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谁准你吃避孕药了 说说你被几个人日过

“生生!唐浮生!”

唐浮生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厉害,还有人在耳边一直叫他,他烦不胜烦的挥了挥手,却被强烈的疼痛感惊醒。

“你醒了?有没有受伤?”一个人突然凑了过来,唐浮生吓得往后仰了一下,才发现是站长。

“没事,多谢关心。”唐浮生眯了眯眼,适应了一下黑暗中那束灯光,

“洛洛,然然怎么样了?”

“啊……被生生猜出来了……”周棋洛声音有点低落,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指了指唐浮生的旁边。

“薯片小姐在这呢,当时我醒过来发现我们都压在你身上就把她挪了个地。”

“哦……”唐浮生不置可否,站起身仔细检查了一下还晕着的悠然,发现她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将她头上绑着的发带取了下来。

周棋洛疑惑地看着对方的动作,却见唐浮生的肩膀被划了一道口子。

唐浮生略显粗暴地将发带缠了一圈止住了往外冒的血珠,这个时候悠然也醒了,她抹了把脸,似乎有点懵。

先是刚醒来就看见青春少年活力四射的自家哥哥,转头又看见金发蓝瞳的周棋洛,她喃喃地说:“我还在做梦?”

唐浮生亦是毫不心慈手软地掐了掐悠然的脸颊,“疼吗?还觉得自己在做梦吗?”

悠然终于清醒过来,惊奇地问:“哥哥和洛洛都是黑客吗?!哥哥你怎么受伤了?!”

于是在一番“我是站长我不是站长我还是key我就是想翻墙看新番还不是为了你们你这装扮有点好玩”的解释中,悠然终于明白了,顺便踩了一脚嘲笑她的装扮的哥哥。

“那,这是哪?”悠然又问。

唐浮生摇了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周棋洛说这事可能是冲着他key的身份来的,顺便又问了一句悠然是怎么来的。

当悠然说是有人发错了邮件之后,唐浮生和周棋洛都皱紧了眉,唐浮生伸出手摸了摸悠然的头,“这次说不定是我们连累了你,先出去再说吧。”

周棋洛也点点头,似乎有些歉疚。

他用微型电脑模拟出三维图,又打开了第一扇门的锁,正当悠然高兴的时候,唐浮生却脸色一变,一把拽过站在他们身后的女孩拉进了怀里,悠然还没有站定,她才离开的那个地方开始迅速下落,而此时她站的地方在迅速上升,她不禁感到一阵后怕,到了第二个密室后也紧紧拉着唐浮生的手。

唐浮生笑了笑,将自己与悠然的手拉得更紧了些。

他抬头看向试图破解第二个密室的周棋洛,少年没有说话,沉淀了下来,与在舞台上的他截然不同,却又没有违和感,似乎,也挺可靠?

唐浮生挑了挑眉。

在周棋洛毫无头绪的时候,悠然突然上前说:“你们相不相信我?”

“信。”“当然会相信薯片小姐啊。”

两个男人同时回答,悠然笑了,摸索了一阵后试探着按下去了什么。

一秒,两秒,三秒,当悠然以为自己的梦境出现错误之后,突然面前出现了惨白的光束。

唐浮生立即把悠然和周棋洛拉到身后,凝视着面前墙上密密麻麻的光斑,神情严肃。

他回头看了一眼周棋洛,周棋洛也点了点头,随即拿出微型电脑,开始迅速的敲击键盘。

唐浮生将悠然拉去一边,

“别担心,洛洛这种事比我熟,我擅长攻击他擅长破解,这些光斑里藏着信息,等光斑消失,我们应该就能离开这个密室了。”

唐浮生毫无犹豫的相信着周棋洛,周棋洛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在还剩下最后一个光斑的时候,周棋洛走上前,按下砖石取出了芯片。

随着芯片的取出,通道也渐渐浮现。

悠然开心极了,走上前拍了拍周棋洛,“超级厉害的key,回头可要让我采访你呀!我帮你澄清这次攻击事件不是你!”

周棋洛也笑着答应了,“出去之后就让你采访!”

眼里有着少年意气,锋芒毕露。

唐浮生却没那么好的心情。

“墙壁在移动,你们要是再聊下去就要被挤死了。”

周棋洛闻言迅速把芯片插进电脑,又开始敲打着键盘。

唐浮生见他不断回车墙壁却没有停止,说,

“既然是为了引出key,密码应该是和key有关的,你师父在最后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周棋洛似乎有点犹豫,又想了一会,唐浮生上前,带着血腥味的气息环绕了周棋洛,周棋洛脸红了。

唐浮生疑惑的看了一下周棋洛泛红的耳朵尖,开了口,“防火墙突破不了你就试一下呗,呐,那里的root权限,反正我和悠然陪着你,所有希望可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啊黑客大大。”

周棋洛下定了决心,将师父留给他的最后一串数字输入,回车。

“停下了!”悠然蹦了起来,但她还没来得及抱住自家哥哥,身边墙上突然出现了几行字。

【BLACK SWAN黑天鹅组织。

我们来自未来,只为人类更好的进化。

我们拥有Evol ,我们创造一切。

没有人能阻挡我们的脚步,我们才是世界的主宰。

Queen即将觉醒。

期待我们在新世界并肩前行。】

悠然感觉心脏被撞击了一下,看向自家哥哥和周棋洛,发现他们眼中都有着浓重的化不开的情绪。

屏幕上开始浮现照片,一张张不甚清晰,却终于让悠然想起了被尘封的记忆。

悠然想要握紧双拳,却做不到。

突然唐浮生一把搂住悠然,让她的脸埋进自己的肩膀,还夹杂着血腥味,却让悠然感到了安心。

“哥哥在呢,别怕。”低沉温柔的声音包裹住了悠然,唐浮生抱着怀里不知是睡过去还是昏过去的悠然,看向墙壁上那个躺在实验台上的女孩,感到庆幸。

“幸好,没让你看见。”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ajGZhJJaG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