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主受

被门派享用的小师弟 两只饿狼溺宠妻

昏黄的路灯下,汪炎彬惊愕的看到居然还有一个身影在那边草坪上,这下子,他忍不住惊叫起来——,“美军,那个死丫头还在给你找玉珠呢!”

风大雨大,走在前面的郑美军根本没听到。汪炎彬急忙速跑几步,追上郑美军,拦住他,“美军,那个死丫头还在给你找玉珠呢!”

“什么?”心情抑郁的郑美军没反应过来。

“那死丫头不是弄坏了你的手链吗?后来我就跟她说手链对你的意义有多大,结果那个死丫头就说一定会帮你把手链找回来串好交给你……”汪炎彬的话还没说完,郑美军已经扔到雨伞向草坪那边跑过去。

十颗……,十一颗……

此时寞小茜一边在心里数着找到的玉珠,一边继续在草坪上摸索,又找到一颗,切!不是还是石子!好冷啊!可是她答应了,许诺了说一定会找到,怎么可以做一个失信的人?坚持住!坚持住啊!寞小茜!虽然她的全身已经无法控制的瑟缩成团,虽然头已经被雨水袭打的昏昏沉沉,但是还是要坚持啊!坚持就是胜利!go!go!寞小茜一边给自己最强的信念支撑,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韧执着,从她的心灵中渗透出来!

“你在做什么?”意外的声音给寞小茜的震撼力不亚于厉闪惊雷,全神贯注的她根本没想到还会有人在雨中出现在她面前。

她抬起头视线模糊,没看清对方是谁。“找东西!”她低低的回答,然后继续找。

“你有病吗?”郑美军抓住寞小茜的胳膊,一把将她拽起来,“你上演这出苦肉计到底想干什么?”

寞小茜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虽然看不清容貌的男生就是郑美军,紧张的道:“我已经找到十一颗了,你还记不记得一共有多少颗珠子?”说完颤抖着手,将已经找到的玉珠捧给郑美军看。

“你个蠢猪!找到了又怎么样!已经不是以前的那副了!还有什么意义?”郑美军负气地抓起寞小茜掌心捧着的玉珠,顺手向身侧扬去,玉珠扑簌簌都掉进了那边的小池塘。

“珠子……”寞小茜一见玉珠都给扔进了池塘,情急之下,不假思索的冲到池塘边,然后跳下去。

真他妈神经!这女人不可救药了!愿意发神经就发你的去吧!本少爷可没心情陪你!郑美军冷笑一声准备离开。但是还是被那个让他讨厌的神经病牵动了一下心,只见她跳下去,没见她露出头来啊!妈的!她不会那么巧不会游泳吧!“喂!蠢猪!”郑美军冲到池塘边大喊,但是久久不见水中有任何反应。

“美少!”汪炎彬和李智炫此时也赶过来了,拿伞给郑美军遮住雨水的袭击。

“真服了她了!”最基本的良知!郑美军跳下池塘,不及一人深的池水,找起落水的人很容易,很快郑美军找到了昏迷的寞小茜,将她救上来。

“呀!她全身怎么这么凉!”帮着郑美军将寞小茜救上岸后,李智炫为触到寞小茜的肌肤,而惊呼。

“没事!只是刚刚落水,人不会有事的!她在雨中淋了好长时间了,身上冷也不意外!”汪炎彬拿伞为寞小茜挡住雨水。

郑美军此时也害怕了,看到昏迷不醒全身冰冷的寞小茜,恐惧也敲打到他的理智。慌乱的帮寞小茜挤压着腹内的积水,然后为她做人工呼吸。她的唇好冷,好冷,冷的好可怕!身体僵直的寞小茜俨如一个僵尸。郑美军从来都没有这样恐惧过!毕竟就算这死丫头,是他眼中钉,可是眼睁睁看着一个如花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对他的良知打击还是超分量的重。

“有呼吸了!有呼吸了!”旁观的李智炫看到寞小茜的头动了一下,惊喜的喊着。

真的慢慢寞小茜嘴里一边吐着脏水,一边发出微弱的呻吟……

有气了,半颗心就放下了,郑美军抱起寞小茜,在汪炎彬和李智炫的簇拥紧随下,奔到停车场,找到他的车。

有种很熟悉的恐惧感,缠绕住郑美军,现在他的心里孱弱到最底,他是真的害怕了,这样的眼睁睁看着别人挣扎在垂死边缘,而他却无力旁观的感觉,在他的记忆深处,那个深邃暗黑冰冷的角落,慢慢的开始撬头……,“奶妈,奶妈……”有个凄惨的童稚的声音,在郑美军耳边喊着,然后他又看到埋藏在被他封印在记忆深处,那一幕深深刺激他的惊骇场景……,那个突然间,他的力量仿佛都被抽空了,只剩下那个空空皮囊……,他咬住牙,双手握紧,竭力克制着情绪,狠狠的挥走那份他从来不曾忘记,但是也从来不想想起的记忆,——“炎彬,你开车!”郑美军将寞小茜塞进车子,然后将车钥匙丢给汪炎彬。

“嗯!”汪炎彬接过车钥匙,等到李智炫上车,开动车子。

“这是干嘛?怎么这么倒霉?我们什么时候不当幽灵,开始当爱心天使了?”李智炫不爽的抱怨!

