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宇文化及挺入萧太后 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今天也加班,所以晚更了,对不起大家啦,求妹纸们原谅!!!)

话说娄山书院最会砍价的,自然不会是大师姐柳柔,也不是千文,或者小妖。默子实在是猜不出,诚意只好不在卖关子,解密:他们中间最能还价的,竟然是夫子沈老头本人!!!

比如有一日,沈老头去买湖笔。他问:“这杆笔怎么卖,多少铜板一枝?”

掌柜:“十个铜板。”

沈老头:“八个铜板!”

掌柜滴汗:“九个铜板!”

沈老头坚持:“七个铜板!”

掌柜高兴:“八个铜板!”

沈老头淡定:“好!来五枝……”

###

这天,王成功带着二娃在裴府做客。

小妖正在花厅里和二娃玩纸牌游戏,身边趴着那只叫花花的猫,这猫最近几日吃地那叫一个珠圆玉润,正懒洋洋地打着盹。小妖的胃最近不太好,有些着凉反胃。所以裴耀之留很乐意地接下了伺候她喝药的活儿,并且看着她苦兮兮的小脸,很是享受!

裴耀之漫不经心地对小妖唤道:“小妖,快过来,药已经凉好了!”边说就边将药汁倒进碗里。

小妖摆摆手:“马上马上,就快要赢了!”

裴耀之愣了一下,很鄙视小妖那只能够赢二娃的臭牌运。他在柜子里翻来找去,最后回头对王成功问:“王老爷,你们家还有玫瑰粘糖么?”

王成功一听这苍老的称呼,顿时就怒了:“我们家怎么可能有!二娃正在换牙,我们怎么敢随便备着点心在家?你需要不会去自己买啊?”

(真是的,什么都向王府伸手要,当我们家是你的仓库啊?)

裴耀之耐着性子,又找了一圈回答:“最近太忙,忘了储备。现在天色也不太晚,应该还来得及,你出去买一下!”

“凭什么啊?”王成功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老爷级别的人物吧,怎么可能这样就败在青梅竹马的淫威之下?

只见裴耀之居高临下地望着王成功,良久。

王老爷子回忆起裴耀之的整人方法,缩成一团,不甘不愿地出声:“好好好……去就是了……你帮我看着二娃!”

小妖和蔼地抬头笑了,友情提示:“只要东大街佘记的玫瑰粘糖哦~”

王老爷:“……”

裴耀之温和地催促:“你快一点,不然药又该凉了……”

王老爷:“……”

(这两个都是些什么人啊……)

小妖帮大师姐校书已经有些时日了,总算是赶上了她老人家的日程,没有耽搁大事。好在柳柔的校雠身体已经康复,可以回来继续干活,所以小妖肩上的重担算是稍微轻了一些。

柳柔的校雠名叫柏舟,是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男人。据有些人谣传,还没有人见过这个柏舟没笑的样子。因为,见过他板起脸的人,都已经全部不在人世了……

(好可怕的说……)

小妖抖了一下,恭敬地瞅着眼前这个高八尺,身躯颀长的温和男人。可是他的气质优雅迷人,怎么看怎么都是只能感觉到如沐春风。小妖准备将手里的活儿交接给柏舟,自己毕竟只是一个临时抓过来凑数的局外人,自然不能再继续抢了人家的饭碗对不对。

但是,在柏舟看了小妖修改过的手稿之后,却非常之温和地挽留小妖,希望她继续协助柳柔完成这一部作品。

这可是对小妖工作的一种全新的肯定!这是无上的赞美,这是最高的荣誉!

为何?因为这个名唤柏舟的男人,那可是年州最大印书社“汉广社”大名鼎鼎的主编大人!

小妖激动难捺,立刻狗腿地接下了柏舟的安排。准备第二日就去汉广社开始实习,怎么也要熬到大师姐的书完全出版结束才算完事儿。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要是有在汉广社干活儿的经验,就算只是来给主编柏舟大人打打杂……等以后出师之后,也更有足够的底气来汉广社正式工作啦!!!)

