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韵母 风情全文阅读 在车里做a可不可以

接下来的几日内,夏慕颜都在月归楼忙的不可开交,而胜无幽走后也没有再来,她也无暇去管他,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夏慕颜一直都很矛盾,最终她还是决定找天灵出来好好谈谈,她想知道他真正的意图.

君言是一个非常聪明也非常能干的人,他的能力很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他都可以很圆满的解决,有的时候夏慕颜在想,像他这种人,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留在这种地方,她想他肯定是不会缺钱的,因为他每个月的工钱就是一个普通百姓十年赚的钱,而他也没有签合约或者是卖身契之类的东西,当然她不会去问他这些,因为有他帮忙,她可以省不少的心,夏慕颜可不想让这个帮手就这么走了.

月归楼的生意如日中天,可是并没有像胜无幽说的那样,有什么复杂的人到来,有些熟客她差不多都已经可以记住了,她甚至有些怀疑他当初开这里是否是他说的那个目的.

夏慕颜站在楼上向下观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污秽,转过身,正巧看见流岚站在不远处发呆,夏慕颜叹了口气,看样子她还是没有从胜无幽那里解脱出来,夏慕颜走到流岚身边,可是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她虽不明白真爱是什么,可是却知道爱情是一种迷药,可以让人丧失理智,所以她知道,流岚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夏慕颜向楼下走去,刚走两步,就与门前来的一男子撞上了目光,那男子也带着面纱,两人对视,夏慕颜皱眉,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此男子的眼神特别熟悉,只是她忘了从哪里见过,男子也在看她,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些笑意.

君言招呼着客人,转过头却看见了这一幕,走到男子面前.招呼他进去,男子最后看了夏慕颜一眼之后,便随君言进去了,可是夏慕颜还是觉得很诡异,她感觉到,这个男子肯定不简单,她还从来没见过来这种地方还带着面纱的,虽然带着面纱,可是还是可以察觉到,这个男子应该长的很俊美.

正在他愣神之迹,又两名男子也走了进来,还四处的看,似乎是在找什么人,夏慕颜走下楼,来到男子身旁.

“公子想找谁?”夏慕颜说的很直白,男子看着她,看的很仔细,似乎是想把她的面纱看穿,夏慕颜不悦的皱眉,长得如此眉清目秀,竟然这么不知廉耻,哪有这么看人的.

“请问是慕颜姑娘吗?”许久后男子方才开口,这一开口便是夏慕颜的名字,夏慕颜看了看他,有些眼熟,可是却记不得了.

“公子是?”夏慕颜带着疑问,话一出口,男子的眼光有些暗淡了.

“那日与姑娘相约茶楼相会,未想在下等了许久,姑娘竟然失约了.”男子的语调很轻,可是还是能听出里面带着的责怪,话说到这里,夏慕颜才猛的想起确实有这么回事.

脸上带着愧疚之情,”实在抱歉,我这里实在是太忙,所以给忘记了.”夏慕颜笑着说.

“既然姑娘如此忙,那在下也不便打扰,告辞.”说完便转身向外走,他身后的家丁狠狠的瞪了夏慕颜一眼,仿佛是她勾引了他家少爷,夏慕颜直想喊冤枉.

“邱云夕!”夏慕颜想了很久,终于把他的名字想了起来,男子顿了一下,转过身,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原来姑娘还记得在下的名字.”邱云夕说道,夏慕颜笑了一下.

“公子既然来了,不妨进来休息一下,想必公子找到这里,也费了不少的周折.”夏慕颜说,邱云夕愣了一下,随后点头,收起扇子走了进来.

夏慕颜做着请的手势,邱云夕很有礼貌的点了下头,夏慕颜带着他向里面走,而他的下人依然死死的盯着夏慕颜,让夏慕颜觉得是盲刺在背.最后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的仆人似乎很讨厌我.”夏慕颜回过头,微笑着对邱云夕说.

“他就是那个样子,你不要怪他,其实他并没有恶意.”邱云夕连忙解释,

“你太紧张了,我没有别的意思,这边请.”夏慕颜带着邱云夕去了一个房间,里面很宽敞,外面的阳光从窗户外照了进来.

邱云夕也没有再说什么,他觉得多说无意,房间内有一个很大的桌子,夏慕颜向在二十一世纪一样,帮邱云夕拉开椅子,邱云夕愣了一下,最后坐了下去,夏慕颜坐在了他的对面.

“公子觉得我这里与那茶楼相比如何?”夏慕颜倒了杯茶,邱云夕的下人站在门外.

