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在阳台他要了我 霸道总裁肿胀在体内

时间流逝的速度是很快的,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来说,就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吧。

两年的时间是一下子就这么过去了。原本呆的那个斯特夫家族已经被另外的一个新建立的家族,卡洛塔尼斯家族给摧毁了。不过自己是实验品的身份却没有一点改变啊,弗兰默默在心中叹了叹气。

大概是因为那部分关于弗兰的试验资料落到了卡洛塔尼斯家族的手上,知道了弗兰所拥有的那个特殊能力“高速修复”,便起了浓厚的兴趣。毕竟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是少之又少,总不可能把彭格列的继承人绑来吧,有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实力。而且作为一个实验品来讲,弗兰的资质很不错,其他的实验品与之相比便显得差了很多。

每一次试验都是痛苦的,活下来的实验品很少,基本上是送去几十个,回来的就这么一两个。而弗兰就是活下来的其中一个,这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幸运呢?

经常被带到实验室中,被不易挣脱的不知道用何材料打制成胶皮带子紧紧地束缚在了金属质感的冰冷的手术台上,一些戴着口罩,手上套着白色的手套,身着医生装扮的人会过来,推着一辆放置着手术用的器械。其中一个手上拿着注射器给自己注射液体,当然注射器里面的可并不是什么麻醉药,都是一些说不上名字的药水。

在注射之前,也并不做什么消毒的准备,用他们的想法便是实验品没资格使用那种药物,死了就让他死了,既然没活下来,那么就代表不合适。

针头直接插入进血管里。药水被注射入身体内,有的时候对那注射进的药物适应良好,就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反应,但也有的时候,会与一些药水发生了一种排斥。

当时弗兰的感觉是十分痛苦,神经系统仿佛受到了飞弹的狂轰滥炸,耳朵会听到嗡鸣声,剧烈的疼痛从骨骼中传来,仿佛要融化自己的温度在身体里蔓延。

所幸的是,虽然是有强烈的排斥反应,最后也还是活了下来,而在这之后,似乎对于这类注射入身体内的药物已没有多大反应了。嗯,这就是医学上讲的“免疫”吧。

除了注射液体外,也还有移植一类的,就是把某些器官替换掉某人身上的某些器官。还好的是弗兰并没有被移植过什么。偶然听过那些人的低声谈论,原来弗兰做不了身体上的改造,只适合去做药物上的实验。

啊,做实验嘛,死的人自然会有很多,但每天送进来的新的实验品更多。不过,倒是发现了,现在那些新来的人啊,都是一些孩子,大人就没有多少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许是实验的效果更容易在小孩身上反映出来吧,又或是说,他们只能找到这种年纪的实验品了。

同龄的人增加了不少,但弗兰却觉得很烦,因为他们的声音太吵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呜呜…我想要回家,我想要爸爸妈妈!”

“你们快点放我出去!我可是XX家族XX的儿子(女儿),还想要命,就放我出去。”

……

新来的人,吵闹的时候讲的多为这些话。他们一开始都是想反抗,想要离开,但仅凭现在的他们,是无法做到的。不过也有策划要逃走的人,但最后都被捉了回来,施以了惩罚,如果死了的话就当成垃圾一样丢了,活着的话就关得也更严了。

弗兰他自己是一定会从这儿离开的,只是要等待合适的时机了。

关于幻术的那些啊,在私底下弗兰是有偷偷的去练习,只可惜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幻术老师来教导自己,制造出来的幻术的质量啊,也就并不怎么好。按照以前上网时的资料来看,弗兰的幻术老师就是六道骸没错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详细点的介绍。那么关于六道骸和自己的见面时间是未知的呢。

======================================来打酱油的分割线。

弗兰又被带去做试验了,像以前一般抽取什么血液样本啊,又注射了什么药水,然后又填写什么试验的一个记录。

在那过程之中,弗兰知道了一个消息,其他的实验品已经死了,活下的仅剩下他一个了。怪不得me最近觉得安静了许多,睡眠质量也提升了不少,原来都不在了,弗兰想。

回到了关押自己的地方,弗兰就这么躺着也不做什么,只是在单纯的思考而已。

那一个魂铃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的,左手中传来了一阵冰凉的物品的触感,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魂铃,在今天终于出现了。

既然魂铃出现了,那么离开这而的机会就来了。

魂铃有着三种功能,在那个男人口中提到过,分别为招魂、控魂和安魂,不过使用的话,只是单纯的摇,还是需要什么特别的吗。

脑中模拟了出逃的计划,便开始实施了,不过弗兰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凝聚自己的精神力在铃上,细小白皙的左手轻摇着铃,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铃上的绿色水晶正散发着光芒,越来越浓郁。

‘在此家族的人,与me的铃声共鸣吧,听从着me的指令,拿起you们手中的武器,杀死别人,杀死自己吧。’在脑海之中命令着,此刻的弗兰闭着眼睛,在命令结束的一刻睁开了眼睛,与绿水晶同色的眼睛变得璀璨无比。

