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啊好涨这里是办公室 黑棘皮初期图

幸好那家医院是H市的三等甲级医院,规模够大,楼顶也设有停机坪,省了很多时间,叶秋这边刚下机,院长就带人上前迎接。

“介绍什么的稍后再谈,先说说病人现在的情况。”

“是是,伤者名叫苏沐秋,今年十八岁,入院原因是过马路时被违章驾驶的车辆碰撞,送院时情况已经极度危险,多次陷入休克。经检查,伤者左半身均有不同程度的骨裂,胸腔受伤情况最严重,肋骨碎裂了四根,因为有碎块插入肺部,直接影响伤者呼吸,内脏大出血情况也比较严重,还有……”

叶秋在听到有碎片插入肺部时就已经停下了脚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肺部被碎片插入,是会危及生命的吧?”

院长的表情带上了些许惶恐,“因为伤者的情况真的太严重了,医院已经召回了所有医生进行手术和研究对策,不惜代价抢救,虽然作为一名医护人员这么说也许不合适,但是……但是……伤者的伤势能撑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奇迹了,如果说想要抢救成功,只能期盼神迹了。”

“知道了,你们尽力医治,结果就听天命尽人事吧,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这是一定的,一定的。”

手术间已在眼前,叶秋侧过头道:“院长贵人事忙,不劳烦陪同等候了,叶秋择日上门感谢贵院今日的帮助。”

“不敢当,应该的,那我先走了。”

叶秋推开门,就看见走廊上的一男一女,那名女性坐在走廊两侧的座椅上,脸埋入双手中,肩膀不停颤抖着,从指缝间传来压抑得极深的悲泣;男性虽是站立着,却将整个重心靠在背后的墙上,似是已经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头部向上仰,仿佛这样做就能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

这一男一女正是叶修和苏沐橙,叶秋看见手术室的门已经打开门上应该亮起的治疗中的灯早已熄灭,便猜到他们最终也没有等来奇迹。微微叹息一声,叶秋上前几步,停在了叶修面前。

“叶秋……”叶修试图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的嗓子是那么干涩无力,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清。他嘴唇颤动着,猛地用牙齿将嘴唇咬的死紧,将头埋在叶秋的肩膀上,双手紧紧地箍着叶秋,那力道甚至让叶秋产生疼痛。

叶秋一动不动的站着,任由叶修发泄心中的悲痛。他能感受叶修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肩头,又迅速被布料吸收;他能听见叶修因为用力咬紧牙关,导致牙齿间摩擦发出的声音;他能感觉到叶修双手鼓起的青筋,细微的颤抖。因为叶秋并不认识里面的那位逝者,所以他无法表达悲伤,但这一刻他无比相信双生子间的感应,因为叶修的难过让他的心也泛起了疼痛。

怎么会,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的?沐秋出门的时候,一切都是好好的啊,和往常一样,说是想到了一个点子要去俱乐部找陶轩商量一下。叶修不记得自己当时回应了什么,但沐秋背着身朝他摆手的背影在他的视网膜中却那么清晰。然后呢?自己关上门,准备洗漱过后出门和沐秋汇合,两人一起组织公会成员抢Boss收集材料升级银武,却等来了沐橙的电话……沐橙在电话里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叶修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一个字眼依稀钻进耳间,“哥哥……车祸……医院”叶修脑中一片空茫,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沐橙的电话已经挂断,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嘟嘟……”声让人心生不祥。

叶修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在了,小姑娘脸上都是泪水,紧张的神色中带着深切的愤怒“为什么不给他治疗?钱我会想办法补上的,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叶修跑上前去,将之前苏沐秋帮他开的一张银行卡塞在沐橙手中,“先拿去交了,密码是我的生日,其他的我去想办法。”说完就到前面咨询处找护士借电话,“陶哥,沐秋出车祸了,现在人在医院,但是手术费用不够。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你从我以后的工资里面扣也没关系的。”

“什么?”陶轩失态地一下站了起来,“对不住,陈老板,你先坐着,我出去接一下电话。”说罢急匆匆的走出办公室。陶轩这天约了物业公司的负责人出来‘喝茶’,因为资金不足的缘故,他选择了这家物业管理的一层写字楼,合同签了,押金付了,因为一层楼的装修改动很大,所以现在特地请了人家过来疏通疏通。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创办俱乐部,组建战队,就等报名后大显身手、扬名立万了,一个噩耗砸下来,把陶轩都砸懵了,沐秋怎么在这个当口出事呢?“我现在手头资金也不多,需要多少?能帮忙的我尽量帮忙。”陶轩一听叶修说的数字,头都大了,这笔钱本来是出得起的,但是场地的租赁,战队成员的工资,特别是写字楼的押金就已经将他的积蓄花费得差不多,陶轩将难处与叶修一说,叶修也没有办法了。

自己在H市认识的人不多,交情好的更没几个,自己又一头栽入荣耀中,巴不得能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一下子真的想不到什么办法筹集手术费用。

不对,还有一个人,一个三年来自己不敢主动去联系的人,一个自己亏欠良多的人。

等听到电话中传来肯定的声音,叶修再也无力支撑住身体,软软地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叶秋,帮帮我……

