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女人吃男人的大家伙 乱系列140 章

而拿了邀请函的顾沁沁,哪里有心思再去盯着顾重汐不放?

她现在正满心欢喜的去准备要参加那宴会,母女俩心中暗戳戳的想要在那宴会中钓得一个金龟婿。

一旁的顾沁沁嚷着要让顾国年为她定制最好看的礼服,而得了邀请函的顾国年也是心情大好,满心欢喜的点头答应。

“我们沁沁一定是宴会上最美艳动人的,礼服的问题就交给我和你爸爸了,你无需再担心。”

听到父女俩的对话,冲了咖啡的李芳兰从厨房走出来接着说道。

“那妈妈你可要好好的给我打扮才好,一定不能被其他的千金比了去!”

闻言,顾沁沁亦是满心的殷切欢喜,看向李芳兰的眸子,脸上带着浓浓的不甘和欲望。

但真正的名媛又怎会如此?

只怕就算她打扮的再好看,穿的礼服再贵重,外表包装的再华丽,那芯子也依旧是当年村口蹲着玩泥巴的丫头。

现在只知一味的争抢,却不知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名媛千金又岂会如此?

那些人何不是每个都从容大度,对再华丽出彩的东西依旧见怪不怪?

看着母女俩的对话,顾重汐只觉得骨子里都透着小气,默默的在心中摇了摇头。

这样的李芳兰如何能和她的母亲相提并论?

当真是不晓得这顾国年的眼睛是不是长在屁股上了。

而此时坐在旁边沙发忙着讨论如何打扮才能更出彩的李芳兰母女,再她将顾沁沁的纱布取掉的一瞬间,看到那脸颊上两道明显的伤疤,触目惊心,却又让她有些红了眼。

见自己母亲神色不对,顾沁沁疑惑问道:“妈?怎么了?”

眨了眨眼睛,李芳兰装作没事的模样,随意道:

“没事啊,只是看着我的女儿长大了不由得有些感伤罢了。”

只是即使她如此说顾沁沁却也没有相信,依旧狐疑:“是不是我脸上的伤……”

“不是不是……”

闻言,李芳兰连忙摇头否定。

只是那匆忙的模样还是出卖了她的心虚。

见状,顾沁沁从包里拿出镜子,果然看到自己的脸上有两道十分明显的伤疤,而且那两道伤疤对称着出现在她的脸上,长长的两条,一看便是被人刻意为之。

在那一瞬间她的心沉入谷底,就她这幅模样,别人嫌弃她尚且还来不及,又如何能去的了那样高端的宴会?

只怕在那样一群名媛千金身边,她就像个丑小鸭!

想到这,顾沁沁眼泪刹那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都是她,都是她让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见人!顾重汐!你这个贱人,心思这样恶毒早晚有一天会不得好死:”

带着哭腔,顾沁沁指向顾重汐厉声骂道着。

“够了顾沁沁,你的脸和你姐姐有什么关系?你不是答应我再不胡闹了?给了你邀请函是让你好好的去见见世面,你现在想的应该是如何能将脸上的伤疤遮了去,而不是在这里像个泼妇一样破口大骂!就算是重汐,你又能如何?”

听见自己女儿一开口便是脏话,丝毫没有端庄大气的模样,顾国年的眉头紧紧皱起,连忙出声制止。

一来是顾沁沁说出话的着实是不堪入耳。

二来则是若是这个时候让顾重汐生气反悔将那邀请函要了回去就得不偿失了!

而一旁的顾重汐又岂会听不出他的意思?

何况怎么叫就算是她又能如何?

呵……

不会是表面上在呵斥顾沁沁,实则却是在指桑骂槐的斥责她罢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直接指向她?

还不是因为那张邀请函。

就在顾沁沁含着委屈将嘴闭上,实则心中却满是恨意时,顾国年却开口了。

“重汐啊,你看看你妹妹的脸已经变成这幅模样了……她日后定然是再不可能寻到多好的人家,但是你不同,你这么年轻漂亮,就连戚爷都青睐你,只要你愿意,你一定能找到更好的人家……所以,你就将戚爷让给沁沁好不好。”

然而正在喝茶的顾重汐突然被点名,听到顾国年的话,看着他和李芳兰期待的模样,顾重汐只觉得这张嘴脸的模样让人恶心极了!

收了她的邀请函却还更贪心,看到了戚爷的好处,现在倒是直接明说让她将戚寒墨让出去。

“有句话叫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是顾沁沁想争取,戚爷也愿意,那我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能者多劳不是吗?”

听到她的话,顾国年瞬间咧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看向自己这个不讨喜的女儿的目光似乎也柔和了许多。

而顾重汐却并没有心情再在这里纠缠下去,附和了几声后便转身回了房。

在方面关上的刹那,她拿出手机找到蓝娅的号码,给她拨通电话。

“蓝娅。”

听到顾重汐的声音,蓝娅说话的声音都欢快了几分,透出些喜悦的味道来:

“汐汐,今日竟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都快忘了我呢!”

