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gl高h文 重生之老公是个特种兵

犹若暮年老牛长哞的低沉嗓音,带着特有的恶意灵压,压迫而来。左右两个男性死神手扶了刀柄,咬牙强忍,被灵压压迫的倒退了两三步。龙贵的衣襟迎风猎猎飞扬,黑色的短发忽左忽右的摇曳,露出一双冷色调的瞳眸。

都说透明干净的大眼睛好看些。

龙贵的双眼常年笼罩在额前碎发的阴影中,眼皮略比周围的肤色暗淡些,眼眸中的眼白,也是从上到下渐渐发白的。即便是杏眼,也谈不上好看,倒是阴霾颇有的妖怪本色。

尤为是,手持那柄黑红交错如血的斩魄刀,那一刻。

赤刃,出鞘。

一缕红光从剑鞘中一跃冲出,仿佛要一直破了天边的浮云为止。和浅打无异的赤刃猛然爆发出一阵阵心悸的灵压,和对面六臂巨虚的灵压辉映。残破的血红色粗布袋子从赤刃的柄上滑落,缠上了龙贵手腕。

“刹罗君,别逞强!我们撑到副队长支援就可以了!”

“我们只是先前的探查部队,不要莽撞!”

虚恶意的灵压又重了许多,两个死神直退了七八步才站定,还未完全静止身形,两人一前一后的急忙劝道。他们表情焦急,动作全无,比惊弓之鸟还不如。

不知是否是赤刃嗜血的影响,龙贵低低的笑出声,讥嘲又阴翳。

不是战斗部队,所以连拼死一战拦截的勇气都消失殆尽了吗?等着副队长,多好听的一句话?十三个番队一共有几百个副队长?!

“呵呵,嗬嗬嗬嗬。”

比起龙贵低沉中的沙哑闷笑,对面虚的喘息声,反倒更加嘲讽。不知它笑得是龙贵的自不量力,还是另外两个死神取悦它的戏目。

龙贵舔了舔嘴唇,舔了舔虎牙,舌头一卷,将嘴角的汗味收入了口中。赤刃嗡嗡的鸣着,宿主的战意越大,它嗜血的个性就越发疯狂。把几欲脱手飞离的赤刃一横,龙贵的杏眼眯得比狐媚的丹凤眼还阴狠,噙着不屑嗤笑的嘴角上扬的走形。

龙贵又舔了一边嘴唇,无声的以口型吐出一句话。

——你知道,我能等你多久,又能压抑多久?

不及它手臂大小的女性死神的挑衅,让虚更为深沉的愤怒咆哮。虚是不会有好脾气的,它们唯一剩下的就是用有灵压的血肉弥补身上空洞的欲望。理所当然,不懂谦让的虚挥舞着六个大巴掌,六个手臂中有五个巴掌拍向龙贵。

“哟。看来我的忍耐力,比你好多了,大块头。”龙贵轻声吹了口哨,不退反进,一猛扎斜冲向虚五个手臂的空隙中,直奔它的胸膛。

那里,有着比龙贵身高还要大的空洞。

“刹罗君冲过去了!鬼道掩护!”

死神终究不是全是窝囊废。偶尔有些败坏的,除此之外,其他人也许或多或少还有些毛病,在大是大非上还是存着正义和热血的冲动。明知不敌,不知是那个分队的成员一声咆哮,率先吟唱起了赤火炮的发动语。

“君临者!血肉的面具、万象、振翅高飞、冠上人类之名的东西!”那起头的语调抑扬顿挫,嗓音还不成熟,但气度颇有大家风范:“焦热和骚乱……”

“赤刃。”

龙贵少了几分冷笑,埋下头以极快的语速低低的私语了一句:“奔破空云之霄。”

“赤火炮——!!”

火红的赤火炮犹如太阳,冲来时正挡住了同为血红色调的始解斩魄刀。龙贵向前瞬步,并没有和常人一样先借着赤火炮解围退出来,她和身影和虚的身影同时被遮挡在赤火炮的光晕之下。

“给我退开。”

正在此刻,一道黑色的身影划破了灰云笼罩的天空。犹如飞来彗星,一把浅打刀尖笔直的对准了场中的六臂巨虚。黑色的死霸装如披风又如鹰翼,手臂的一抹白色一晃,那人已然收刀落地。

白布上绑的副队长队章上,鲜明的“十三”二字后,还有一枚抽象的花朵——一个“人”字加下面一个鸭子脚掌印的抽象化作品。

虚化虚无,烟雾散尽。提着把不起眼的浅打,龙贵一身灰尘的狼狈相。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绝对抽象化的副队长队章。

