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她抬起翘臀迎合他的冲撞 讲述一个我和小姨妹的真实故事

陈司若冷眼看着一切,觉得无趣的很。

杀人也好救人也好,爱也好恨也好,都是一样无趣的很。

她后悔了,她没有能力让花满楼喜欢上她,也没勇气想象和花满楼在一起以后的日子。

他太好了。

好到不会拒绝任何人。

霞儿,上官飞燕,石秀雪……这些女子都不是个例。

没有哪个女子愿意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对所有人都一般好。

她怕自己这样下去会黑化,会忍不住把花满楼变成只属于自己一人的。

“西门庄主。”

“何事?”

“比剑。”

“你不诚。”

陈司若讨厌极了西门吹雪的口吻。

“我又不是剑的奴隶,为何要对它诚?”

言下之意竟是讽刺西门吹雪了。

陈司若话音刚落便动了。

她是逍遥派的弟子,逍遥派武功包罗万象,但她其实并不擅长剑法,只凭着武艺高超和西门吹雪胶着起来。

凭陆小凤和花满楼的本事都看得出,时间一久陈司若定会落败,是以都皱起了眉。

与西门吹雪比试的人,很难活下来。

情势突然有了变化,或者说是陈司若的剑法变了。变得与西门吹雪的剑法一般无二。

那是逍遥派的小无相功。

又是一番缠斗,随着“叮”的一声脆响,陈司若败了,西门吹雪的剑抵在她的颈上,未进半分。

“你很好,是剑之故。”

他竟是第一次放过了一个人。

那剑是陈司若随手捡的,此刻已断成了两截。

“剑本凡铁,因持拿而通灵。败,岂非人之故?与剑何干?”

西门吹雪走了,像是悟了什么。

陈司若倒下了,背上是黝黑的飞燕针。

她因要隐瞒青衣楼的秘密而对峨眉四秀出手,又怎么会放过她早就想毁掉的人。

陈司若早已心存死志,所以什么都没有做,全然没有自救的打算。

“司若!”

陈司若眼前有些发黑,她隐约瞧着花满楼好像很难过。

陈司若闭着眼睛,仿佛只是睡了。

她穿着火红的嫁衣坐在梳妆台前,花满楼认真的为她挽发,竟也穿着新郎官的衣服。

“花满楼。”

陆小凤担忧的喊了一声好友的名字,可花满楼恍若未闻。

他竟不知花满楼对陈司若已经用情至深了。

花满楼抱着她,将她置于棺椁中,恍惚想起她生前也曾躺在棺材里,同他一起。

花满楼赶走了陆小凤,躺了进去,同陈司若说了好久的话。

陈司若的名字前面有了前缀,花满楼亲手刻上去的。

花满楼之妻。

陈司若不知道花满楼已经喜欢上了她,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感觉,最多有些遗憾罢了。

她没有把自己定位在喜欢花满楼的身份上,只是做出了让花满楼动心的事。

她对他,也许从来也不是男女之情,只是为了喜欢而喜欢,可花满楼却当了真。

她未曾付出半分情爱,却换得了“花满楼之妻”的名头。

她始终对他不起。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djDJa0ddD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