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简易乳头刺激 最刺激的床上小说

这天下午,产科没有特别紧要的事分配给樊莎莎,蒋主任同意樊莎莎提前下班。

她和鞠泽到昌荣小学的时候,才四点半,不少班级都在上课,樊莎莎走在安安静静的校园里,抬头问鞠泽:“我们是不是要等到他们放学才能找人拍视频?”

“等到放学,这些孩子可能都要着急回家。”鞠泽指了指教学楼的方向,“后面是操场,我么去看看有没有学生在上体育课。”

樊莎莎跟着他一起往教学楼后面去,奇怪地看着他:“你对这个学校很熟悉?”

“嗯。”鞠泽点头,“我妹妹现在就在这个学校的附属幼儿园读书。”

樊莎莎点点头。很快两个人便到了操场,这所学校外面肿着一排排松树,这节课上课的班级,看数量差不多有三四个班,孩子们都在超场上几人成群,做着游戏,树荫下坐着四个成年人,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体育老师。

鞠泽把自己的包递给樊莎莎,说:“你帮我拿一下包,我去跟老师打个招呼。”

樊莎莎点点头,鞠泽很快跑了过去,樊莎莎看见他笑着和那些老师说了几句,几个老师听后都点了点头,然后鞠泽又跑回来,对樊莎莎说:“走吧,老师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樊莎莎和鞠泽一起走向几个正在跳皮筋的小女孩面前,鞠泽弯下腰对一边支着皮筋的小女孩说:“小妹妹,你能不能帮哥哥拍一个视频,拍完后哥哥给你好吃的,行不行?”

那个看起来不过四五岁,估计在上幼儿园的小姑娘迟疑了一下,问:“那我们都可以有好吃的吗?”

鞠泽点头:“都有,你们只要帮我拍视频就都有。”

小女孩立马招手对她的朋友说:“你们过来!哥哥要给我们好吃的!”

只有一个小朋友立即跑过去了,剩下的小朋友都在迟疑,其中还有一个长得白白嫩嫩,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站在远处,昂着头喊:“你们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会有毒的!”

现在的小朋友安全意识真强,这也是一件好事。樊莎莎走向那个小姑娘,想要与她解释一下自己不是坏人,但她还没有走到小姑娘身边,就听鞠泽回头喊了一句:“念念,过来!”

念念看见来的人居然是鞠泽,立马撒开短短的小腿跑着扑向鞠泽,鞠泽笑着蹲下去,长开双臂,念念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喊:“哥哥!”

然后又转脸对身边迟疑的小朋友说:“这是我哥哥,他不是坏人。”

那些小朋友也立马围了上去。

樊莎莎笑了笑,也走了过去,估计鞠泽自己都不知道他妹妹今天也有一节体育课吧。

念念看见樊莎莎,眨了眨大眼睛盯着她,问鞠泽:“哥哥,这位大姐姐是谁呀?”

鞠泽回她:“是哥哥的同事。”

念念眼睛一弯,说:“姐姐这么漂亮,哥哥你一定想追她。”

樊莎莎脸一红,鞠泽立马说:“别乱说啊,小心吓着姐姐。”

然后又回头对樊莎莎说:“我妹妹平时就喜欢在家看电视剧,都学坏了,你别往心里去。”

樊莎莎当然不会和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计较,点头:“我不会的,那我们开始怕视频吧?”

“好嘞。”鞠泽笑着点点头,把背包拿到身前来,掏出一大袋棒棒糖,对小朋友们说,“有一些爷爷奶奶,小时候经历过战争,因为战争而生了一种病,这个病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治好,现在终于有办法治好了,但是很多爷爷奶奶不敢去医院看病,你们说一句话鼓励一下这些爷爷奶奶,好不好?”

围着他的小朋友立马异口同声地说:“好!”

樊莎莎立马拿出手机摄录。

一个小男生奶声奶气地说:“去医院一点都不可怕,我也去过,我还打针抽血,但是就疼一小会,后面就不疼了,我都没哭!爷爷奶奶们一定要去医院看医生,医生会给你们治好的!”

“真棒,你真勇敢,来,哥哥奖励你一块糖。”

鞠泽递了一块棒棒糖给他们,其他的小朋友立马七嘴八舌的说:

“我打针的时候也没哭!爷爷奶奶们不要害怕,一点都不疼!”

“真的,医生姐姐还会唱歌,还会给爷爷奶奶们看动画片呢!”

“爷爷奶奶们要加油哦!”

“……”

鞠泽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了糖,他发不过来,念念也帮着他一起给小伙伴们发糖。

当鞠泽发到一个瘦瘦的小男孩手里的时候,小男孩摊开手心看着手心里的糖,然后抬头对鞠泽说:“哥哥,这个糖果我不要,能不能给爷爷奶奶们?”

