心里刚才的那一股心悸,随后就安慰的对着容妈妈说道。

“好好好,你别急,现在天才亮,说不定女儿还在睡觉呢,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

容爸爸说完之后就拿起一旁的座机给容竹打电话过去。

听见电话了不停地传来嘟嘟声,容妈妈急得不停地走动。

而在别墅里等一夜的顾黎,眼巴巴的看着外面的路,整个人都期待着下一秒钟容竹就开着车回来了。

结果就发现天都快大亮了,结果容竹还是没有回来,顾黎不停的把容竹发给自己的那条语音拿来播放。

听见容竹的声音,顾黎的嘴角是怎么也无法压抑的笑容,随后在太阳照射在顾黎身上的时候。

顾黎嘴角还来不及收回的笑容顿时间就僵硬在了脸上,随后摸着自己杂乱无章慌张不已的心口,顾黎那张永远都胜券在握的脸顿时间就浮现出了慌张的神色。

随后颤抖着拿过手机给容竹打着电话,结果听见里面不停地传出忙音声,随后顾黎直接红着一双眼睛把给扔了出去。

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颤抖着手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来容竹之前交给她的竹节血玉。

看着属于容竹的竹节血玉一再一点儿一点儿变成黑色,顾黎顿时间就大吼了一声,随后就直接冲出了门外面,开着车就离开这里。

这一路上顾黎的双眼一直都盯着竹节血玉,深怕它在自己一个不注意下就完全变成了黑色。

顾黎红着一双眼睛,浑身散发着能够冷冻人三尺的冷气,那张脸上慌乱无比。

看着竹节血玉已经黑了一半了,顾黎急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随后把车的油门踩到了底,按照竹节血玉给出的指示,顾黎直接来到了古武者之地。

顾黎不知道,在她通过那个结界之时,她身后也开了一辆车跟在她身后,油门也踩到了底。

容爸爸一边开着车一边和容爷爷通着电话,而堂堂七尺男儿的那张脸上也不一片慌乱无比。

坐在副驾驶的容妈妈已经急得眼泪不停地在双眼里打转了,心里在不停地祈求这容竹不要有事。

三辆车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行驶,他们的目的地也很明显,那就是去容竹他们大战的那一个地方而去。

一辆车里是顾黎,还有一辆车里面是容爸爸和容妈妈,最后一辆车里面是容爷爷他们。

他们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着容竹的那个方向开过去。

顾黎到的时候,就看见前方有三辆黑色的车,还有一个蓝白相见的车,顾黎立马就认出来那是容竹开的那一辆。

顾黎走下车,看着到处都是打斗过的痕迹还有血迹和一些尸体,顾黎跌跌撞撞的到处找容竹。

结果翻遍这里都没有看见容竹的身影,随后顾黎顺着那股熟悉的气息来到了一摊血迹旁。

顿时间顾黎就跪在了地上,大叫了一声,声音悲戚哀伤还带着一丝执有的偏执。

随后就低着头看着那个血迹,顾黎的心里一片慌乱和无措。

她能够感受到,这一片地方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有属于容竹的血液。

一想到这里,顾黎的双眼顿时间就从黑色变成了猩红一片。

而赶来的容爷爷他们在第一时间的看见了浑身都围绕着巨大悲伤的顾黎,看不清顾黎的神色,但是他们知道,他们的女儿/孙女已经不在这里了。

心痛的无法呼吸的顾黎直接就仰着头大叫了起来,身体里是内息把这里破坏的更加的残破。

手里捏着容竹的本命竹节血玉,看着上面还有一点儿红色,顾黎站起身来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jegw0wWXQ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