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就想弄湿你 好紧 含不住了

时间这一刻停滞下来,四周一片死寂。中央的那个血人,依旧没有卸下周身狂躁的剑气,却也不再是见人就杀的疯徒。他似乎被孙思邈的话给打动了,仰头望了天边些许,似乎在判断这是否真的不是天华,是否真是唐国。

手指松落,剑掉落在沙地溅起沙尘,他偏头看过四周,尸体如山,身首各异,残肢遍地,鲜血汇成溪流染红了整片沙地,他迈步走了数米,蹲下身子,将上头那无头尸轻轻拨开,露出身下那面被血贱污的旗帜,那是天华国旗,他伸指抓起来,摊开抚摸那绣上去的崆龙,眼底依旧无波无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远处那些紫衣军人面面相觑,站出来一个明显地位最高的棕发绿眼男人,他试探的问一声:“…少主?”

就像是拨动钢弦的古琴,他的双眼这才有了些光彩,扭头看去,见了那人,轻声道:“雷麦卡·夫修。”

那些紫衣人纷纷面上闪过狂喜之色,整齐划一的直跪叩首,齐声呐喊:“炽焰不归赴黄泉,身死魂枪镇华门!天华王将炽焰营众将参见镇国昭王,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尸体被就地掩埋,目前情况并不明朗,在寻了一处较为平缓的的地势后,他们就地扎营。刑讯帐内传来被捕的狼牙兵的哀嚎,不是没有抓到天华军,只是那些人一看势头不对,都毫不犹豫的咬下藏毒的牙齿,当场毒发身亡,即便是再厉害的医者都挽救不过来。

这些天华军一开始就存了死志,他们来势汹汹,不过是第一波来试探的死士,只是没想到他们的目标竟然恢复了武功,还恢复了记忆,镇国昭王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些天华军在见识到走火入魔的安淳后,心就已经乱了,又或者本来就心虚,自然溃不成军。

炽焰营的营地离那些唐国侠士有数里之远,座座紫色的蒙古包朴实无华,大小都比普通的军帐要小上一半,唯有中间那个三个帐篷连在一起的大将帐篷,特别不同。

唐国这边的议事帐篷里,叶凡走来走去一脸复杂,烦躁都写在了脸上:“那小子竟然是天华的王爷,这到底是搞什么鬼!那些天华人又是什么目的?还有那些天华军……凭什么把我们唐国扯进他们的内乱里。”

于睿倒是冷静,她双目一凝,扫向了孙思邈,孙思邈就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遭,果然听到于睿道:“孙前辈,你既然一早知道司前辈和安公子身份,为何不早说?”

孙思邈道:“早说如何?晚说又如何?老夫答应过娲丫头,在安小子还未记起来前,不会透露他的身世。”他摇了摇头,道,“就如刚才说的,安小子在四年前剑意冲境的时候出了差错,走火入魔心智不全,才会不慎流落他国,天华近几年搅得西方战乱不休,就是为了寻他,哪知道他竟然到了唐国,不仅失忆还没了武功,老夫之前寻到他的时候,发现他情况有异,实在受不了太多的刺激,所以和娲丫头做了约定。

“安小子之前病发猝死,也多亏了他体内有凤凰蛊才能活下来,那些天都处在深度昏迷中,隐隐就有疯魔之态,本来是想要慢慢治疗的,哪知道遇到敌袭,不得已才用外力惊醒他,果然他入魔了见人就杀,已经做好了要强压制的准备,却没想阴差阳错,他又突然清醒了,还恢复了记忆,真是可喜可贺。”

“哪里来的可喜可贺!”谢渊气得咬牙切齿,“你也说过了,那小子现在只记得四年前的事情,入了唐国后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忘个精光!那镇国昭王的名声,即便是身处唐国都有听闻,那就是个沙场的鬼将军,炽焰军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无论男女老幼,他都不会放过!这样的人…如何能够合作?”

“老夫倒是觉得他忘记了才好。”孙思邈笑着,但是眼里没有丁点笑意,“说穿了,谁不知道安小子在唐国陷境丛生受尽磨难,好端端的个人,被弄成个药罐子,谁见了都可以欺一下……说实在话,老夫一年前在苗疆找到那小子的时候,如果不是身上有娲丫头赠的醒魂丸,那小子也就没命了。这一回,更是有了体内不知谁安下的凤凰蛊,才活了过来。连死了两次……如果他真的死在了唐国,不必被人大费周章挑唆二国战事,那娲丫头也会搅合得唐国民不聊生。”

“哼,一个女皇,一个王爷,好好在他们国内发号施令就成,做什么要来唐国这边生事!”上官博玉拍得椅子阵阵响,“一班子养尊处优见不到北的皇室子弟,他们搅合得我们还不够乱吗?”

