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国内私处检查真实实拍 爬进寡妇被窝

转眼便到了第二日,夏慕颜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黑忽忽的一片,她用力的甩了甩脑袋,眼前才渐渐的变得明朗起来,她有些不安的揉着眼睛,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会这样,这几天也没有吃错什么东西,更没有做剧烈的运动。

夏慕颜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捂着眼睛,心跳的很快,她害怕看不见光明,更害怕永远处于黑暗之中,也许直到现在,她才能真正的体会到司空语的痛楚,也许直到现在,她才能真正的一会到司空语为什么如此的恨自己。

可是现在知道了又怎么样,事实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即使自己再怎样愧疚,也是回天乏术了,夏慕颜放下手,司空语已经被胜无幽放了,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是不是还在那里帮别人算命,是不是还在想着我这个害他变瞎的女人,是不是还在想着杀了我。

抬起头,却猛然发现,天竟然还没有亮,只是有些光亮了而已,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果然那句话是对的,在道上混的,总是要还的,就算别人不责怪你,自己的良心也不会放过你。

夏慕颜从床上走下去,点燃烛台,屋子内被一片光明所笼罩,在隔壁的流岚听到这里的声音,赶紧穿上衣服从走过来。

“小姐怎么了?”流岚站在门口,看着印在窗户上的身影,有些紧张的问道。

“哦,我没事,今天我想早些过去,怎么说我也是主角。”夏慕颜拿出一堆衣服,在房间里挑来挑去,流岚听到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我可以进去吗?”流岚询问道。

“进来吧。”夏慕颜随口说道,反正都是女人,也没什么好避讳的,流岚推开门走进来,看见夏慕颜把所有的衣服都摆放在床上,正在一件一件的比对。

流岚走到夏慕颜身边,拿起一件红色的衣裙放在夏慕颜的面前。

“小姐,这件怎么样,今天是个好日子,穿红色的喜气。”流岚笑了笑,夏慕颜接过流岚的衣服,看了看,又在身上比划了一会儿,最后才勉强的点了点头。

“好吧,就这件。”夏慕颜说,她觉得这里的衣服,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的,她最喜欢的。还是那天在凤舞那看见的那件,实在是太漂亮了,可惜那件一定很贵,更何况还是别人的东西,这种事情还是忘记的好。

夏慕颜有些不甘心的摇了摇头,转身到屏风后去转衣服,流岚看着她,有些奇怪,不知道她又在为什么事情分心。

“小姐,早饭想吃些什么?”流岚现在已经是夏慕颜的贴身保镖外加保姆了,夏慕颜的一切事情全部由她来处理。

“不吃了,等到了月归楼,我再看看要吃什么。”夏慕颜从屏风后走出来,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看起来还不错,流岚的眼光还可以嘛,鬼知道流岚其实只是随便拿了一件。

“听小姐的。”流岚也没说什么,把夏慕颜弄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整齐的摆放在箱子里,以后就不用在来将军府了,不清楚大人是怎样想的,难道真的想以后娶这个女人吗?

夏慕颜在屋子里来回的走了几遍,其实就是臭美了一会儿,等流岚把东西都弄好了,她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打开门,天已经亮了。

“我们走吧,也不知道你家大人把那里弄成什么样子了。”夏慕颜嘟囔到,这下好了,她的温泉没有了,她的密室没有了,她的大床也没有了。

两个人一先一后的走出去,夏慕颜已经对这里比较熟悉了,毕竟她的活动很小,局限性很大,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住在将军府的什么位置。

走在马路上,此时的行人还不多,稀疏的人群倒让她觉得这个早晨特别的美好,以后还是可以像在家里一样,早上出来散步的。

流岚提着大大的箱子跟在后面,怨念的看着前面走的很轻松的夏慕颜,虽然这个箱子对她来说没什么压力,但是她总是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要跟在这个女人后面,她实在没看出她有什么特别的,如果说她长的好看,那她可以说,比她好看的女人多的是。

两个人走到月归楼前,看见很多人都在忙前忙后,显然还在为今天的开张做准备,那日跟在凤舞身边的男人正在指挥着,看见夏慕颜和流岚过来,赶紧走到她们身边。

“楼主。”男人的口气很和善,夏慕颜看着被装修一新的门面,看的很开心。

“干的不错。”夏慕颜背着手,走了进去,男人跟在身后,找来人帮流岚把箱子抬到夏慕颜的房间里,夏慕颜看着被整改一新的地方,简直有些热血沸腾了,实在是太漂亮了,胜无幽一定下了血本吧,肯定花了不少的银子,这么大的地方,竟然这样劳师动众的弄。

但是有一点让她很诧异,就是她在这里转了一遍,就是没有看见一个女人,夏慕颜皱眉,胜无幽明明告诉她说,要把妓院和小倌店开在一起,可是没有女人...难道他又擅自改主意没有通知她?

