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口述我被两男按摩师高 爱在晨钟暮鼓时小说免费阅读

途经下一个村镇,云雨虹命人给几位皇子换了衣服,毕竟,皇子的衣服太引人注目,且在野外穿也不太保暖。而几个皇子在哭过一段时间,知道不会有人理会他们,再哭也改变不了什么后,也都收住了眼泪,而渐渐的也都被外面的风光吸引了。自幼长在宫中的他们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看什么都新鲜得很。小孩子忘性也大,有什么不满很快都消散了,只是不停追问起眼前出现的事物,如:那个房子怎么都是土啊,土也能建房子?怎么有这么窄的桥啊,还是用绳子搭的,能结实吗,掉下去怎么办?那是什么动物啊,鸳鸯吗,不象啊等等,如果一个小屁孩儿的十万个为什么可以逼死一个人的话,那么四个呢?除了白子玉有耐心一一解答外,其它的人都烦得想把几人掐死,云雨虹都有些后悔起来,如果没有带几个皇弟,她和白子玉一路可以再谈谈情,增进下感情,绝对不用像现在这样被烦死,她是怎么脑子发热想带孩子的呢?

几个人赶路虽急,但有白子玉和几个孩子在也不敢太快,晚上找到客栈时已是深夜,几个皇子已经在带着他们的鬼王军头目的怀里睡着了。一行人十分疲累,草草吃了点儿东西就各自去睡了。

当天夜里,云雨虹也接到了消息,靖辉军异动,有行军迹象,而瑞风国也有增兵的动作,边境形势危急。云雨虹点了点头,算下时间也差不多了,她虽封锁了消息,但是靖辉侯二公子胡乐文也不是傻子,半个多月没有接到消息了,他怎么想也能猜到是出了事儿了,收编靖辉军的事儿不能再耽搁了。而瑞风国此时有动作就不奇怪了,他们应是想来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云雨虹来到白子玉屋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好一会儿,白子玉才睡眼朦胧的披着衣服来开门。看到门前站着的是衣着整齐,背着小包裹的云雨虹,白子玉愣了一下,马上清醒过来,侧身让云雨虹走进屋内谈话。

云雨虹直接道:“边境形势不太好,我要先过去看一看,马上就走,你们随后赶来。”

白子玉想了下点了点头道:“这里有我,你尽管放心,边境之事你要小心谋划。我打听过这胡二公子,听说他和他的哥哥弟弟不同,是个颇为正值的人,当年也是因看不惯家人的所作所为,才自请长驻边关的。你可想想怎么从大义方面入手,或许能说动他。至于瑞风国的军队,怕只是临时起意,只要我方无事,他们也不会轻易动手的。”

云雨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们小心,路上还会有一批鬼王军赶来,这是令符,你先安置他们,等我的消息。”

白子玉说好,云雨虹转身要走,可白子玉突然拉住了云雨虹的手,云雨虹不解看向白子玉,却见白子玉也一副呆愣的样子,像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样,可马上反应过来松开了手,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云雨虹笑了,这是舍不得她走吗,主动拉起了白子玉的手,温声道:“我是鬼王,身经百战不说,还是天下第一的高手,我打不过还不会跑吗?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

白子玉轻轻拉着云雨虹的手,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在云雨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带着一丝祈求道:“一定要平安回来。”

云雨虹看着白子玉未褪的红潮,问道:“如果我平安回来可以吻我的嘴吗?父皇才吻我的额头。”

白子玉消化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云雨虹说的是什么,只是这时云雨虹已经一笑后离开了。白子玉摇头轻笑,他的女孩真是与众不同啊,那有女孩这么直白的,两人这样私下见面已是不该,还吻…,不过,如果她真能平安回来,那就…,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了,白子玉少了些与云雨虹分别的忧伤,却多了对这一吻的纠结,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云雨虹红艳丰盈的唇…

云雨虹展开了轻功一路疾驰,天亮不久后,就赶上了行进中的鬼王军,她把边关的事和王伍等人讲了一下,命令加速行军,她就躺到拉军医的马车里睡了一觉,晚上,她又离开了军队,一个人向前赶去。这样昼夜不停的赶了五天路后,云雨虹终于来到了墨云国与瑞风国的边境城市——沛城。

