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公车背后一团软软的 在车上被硬硬的东西顶着

“小晴,你怎么不说话呀?急死人了!”张姨见李小晴只是看着她,一脸的失魂落魄,不觉更加着急,“医生怎么说的?到底什么时候给你妈妈安排手术?”

“医生说,需要尽快做手术,不能拖太久。”面对张姨的再次询问,李小晴终于开了口,可是,一张口才觉得声音竟然无比沙哑,声带如同在干旱的沙漠里被风吹了好多天一般。

“既然是这样,那赶紧的啊,让医生快点安排!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今天明天?”张姨太过担心李小晴的妈妈,所以并没有太注意李小晴的神色,以至于她此刻语气中的反常都没有听出来。

不过,张姨没感觉出来,站在她旁边的中年男人却感觉到了李小晴的不对劲,他皱了皱眉,微微抬手,挡在自己妻子身前,阻止她的不停追问。

“小晴,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中年男人温和的目光落在李小晴脸上,耐心地问了一句顿了顿,又问:“是不是缺钱,做手术的钱凑不够?”

男人这么一说,女人一愣,随即也反应过来,立刻看向李小晴。

“小晴,是不是像你姨夫说的那样,你拿不出给你妈妈做手术的钱?别怕,我们家虽然拿不出太多来,几百万还是能拿出来的,这些钱怎么也够你妈妈的手术费了,你先拿去用!”

“对,咱们两家的交情多少年了,你要是缺钱就说一声,我们现在就打给你。”女人说完之后,男人也立刻点头表态。

看着这一对慈祥的老夫妻,看着他们脸上的真诚和朴拙,李小晴觉得心头涌上无尽的温暖!

俗语讲患难见真情,有些人平日里看起来千好万好,但一旦真的遇到困难的时候,恨不得躲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期待你最好就此失忆,最好忘了他这一号人的存在,所以,有些时候看起来是朋友的人,未必是真正的朋友。

虽然李小晴心里清楚这对老夫妻其实帮不上忙,但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他们能有这样的态度,足以表明他们的真心!

“张姨,姨夫,你们都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件事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钱的事也不用你们操心了。”

李小晴想好了,五年前秦康补偿她的那一千万,除了通过方希成给母亲和弟弟的,她自己这些年半工半读,并没有用那些钱,所以那一千万现在还剩下大半。

她家的那套老房子,如果卖掉的话,就算紧急出手,也能拿到一千多万,至于剩下的,李小晴的视线悄悄往秦康那边瞥了瞥。

即便他们两人不能在一起,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再加上看在秦念的分上,秦康应该也会借给她的吧。

并不是李小晴‘恃宠而骄’,觉得秦康可能还喜欢她,所以就一定要帮忙,而是李小晴知道,以秦康现在的地位和财力,一千万对他来说并不是多大的数目。

如果钱凑齐了,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请动比德尔医生来中国为母亲做手术,李小晴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这个实力,而这件事,还需要求秦康。

刚才从医生的办公室里出来,李小晴便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办,可想来想去,想到的她认识的,并且有能力办成这件事的人,只有秦康!

虽然李小晴本意上并不像找秦康帮忙,但如今事关母亲的生死,她实在想不到其他办法。

“哎?你这孩子?”一听李小晴拒绝帮助,女人立刻不赞同的直皱眉,“你从小性格要强,但我们也知道你们家的情况,借钱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何况咱们两家这么多年的关系了。”

“是啊,小晴,有什么困难你都可以说出来,”男人也立刻说了一句,“如果按照你们家以前的实力,这点钱肯定没问题,但现在......”男人顿了顿,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其实他不说,李小晴也知道他的意思,而且,他说的也没错,如果是以前,她家确实出得起几千万,但现在,她只能靠东拼西凑,不过,现在凑齐手术费不是最重要的,最总要的,是能把比德尔请过来。

“张姨,姨夫,你们两个的心意我都知道,”李小晴面色无比真诚的看着两位老人,严肃地说:“但现在钱还不是最难的问题,最难得是我妈妈的手术由谁来做。”

“嗯?小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

张姨听了李小晴的话,面上显出疑惑神色,“蔡主任不是你妈妈的主治医生吗?他在外科手术方面可是最好的专家,难道是他不肯为你妈妈做这场手术吗?”