“流岚,流岚!!!”夏慕颜像发了神经一样的大喊,流岚捂着耳朵走过去。

“怎么了小姐。”流岚问,心里想着这女人又在发什么神经,自己为什么要伺候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幸好她没有打人的习惯,不然自己以后肯定要被她打着玩,真为自己的将来堪忧。

“你家大人有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夏慕颜试探性的问,流岚皱眉,但马上又像想起什么一样,嘴角扬起了幅度。

“小姐是说月归楼的事情吗?”流岚问。

“对。”夏慕颜回答,胜无幽竟然把事情告诉流岚都不告诉自己,到底谁才是这里的楼主啊,如果信不过,为什么还要选我,如果让流岚来当的话,她肯定是忠心不二的。

“大人讲,那样不符合规矩,所以才直接撤消的。”流岚说的好生得意,不过是在炫耀她知道的事情夏慕颜不知道,但是夏慕颜转过身,却没有让她看见自己那张生气的脸。

“恩,我明白了。”夏慕颜装做很坦然的样子。男人从楼下走上来,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而这个时间正是一开始就算好的好时辰。

“楼主,可以开始了。”男人微微低头,对夏慕颜说,夏慕颜转过身,向楼下走去,屋子里已经全部准备好,门口也汇集了不少的人群,夏慕颜此时还戴着面纱,因为时间还短,至少要过一阵子才能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的脸,不然路依凝一定要找过来的。

夏慕颜站在门口,旁边的人点燃鞭炮,人们捂住耳朵,感受着如此热闹的景象,未等鞭炮放完,右边的人群就自动让开一条路,一个庞大的舞狮队伍就向这里行进,人们不住的鼓掌和叫好,夏慕颜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自然高兴。

狮子在夏慕颜身边不停的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弄得她有些手足无措,人群中的不少人都笑了,连站在一旁的流岚也笑出了声,夏慕颜转过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流岚赶紧看向别处。

“停停停!!都别给我停!!”一伙人突然冲进人群,流岚看见出现状况,第一个反映就是冲到夏慕颜前面,以免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到时候她可就不好交代了。

被这么一弄,舞狮的也都不舞了,自动向外撤,人群也不再向前聚集,为首的是一个...夏慕颜的眼皮开始跳个不停,为首的是一个光头!!太阳光下竟然还有光,后面跟着一群人,想必是他的手下,手里都拿着棍子之类的东西,看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

“这是谁开的,连我都不通知,还想不想在这好好做生意了?”男人使劲的摸了一把他的光头,后面的人不知道从哪弄的椅子,男人坐下后,一付耀武扬威的样子,夏慕颜皱眉,是不是每个开业的都会遇到这种事。

“我就是这里的楼主,不知道你有什么见教。”夏慕颜从流岚身后走出。

“新来的是吗?不知道在这条街上开店要先通知我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光头一只腿踩在椅子上,装出很恶霸的样子,夏慕颜微微一笑,这里可全是她的人,难不成还怕了他不成?再说,胜无幽不是说已经准备好了吗?

“小女子确实是从远方而来,不知你讲的规矩,是何规矩?”夏慕颜装出很淑女的样子,看那人的样子和打扮就知道,肯定是来收保护费的,可夏慕颜就是要明知故问。

“连这点规矩都不懂?”男人看了夏慕颜一眼,从上到下的打量了她一番,觉得她是个精明的人,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懂。

“小女子不知,请你明讲。”夏慕颜说。

“那好,大爷我就明着说了,你想在这个地方好好的做生意,就要拿银子给我,这样才能万事大吉。”光头大声的说,旁边的小弟给他扇着扇子,夏慕颜笑了笑,用眼睛扫了一眼身后的流岚,流岚会意的点点头。

夏慕颜笑着转过头,“你的意思我已经懂了,但是,如果我说我没银子给你呢?”

“你能买下这里,就证明你不是一般的富啊,我也不多要你的,给个一千两花花就行了。”光头没有立刻发怒,他还不想这么早就破坏一早晨的美好空气。

夏慕颜咬了咬牙,一千两!!居然还说不多要,明摆着就是要宰我一刀嘛!

“呵呵,一千两自然不是很多,但是,我们这里好像不会有人过来捣乱吧。”夏慕颜的声音很温柔,她比那光头更加不想见血光,毕竟今天是开业,见红可不好。

“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这坏人可是随时都在的,所以你还是把银子给我好了,这样我会派人在这保护你们的安全。”光头说,觉得这女人有些顽固不化。

“咱们就明说了吧,银子我有,但是绝对不会给你这种人!!”夏慕颜话锋一转,立刻就变的不客气起来,简直是浪费时间,和这种人讲道理是不会有用的。

“我看你是顽固不化!大爷我好好说话你就是不听啊,兄弟们!给他们点厉害的看看,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光头站起身,大声说到,他身后的那些帮手,马上拿着棍子就向夏慕颜冲了过去。

夏慕颜一看,赶紧退到流岚身后,流岚一拔出剑,向前跑去,与那群人斗在一起,夏慕颜在后面看着,流岚的每招每式都做的非常到位,而和她打的那些人,根本就不用武功,最多是小时候不老实,经常出来打架的,对流岚的招式,完全是不能还手,最后一群人全部倒在地上□□,光头看见自己手下的惨象,有些退缩了。

“一帮没用的东西,平时的饭都白吃了吗?给我站起来,继续打啊!!”光头继续鼓惑着,话说完,倒是有几个爬了起来,但是也不敢再接近流岚,夏慕颜满意的点点头,难怪胜无幽对流岚另眼相待,她果然是厉害。

流岚看了看这群没用的人,轻蔑的扬起嘴角,把剑又放回了剑鞘,转身站到夏慕颜身旁。

“你还要银子吗?不如你亲自过来和我拿吧。”夏慕颜笑着说,争回了脸面,她自然是高兴,光头看了看夏慕颜,又看了看身后那帮被打的弟兄。

“好,算你狠,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光头指着夏慕颜说,然后转过头,“走!!”对着他的兄弟说了一句,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人群中发出喝彩的声音。

“大家请安静,今天是月归楼的大好日子,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捧场,请进吧。”被那帮人一弄,夏慕颜完全没有了心情,人们又开始向里面涌,在这座城池,开家妓院之类的地方,和开家茶楼一样常见,所以自然不会有人避讳。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OnHQw4hOHQ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