“自然是胜过那里.”邱云夕淡淡的笑了一下,眼睛却从未离开夏慕颜,让夏慕颜觉得好难受,这次她终于知道凤舞的感觉了.

“公子一直寻找我,不会真的是喝茶这么简单吧?”夏慕颜说的直接.

“姑娘恐怕是有所误会,在下并无其他想法.”邱云夕礼貌的说,夏慕颜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总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

“呵呵,公子请喝茶.”夏慕颜端起茶杯,对邱云夕笑了一下,可这哪有喝茶的心思,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个地方呆的久了,不然就是和胜无幽待得久了,她总觉得只要是出现在她身边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好人,而邱云夕虽然看上去不像是个坏蛋,但是这脸能说明什么吗?长的好看的男人能芯吗?就比如胜无幽.

夏慕颜叹了口气,似乎现在她只要觉得谁不是好人,都会把那个人和胜无幽做对比,没办法,谁让胜无幽是她有生以来见过最会动心眼的家伙.

“姑娘为何叹气,是否是我打扰到了?”邱云夕小声询问道,夏慕颜摇头,邱云夕的声音很柔,让听到的人都很舒服.

“公子住在何处?”夏慕颜最受不了的就是和一个男人沉默,可是又找不到什么好说的话题,所以就问起了这种事,看邱云夕的打扮,就能知道,肯定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在下住在城北,如果姑娘愿意,可以随时到寒舍,在下欢迎之至.”邱云夕回答,夏慕颜翻了翻眼睛,城北?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城南吧?

“公子真是有闲情雅致,这城北到城南,可是需要不少时间的.”夏慕颜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语气不咸不淡,不过像邱云夕这等聪明之人,定能听出她话中的意思,无非是现在的男人看见美女就什么都不要了.

邱云夕想到这笑了笑,但却并未说话,仿佛是默认了一样,夏慕颜这下更无语,因为她知道,这次,她再也找不出话题了,两人都沉默着,只是杯中的茶水已凉,夏慕颜侧脸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她有睡觉的感觉,随即她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些景象.

那是一个很大的府邸,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坐在凉亭里,长的很是漂亮,看样子不过十岁而已,只是脸上似乎看不出单纯的样子,只有那双眼睛,是本属于那个年龄的孩子应有的,她很正式的坐着,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看着前面,那一片又一片菊花,整个院子都被金黄色所笼罩,景象很是壮观,而她身上的红色看起来就像是这些花的花芯,看起来更是美极了.

冥冥中,夏慕颜感觉到,这个孩子就是还小时的慕容颜.

不过一会儿,又有一名男孩向这边走来,那个男孩生的很俊俏,但是慕容颜连看都没看一眼,还是纹丝不动的看着前面,仿佛就是一座雕像.

男孩走到慕容颜身边,从她的角度去看这些菊花,确实很美,只是他还是不自禁的看像了慕容颜,在他的眼中,无论哪个角度的慕容颜都漂亮,是这些花所不能比的.

“再看我就叫人丢你出去.”慕容颜虽然没有抬头看他,但是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男孩只是淡淡的笑,转头看向花园.

“你今天似乎不太高兴.”男孩的声音依然很飘渺,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而脸上也总是带着一抹笑容.

“也许吧.”慕容颜回答,声音冷的透骨.

“我听说,你与胜无幽订了婚约.”男孩的话依然如此,可是慕容颜不同了,她站起身,此时的她与男孩一样的高.

“是爹爹执意如此,并非我的意思.”慕容颜背对着男孩,突然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幅度,却笑的讽刺无比,”爹爹说他今后必定大有作为,哼,我看也未必,看他平时那傻呼呼,被我玩的团团转的样子,也看不出什么.”

“师妹不能小样了他,看他眉宇间的傲气,便知今后不是一般人.”男孩刚刚说完,慕容颜犀利的目光就扫了过来,他顿时不再言语.

“今后如果胜无幽成了大器,毁我婚约,师兄该当如何?”慕容颜看着男孩.

“师妹想要如何?”男孩反问,似乎慕容颜让他去摘星星,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杀了他.”慕容颜说的轻松,似乎对杀人没有一点感觉.

“好.”而男孩却回答的更加快,没有一点犹豫.

慕容颜转过身,仔细的看了看男孩,”如果师兄可以做到,我便嫁你.”慕容颜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男孩愣了一下.

