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高冷范儿全文阅读 10部好看的黑人解禁

第5章名场面修陨丹

润玉跟着锦觅来到了洛湘府,这里不同于璇玑宫,那样清冷,而是烛火暖意浓浓,叫人看着就觉得温暖。

锦觅很快便睡下,她并不知道站在外面看着她的润玉是怎样的悲伤。

被润玉情绪所控的何以琛只能不能克制的走到锦觅的床前,目色沉沉,然后施法取出她体内的陨丹。

果然,陨丹上已经布满了裂隙。

“果然裂了,觅儿,你竞对旭凤这般毫无保留。”

润玉的情感太过强烈,那沉浸在心底的悲伤涌现出来,带着不甘与遭受背弃的绝望。

“你可知当我看到魇兽吐出来的梦境,看到你们缠绵悱恻,你知道我那时心有多痛吗?我宁愿你此生,不知情为何物,让你谁也不爱,再也无法爱,再也不去爱。”

陨丹破碎,这就是锦觅如此专情旭凤的原因。

然而在看到陨丹出来的那一刻,何以琛心中一喜,果然。

然后他将刻意放出的润玉的情感慢慢收回,把对于锦觅的感情都一点点的收敛起来。

自知道了陨丹的存在,何以琛便一直为此筹谋着。

他选择接受润玉的记忆,每每情绪不可控的原因大多都是关于锦觅,这让他不得不早做准备。

而这陨丹便是他用来克制润玉对锦觅感情用的。

何以琛按照天书上所记载的方法一点点修复陨丹上的裂隙,然后深深的看了正熟睡的锦觅,将陨丹打入自己体内。

不料,陨丹一入体,竟与润玉的情感起了剧烈的冲突,直接反噬了何以琛的法力,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

屋中灵力一震,锦觅嘟囔了一声,像是要醒过来的迹象。

何以琛一惊,立马闪身离开。

只是他这反噬不轻,又走的迅速,所以没能完全隐匿好身上的灵力波动,惊动了水神洛霖。

洛湘府外。

洛霖追着一个人影出来,却看见润玉受伤跪倒在地。

润玉?

洛霖没有出去,而是在一旁看着,自上次璇玑宫一事后,他就对着夜神大殿很是关注,不知为何,他总有种感觉,斗姆元君所说的锦觅的万年情劫,会在他身上发生改变。

何以琛没想到,润玉对锦觅竟然用情这么深,只是一缕情丝,却可以直接抵抗陨丹的存在,他大意之下直接牵连伤到了元神。

不可谓受伤不轻。

只能勉强出了洛湘府,找了个地方先疗一疗伤。

何以琛施法导出体内的陨丹,却发现上面的裂缝比在锦觅体内还要大,几乎都不成丹形了。

何以琛心中一惊,这陨丹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了,否则……

来不及多想,何以琛加大灵力,施法修补陨丹上面的裂痕,勉强拼着将陨丹修复好,才重新打入体内。

然后站起身来,拱手向后方的一棵树作揖道:“润玉失礼,深夜至此,打扰水神仙上了。”

洛霖只得站了出来,道:“不知夜神大殿深夜来我这洛湘府所为何事,既然来了,又怎么这样就离开呢?”虽然因锦觅一事,他对润玉有些愧疚之情,可到底还是锦觅在他心中最为重要。

事关女儿,他也顾不得什么君子作风了。

润玉沉默着,只是很深沉的说道:“水神仙上觉得今夜的月色如何?”

洛霖到底不是逼迫别人的性子,便随着话说道:“月色清亮,只是少了繁星作伴,略显寂寥。”

润玉道:“天后有旨,许我养伤不必当值。”他话音一转,“今夜我见过觅儿了。”

洛霖道:“觅儿去找你了?”

润玉轻笑了一声,道:“觅儿很善良,她虽不愿说出口,我却是知晓她的,凡间一劫,她始终放不下。”

他没有说的明显,可洛霖是明白的。

像是自嘲一般,润玉看着水神,“昔日,我只当她是懵懂天真,以为可以日夜陪伴着她,这样便足以,怎料事与愿违。”

洛霖道:“那夜神欲意何为呢?”