“做的很好!”下睫毛浓厚的海燕挑起拇指,潇洒的态度让人不禁折服:“小的们,很有一套嘛。还有你、你——”点了点开头发赤火炮的死神和龙贵,爽朗笑着的海燕一个瞬步一人赏了一后脑勺,散漫变成了严肃:“热血勇气是好事,太莽撞的家伙可是活不长的。想要个人英雄主义的站出来,我义务的丢你们去和基力安单挑。”

揉了揉被拍出轻微脑震荡的后脑,龙贵收赤刃回鞘,表情不自然的僵硬。

其他人表情也一样僵硬,龙贵在其中倒也不突兀。只不过其他人是为了和“基力安单挑”这一挑战性的假设,龙贵是为了……幻灭。

老资格穿越了十几年,尸魂界也混了有几年,龙贵还依稀记得志波海燕号称是义气、自由、固执、有坚持的八好青年加阳光大哥哥——这个满口“小的们”、“小的们”的土匪头子是谁?!虽看上去的确潇洒,但是他是谁?!谁穿志波海燕了快给老娘滚出来通报一声!

六臂巨虚已经化成了灰,天空也明朗了。

龙贵扬扬头,阳光驱散了眼部的阴影。副队长海燕刚简练的训完话,看向龙贵。隔着三四个兴奋崇拜凝视他的死神后辈,海燕随手挑了个拇指,简练道了句“要找藤丞”就和初战的后辈说起了话。

真是个合格的副队长。

直到回到宿舍,头枕双手躺在床上,龙贵还能清晰记起几个和她同一届毕业的死神憧憬中带着兴奋尊敬的神情。

歪头靠枕着右手臂,体力消耗过大的龙贵浑浑噩噩的闭上眼。发动了赤刃,砍碎了六臂巨虚的两条手臂和半个面具,即便只是一刹那的功夫,龙贵还是疲累的够呛。发动赤刃并能完美控制,她还远达不到那程度。

没关系。

还,有的是时间……

◆ ◆ ◆

“没关系。”错开对方的双眼,龙贵盯着那火红的长发,“不是还有的是时间,十年百年的,又死不了。”

“说的轻松。”恋次嗤笑一声,火红的发色染得蓝色的裤裙都温暖如火,他提着两把浅打,一如既往的不知客气谦让为何物,“要真是你说的那样,你干什么心虚的连看我都不敢看了?骗三岁小孩的东西,省省吧。”

不是心虚……算了,真让他十年百年什么都不做,他就不是阿散井恋次了。至少,对露琪亚的事情上是如此。

龙贵也搞不清她心头转过的念头,揉揉尴尬发痒的脸颊,她灿烂扬起嚣张飞扬的笑:“也是也是。红毛是闲不下来的,作为培养后辈的死神大人,我就勉为其难帮帮你好了。”说着,她伸手去拿恋次掌中的浅打。

被调侃的有火,恋次恶狠狠的瞪圆眼,扬手就要攻击。龙贵去拿,恋次举刀,两人的手正巧交叠在一起。

早就习惯了关系恶劣的随时就要开打的相处模式,恋次倒也没打算真突袭取胜。

龙贵先尴尬了,抢过一把浅打,一脸鄙夷的掩饰加快的心跳:“喂,姓阿散井的都比女人还小心眼?不是看你这么高的个头和这张能吓走静灵庭副队长的脸,我真会以为你是个女人……”

“再废话我一刀封了你的嘴!”恋次牌炸药被点燃了,做了个下劈的姿势,怒气冲冲如狮咆哮:“我怎么可能女人了!?”

“我开玩笑的,你不用那么大声……”本就心虚的龙贵反射性解释,解释到一半顿住了,呆滞眨了几下眼,她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那种想法,不经大脑的被她嘟囔出了声:“如果你真的是女人……也不错。”

如果你真的是女人的话,也许就可以不用喜欢上露琪亚了。

也许……不,怎么可能。

龙贵一方面鄙视自己想法的卑劣,一方面不受控制的柔和了平□□人的锋锐。她伸出未握浅打的手掌,轻轻的抚上了恋次的脸颊。肤色健康的脸颊,就如相像中的一般,有着令人安心的温暖气息。

是,梦吗。

感觉到那温暖的一刹那,一切的颜色皆退为了黑白两色。恋次化为了黑白两色之中唯一一抹殷红,淡去了。龙贵只觉得一阵刺眼,黑色的大地白色的天空,渐渐被属于阳光的橘红色覆盖。

一睁开眼,果然窗外的太阳直照双眼,刚才的一切不过是生理现象。连那脸颊上,令人安心的温暖,也是阳光带来的错觉。

还有两年。他们。

龙贵坐起身子,苦笑甩头,失了往日嚣张果敢的潇洒。明知道只是越陷越深的徒劳,可有了令人怀念的思忆,怎么阻止也阻止不了……惦念和记挂。

明知道,会造成以后更大的困扰。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OnDQw4hODQ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