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老师穿短裙 高度H文细节

白幽兰理所当然的说:“做好改嫁的准备啊。”

“王妃……还真是快人快语。”洛铭轩停顿了一下,才算是想出来个词语来形容白幽兰。

仿佛根本没有看见洛铭轩有些阴沉的脸色,白幽兰一手扯过洛铭轩拿的书,看了几眼,见识一本风物志,随即又扔到了一边,说道:“没办法,谁让某人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死活呢。”

保命的药都让人给换了,还有闲情看风物志,真是……

洛铭轩沉默不语。

他怎么可能不在意自己的死活!母亲的死,兄长的死,他一直认为不是单纯的病死,他还没有查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可以死?!

他这一身的毒,每隔五日,他都需要服用一剂汤药,来压制体内的毒性。今天不过是稍微耽误了一下,居然差点就倒在洛浩宇的面前!

洛铭轩藏在袖筒里的手,悄然收紧。

“开方子的人,不可能害我。”洛铭轩拉回思绪,语气平淡的说。

那人,一直在帮他,要不是她,他可能早就化为一捧黄土了。一直吃的她开的药,要他死何其简单?哪里需要忽然来下毒害他!

“拿来!”白幽兰把小手往洛铭轩面前一摊。

洛铭轩看着眼前,白幽兰瘦瘦小小,带着繁重工作后,留下的茧子的小手,一丝心疼在心底蔓延,只是这丝心疼很轻很淡,淡到洛铭轩自己都没察觉。

吩咐了莫风去拿,煎药剩下的药渣,洛铭轩看着白幽兰,明明就是一个瘦弱的女孩,那种自信到张扬甚至有一点点张狂的气势,到底是哪里来的?

见她轻轻拈起一块糕点,细细的啃着,洛铭轩在心里不禁笑了,到底还是一个小女孩,如此贪吃。心中忽然一动,洛铭轩说道:“王妃放心,本王会安排好一切的。”语气中,是他从未出现过的轻柔。

嗯?

闻言,白幽兰诧异的抬头,正正撞见洛铭轩望过来的眼神,幽暗深邃不见底,让人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其中。

“你还是先让自己活着再说吧。药方也拿来!”白幽兰浑不在意,只要能找到娘亲,其他的事情,无需任何人帮她安排。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态度,白幽兰决定不放过一切可疑的地方。虽然洛铭轩肯定开方之人不会害他,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那人会不会背后做手脚。

洛铭轩点头,然后拿起之前被白幽兰抢过去,又弃之如敝履的书,递给了她。

于是,疑惑的接过书的白幽兰看见,就在她之前看过的那一页上,有着一首类似于诗词的文章。

狐疑的抬头看看洛铭轩,白幽兰说道:“你是不是治好了哑医,又患上了幻听?”她是要那张药方,不是要看诗词!

何况,有这么奇怪的诗词吗?

“异国低头思故乡,芭蕉垂泪悼长眠,云雾蔽日三九时节,大雪纷飞穿林过。睡醒秋声无觅处,狂风吹断荷花径,飞泉直自天际来,九死一生春常在。”

看着白幽兰疑惑的表情,洛铭轩的唇角微微上翘,念到:“异国低头思故乡,生地、怀熟地。芭蕉垂泪悼长眠,叶下珠、水安息。云雾蔽日三九时节,锁阳、天冬……”

洛铭轩的话尚未说完,白幽兰已然明白过来,这是一首中药诗谜!

“天花粉,木通,明天冬,半枝莲,泽泻,凌霄,独活,四季青!”白幽兰将洛铭轩未能说完的,中药名一一说了出来。

谁能想到,洛铭轩用来保命的药方,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存在于一本风物志之中,一首似是而非的诗词之中!

“再加夕颜,羽衣甘蓝,幻蝶蔓和望江南。”

白幽兰点头,此方用药均属平常,却巧妙的结合在一起,正好可以抑制洛铭轩体内的毒性发作。

这方子,没有任何的问题。看来,问题应该出在煎煮的汤药之上。

正在此时,莫风将药渣拿了来。

立即,白幽兰就再次闻到了东落草的味道,心中了然的白幽兰站起身来,将那些药渣摊开在桌子上,细细的看着,嗅闻了一下,却只闻其味,不见一星半点的东落草在其中。

“莫风,是谁负责抓药,煎煮的?”

“回王妃,药材是属下去抓来的,煎煮是管家负责。”

管家?白幽兰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花白头发老者。管家安福,屡次阻止她走出紫罗阁,被她毒倒在地足足晒了半个时辰的阳光!

“命倒是够硬,居然还能爬起来!”白幽兰笑的灿烂而带着丝丝邪魅。初见这安福,就感觉他有一些不对劲,现在看来,他还真的是心怀鬼胎呢。

看见这笑容的莫风不自禁的心底一寒,在心里嘀咕着:王妃真可怕,幸好这笑容不是因为自己而出现的,幸好幸好!

“洛铭轩,你的管家借我用一段时间。”

洛铭轩微微点了点头,也不问白幽兰要做什么,只是对莫风说道:“吩咐下去。”

莫风微带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洛铭轩,王爷真的要这么做?