“不是,”李小晴知道张姨口中的蔡主任,就是刚才给她讲所有情况的医生,“蔡主任说他可以给我妈妈做手术,但我妈妈的脊椎伤的非常眼严重,蔡主任说,如果他做,做好的几率最多只有三成。”

“三成!”李小晴的话刚一说完,女人立刻皱眉,诧异道:“蔡主任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连他都只有三成?”

李小晴面色沉重,无奈的点了点头,低声道:“蔡主任说,如果我妈妈的手术一旦失败,很可能会成为高位截瘫!”

“什么!怎么会这么严重!”一听此话,女人立刻惊呼一声,脸色都跟着变了。

不仅仅是女人脸色变了,旁边的中年男人也跟着变了!

“小晴,蔡主任真的是这么说的吗?你妈妈真的伤的这么重,就连他亲自做这个手术,也只有三成的把握吗?”

比起中年女人,男人虽然惊讶,但却更镇定一些,他看向李小晴,表情严肃的再次向她确认了一遍。

“是。”李小晴沉沉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点点头。

“那怎么办?你妈妈她,总不能,哎,这可怎么办啊?”女人苦着脸,急的跺了跺脚。

李小晴知道女人和母亲关系极好,这么多年,两人虽然只是邻居关系,但一直比邻而居,早就亲如姐妹,她是真的替母亲担忧。

“王姨,您先不要担心,蔡主任虽然没有把握,但他告诉我一个很厉害的医生,如果由他来为我妈妈做这个手术,成功的几率有八成。”

“真的?那个人是谁?他在这家医院吗?”一听李小晴这么说,女人立刻抬头激动的看着她,男人的眼睛里也带上了惊喜的神色。

“这,”李小晴的神色微微有些低落,但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有信心一些,轻声说道:“他是国外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医生,我,我正在想办法把他请过来。”

“国外的?小晴,你,你认识这个医生吗?”女人一听说是国外的医生,刚才脸上出现的激动之色瞬间消失,忧心的问道。

“不认识,”李小晴轻轻摇头,随即又道:“不过我会想办法的。”她说着,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秦康,恰好秦康也正朝她看来。

两人目光瞬间在空中相接,李小晴微微一怔。

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秦康的眼睛里似乎包含着某种别的东西,李小晴觉得他大概里已经猜到她最终会求他了,但她却有些看不懂他的眼神里究竟是什么。

从李小晴的理解来看,秦康的眼神看起来并不像是对请到这个医生有难度的模样,这样的反应,让李小晴感到欣慰,因为只要秦康有办法请到比德尔医生,那母亲就有救了。

可是,从李小晴的角度看,秦康的眼睛里似乎带着犹豫,李小晴心头不自觉的沉了沉。

秦康在也犹豫什么?他是不是不想帮这个忙,不愿意帮她请比德尔?还是说,她看错了,秦康其实没有把握请到比德尔?

此刻的李小晴是非常敏感的,因为现在她已经将母亲的所有希望都压在了秦康身上,如今,她所认识的所有人中,也只有秦康有这个能力可以帮她!

若是秦康不帮她,李小晴只要一想到这个后果,就觉得整个人都要窒息。

“你又不认识那个外国医生,如何能请动他呢?”女人听了李小晴的话,之前残留的一点希望也随之破灭,重重地叹了口气,面上一片愁云惨淡。

女人的声音,将李小晴的沉思打断,差距到自己已经盯着秦康看了半晌,李小晴立刻收回自己的视线,不管秦康帮不帮她,到时候私下谈谈就是了,现在还是应该先安抚一下两位老人。

“张姨,姨夫,今天是你们两位及时把我妈妈送到医院来,我心里十分感谢,今天时间晚了,你们也累了,不如先回家休息吧,医生的事,我会想办法的,您二位放心,我一定会请到比德尔医生的。”

“我们不累,就是担心你妈妈,”女人说到这里微微迟疑了一下,瞥了一眼站在李小晴身边的秦康,说:“你爸爸不再了,你妈妈一出事,就只有你和你弟弟两个人,但你弟弟现在也不在,你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

一个人?听了女人的话,李小晴愣了一下,她自然看到女人瞥秦康的那一眼,秦康明明和她站在一起,女人还说是一个人,明显是故意忽略秦康存在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9jjgr0rMj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