“只为师妹这一句话,我便终身不娶,等你嫁我.”男孩说的坚定,慕容颜笑了笑,仿佛是一朵莲花盛开,只是皮笑肉不笑转过身走下凉亭,一点红色穿过黄色,就像一个移动的路标,而刚巧又一男孩跑了过来,全身都是泥,连脸上也全都是,站在慕容颜面前.

“颜儿你要去哪儿?你要的青蛙我帮你抓回来了.”男孩笑的纯真的很,只是慕容颜看着他的样子,脸上全都是厌恶.

“把它踩死,然后去洗澡换衣服.”说完便离开了,男孩看着她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青蛙,刚想放到脚下踩死,凉亭上的男孩便开口.

“何必如此当真,放了便是.”凉亭上的男孩依然笑着,下面的男孩却犹豫了.

“可是..这样颜儿会不高兴.”

“你不说,我不说,便当这青蛙死了,她不会知道的.”

“恩.”男孩高兴的捧着青蛙出去了.

“姑娘,你怎么了?”邱云夕见夏慕颜闭着眼睛,还以为她睡着了,小声的叫了一下,夏慕颜立刻从记忆中苏醒过来,侧脸看着邱云夕.

“我没事,让公子担心了.”夏慕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下头后,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慕容颜的记忆居然回来了,那个拿青蛙的小男孩应该就是胜无幽,而慕容颜的师兄又是谁呢.

“我看姑娘心事重重,是否是太过劳累了?”邱云夕有些担心的问道,夏慕颜摇头.

“谢谢公子关心.”夏慕颜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而思绪却依然停留在刚才的回忆之中,那些记忆都是慕容颜的,而她的记忆却突然出来,难道说她的灵魂还在这个身体里?

夏慕颜不禁皱眉,如果当真如此,最后肯定会有一个被反噬的.

“姑娘还是好生休息,在下还有事情,就先行告辞了.”邱云夕站起身,向夏慕颜告辞,夏慕颜赶紧也跟着起身.

“我送公子出去.”两个并肩从房间里出来,夏慕颜觉得有些尴尬,因为楼下那些人看他们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到了门口,邱云夕站住身,”如果有时间,姑娘定要来寒舍,也好让在下好好接待.”

“公子言重了,我记住了.”夏慕颜笑着回答,邱云夕转身离开了,夏慕颜站在门口看了很久,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邱云夕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再到这里的相会,似乎都不太能解释清楚,他肯定有目的.

楼内的喧闹声吵得夏慕颜无法专心的想事情,想着,便向里面走去.

“慕容颜!”一个犀利的声音从夏慕颜的身后传来,而夏慕颜却因为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听到,而是一个劲的向里面走.

“我在叫你,你没听到吗?”声音再一次响起,夏慕颜听的很清楚,然后转过头,却看见路依凝带着一群人站在她的身后,而外面已经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人,当然大部分都是照着路依凝那张绝美容颜来的.

当即,夏慕颜的心就咯噔了一下,心里念到,完了,该来的还是要来.

不过她还是假装的四周看了看,然后指着自己,”姑娘是在叫我吗?”夏慕颜说到,连声音都变的嗲嗲的,就是为了不让路依凝听出来.

“慕容颜,你就不要再装了,你以为我会认不出你吗?”路依凝掐着腰,完全不顾虑自己的形象,夏慕颜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想自己逃婚这么久,她还不忘把自己抓过去,到底是什么信念让她这么弃而不舍呢.

“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叫慕容颜,而是叫慕颜.”夏慕颜笑着说,不过她不知道路依凝能不能看出她在笑,这时,楼里的人也都跑出来看热闹.

“楼主,这是怎么回事?”君言站到夏慕颜身边,看对方是个女人也没好说什么,只是轻声的问了一下,但是月归楼的打手却都已经出动了,纷纷站到路依凝前面,保护着夏慕颜.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姑娘说我是慕容颜,我想她是认错人了.”夏慕颜的声音并不小,旁人听着以为是她在和君言说话,实际上她是在说给路依凝听.

“姑娘可听到楼主的话,她确实不是你要找的人.”君言抬起头对着下面的路依凝说.

“你又是哪棵葱!我有跟你说话吗?慕容颜,别以为你改头换面我就认不出你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路依凝依旧是那个样子,和原来丝毫没有变.

“姑娘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只是我实在是太忙,就不陪姑娘玩了,各位都进去吧,今天免费送糕点.”夏慕颜转过身,拍了拍手,对着那些看热闹的人说,她之所以没做什么,是因为她觉得,话说多了,总有露馅的时候,她还不想被路依凝发现.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OnDQh4sODh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