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首长红人结尾 年轻的小蛦子

陈敏泓一脸的懊悔,右手猛的用力戳了戳自己的额头,真不知道最近这两天到底是触了什么霉头,做什么都是事事不顺心的!

“太子殿下,是我不对,是我太莽撞了,打扰了太子殿下和王妃……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算了算了,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按照太子殿下那宅心仁厚又耳根子软的个性,自己现在先溜之大吉好了,等过一段时间,太子殿下不生气了,自己在亲自登门去跟太子殿下赔礼道歉,说说好话,太子殿下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才对……

陈敏泓心里这么打着算盘,早就也已经顾不得要找凌颜雨讨个说法,也顾不得自己现在在凌颜雨面前更丢脸了,只想着赶紧溜走怎么自保才是!

“慢着,本太子说了让你走了吗?”

太子看着这陈敏泓畏畏缩缩的转身就要溜的模样,越发有些不悦。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这么没有担当呢?刚刚还在门口大声喊叫着,不是说要王妃给你一个说法吗?你要什么说法?本太子就给你个说法!”

“太子殿下……”

被太子的这一声唬吓吓得也不敢乱动,眼神时不时的朝着凌颜雨的方向瞟过去几眼,更加懊恼更加后悔。

陈敏泓一咬牙,硬着头皮干脆说道,“太子殿下,我本来是想代替姐姐来跟凌颜雨道歉,可是这凌颜雨却不接受我的道歉,非要姐姐亲自来,然后就要执意赶走我,我实在是不愿意空手而归,所以……所以我这才想再跟王妃说说清楚……”

陈敏泓一边说着,也算是彻底没法子了,只能是硬生生把自家姐姐陈敏如搬出来做救兵了。

果不其然,陈敏泓的这话一出口,就看到太子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两下。

随即,那刚才都还一脸严厉的神情,这下甚至都变得柔和了几分。

陈敏泓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自己姐姐在太子心目当中的分量不一般,一般出的只要不是什么大事,一提姐姐的名字,准会有用!

“你……”太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本来还想好好教训一番陈敏泓的,可是这下竟然有一种发不起火来的感觉,胸口好像被棉花堵着,想撒气都撒不起来。

最终,太子也算是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自己就是被陈敏如彻底收服了,甚至是一听到陈敏如的名字,都会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无可奈何摇了摇头,太子直接对着陈敏泓挥了挥手,“算了算了,那你先走吧!还有,警告你,男女有别,以后不许随便擅闯房门!要是再被我抓到一次,我就告诉你爹,让你爹去好好管教管教你!”

前半句显得无力,让陈敏泓感觉到了生的希望,可是后一句又显得格外严厉仿佛是在警告,尤其是提起丞相的时候,让陈敏泓的心肝都跟着颤了!

他最怕的就是丞相了,管教起自己的时候,铁面无私的跟包公似的,真正的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陈敏泓有的时候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这可把陈敏泓吓的连连点头,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太子殿下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么冲动了!以后绝对不敢对王妃不敬!”

“嗯,那走吧。”

太子也有些心烦意乱,回头和凌颜雨再次道别,直接揪着陈敏泓的耳朵一起出门了。

嘴里还在警告着,“跟你说的话,你要放在心上!你以后要是再让我抓到一次,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你!”

陈敏泓连连保证,“好的好的,太子殿下,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敢了……”

一边回过头来,那眼神儿直勾勾的盯着凌颜雨,变得更加意味深长了。

甚至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别有用心的对着凌颜雨抛了一个媚眼,那丹凤眼上挑的弧度,似笑非笑,带着几分邪魅的气息。

凌颜雨看着这个时候都还不老实的,一脸风骚的陈敏泓,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了。

这陈敏泓……真的是陈敏如的亲弟弟吗?两个人怎么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啊!

姐姐心思缜密城府深厚,可这弟弟……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十足的骚包!

凌颜雨摇了摇头,看着这两人最终消失在自己的院子里,也懒得再多想,转身便回了药材房。

她,还有更加要紧的事呢。

推开药材房的门,凌颜雨闻到这专属于中药的浓烈的气息,深沉又厚重,不是那么好闻,但却会给人一种安定、安全的感觉。

凌颜雨深深的吮吸一口,正准备关上门,却发现侧面的窗口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凌颜雨连忙机警上前一步,“谁!?”

却只见那个黑影飞快的逃窜,速度快到像是一阵劲风刮过,只一瞬之间,变飞速的消失在凌颜雨眼前……

凌颜雨惊魂未定,突然想起了容锋说过的话,现在都还觉得心脏怦怦直跳。

难道,那又是日月教的人?

……

太子拎着陈敏泓的耳朵从侯爷府里出来,也没用多少的力气,可是这陈敏泓却一个劲的喊疼,嘴里不停的叽叽喳喳,吵的太子耳根子都疼了。

无可奈何的一松手,看着那疼的一脸夸张呲牙咧嘴的陈敏泓,太子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情更恼火了。

“太子殿下,你下手可真是够重的了,我都说了,我以后会长记性的,以后再也不敢了,我……”

“你还有脸说!”

太子本来心情不甚美妙,这陈敏泓还不失去的一直吵个不停,太子越听越是心情烦闷!

又挨了太子的这么一顿训斥,陈敏泓一下也不敢多话了,低下头去小声嘟囔几句,转念又想,太子殿下训斥自己几句倒是没什么,反正太子殿下又不会真的罚自己,相反,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传到了丞相的耳朵里,那,他爹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了……

陈敏泓鼓起勇气,犹豫着,正想向太子求饶,却看到眉头紧皱的太子突然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脸色也仿佛平息了几分怒气。

“对了,我问你,你姐姐最近怎么样?”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dnHVboddHV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