小妖很激动,感觉身上每根毛发都在叫嚣着,都在欢歌笑语。

所以,下学后,小妖自然是带着无限的期望和憧憬来到柏舟汉广社。印书社建的非常宽广又很紧凑,空间利用地很完美。经柏舟介绍给大家之后,相互又打了招呼,熟悉了工作环境。虽然大家都非常忙碌,但是对待小妖还是都客客气气的。

可惜,等到小妖第二天正式开始去干活的时候,她才发现……

原来主编柏舟大人是经常都不在他们校雠室(编辑专用的工作室)里边呆着的,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用来形容他最是再好不过了。第一次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场合,小妖紧绷着小脸,面部表情很严肃,因为她觉得很不安——

进入校雠室后,小妖就感觉到一种非常明显的排斥感。她发现,大家都很冷淡,各自干着自己的活儿,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当然,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

(这个反应……和昨日柏舟大人介绍她的时候,大家的反应……差别还真是大啊……)

她默默走向自己的座位,仔细一看,自己的座位上,昨天还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摆设,现在却变得非常凌乱不堪。

她甚至怀疑。

(这个……真的是我的座位?为何上面放满了别人的东西?)

正在小妖发愣的同时,从对面走来了两个女人。一个身穿一袭粉色石榴裙,头上的莲花簪妖娆;一个带着玉手镯和白色玉坠,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胭脂香。石榴女夹枪带棍地嘲笑着:“这不是主编大人带来的小丫头么,怎么,走后门进来之后,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玉镯女也附和:“看你一副无能的样子,不愧是吃软饭的啊……”

“哟~”石榴女又假兮兮地夸张道:“你看她默不作声的懦弱样,我们还是不要再欺负得好,省得等会儿哭了向主编大人告状,我们可该如何是好?”

“你是不会做这种小人的,对吧,小丫头?”玉镯女凑近,故意激将。

“这些东西,是你们两个的?”小妖面无表情地问。

“没错!”石榴女爽快承认:“都怪我们东西太多了,实在是放不过来,所以只好这样了……”

“那么,”小妖按住自己已经受凉的胃,又隐隐约约有作呕的迹象,却强压着:“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请你们拿开,因为它们,妨碍到我了!”

她的语气很强势,氛围顿时很沉重,很尴尬。

坐在小妖旁边的,一头栗色头发的男子抿嘴没有插嘴,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

(真是来了一个笨蛋,干嘛要故意这样树立一些没有必要的敌人?)

石榴女刚开始一愣,然后冷着脸开始整理东西:“这是不好意思,是我们没有注意到,人家小朋友都没地方坐了……”说完拿起东西就和玉镯女离开了。在背过去的瞬间,冷冰冰地瞄了小妖的后颈一眼,嘲讽地笑了。

栗色头发的男子也瞄了小妖那面无表情的小脸,不做声。

(真是不晓得,这个小家伙是胆子大,还是单纯就是个白痴?!)

小妖心情很恶劣,没想到自己憧憬了这么久的汉广社竟然是这个样子,美梦碎了的感觉,味道实在是不好!

(真是的,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啊?心眼儿这么小……)

小妖心情很不美丽,又不甘心。

(想想也是,这里面肯定都是融合了各种各样的人,或者也会分成很多小团队也说不一定……)

(现在我只身一人,也没有个团伙儿依靠,难怪会被欺负……)

(难道这里面都是一些喜欢欺负新人的家伙?况且自己还不是正式签了契约的伙计啊,还只是一个临时的,就这样不受待见?)

(娘啊……我到底是进入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啊啊啊?)

小妖将自己的东西整理好,然后开始对稿子。还没开始一会儿,就被柏舟大人叫了出去。因为主编大人和他们不是一个房间,所以,小妖左弯右绕地来到了柏舟的办公地点。

小妖一度很迷惑,为何主编的办公地点要安排在这么个隐蔽的地方,一点也不方便。

柏舟和小妖讨论了柳柔的稿子,然后又给小妖分配了一些杂事之后,就放她回去继续努力了。

不幸的是,等到小妖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看。乖乖,不得了。湖笔被折断,山水清音端砚也缺了一个角,桌上纸张乱飞,更气人的是,大师姐的手稿被染得乌黑,还缺了好多……

小妖默默拿起这一堆凌乱的手稿,心情很低沉,也不说话。

这时候,小妖听见前面传来嘻嘻的笑声,原来是刚刚那两个石榴女和玉镯女在窃窃嘲笑……

但是,小妖已经没有力气去向那两个可恶的女人生气了。因为她心中恐惧,这可是大师姐的手稿!!!

天啊……缺的这几页,她要怎么办?还好刚刚已经看过,应该能默写一部分出来!

但是!!!笔迹不一样啊!大师姐发现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她根本不敢想象啊!!!

“喂——这是怎么回事儿?”突然有一个清凉的声音传过来,石榴女和玉镯女一看来人,脸色立刻变了,吓得瑟瑟发抖。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nnnRg0sWW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