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尔泰小燕子新泰燕吧 女生学游泳男教练

听完明霄一行人进城后发生的事情,冉鲸沉默片刻,点点头道:“如此说来,确有异处。只是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难不成进城来的人时间都是错开的吗?”

明霄摇摇头,道:“应该不是,我想这其中应该在哪个时候开始,时间就错开了,只是,冉先生与我们确有些异处,我们都共同见过朱罗,也同样是从朱罗那处得到的情报,目地也一样,如此的话为何朱罗老板没察觉到其中异处?既然时间不同,那我们便处在不同的时候,她不可能没察觉到我们身上的异处。”

冉鲸想了下,沉思道:“如此的话,那便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时间异常只限于进入这个地方,这里的时间流动异常之快,快了外界好几倍,而我进来后两个时辰实则外界已过几天了,故朱老板无所察觉。二则是朱老板为知情人,不,她该是这起妖患的参与者,她为了某种目地居心叵测将我等修者引来此处,而幕后者便是那佘府的妖物。这两种可能冉某倾向于后者,方才听明仙师所述城中遇事,甚觉朱老板行事处处透着古怪,如若我们同样宿于她家客栈,为何我们在今……在那日前从未遇过,也不曾听朱老板说过彼此的事?”

“英雄所见略同,”明霄点点头,赞许地看了眼冉鲸,心想不愧是主角的第一个师父,看着蛮横还有一向蛮横,这脑子倒是一点也不蛮,“在下也这么觉得,只是眼下若出不了这里,恐怕我们就没有机会找她问清其中缘由,甚至除去那栖在佘府的妖物了。”

一番交谈后,冉鲸猜测出这里多半是个阵,既然是阵那肯定便有阵眼,只要找出阵眼破坏掉,他们就能出去了。

两人一番商量,打打算一人往一处寻阵眼时,天突然放睛了,一直绵绵不断的雨缓缓停了,雨过天晴,阴云尽数褪去,天空是一片如洗的湛蓝色。

而他们的身边也在这时出现响动,他们所待的地方刚好是大街上,一眨眼的功夫,两人的身边就出现了各色各样的人事物,摊贩站在摊前吆喝卖东西,摊上的小玩意琳琅满目。年轻的女子轻摇罗扇,驻足在一个摊前,伸手从摊上拿起一个银手镯,低手询问些什么。卖冰糖葫芦的老人家肩上扛着那根插满冰糖葫芦的木棒走来走去,几个馋嘴的小孩子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青楼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挥舞手上的香帕子,招呼过路的男子,声音娇酥。还有胭脂水粉店里出出入入的姑娘们、学堂里朗文诵诗的学子、卖馄饨的大妈一手一个馄饨既快又好看……等等鲜活的景象,仿佛放晴如同重生般,整个世界活过来了。

明霄回对看向冉鲸,却发现他不知在何时不见了踪影,只有地上那个浅浅的鞋泥印子证明他刚刚确实在此处站过。

怎么回事?

明霄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了,他穿梭在人群中,心里不断地告诉这些都是假象、幻觉,可身体接触到的有血有肉的人却告诉他这一切是真实的。

明霄在一家包子铺前停下,犹豫片刻,还是上前买了两个包子,包子铺的老板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利索将两个包子装进油纸袋里,笑呵呵地递给明霄,接过他递过来的钱放进屉子里,找了钱给明霄,回头又去招呼别的客人。

包子的温度透过纸袋传到了明霄的手心,很暖很真实。

明霄离开包子铺,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打开袋子取了个包子,轻咬一口,皮薄馅厚,味道鲜美,比现世的好些出名好吃的包子不知道还要好吃多少倍。

这里太真实了,真实到有些可怕了,以致于明霄越发笃定这一切都是假象。

将咬了一口的包子对半掰成两半,没被咬到的另一半重新放进纸袋里,明霄站在原处将咬到的那半吃完,然后拿着袋子沿着墙走着,走了一会就看到墙角有个衣衫破旧的老人,老人的眼睛似乎瞎了,他紧闭着双眼,手中拿着一根竹子和空空如也的破碗,胸前还垂着一支短笛。

明霄上前去,不发一声地将装了一个半包子的纸袋放进他的碗里,还有刚刚包子铺找的碎钱,正想离开,老人却叫住了他。

“这位年轻人,我给你吹首曲子吧。”

明霄停下脚步,偏头看他,好奇道:“老人家你知道我是男是女?”

“老夫眼盲但心不盲,是男是女还是看得出来的。”老人呵呵笑道,完全没有落魄人那种颓朽的感觉。

……眼盲心不盲?敢情你老还能用心看性别呢。

明霄对这个老人家起了兴趣,转身站到老人的身边,道:“那就有请老先生小弹一首了。”

老人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悦色,将拄杖和破碗放下,枯叶般的双手颤巍着拿起胸前的短笛,缓缓吹了起来。

是一曲不知名的小调,笛声悠悠,淹没在人来人往的嘈杂声中,明霄站在他身旁,静静地聆听这曲在漫长记忆里沉淀了十几载的笛调,它犹如一个说书人,将一个伤心的故事娓娓道来。

故事里有人,有妖,有道,还有那无法分辨的正邪,跨过几百年的光阴,十几载的求而不得,将最原始的本貌展现出来。

城南一家出名灵验的月老祠里,香火不断,善男信女添香油,捐善款,供奉着各色瓜果,跪于月老像前虔诚膜拜,诚心祈求月老能赐一段良缘佳姻。

女子一袭素色的儒裙,双手合十,她跪在月老像前,眼睛轻闭,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恬笑,不似甜似蜜,更似一种自我奉献的轻松笑意。

“信女佘昭,夫家已定,求月老相助,愿婚后夫家能悦奴容,愿……愿其面容似人,勿吓奴家。再求月老赐奴小妹佳缘,愿其两情相愿,朝朝暮暮,心系彼方。”

供奉香火,添香油,又捐了善款,女子在月老祠里做完这一切后,便与陪同来的丫环踏出了月老祠。

出了月老祠,有一个红衣先生的命签摊,一个圆筒里数十根细签,旁边有一个大柜子,内处分为十几个小格子,格子里各放了不下于二十个的小木卷。

红衣先生的命签摊灵验得很,向来可遇不可求。

女子想着,既遇上了便是缘分,于是上前放了一两碎银,抽了一签,签处所指:右三格上两格。

在柜子里找到那个格子,女子抽出其中一个小木卷,上文:

良缘双栖。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anDQB4raDB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