“说句实在话,老夫在六年前就见过安小子了,也知道他本性如何。他在唐国发生的那些事,最好还是不要漏出丁点风声为好,他手底下的炽焰军人应该是得了命令,不会说。我们这边的人也好守好口风,特别是……”孙思邈看向了一直不发声的叶英,“叶朔,最好别让他出现在安小子面前,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老夫是不太懂这些的,最好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于睿看了眼务虚子,唐无影忍不住叹气,叶芷青也面有难色,孙思邈叹息一声:“还是说回实在话,你们最好别把他当成以前你们认识的那个灵修才子,以他现在的性格,如果知道他那四年里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些什么什么的男人,那就不用提合作了,恐怕不用等娲丫头起兵,他就先……”

“……你到底站哪边的!”李承恩一字一句,咬着牙质问。

孙思邈眨了眨眼,乐呵呵的说:“哪边都不站。”不过安小子好歹是他忘年交的弟弟,他也知道这人的情况,偏袒一些也是正常的吧?或许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娲丫头和他约定好的各种珍贵药材和医书啦,给万花谷多少多少的好处啦……恩,毕竟他也是人,而且不得不说……安小子在大唐混得实在太惨了,他都没想到娲丫头能够忍下这口气,还以为那丫头一知道就会先发难呢。

总而言之,他还是努力稳住安小子吧,稳住了他,娲丫头那个只认弟弟不认人的,才可能会掀过这一笔。

在得知司娲就是天华女皇后,她杀唐国节度使和纯阳白陆这个罪名,就不攻自破了。她这个皇帝想杀个人多简单啊,更不必把自己的把柄送出去,如果这是她杀的,何必自己在唐国境内就杀?而且她和白陆本就无冤无仇,就算说要报复整个唐国江湖,也不该这么小儿科,至少也要杀个门主吧。

至于节度使,这就更不可能了,一个节度使关她什么事?那个节度使本来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以她的立场,留着不是很好吗?死了对天华有什么好处?

只是他们这些人都兴冲冲来讨伐魔头,结果身陷陷境,被分成了几拨不说,还遭遇了狼牙兵和天华军的围堵,天华还打着清君侧的名号——谁不知道镇国昭王是女皇的心尖尖,宠得跟什么似的,在天华里更是威望极高,清君侧这个事本来就站不住脚。

那么,究竟是谁背地里教唆狼牙兵?又是谁教唆天华军的?这个幕后主使,无疑就是掀起这场动荡的主使,原因最有可能的,就是想将唐国武林一举消灭吧。毕竟他们这里,十二个大门派里就有了十个,有生力量几乎都在这里,一旦他们出了意外,唐国武林铁定大乱。

来增援的大部队里,据他们所说,他们分散后就又遇到了两拨狼牙军,后来打着打着,和唐门那边的人就对上了,吵起来没多久,又遇上了小波天华军,打着没多久,天降一群鸟人,啊不,是炽焰营军人。

炽焰营的军服很有讲究,竟然和唐门机关翼有得一拼,轻功飞起,那双臂一展,原来他们袖子和上衣是连在一起的,看起来就像是鸟的翅膀一样,借着风力和内力,在空中的速度堪比雄鹰,之前他们见到的空中增兵里,那些看不出是什么禽类的身影,就是那些炽焰军了。

炽焰军和他们一起打退了天华军后,就说要找人,找的人就是安淳,派他们来的人是司娲。虽然一路上有摩擦,但他们还是合作了,这才赶到了恰好的时机,来一发空中增援,才和这股倒霉的小部队集合。

不过最后扯出来的真相完全让人安心不下来,这小子不是孤儿吗?姐姐不是武林盟主吗?不是那个撩完人就跑的花圣吗?怎么最后就变成了……

#王爷失忆流落异国体验人间真情#

#女皇微服异国后的风流艳史#

果然人生就是大八卦,真真的活久见,这现实比话本还精彩,要是有人能写出来这两部小说,铁定能风靡世界。

唐国这边伤者不少,万花和七秀弟子四处奔走,一人当成两人用,累得脚不沾地,偶尔停下来望隔壁的紫色营地。摔!他们在开宴会!隔的这段距离都不能吹散他们奏乐歌舞的声音,而且唱的都是什么鬼?

天华官话好歹是唐国方言的分支,总有人能够听懂的,听懂了翻译过来就懵逼了,他们竟然用大白话唱情歌唱艳词,什么爱你爱你什么我们结婚吧什么妹子看过来你美得哥合不拢腿什么我要给你生猴子……

这时候就有一些爱八卦的人摸着不存在的胡须,头头是道的说:“在下终于知道那昭王爷和天华女皇肆无忌惮的撩人功夫是怎么来得,敢情天华人都这么开放不知羞!”