从小就跟随在洛铭轩身边,莫风怎么会理解错他的意思?洛铭轩所说的吩咐下去,并不是单单指王妃借用管家这件事,而是在说,景王府内的所有人,要听从王妃的调遣安排!

白幽兰并不知道,洛铭轩话中的意思,也就没能猜透莫风的心思,见他踟蹰不去,误以为这莫风和管家安福的关系不简单,当即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莫风你放心,本王妃不会对管家做什么的。”

洛铭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嘴唇紧抿,面无表情的看着莫风。

莫风立即知道王爷已是非常不悦!王爷平时一派淡然,但是不代表他没有发怒的时候,而且他一旦发怒,后果是很恐怖的!

莫风惶恐的应声出去,只感觉后背都已然被冷汗沁湿!

白幽兰将那些药渣,尽数倒进了洛铭轩书房中,一株紫迷迭的花盆里,拍了拍小手,松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就这样吧。”径自出了书房。

及至白幽兰的身影消失在书房之中,洛铭轩才轻声唤道:“微风。”

“属下在。”微风自暗处悄然出现。

“还是没有查到吗?”

“属下无能!”微风低头跪在洛铭轩面前,心里惭愧异常。

据微风之前调查显示,丞相府庶出且不被白博宁承认的女儿白幽兰,生性胆小怯懦,却在嫁入景王府的当晚,不但性情大变,且精通毒术,擅使暗器!

这样的转变,洛铭轩如何能不在意?自是再派微风详细查探,只可惜无论微风如何调查,都没有发现任何被掉包的可能,也查不到白幽兰究竟为何会转变。

“不用查了。”

“王爷恕罪!”微风叩首。

“去查一查白博宁,王妃这边,你们只负责保护好她的安全即可。”

当微风再次消失在黑夜里的之后,洛铭轩疲惫的合上了双眸。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错白幽兰这个人,她自信张扬,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是冷酷嗜血的,可是她的双眸中,绝对没有半分阴谋诡计的意味。

这天,白幽兰正在院子里“晃悠”,就听到从旁边树丛后路过的,两个小丫鬟的议论声。

“小菊你说,那个翠柳说的是真的吗?看着王妃不是那么坏啊……”

“你不就是伺候王妃洗漱一次吗?能看出来什么呀!那个翠柳可是王妃的陪嫁丫鬟,说的还能有假?”

“那倒也是……”

两个人估计是压根没有注意到,周围还有人吧,一边说着一边走远。

白幽兰挑眉,翠柳?

呵,不提还真差点要忘记翠柳这个人了。看来,她的“规矩”学的差不多了?已经出来走动了。

差人去将翠柳,和那当初被白幽兰“拜托”教导翠柳的段嬷嬷,一起喊了来。

“老奴见过王妃!”

“奴婢见过王妃!”

两人依次行礼,翠柳也规矩的跪在地上,原先的嚣张全然不见。

白幽兰不语,盯着她们二人许久许久,久到那段嬷嬷几乎要跪不住的时候,她才出声说道:“起来吧。段嬷嬷,本王妃记得,吩咐你的是,好好教导这丫头的规矩,何时规矩学好了,何时出屋。这么快,规矩已然学好了吗?”

此次见面,白幽兰也不复见当初对段嬷嬷的客气。

“回王妃,老奴已经教导好翠柳这丫头的规矩,只因这些天王妃一直在忙,是以没有及时回禀王妃知道。”

段嬷嬷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最后还是在翠柳的扶持下才站起来回话。

“嗯,”白幽兰淡淡应声:“嬷嬷可以回去了,翠柳留下。”

段嬷嬷见白幽兰不再多说,心里有些茫然,迷惘的看了看白幽兰的脸庞,感觉很是陌生,恍惚着走了出去。

室内,又是一阵的沉默,翠柳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

“翠柳,你知道本王妃三日回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白幽兰笑着询问,仿似在和翠柳闲唠家常一般。

“奴婢不知。”

“本王妃的娘亲失踪了!”白幽兰看着翠柳疑惑而带着快意的表情,声音渐渐转冷:“你狠得意是吗?不过呢,翠桐翠雨死了!陈曼和白心柔也得了重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白幽兰的声音森寒,目光冷厉的看着翠柳,眼睛一眨也不眨。

翠柳忽然感觉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几乎瞬间就蔓延至全身,那股寒意几乎冻僵了她的全身,她颤着声音问:“怎……怎么……回事?”

“是本王妃做的!翠桐翠雨是本王妃毒死的,陈曼和白心柔重病也是本王妃下的毒!翠柳,你说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扑通”一声,翠柳被白幽兰说的话和她阴冷的表情,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白幽兰一步一步的逼近翠柳,口中“啧啧”的感叹着:“丞相夫人身边的大红人呢,怎会这般胆小?既是如此胆小,怎么又有胆量到处说本王妃的坏话!”

伸手一把捏住翠柳的下巴,白幽兰再次展开笑容。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DkA2yNDA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