“闭嘴!”“闭嘴!”几乎同时,汪炎彬和郑美军一起说出这句话!

惊得李智炫眼睛瞪到像铜铃那么大,然后怨气的白眼珠子!

“真没见过这样蠢的人!没长脑子。还是长个猪脑子!”——

医院的急诊室外,李智炫没好气的说着。害他们跟着淋雨,弄的都全身湿哒哒的,又冷又冰!

“废话什么?怕人把你当哑巴卖了?”汪炎彬瞪了李智炫一眼,“现在是什么时候,还娘们儿似地发牢骚,有用吗?”他的心情很纠结,作为朋友,他应该站到郑美军这边,但是今天他却被一个外表纤弱,却从每个眼神都透露出坚韧的女孩子撼动了,在以前他的生活里,从没见到过这样的特别的女孩子,除了虚荣、就是女王、腐女……,这个寞小茜从外表,那哪一分都是最普通,但是那种气质,汪炎彬觉得自己都无法形容了。

而郑美军则是一副纠结的样子,“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说她怕我吧!敢跟我叫板,说她不怕,但是为了拣我的珠子,那么不顾自己的跳进池塘里——,真是不明白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失去的东西只要有心一定会找回来的,如果你不去找回只空空的遗憾,那才是最没有意义的!”汪炎彬表情深沉,突然莫名其妙的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李智炫疑惑的问,“你在说什么?”差一点以为他这个好友痴呆了,突然转性想当思想家,还是哲学家?晕死!

“这句话是那个死丫头说的,失去虽然可悲,但是自己主动放纵着失去,其实才是最可怕的!如果不去找回,只空空的遗憾才是最没意义的!我突然觉得她说的很对!”汪炎彬斜了李智炫一眼,表情从没有过的凝重,走到郑美军面前,“与其相信那个签,妄自的感叹,不如实际行动,去争取一下!不去做,怎么知道结果!不去做怎么知道值不值得?”

“我现在烦着呢,别跟我说话!”郑美军脸一黑。他是真的乱着呢,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这样深深的震撼,那个死丫头居然会为了那几颗玉珠,就舍命跳进水里?说她是怕他,但是她是第一个敢挑衅他的女生,说她蠢,但是那一双眼睛透露出的慧黠精灵,是一般女生都没有的!OK,他第一次承认这个女生很特别,在他以往的经历中从没有遇到过,并且成功引起他的注意……

“你不觉得我们连那个死丫头都不如吗?她在雨中淋了好几个小时,坚持的就是为了帮你找回丢失的东西。而你呢!就为了所谓的面子,就这样让自己深爱的人与自己擦肩而过!你问问你自己是真的爱Vicky吗?是爱她多一点,还是爱你自己多一点?如果爱她,为什么不去珍惜她?如果真的爱她为什么区区一份道歉都开不开了口……”汪炎彬不肯松口,依然咄咄的逼问着他的死党。

一番话让郑美军彻底哑口无言。他是真的被汪炎彬掐到了要害。是更爱自己,还是更爱Vicky?他自己真的也不知道!这些问题何曾是他考虑过的?

“去找Vicky说清楚吧!别空空的抱着遗憾!”汪炎彬用手拍拍郑美军的肩膀。对于美军的爱情,他从开始看到现在,美军是怎么样的人,他何尝不清楚,什么都好,就是太性格,也许这就是因为还青涩不成熟吧,所有极端的行为都是不成熟的表现!

被好友这样规劝着,突然间,郑美军真的有种愿意为了爱屈服的勇气生出来,但是郑美军的眼前又迅速回放,在学校看到Vicky同一个男生一起打伞并肩的那幕,无名火立刻又窜腾起来,刚涌起的勇气,立刻不复存在。“不要再说了,我的事,我自己有分寸!”

汪炎彬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再说话。

气氛沉寂下来,而郑美军一边焦虑的注意着急诊室那边,一边若有所思的缄默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kczg/2020/dNHkQl4rNkl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