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中间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 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

下午,张勇带着蓝雪月她们去了莫尔湖。

蓝雪月站在堤岸上远眺,微风习习,吹动她脸旁的几缕青丝,平静的河面,倒映出她婀娜多姿的身影,整个世界都那么安静,只偶尔听到几声鸟鸣。

袁浩走到蓝雪月身后,默默的看着看风景的她,那么安静,那么纯洁,仿佛是迷路的天使降落人间。

蓝雪月大概是看累了,收回了目光,一转身发现了袁浩这么近,本能的后退。

蓝雪月身后是条两米深的河啊,就算游泳技术再好,袁浩也不敢冒这个险啊,何况还有一米多的堤岸呢。

袁浩脸都吓白了,一把抓住蓝雪月的手臂用力往回拉,猝不及防的蓝雪月被拉到了袁浩怀里,撞得袁浩后退几步才站稳。

看到这场景,张勇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这两人打架呢?我该帮谁?”。

丛燕捋了下头发,睁大双目,樱桃小口也不自主的张开:“袁浩在欺负温柔的月儿?我要去管吗?”。

两人各怀心事都愣在那里。

蓝雪月的手还被袁浩紧紧的拉着,空气静的能听到蓝雪月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松手!”,蓝雪月低声说:“那两个最喜欢传八卦的人看着呢。”

“不松!”,袁浩的脸色还没恢复过来,厉声说:“月儿,以后你不要站在江边、河边、湖边、海边、火边这些危险的地方。”

“啊?”

“我会被吓死的!”,袁浩仍心有余悸的说。

“莫名其妙,不是你吓得我吗?”,蓝雪月面带愠色,瞪着袁浩。

空气静了起码五分钟。

“我错了还不行嘛!”,袁浩看到蓝雪月生气的表情,首先认错。

就算不是自己的错,袁浩也只能认了,月儿生气,他真的会心疼。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蓝雪月用力甩开了袁浩的禁锢。

那两个发愣的人认为时机到了,都跑过来尽显关心之意。

“月儿,是不是脚滑了?”,丛燕在蓝雪月身上摸来摸去:“伤到哪儿了?胳膊没事吧?脚没事吧?手呢?疼不疼?”。

“袁浩,没受伤吧?女孩子撞一下也不能大意,胸口疼吗?有没有胸闷,恶心的症状啊?”,张勇扶了扶他的眼镜,抬头看着袁浩关切的问。

这两个人像商量好的,一唱一和,弄得蓝雪月和袁浩忍不住笑了起来。

“停停停停”,蓝雪月拉住丛燕:“我什么事都没有,哪里都不疼,不要摸了,痒死了,尽占我便宜!”。

袁浩也对着张勇笑笑说:“没事!”

张勇眯起他的小眼睛,“色眯眯”的看着袁浩,说:“你笑起来还有酒窝呢,真好看!”

丛燕跑到张勇面前,鄙夷的看着他:“嗨,擦擦口水吧,流下来了!”

张勇转头看了一眼丛燕:“就是比你好看。”

丛燕气的跳起来狠狠踩了张勇一脚,转身就跑。

“啊啊……!”张勇坐在地上抱着脚大叫:“骨折了!”。

“杀猪了!”,丛燕大喊,惹得蓝雪月笑弯了腰。

……

晚上,张勇的爸爸妈妈回来了,对这几个“小朋友”相当喜欢,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招待。搞得蓝雪月她们很不好意思,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被重视过。

“欢迎小朋友们来家里做客”,张勇爸爸作为一家之主,率先站起来发言。

蓝雪月她们赶紧站起来了。

“坐坐坐,别那么客气。”

蓝雪月她们纷纷落座。

“欢迎以后常来,我们家张勇一个人在家很无聊,你们来可以陪陪他,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来!碰个杯!”,张妈妈拿着饮料站了起来。

蓝雪月她们立刻又站了起来,拿着杯子和张妈妈碰杯。

“快坐下,快坐下!”,张妈妈招呼大家:“别嫌弃阿姨做的菜啊,都是家常便饭。”

“阿姨做的饭可好吃了,比我妈妈做的好吃多了。”,丛燕乖巧的夸赞。

“好吃就多吃点”,张妈妈笑眯眯的看着可爱的丛燕。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貌似在问:“没有人要发言了吧?”,确认过眼神后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拿起筷子进入开餐模式。

“好吃”

“太好吃了”

“味道好极了”……

张妈妈听到夸奖,笑成了一朵花。

吃饱喝足后,几个人到院子里,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开始聊天。由于天冷,这儿的夏天几乎没有蚊子,同学们一致认为在院子里畅谈是人生几大乐事之一。

“月儿,你以后想做什么?”,丛燕突然问。

“我,还真没认真想过。”,蓝雪月低头想了想,“做个建筑设计师吧,看到自己的设计变成现实,会很有成就感。”

“袁浩呢?”,丛燕转头问。

突然被点名,袁浩愣了一下:“呃……月儿干啥我干啥!”,袁浩笑嘻嘻的看着蓝雪月。

蓝雪月一下羞红了脸,打了袁浩一下:“正经点!”。

“好!好!好!”,丛燕和张勇都相信袁浩是真诚的,一起叫好。

“我想做一名记者”,张勇说:“报道人间的真善美,假恶丑,让邪恶无所遁形,让正义洒满人间”,张勇有点动情了。

“好伟大的理想”,蓝雪月崇拜的看着张勇。

“当记者你要减肥,“抢”新闻是要体力的,你跑不过人家怎么抢?”,丛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呢?”,张勇不理她的“嘲笑”。

“我嘛!想当世界冠军,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听着雄壮的国歌,看着威严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多自豪!”

“啪……”,剩下的三个人一起为丛燕鼓掌。

蓝雪月还冲着丛燕竖起了大拇指。

……

作为“家里独苗”的八零后们是孤独寂寞的,他们常常以自我为中心,不太喜欢交朋友,但一旦认定对方是志趣相投的“兄弟”,他们绝对会真心相待,荣辱与共,风里雨里都陪你。

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

有一种感觉叫妙不可言

有一种幸福叫有你相伴

有一种思念叫望眼欲穿

“煽情”过后,大家回到了客厅,丛燕不想看电视,于是几个人就围在一起打起了扑克牌。

“升级”是比较简单的玩法,两两组合,配合好的升级就快,最高升到十三级,哪组先到哪组赢。

丛燕和月儿一组,袁浩和张勇一组。袁浩提议,赢的一组可以向输的一组任何一人提一个要求,输家必须满足。

张勇“不怀好意”的看了看丛燕,挑着眉问:“敢应战吗?”

赤裸裸的叫板啊!

蓝雪月和丛燕相互看了一眼,丛燕说:“战就战,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输不了。”

“这种迷之自信哪来的啊?”,蓝雪月暗暗苦笑,但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听天由命吧。

谁能在这场颇具挑战性的赌局中获胜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jxgI0yWTI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