叶秋,我好想你……

等两人稍微冷静下来,又是一段时间过去,亲人的逝世故而让在世的亲朋悲痛,但要知道从离世到入葬,还有很多的程序要办。苏沐橙来不及悲伤,强撑着十五岁的身躯四处操办,幸好有叶家两兄弟帮衬着,自己才不至于悲伤无助。

等到三人走出医院,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叶秋担心两人回到住处会触景生情,便提议到外面酒店住一晚,明天也方便过来安排其它事宜。叶修本来就是个弟控,苏沐橙性格本就温顺,加上她知道叶秋的提议也是为了她们好,也没有提出异议。

三人匆匆回到在城中村的住所,取过换洗的衣物,就来到酒店的门口,房间是早就预定好的两间大床房(感谢万能小秘Nora),叶秋从B市赶来,午饭都未曾吃,已经是饥肠辘辘,他猜想两人应该也是没有吃午饭,就点了三分套餐,让客服半个小时后送到房间。

等洗完澡,身体上的疲惫稍稍得到缓解,餐点也准时送到,叶秋前去敲苏沐橙的房门,邀请她过来一同用餐。三个人一起吃,省得小姑娘一个人,怪可怜的。叶修也刚洗过澡,他连早餐都没有吃,又是食量大消化快的年龄,虽然因为打游戏的缘故消化系统已经微微絮乱了,但美食当前,顿时觉得肠道当下和自己抗议起来。和叶不修的狼吞虎咽不同,叶秋哥的用餐姿势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苏沐橙一边慢吞吞的往嘴里塞食物,一边想到。她的食量本就不大,加上受心情影响,吃了个半饱就停下来。

两兄弟送苏沐橙回到房间,又是一通叮嘱,苏沐橙觉得温暖之余又有点好笑。亲哥哥离开了自己,上天又给她送来一个哥哥。糟糕,又想哭了!连忙往床上一趴,脸埋在枕头上,不起来了。

该说的都说了,两人回到了房间,叶修看着房间里唯一一张大床,觉得有点尴尬,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叶秋无比淡定的说到:“今天也累了,早点睡吧。”

“好!”叶修答应得无比爽快,其实,他不知道叶秋内心已经把Nora暗骂无数次了。叶修今天经历了好友的离世,心情怎样都无法平静,他估计今晚自己大概是睡不着的了,正想起身抽根烟,就听见身畔的人问“睡不着吗?”

“嗯。你呢?怎么也不睡。”

“……有点自觉啊,翻来覆去的,我要睡得着就怪了。”

“抱歉,沐秋是我的好兄弟,他走的这么突然,我实在接受不了。要不,你先睡着,我还是起来坐坐吧。”

“和我说说他的事情吧。”

“嗯?嗯,那就从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说起吧。”叶修说起两人的初识,后来在网游上强强联手,苏沐秋的煽动,再后来……再后来就是那件事的发生,叶秋前来投奔,荣耀的面世,两人打荣耀的点点滴滴,俱乐部的筹备,战队的组建,“今天沐秋也是为了荣耀的事外出的,结果却再也没有回来。”

随着叶修的叙述,一个陌生人的形象变得逐渐丰满起来,只能感慨天妒英才。“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这款游戏啊。”因为你在谈到这款游戏时,眼睛在发着光。

“哈哈,荣耀,再玩十年我也不会腻!”

叶修说了很多的话,稍微觉得口渴,便起身倒了一杯水喝下,又鼓起勇气回到床前,“那个……我想,我欠你一声对不起……”

“因为什么?”

“我……我那天喝了酒,不知怎么的……就对你做出了那种事,事后,我很害怕……怕你生气,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解释,反而很没有骨气的逃走了……对不起,把一切都让你承担了。”叶修说这话时完全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

“你喝酒了?”

“嗯,只喝了一杯。不过,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碰过酒了,现在我也知道了喝酒会影响选手的职业寿命,不会去碰的。”

“算了,反正我也忘了,就当是被狗咬了。”

“喂喂,说自己哥哥是狗,那作为亲弟弟的你呢?”

“嗯?谁在说话,风太大,我没听清。”

“ ˆ=皿=ˆ 也别光说我,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也没什么可讲的吧,比起你的就平淡无奇多了,也就是在军队训练,批改一下文件而已。”叶秋越是轻描淡写,他的心里越是难受。因为他知道事情不只这么简单,要管理一整个集团已经够耗费精力的了,还要将叶秋送入军营,他猜都能猜到长辈的想法,这是要让叶秋同时往军政界发展的前奏,权势就真的这么重要,能够让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背负着重担前行。但他知道自己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离家出走造成的,但是让他放弃荣耀,他做不到。

“叶秋!”

“嗯?”

“你能等我吗?”

“哈?”

“我现在是一名职业选手,等我退役了,我就回来,一边帮你打下手,一边打荣耀!”

“天真!你以为你回家了,父亲他们还会给你机会打游戏吗?”

“荣耀是我的战场,它还承载了另外一个人的愿望,我的这种想法,你能够理解吗?”

“不能。”

“……”叶修都要跪了,还他乖巧可爱的弟弟啊!

“不过你要是想做,就去做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OnDQr4dOD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