润玉深叹一口气,“从前她什么也不懂,对谁都是一般无二,却是与如今的专情相差勃大,我觉着其中有异,便查看了天书,才知她体内有一陨丹所在。”

“服陨丹者,灭情绝爱。”

洛霖想到方才看到了景象,“难道,方才那便是……”

“是,那便是陨丹。”润玉直接承认,“我方才从觅儿体内取出时,陨丹已然破裂,可见,她用情至深。”

至于是对谁用情至深,他们俩人都清楚。

洛霖问道:“这陨丹为何会在觅儿体内?”

润玉体内的陨丹已然起效用,此时他已收拾好心绪,对洛霖道:“我先前听长芳主说起过,锦觅仙子自小便薄情寡爱,想来这陨丹应是与花界有关,又或者说是,同先花神有关。”

洛霖道:“既然如此,夜神又为何会将它取出。”

润玉道:“水神仙上认为这个陨丹的作用,真的会让锦觅仙子度过难关吗?”

“锦觅仙子的劫是情劫,如今她的情劫已然出现,一味的压制,只会适得其反。”

“方才仙上也看见了,这陨丹入体,的确能让人不感情爱,可若是情劫过甚,只会反噬己身,轻则百痛加身,重则伤及元神,长久昏睡不醒。”

“这是水神仙上想要的吗?”

这一番话彻底堵住了洛霖,他却是不知如何做才好,他几千年不知锦觅的存在,如今方一认回女儿,期间种种都让他不知如何应对。

“那不知夜神殿下要如何做?”

润玉道:“锦觅仙子的情劫,一半在火神,另一半,想来应是应在了我身上,如今我服用了这陨丹,自然便不会去应这情劫,如此,情劫减半,自然有了一线生机。”

洛霖有些迟疑,“可那陨丹的效用,也会伤及你身。”

他这话说得实在感慨,他实不知润玉对锦觅竟用情如此之深。

“润玉如今要做的事,乃是润玉一人所为之,实在不必牵连到锦觅仙子,水神仙上也不必为此感慨。”

洛霖已然知晓了全部,十分感动,便深深作揖行了一礼,“洛霖在此,谢过夜神殿下。”

润玉却是避开这一礼,然后跪下道:“润玉在此有一事想请水神仙上同意。”

“润玉与锦觅仙子的婚约原本只是天帝同仙上的约定,按说润玉不该有违,如今润玉旁事加身,实在无法兑现当初的承诺,还请仙上,解除润玉同锦觅仙子的这门亲事。”

洛霖将润玉扶起来,实话说,他虽然实在不愿意锦觅同天帝的儿子在一起,可若是要选,自然是这夜神比那火神更好。

只是世事弄人。

罢了。

“此事,我暂且应下,但,我希望你知道,不要将花界和水族牵连其中,尤其是锦觅。”

“你可能做到?”

润玉浅浅一笑,“这是自然。”他道:“只是,为了减少纷争,润玉斗胆,请借水神长女之名一用。”

洛霖也是从当初的权利斗争中走出来的,自然明白润玉此举的意图,可他却无法同意,这场注定纷争不断的权利争夺中,锦觅不该被卷进来。

见洛霖沉默,润玉便知他未曾应下了,便道:“夜很深了,润玉便先行告辞。”

临走,却留了一句:“听闻凡间新奇事物颇得锦觅仙子所好,近来各界风波不断,想来那里应是一个好去处。”

洛霖却陷入了沉思。

回到天界后,何以琛知道,自己永远也做不回从前的何以琛了,在这弱小就是原罪的世界里,他能做的,只能去做,必须去做的,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掌握自己的天命。

而不是别人手中可有可无的棋子。

所以他穿上了那套天界的丝麻丧服,就像是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伪装,这样他就能让自己成为润玉,也能护住最后一丝何以琛的影子,去等待一个叫做赵默笙的女孩来找到他。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9jngc0hMnU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