进到城里时,已是傍晚,京城的想是消息终于传了过来,所以进城后,云雨虹就能感觉到气氛的紧绷。商家都早早就关了门,刚入夜街上已没有多少行人了,一队队的兵丁在街头巡逻。云雨虹累急了,找了个小客栈进去倒头就睡,直到半夜才醒来。不过,云雨虹可不是睡够了自然醒的,她是被饿醒的,她的饭量本来就大,带的那点干粮路上早就吃完了,所以,她现在非常非常饿,饿得可以吃掉一头牛,可惜,夜已深了,店家的人都已睡下,云雨虹饿得实在睡不着了,她只能出去找吃的。

这个城市离海不远,所以比京城暖上许多,但空气却十分朝湿,云雨虹赶路出了一身汗,再加上这湿湿的空气,衣服都粘在身上十分不舒服,但太晚了,自然没人给她烧水洗洗,所以,云雨虹出来后,反而是先找附近有没有河流之类的地方。还好,没走多久就听到了流水声,云雨虹很快就来到城中唯一的一条河边,见四下无人,云雨虹跳入水中,让河水洗去一身的疲惫与粘腻,河水微凉,但对云雨虹而言却是十分舒爽,让她忍不住游了起来。

只可惜云雨虹还饿着肚子,所以,她玩了一会儿后,还是认命的上了岸,她的肚子已经在叫了,还要去找些吃的才行。只是云雨虹却敏感的察觉到身边有一束火辣的目光在盯着她,云雨虹状似不经意的转了一圈,在不远处的树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个锦衣公子,正眼都不眨的盯着她,而她此时衣裳尽湿全贴在身上,曲线毕露。云雨虹心中有气,踢起地上一块小石头向锦衣公子打去。

锦衣公子见一女子深夜之中河里戏水,开始只是好奇,可看了会儿发现这女子竟是一人间绝色,貌美不说,身材更是纤细修长,淡淡的月光下,宛若误入人间的水中仙子一般,让人深深被其吸引。只是,这仙子显见是一脾气不好的,闪身躲过迎面飞的石子,锦衣公子从树上落了下来。

云雨虹冷声道:“公子没听说过非礼勿视吗?”

锦衣公子笑嘻嘻道:“美色当前,一时想不起来了。”

云雨虹冷笑道:“那好,我会让你牢牢记住的。”说完就攻了过来。

锦衣公子躲开笑道:“慢着,你不是我的对手的,我可不想唐突了佳人。不知姑娘可曾许配人家,我吃点亏让你跟了我可好?”

这是被调戏了?云雨虹气笑了,这又是哪家的纨绔子弟,又一个刘三公子?不过她要事缠身,可没心思和这么个人纠缠,于是,也不再说话,而是动作快如闪电般袭向锦衣公子,难得的是锦衣公子身手可比刘三公子强多了,至少在云雨虹手上走了二十几招才被云雨虹拿下。此时的锦衣公子已经意识到眼前少女的厉害,心里也有些后悔,江湖之中向来有言,老人、女人和小孩是最难应对的,遇到了要躲开,他以前不信,不过现在不得不信了,这个女人的武功之高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云雨虹把人点了穴道后,见锦衣公子脸上只剩下苦笑了,她的心里舒服了点,不过,锦衣公子显见是一个嘴巴硬的,还不肯服软,竟然说道:“你最好放了我,否则后果是你承受不起的。”

云雨虹活动了下手腕,心道:看来真是个有后台的,只是我堂堂长公主还真没有不敢打的人,刘三公子怎么样,不还是被我打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吗。最恨你们这些纨绔子弟,不学好还经常惹事,横行乡里,今天我还就要为民出气了。

云雨虹挑着眉笑道:“你可能不知道,你这种人我向来是不打白不打,遇到了一个都不放过,从无例外。”说完点了锦衣公子的哑穴,一拳接着一拳的揍了下去。云雨虹从来都是一个信奉拳头底下见真章的人,虽没想要这锦衣公子的命,但是这下手也不轻,几乎把锦衣公子全身的骨头都松了一遍。最后,还是一声肚子叫提醒了云雨虹她还要去找吃的,所以云雨虹最后踢了锦衣公子一脚后,转身走了。

锦衣公子现在的身上都是灰尘和血迹,原本还算俊俏的脸也青一块紫一块的,穴道被制,让内伤外伤,大伤小伤无数的锦衣公子动也动不了,叫也叫不出,难过极了。好在没过多久,一个黑衣人跑了过来。见到这样的锦衣公子大惊,忙上前抱起来并解开他的穴道问:“三皇子,你这是怎么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knkg2fWW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