听着蓝娅的话,顾重汐本来沉重的心情也觉得好了不少。

“别闹,今日找你是有正事要做。”

“什么事?”

蓝娅好奇问道,随后也严肃认真起来。

“那些消息,可以发出去了……”

然而听到顾重汐如此说,蓝娅却沉默了。

过了许久蓝娅才再次开口,声音有些沉重:“汐汐,你想好了吗?一旦开始就不再能回头了,不管事情之后发展成什么样子,你都再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我想好了,我没有机会后悔,我也不会后悔,你只需听我的,大胆去做就好。”

听到顾重汐如此坚定不顾一切的话,蓝娅犹豫了很久终究是答应了。

只是心中对于顾重汐却是万分担忧……

只是却终究不知道该如何劝阻她,好似她早已下定决心只要能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一般。

而在挂了电话后,不过是二十分钟后,顾虫子的电话便再次响起。

铃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十分急促。

电话一被接起,那头便传来陌生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事!你想要什么?快将你的目的说出来!”

男人的话语问的急匆匆的,声音中还带着紧张和害怕。

十分钟前他收到一封邮件,邮件里记着的是这些年来他偷偷坐的所有动作,有很多都是违法,而目的无非手挪用公司的财产圈钱罢了。

这让他瞬间慌了,看到邮件最后末尾是一个号码,他毫不犹豫的打了过来,一边让人去查那邮箱的地址和信息。

听到男人的声音,顾重汐不紧不慢的回答。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到时间你自然会知道的,下午五点钟miss餐厅见,你放心,在见面之前我会信守承诺,不会将你的所作所为爆出去……”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男人心中却满是惶恐不安,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只是除了等待却也没有办法……

而在接完这个电话后,顾重汐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一个又一个电话接踵而至。

内容可想而知与那第一个电话皆是大同小异,无非便是心慌着急失措,于是便对顾重汐进行要么威胁,要么以利相逼……

等顾重汐接完十几个电话后,已经到下午三点半了。

收拾了一下,顾重汐准备洗个脸出门。

只是刚用凉水洗了脸,让她觉得清醒一些时,一股热流却突然从咽喉处涌了上来,浓郁的血腥气充斥了整个口腔,与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恶心感。

心中暗觉不妙,一口鲜血却已经从嘴里涌了出来……

看着水池中的鲜血被水流一点点冲散,最后不留下一点痕迹,顾重汐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脸色苍白是几乎透明。

这是她回来以后,第二次吐血了……

稍稍缓了一会儿她在梳妆台前坐下,简单的化了个妆,为自己抹上豆沙色的口红,又轻轻的扫了些腮红在脸上,才让她看起来有了些气色。

看上去不那么苍白骇人,只是那凹陷的燕窝,疲惫的双眼,还有那越来越瘦削的身形都让她看起来很是虚弱。

看着镜中的自己,那么苍白瘦弱,顾重汐咧了咧唇角,想要给自己一个笑容,只可惜嘴角动了半天,始终一点笑意的模样都没有,有的只是双眼中挥之不去的恨意……

她恨顾国年!

恨不得能将他碎尸万段!

这种恨意就像是毒瘤和癌细胞一般在她的心里滋生,随后蔓延至全身,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烈……

每一次想起便刻骨铭心……

过了半晌,她才努力的将心沉静下来,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戾气太重。

就在她摸起一旁挂着的包准备出门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

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跳动着的号码。

这号码正是戚寒墨的,只是这次她却没有接起,任由着那号码响着,直到那边挂断。

然而电话那边的人打了一遍没有人接,似乎有些不放心,然后又打了一遍。

顾重汐依旧没有接起,只是任由着手机响了许久,到最后没了声响……

一路驱车至miss餐厅,一间包间里,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人围坐了一圈,看到彼此的面孔,惊讶之余又有些尴尬。

没想到他们竟都是k集团的老股东……

一群人面面相觑,气氛沉默了十分钟后终于有人打破沉默开始询问究竟是谁让他们在这里聚集。

然而问了一圈最后才知晓回复他们的竟是同一个女人。

等到顾重汐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当她打开门的一瞬间,房间里的所有人齐刷刷的向她望去。

看到她的那张脸,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讶异的神情。

“怎么是你!”

沉默了片刻,终于有人带着震惊出声。

“刘董事,还有各位董事,好久不见……”

“你是……你是老总裁的外孙女,顾总的千金,顾重汐?”

终究是有人带着震惊认出了她,指着她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见众人如此,顾重汐微微笑了笑,不顾众人的讶异,从一旁拉过椅子坐下。

“是我。”

有人见她大胆承认,不由得怒道。

“你到底是何企图!你又是从哪查到我们的事!”

“你想要什么,为何要如此!还是说你要威胁我们做什么!”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外公在世时尚且不敢如此,你一个小辈竟敢在我们面前耍手段!”

……

听到有人提起她外公,顾重汐的神色冷了冷。

“是啊,我外公想必也不知道各位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背地里做这么有损集团的事!真不知道我外公泉下有知会不会对各位老朋友感到心凉!”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jega0rWX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