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男生说紧是想表达什么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主子已经有法子了吗?”弄玉从来都知道自家主子很聪明,可是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子还能这么快想出法子来。

“不算什么好的法子,只是月嫔既然觉得我和姐姐是她的眼中钉,我索性帮她一下,不然她一直担心这担心那可是会影响腹中龙胎的,”上官瑶笑得很温柔。

月嫔以为自己窝在倚香殿中就能避免算计、就能保住孩子,可惜,她肚子的孩子现在是众矢之的,时机一到,就算月嫔百般防备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能保住这孩子的只有墨宁,不过从她不会让月嫔如意的,时机总是要让人创造,不是吗。

“主子,您是想要,可是,这样太危险了,月嫔现在很谨慎,主子您肯定要付出些许代价才能,才能让她入瓮,不行,还是奴婢和芊寻出去找吧,既然有这么个人存在奴婢们总是能找到的,主子,”弄玉想了半晌才明白上官瑶话中的意思,吓得脸色都苍白了,急忙跪下来劝阻。

“是啊,主子,只要有人见过她,奴才就一定能找到那个宫女,主子,奴才们是想尽快还孟妃娘娘清白,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主子的安全啊,”高扬也急忙劝阻,法子确实是有用的,但是背后的风险实在太大了,他们不能拿上官瑶的安全来赌。

芊寻也跪了下来,眼眶都急红了。孟妃娘娘至今为主子做的一切她都铭记在心,也希望能快点帮孟妃娘娘脱离苦海,但是是人就有私心,孟妃娘娘很好、很重要,却是怎么都抵不过主子的,她绝对不能让主子陷入危险当中,更何况,这后宫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睛放在主子身上,要是这样做肯定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接二连三下来,主子就更加危险了。

“瞧你们,我不过说了一句你们就说了这么多,芊寻你怎么眼睛都红了,”上官瑶依次扶起弄玉她们,嘴角露出忍不住的笑意,“原来我在你们心里就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

“奴婢(才)不敢,”弄玉、高扬和芊寻急得又要下跪,上官瑶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必如此。

“你们放心好了,我心里已经有了一套打算,我肯定会顾着自己的安全的,要担心的是月嫔才对,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相助吗,只要你们帮我处理好,那些人打算的再好也是没用的,更何况,现在我又不是最打紧的,月嫔怀的很可能是皇上的长子,那些人不到最后是不会甘心的。”

弄玉见劝不动上官瑶,只好和芊寻、高扬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主子,奴婢们一定会办好自己份内的事。”

“好,芊寻,你去准备些点心,对了,还有梅子,准备好了我们就去倚香殿,我要去求月嫔姐姐放过孟妃姐姐。”

“主子,奴婢刚刚看到雪嫔正往我们这边过来了,”江儿急匆匆的走进来,向月嫔回禀自己刚刚看到的事。

“雪嫔,她最近跑我这跑的很勤啊,江儿,你和寒香有没有把倚香殿中不干净的东西清理好,”月嫔放下手中的书,皱起了眉头,她现在就想好好的呆在倚香殿中养胎,不要引人注目,可是,雪嫔却总是到她这倚香殿来。

“主子放心,奴婢们已经处理好了,雪嫔心思蠢笨,到主子这来必然是为了让主子帮助孟妃,”江儿想起关于这雪嫔的事,不免有些可惜,雪嫔有着倾城之姿,又有着纯净的心思,只可惜在这后宫雪嫔这种人注定是她人的踏脚石了。

“雪嫔确实蠢了些,我好不容易才把孟妃弄进去怎么可能帮她,想当初,皇上为了她废了莫灵儿,她却让莫嫔得了便宜,真是蠢到家了,只是,她老是这样来,我担心让人注意到倚香殿,真是麻烦,”月嫔不耐烦的把茶杯重重的跺在桌子上,她的低调都要被雪嫔给破坏光了。

“那要不待会奴婢说主子睡下了,把雪嫔拦在外面,拦得多了自然也就不会来了,”江儿也觉得雪嫔缠人的很,不过,只要把她拒之门外的次数多了,耐心没了,自然就会放弃了。

月嫔点了点头,想着,要是雪嫔不知好歹继续过来,那她正好利用这次机会一网打尽,省得雪嫔到最后成为正妃跟她争宠。

上官瑶到倚香殿时,江儿正守在门口,见到她来了,急忙行礼。

“起来吧,我这次来带了些点心和梅子,想和月嫔姐姐一起用,”“这真是太不巧了,主子刚刚歇下了,您也知道,怀孕的女子总是嗜睡些,”“没关系,那我就把东西留下了。”

上官瑶转身回漪露阁,心里冷笑起来,歇下了,是不想见她吧,事情还真是顺利,第一次月嫔就已经不想见她了,那计划实施起来就更顺利了。

接下来的两天,上官瑶一日三次的往倚香殿跑,在她第三次去的时候,月嫔觉得不让她进去更加引人注意,无奈之下,只好让她进了内室。

刚送走上官瑶,月嫔就气得将桌子上的水杯都拂向了地上,“这雪嫔真是存心跟我过不去了,天天往倚香殿跑,我看她根本就是想害死我的孩子。”

“主子息怒,动怒对胎儿不好的,”江儿立刻跪下来劝月嫔不要动怒,“要不主子您就装病。”

“凭什么,她凭什么要我装病,好,她喜欢来是吧,我就让她有来无回,”月嫔眼中的狠戾一闪而过,反正是她自找的。

“主子,您现在最重要的事养胎,雪嫔的事暂时放到一边,等你生下龙嗣,雪嫔怎么能跟您相比,”江儿知道主子很生气,可是现在动手实在不算明智。

“雪嫔本来就和我无法相比,她天天来烦我让我怎么安心养胎,皇上又护着她,就算我去说也不会有什么用,再说了,反正是她自己要来,旁人自然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我可是不知道她来或是不来。”

月嫔用力捏着自己的手,想起皇上之前对她的恩宠和现在对雪嫔的宠爱,心中更是不忿,反正她也没打算放过雪嫔,既然雪嫔自己要来那就不要怪她手下不留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anDQIwsaD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