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暗渡by海水江崖 翁熄粗大 岳双腿之间

由于关东大赛的临近,为了保证网球部的训练时间,排练改在了中午,我哈欠连天的赶到排练教室,困死了,好想睡觉。真田坐在天草的旁边,看着她靠墙打瞌睡,甚至有细碎的呼噜声传来,如果现在有人注意真田的脸,他们就会发现一种叫做笑容的的东西。学着天草的样子靠着墙小憩,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地板上交叠。

剧组其他人拉开门的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温情的画面,被吵醒的顾嘉鹂一个不稳向地板倒去,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伸出手四处摸了摸,咦,软软的,热热的,睁眼一看,我风中凌乱了,我刚才调戏了黑脸魔头,我摸了他的大腿,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在看到门口的一众人等时,我知道,我□□的形象已经板上定钉了。

当我说出伊丽莎白对于达西第一次求婚的经典拒绝词“哪怕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愿嫁给你”,真田立刻传神的表达了一个高傲男人被拒后僵硬但却死撑的风度,哎呀呀,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相反地,今天伊藤那场戏明显不在状态,这就叫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排练结束,我们往外走的时候,仁王接了个电话,然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不会是女朋友来了吧,真是早熟的孩子,我感叹着回到了教室。下午的物理课几乎要了我的命,看来要想及格,我只能祈祷牛顿上身了,长叹一口气,我趴在桌子上装死,物理,我放弃了。

仁王带着小野春来到网球场,“大家好啊,我回来了。”“啊,春,你从英国回来啦,礼物呢?”切原看着被大家围住的女孩,拉住丸井,“她是谁啊,好像和大家很熟悉啊?”“春是去年立海大的经理,后来作为交换生去了英国。”说到经理,切原和丸井都想到了他们辞职离开的前任经理,很久没放松筋骨了,还真是怀念啊。

“训练时间,磨蹭什么。”伊藤一进球场就看到闹哄哄的场景,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了。“伊藤君,是我打扰大家训练了,很抱歉。”小野春发现伊藤耀司的不豫,立刻道歉。“欢迎回来,开始训练,有话训练结束再说。”说完,就从小野春身边走开了。

小野春坐在场边看大家训练,注意到伊藤除了基本的训练外,大多数时间只是指导其他队员训练,自己并不参加。离开的半年发生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了吗,小野春心里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一样。

训练结束,仁王和小野春一起回家,两家是邻居,两人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雅治,伊藤君为什么训练量变得那么小?”将心中的疑问吐露,“哦,队长的脚上有伤,经理不让他多训练,会影响脚伤的恢复。“受伤,什么时候的事啊?”“去年全国大赛的时候,队长没让人知道。”“那你们的经理是怎么知道的?伊藤君自己说的吗?”“不清楚,队长没说,但是经理真的很厉害,可惜。。。”

小野春终于明白自己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原本以为除了自己,没人能在网球部待的长久,大家习惯了自己的存在,只是离开半年,等自己回来,一切还会照旧,但显然她想错了,有人已经占据她的位置了。“可惜什么?”难道事情还有转机,小野春问得焦急。“经理不知道为什么辞职了,队长不准,所以网球部到现在还是没有经理。”小野春稍稍放心,这样自己就有办法了。

伊藤回到家中,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想想自己听到的传言和今天自己看到的场景,天草好像真的和真田走的很近,当初为了控制自己的感情,伤了天草的自尊心。现在天草彻底离开了网球部,远离了自己,心还是受到影响,甚至比以前还要剧烈,这是不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伊藤苦笑。

早早的来到排练教室,伊藤等着天草的到来,直到大家都来了,天草还是不见人影。等不到人老师只好先排练其他人的戏份,中场休息的时候,天草才匆匆赶到,“非常抱歉,我不小心睡过头了,抱歉。”“下次注意,进来吧,快轮到你和真田了。”老师没多为难,就放过了天草。在一旁熟悉台词的真田咕哝一句,“真是太松懈了。”心里却是安心了,原来没出事啊。

对着黑脸做了个鬼脸,多管闲事,今天是最后一次分开排练,明天开始就要进行整场排练了,我和真田的默契也培养起来了,排练了这么些天,说实话,真田还真是越来越有达西的气质了,高傲,不善交际,连肤色黝黑这一点都符合。至于伊藤,说曹操曹操就到。

“天草,你那次给我的按摩图上面有几个穴位我找不到,可不可以请你帮帮我。”过去有段时间另外,我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看伊藤的样子就知道这段时间除了药物治疗,按摩治疗有等于没有,罢了,帮他一把。

“今天我会去球场找你,但说好了,网球部我不会回去的。”没发现你的改变前,我是不会回去的,我却不知道,我以后就真的再也没回去。排练结束,服装社的同学们就来给我们量尺寸了,戏服也该开始做了。“吸气。”还吸,大姐,到时候穿不下别怪我。

社活时间,今天队员们发现队长似乎非常高兴,不仅不骂人了,还带着笑容,天啊,不是大家眼花了吧,自从经理离开,队长的脸一天比一天冷,和真田并称面瘫双煞,队长的面瘫竟然好了,难道是。。。。。出现在球场的人影恰好印证了大家的猜想,天草来了。然后直接走进了休息室,队长立马跟进,随即,一阵惨叫划过天空。

队员们战战兢兢的等着轮到自己,没想到十五分钟以后,天草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下,大家弄不明白了,难道天草回来只是为了折磨队长,还是队长做了什么事惹怒了天草。正当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小野春来了,问清伊藤在哪里,就直接去找他了。不知道休息室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最后小野春是哭着离开的。

仁王追着小野春也离开了球场,大家心里都有疑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关东大赛来临之际,网球部风波乍起。

好好给了伊藤一顿苦头吃,路上看到仁王抱着一个女孩,少儿不宜啊少儿不宜。

--------嘉鹂日记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czjxQv0fSTY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