鞠泽笑着对他说:“为什么要给他们吃?你不爱吃糖吗?”

小男孩摇摇头:“医生说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我每次都很疼很难受,那些爷爷奶奶他们从那么小就生病,一定疼了好多年好多年,我想给他们吃糖。”

鞠泽有些心酸,抱了抱那个小男孩:“哥哥会给爷爷奶奶们再买糖果,这颗糖是奖励你的好不好?你不要害怕,你的病也会治好的。”

“嗯!”小男孩点点头,开心地笑了。

樊莎莎举着手机,看着视频里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湿润。

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操场上的孩子们纷纷回去拿书包,往学校外面跑,去找来接送他们的家长。

樊莎莎把视频保存好了又备份了一遍,跟鞠泽说:“我们也走吧。”

“好嘞。”鞠泽一手背起背包,一手牵起念念,念念走到樊莎莎身边,伸出手要去拉樊莎莎的手。

樊莎莎也笑着牵住了她的手,念念笑嘻嘻地说:“我好像牵着爸爸妈妈一样。”

樊莎莎又脸红了,鞠泽赶紧对念念说:“念念,别乱说了,姐姐会不高兴的。”

念念立马一副受伤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樊莎莎:“姐姐生气了吗?”

樊莎莎赶紧摇头,笑着对她说:“不会的,姐姐不会生你的气的。”

念念又笑了起来,说:“我的爸爸妈妈从不在一起,但是别的小伙伴的爸爸妈妈们,都在一起。”

樊莎莎想着应该是他们的父母比较忙吧,就低着头安慰她:“虽然你的爸爸妈妈很忙,但是他们肯定很疼爱你的,他们有时间的话一定会陪你和哥哥的呀。”

念念嘟了嘟嘴,说:“我爸爸永远不会回家了。”

“啊?”樊莎莎一脸疑惑。

鞠泽解释说:“我们是重组家庭,我的爸爸,和念念的妈妈在一起了。念念的爸爸移民了。”

难怪,他们兄妹俩长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念念眼睛圆圆的,鞠泽的眼睛却是长的,念念的鼻子肉肉的,鞠泽的鼻子却很挺拔,原来不是亲生的……

樊莎莎有些尴尬,赶紧道歉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鞠泽无所谓地笑着说:“没关系,你不用小心翼翼地跟我说话,我没那么脆弱。”

但就算这样,樊莎莎还是觉得过意不去,不仅是觉得戳了念念和鞠泽的伤心事,跟觉得她以前对鞠泽的偏见是多么无礼。鞠泽明明就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

从学校出来,鞠泽对樊莎莎说:“我要带念念回家了,你还要回医院吗?”

樊莎莎抬头看着他温润的眼睛,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对了,视频是不是还要编辑一下?”

鞠泽点头:“这个你放心,我拿手,你回去把视频发给我就行了。”

“嗯,那我现在就回去发给你。”

鞠泽笑了笑:“辛苦了,再见。”

樊莎莎离开后,念念圆圆的大眼睛又笑弯了,昂头看着鞠泽说:“哥哥,我表现的好不好?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个大姐姐!”

鞠泽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做的正好,念念最聪明了,走,回家吃饭。”

“好嘞!”念念高兴地说。

回到家里,鞠泽只看见念念的母亲徐欣在,她穿着吊带黑色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正坐在客厅里,往脸上扑粉。

她听见开门的声音,回头看是鞠泽和念念,她就当没看见,又把头拧了回去,继续对着手里的小镜子扑粉。

鞠泽松开念念,自己回了自己房间,反锁上门。

“妈妈!”念念飞快地跑到她身边,徐欣一只手推开念念,说:“瞧你,是不是又在体育课上疯了?快去洗澡,一声臭汗。”

念念有些委屈:“妈妈,我饿。”

“妈妈没时间跟你做饭,等下给你叫外卖,你先去洗澡,听话。”徐欣补好了妆,把小镜子塞回包里,站起来说,“妈妈晚上还有一个大客户要谈,你听话啊,外卖很快就会送来的。”

说完,徐欣不顾念念的哭喊,推开门走了出去,接着是咚咚咚的下楼声。

鞠泽躺在房间里,听见下楼声音越来越远,然后是楼下停车坪传来发动汽车的声音,他透过窗户往外面一看,徐欣已经开着车走远了。

鞠泽打开房间门,满脸泪痕的念念可怜巴巴地看向鞠泽:“哥哥,我不喜欢吃外卖。”

鞠泽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没事,哥哥给你做饭。”

念念点点头,又拉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问他:“哥哥会不会也变成爸爸妈妈这样的大坏蛋?是不是大人都会变坏?念念长大了,是不是也要变成大坏蛋?”

鞠泽摇摇头,认真地对她说:“不会,念念最棒了,只要念念不想变坏,就永远不会变坏。”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dNDjBr1dNj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