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被黑人插到底了 真的很舒服 下面太紧手指都进不去

这些时日来,天墉城的弟子们都发现,执剑长老的二弟子百里屠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只是待他们聚在一起谈论,究竟哪里与以前不同,又没人说得出所以然来。能说出这个中差别的,只有最了解他的人:紫胤、陵越和芙蕖;还有最恨他的人:陵端。

陵端最近胸闷非常,只因老对头百里屠苏最近不那么容易上当了。以往只需三言两语,便能激起他的怒气,进而再挑衅一番,就能看见百里屠苏憋红了脸,怒不可遏却又不敢动手的场面。自从百里屠苏那次昏迷后,每当自己有意激怒对方,百里屠苏都是淡淡一句:“陵端师弟说笑了,我并非师弟所述那样,若不信,自可向大师兄或是执剑长老问询。”诸如此类搪塞话语,有时说完还会对自己……微微一笑!那瞬间,陵端觉得自己真是见着鬼了,百里屠苏自从进了天墉,何时笑过……。永远都是一张不近人情的脸,对自己说的话从来都是义正言辞,仿佛自己有万般不是!

“哼,这次剑术比试,定要激他上场,给他好看!等着吧,百里屠苏!。”说罢,迅速将自己头发用力向后一甩,大步向展剑台走去。

“此次比试,乃是测试你们这段时日剑术所学,所有弟子当与我过招,于五十招不败者即算测试通过。未通过者每日将加练一个时辰剑术,直至通过。可都明白了?”

“是,大师兄!”

“好,即是如此,那第一个,陵清你来。”

“是,大师兄!”

陵清和陵越互行过礼后,便开始比试。一时间,练剑台上身形翻跃,剑影纷飞。陵端此时打起了主意——这是个好机会。

“下一个,陵端。”

“师兄,我可否不试?”

“不试?何出此言!但凡天墉弟子都需过剑术一关,你有何理由不试?”陵越听言,微微有些怒气。

“禀师兄,百里屠苏亦是天墉弟子,为何从不见他练习剑术?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是天墉弟子?也是,他到现在练道号都没有!”

“大胆!竟敢对自己师兄出言不敬,百里师弟是师尊弟子,你口出此言,难道是在质疑师尊?!”

“陵端不敢。”

“只是百里屠苏仗着是执剑长老弟子,从不把我们这些师兄弟放在眼里,每次相约与他比剑,他都推脱不允,却从不告知理由。如此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为何还能不用参与剑术之试,我心觉不甘!若非百里屠苏剑术已到超凡脱俗境地,纵使大师兄你剑术绝伦,亦会惨败于他?”

陵越脸色微变,道:“我并未与师弟比过。”

“大师兄不妨与百里屠苏相约比剑,如此我众弟子才能甘心!”

“请大师兄与百里师兄比剑,也让我等弟子一饱眼福!”不知是谁附和了一句,众弟子纷纷响应,陵越此时难以推脱,加之心里确实想与师弟一较高下,一时冲动,便将此事应允下来。

是夜,陵越缓步走向展剑台,他知道,这个时点的展剑台,一定能找到自己师弟。

百里屠苏停下手中的剑,今日煞气尤其难为控制,偏偏今日是……缓缓转过身来,朔月之日,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展剑台另一侧——该来的终是来了!

“师弟,上次之事,是我的错,对不起!”

没想到陵越竟以道歉开口,屠苏愣了愣神,道:“此事师兄勿要再提,是屠苏顽劣,累及师兄,怎敢还责怪于师兄!”

陵越沉默许久,突然道:“师弟可愿与我比试一番?”

“不愿!”斩钉截铁。

“为何?可是看不上我的剑术?”陵越未想师弟竟拒绝得如此坚决。

“师尊禁止我与其他弟子比武,即使是师兄你也不行。与我比武……恐伤及性命……”

“我自知剑术不够精湛,但尚不至连自己性命也照看不好,拔剑吧!”

屠苏只是实话实说,没想到却让陵越误会了意思,以为自己是说他剑术不行,屠苏一时语塞,加之心里紧张异常,多日来都做着自己将大师兄打成重伤不治的梦,一时情急,竟让煞气有机可乘,攻上心来。强稳心智,费力道:

“师兄剑术绝伦,天墉弟子无出右者……屠苏……自知不如,还望师兄……收回……比剑之言……”,煞气攻心,屠苏此时意识渐渐有些模糊了。

“胆小鬼,连比都不敢比,真是没用!执剑长老怎么收了你这个废物!”陵端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一同出来的,竟然还有一众天墉弟子。陵越暗道不好,屠苏看起来似是着了魔怔,这么多弟子,陵端还出言相激,不知要出什么祸事!

“胆敢……对师尊不敬!你……陵端……快走……”仅存的一丝清明,让他们快离开,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

“走?哼,吃我一剑!”陵端说罢,一剑向屠苏刺来。屠苏挥剑挡下,将陵端震出十余步之多。众人这才看清,百里屠苏手中所执,并非霄河剑,乃是一柄木剑!木剑做工粗糙,简直惨不忍睹,剑尖削的十分不对称,剑身也是歪歪扭扭,还有木屑从剑身旁龇出,剑柄更是胡乱刻了一下似乎只能勉强握住,连街边小儿的玩具都不如!这当真是执剑长老的弟子?那个收藏宝剑无数,以铸剑闻名于世的执剑长老的弟子?

可他就是以这剑,将剑术亦是不俗的陵端一招震退!

百里屠苏缓缓向陵端走来,他的眼睛微微泛红,面容严峻,甚至有些扭曲了,陵端刚才那一招伤了右臂,此刻左手托着右臂,一边朝屠苏大吼,一边连连向后退去。

“快去叫长老!”陵越拦在屠苏身前,对众弟子大吼。

反应和身形最快的陵敏迅速退出人群,消失在黑夜里。

“哪里走!”只见百里屠苏迅速越过陵越,身影快得不可思议,一瞬间除了陵敏和陵越之外的弟子都倒下了,一动不动。

陵越倒吸一口凉气,惊道:“你都做了什么!”

“师兄要比剑,我便成全你!”百里屠苏的声音仿佛从幽冥之处传来,还微微带着点戏谑。

“师弟,你怎么了?”

“勿要多言,出招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OnDQg4wOD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