还有巡夜的人看到那边有一对女人半夜里跑出来对着月亮光明正大的在倾诉爱意,还亲得火热呢。要不要脸?

眨眼间就过了小半个月,唐营这边就有些粮草告急了,同样的天华那边也有这种情况,这里遍地荒漠,找个吃的很不容易,水更是艰难,这时候远方来的增援就极为重要了,饿得两眼昏花的人们远远看到一群长歌弟子,一脸风霜衣裳带血,神色疲惫的过来,后面跟着大队的粮草,顿时就乐开怀。

为首的那个还有不少人认出来了,当年名剑大会把叶朔搞成重伤的不就是他吗?那个叫莫文赫的犀利长歌,他还是……天华王爷的未来王妃。

而且,之前通缉的要犯里,他也有一份。所以这粮草究竟是给谁的?谢渊看到那车是朝着他们这边营地来的,一颗心就放下了。幸好是给他们的,大头一定是我们的!最好不要给那群天华的。

不过天华那边也接到消息了,那些扎营后就不露面的炽焰军人,老远就簇拥着一个人过来。那个被保护得密不透风的人,即便换了身行头,大家都认得出来。当初战场那个血人,大家已经是历历在目,光是想起来就胆寒。

这回安淳换了一身衣裳,黑色的里衣,外面是一件简式看起来朴实无华的紫色大袍,用银丝绣出了两头崆龙,脚上踩着一双圆头长靴,头发不知为何竟成了暗红色,而且剪短了贴在了脖后,衣服很简单没有特色,但额头一条镶着翡翠和珍珠的黑色抹额,就足以将他那掩饰不足的皇家贵气尽显无疑。恢复了记忆的安淳,反倒是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因为旁人所有的注意力,都慑于他那不怒自威的气势,那气势汹汹,足以让人忽视他的长相外形。

他脚步很轻,踩在沙地上都见不到痕迹,但是速度一点都不慢,像是急着见什么人,周边的护卫得小跑着才能维持队形。那双冷然含霜的红眸,都放不进其他人,直直的看向了那唐营帐门口的莫文赫,离得越近,眼里的光彩就越亮,一直皱着的眉头也柔和下来,直到站在莫文赫的面前。

好似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二个人,旁边人都有一种插不进去的感觉。安淳启唇,脸上带着极为浅淡却难以忽视的喜意,他说:“文赫。”

明明很轻很淡的嗓音,偏生让人听出不一样的味道来。莫文赫依旧是脸带笑意,谦谦君子的模样,他听了安淳这声喊,眼里的喜意加深:“你记起来了?”

“恩。”提到这个,安淳脸上的笑容全部都退散了,身上气质沉下来,冷得让人发寒。不过他看着莫文赫的眼神却没有变化。“你矮了。”

“是你长高了。”莫文赫笑意停滞,嗓音调子都平了。

约莫是察觉到他的不悦,那小王爷急忙补救:“路上有没有遇到危险?”

莫文赫没回答,说:“看来你真的记起来了。”

安淳愣了下,歪了歪头,虽然他依旧是一身难以让人亲近的气势,但这娴熟的歪头动作,竟然无端让人觉得有些可爱。不过他无端失去了四年记忆,心智上也就是个十六岁的半大少年,而不是他弱冠之龄的现在。虽然不明白莫文赫为什么又问一次,但安淳还是乖乖点头。

他一点头,下一刻的变化就让他全然僵直的身子。莫文赫抬头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扫过去,直把他扫得脸偏向一边,双目瞪圆,那惊讶之色尽露,不见之前那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

他呆呆的扭头看向莫文赫,这人表情不变,还是在笑,可是安淳却觉得很不对劲。当然不对劲,他一个王爷——竟然被人当众掌锢了!

莫文赫对上那双一半是怒,一半是疑的红眸,唇角扬起一个高高的弧度,但是眼神却变得极为阴冷,不发一语就转步进了唐营。安淳傻傻的站在门口,半天回不过神来。他身后的炽焰军这时候才从大骇中清醒过来,所有人都一脸怒气,纷纷按住了剑鞘。

“大胆莫文赫,你竟然敢对吾王不敬——……”

“住口!”安淳喝退了面有不甘的属下,一双阴冷的眸子扫过那些同样愣住的唐人,锁定了后头的孙思邈。

孙思邈,慢慢的捂脸。果然最坏的事态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OnDQI4hOD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