与此同时,在卡洛塔尼斯家族的其他地方相继开始发生了混乱。

尼克和尼科是对兄弟,他们在家族里担任情报员一职。现在他们正在办公的地方正在对一些搜集回来的情报进行整理。

尼科边收拾好资料,整理它们,边问着正在写字的尼克:“刚刚我好像听见了什么怪声,你有听见吗,尼克?”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听见了个声音,似乎是铃声,十分诡异的铃声。头似乎有些晕啊,尼科用手撑住了自己的头。

尼克手握着钢笔,正在修改着情报上的细节,把有用的提取出来。当听见尼科的问话时便停下了笔,转过头,颇有些不耐烦的回答:“尼科,你是听错了吧…你!”伴随着着一声响亮的枪声,握笔的手一下垂了下来,笔掉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死去的尼克眼中,充满了惊讶、诧异,以及难以置信。他的身体的心脏部位被子弹给一下打穿了个洞。

□□正握在尼科的手上,尼科的眼睛失去了神采,仿佛是一具□□众着的傀儡,又将枪口移到了自己太阳穴的位置上,毫不犹豫的按下扳机,又是一发枪声,也倒下死了。

其他地方的人也开始了杀戮。一样毫不犹豫的杀死了对方,然后一样毫不犹豫的杀死了自己。鲜红的血液流淌在地上,正在蔓延,染红了这一个家族。

弗兰却在关押的地方蹲在一边默默地画圈圈,‘me怎么就忘了先控制他们让他们放me出去呢。me没有钥匙啊。那万能的铁丝也不知道给me滚到了哪里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弗兰桑,作为面瘫此刻该学会如何去淡定。

无可奈何之下,弗兰就制作了一个自己的幻象,让那一个幻象离开这里,尽快找到解决办法。如果学会了实体化就好了,这样直接就可以开门了。

======================================来打酱油的分割线。

在几年之前六道骸消灭那个疯狂的家族之后,靠做人体试验起家的家族就开始销声匿迹了,只是这些是在表面上罢了,真正的黑暗都掩埋在深处,谁也不清楚,这所谓的深处,究竟埋藏了多少的黑暗。

当六道骸从复仇者监狱逃出来后并没有急着离开意大利,去向日本夺取那彭格列十代目候选人的身体,而是带着犬和千种开始扫荡那些不成器还妄想用人体试验制造兵器的黑手党家族。

卡洛塔尼斯便是名单上的最后一个。

六道骸站在被血染红的地板上,似乎有人先解决了,不过这样的家族消失也是应该的。

等等,好像还有一个气息,差点就忽略过去了呢,还是一个幻术师…但实力很弱。

“kufufufu~去看看,也并不浪费时间。”一阵怪笑从六道骸口中传出。

一个小孩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碧色的短发,同色的双眸,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看起来十分可爱,不过从小孩口中吐出的话,便让六道骸立刻更改对这死小孩的初始印象。

“me居然看见凤梨妖怪入侵地球了,me要洗眼,me一定要洗眼。”小孩的身影一下化作雾气散去了,留下的是六道骸头上冒出的青筋。

真是让人不敢恭维的嘴,还有那奇怪的语法。

努力压下青筋,六道骸朝着感觉到的精神力的方向走去,路上看见不少尸体,但全都被忽略成背景了。

六道骸到达了弗兰的位置,便听见弗兰的声音“me还在想凤梨妖怪怎么还没来呢,原来you已经来了。呐呐,凤梨妖怪就帮me开锁了吧。”

“kufufufu~小鬼,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不过你的幻术天赋不错,在这个年纪便可做到这种程度,如果你愿当我的徒弟的话,我说不定会愿意帮忙哦。”

“凤梨头的怪蜀黍,you这是在诱拐me吗?”弗兰“天真”问道。

六道骸听到这句话,他觉得自己的青筋又上来了,作势要离开的样子。

喂喂,凤梨头you要是走了,me还要多久才能出来啊。弗兰有些着急的叫住六道骸:“me可以当you的徒弟,但you要让me出来。”

“真是听话的小青蛙。”

“…me被you这个凤梨头给骗了。”

“kufufufu~要叫我师傅啊,小青蛙。”幻化出三叉戟,六道骸摧毁了那个锁,不得不感叹六道骸的幻术强度,可以使幻化出的东西具有实体呢。

“凤梨头师傅的幻术很厉害。”弗兰出来后对他的凤梨头师傅六道骸摆了一个“Good job”的手势。

“骸大人我当然很厉害,还有把凤梨头三个字去掉。”

“自恋的凤梨头师傅在说谎哟,me都看见,you的鼻子都变长了。”弗兰指着六道骸的鼻子,比划了一下。

“小青蛙很不听话呢,让为师教训一下你吧。”【暴起青筋

“me不要,me知道错了,me真的知道错了。”

师徒两人相处的真和谐。【茶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ajFIl4daF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