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残暴总裁的禁爱床奴 福伦在山洞中干紫薇

> > > 1. > > >

时间的流逝有时是很吓人的,转眼间神奈川县大赛的比赛接连开始并结束,转眼间,已是最后一场比赛,拿下这一场比赛,就顺利进入关东大赛,一切的顺序都是那么熟悉,只是心境已不仅仅是为了获胜而已。

今天的天气也很好,精神百倍的,离音前往会场去看比赛,路痴如她走了这么多次也记住了,总算是不用隐川再带着她了。走在去往会场的路上,离音的心情很好,正在这时,一辆车在她旁边停下,车窗摇下,离音无意中向里面一瞟,竟然是千叶言。

看到离音,千叶言显然很高兴,率先打着招呼,“你好啊,离音,我还在想来到神奈川会不会遇见你呢,竟然真的碰见了,我现在要我的一个朋友玩,你没什么事吧?那陪我去吧!”怔了一下,离音急忙回绝,“不要了吧,今天是县大赛最后一战,我要去看我们立海的比赛,所以不行的,小言。”

打开车门,千叶言走下车来,拽着离音说,“你就陪我去吧,多一个人多有趣,比赛结果你都不用看,准时你们立海获胜!”说完不容分说地就把离音拉上了车,随后车子飞速地行驶,离音这叫一个欲哭无泪。

握了下拳头,离音再次争取下车的机会,道,“我当然知道立海肯定会赢的,可是……哎,小言,你都不去关注你们冰帝的比赛吗?竟然跑到神奈川来。”“我们的比赛是明天呢,然后东京都大赛也该落下帷幕了,好离音,陪我去吧,我这就给小墨打电话,告诉她你不去了。”说完,在离音伸手想阻止她却呈石化的动作中,千叶言拨通了电话。

无力地抚额,离音只想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命运多舛,她要去看个比赛就这么困难。

抵达目的地后,离音才发现是一个新建的游乐园,她都还没去过。停车后,千叶言拉着离音来到一个棕发女孩面前,介绍道,“离音,这是我的好朋友,浅仓惠子,惠子,这是我和你说过的浅野离音。”相互打过招呼后,离音环视了一下四周,道,“这个新建的新乐园还挺气派的,呐,小言,刚看到这里时我还以为你是来约会的呢。”这时,旁边的浅仓惠子轻笑出声,故意说道,“浅野,那你可知道小言和迹部学长在一起了呢?”顿时,离音惊得险些没坐到地上,指着难得不好意思起来的千叶言,吃惊地说,“真的?小言你都没告诉我们!”

一旁,千叶言和浅仓惠子打闹起来,看了一下表,离音做着最后的挣扎,“小言,你真的不能让我回去吗?”“都说了结果是显而易见得了。”千叶言的语气摆明了是不放人,叹了口气,离音补道,“不,我不是想看结果。”“啊?!难不成就是专门为了看幸村学长去的?你每天都看还差这一天吗?”离音光荣倒地,好吧,她举双手投降,不再做垂死挣扎了,同千叶言,她无法用言语来交流,再照她这么说下去,想来也无颜再活下去了。

> > > 2. > > >

会场,接到千叶言的电话的隐川叹息了一声,告知道,“离音被小言‘绑架’了,所以来不了了。”“部长夫人来不了了?哎,小言,谁啊?”听着这白痴味十足的话,隐川忍住直想翻白眼的冲动,只得解释道,“就是千叶言啊,冰帝的那个,你还去过她家来着啊。”这么一说切原倒是想起来了,不过,最先想起来的是她的富丽堂皇的家就是了。

“来不了也没有办法,走了,入场。”幸村语落,一声整齐的“是”响起,在一行人入场后,隐川才看见柳生初音姗姗来迟,拍了拍因走得太急直喘粗气的初音,隐川笑着说,“好久不见了,初音学妹,我还在想你怎么没和柳生学长一起来呢。”待自己平静下来,初音才摆了摆手,道,“我收拾太慢了,所以就让我哥先出来了,我们现在等小夏衣就好了。”

如此一来,隐川只想说,这夏衣的速度也有够慢的,还是她的速度快啊,在等人的间隙,初音突然想起来,跺了一下脚,非常不满地说,“隐川学姐,你都不告诉我你和切原学长在一起了!浅野学姐那时也是。”干笑一阵,隐川低声辩解着,“呐,小初音,虽然你学姐我挺脸大的,但这种事也终究是不好意思到处和别人说吧,等小初音你有了喜欢的人就懂了。”

初音默默地点头,只是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色,捕捉到初音这一细节,隐川像发现新大陆了一样特别高兴,凑到初音面前,轻咳一声,道,“怎么,小初音,你心里真的有人了?告诉我,是谁呢?”初音只是摇着头,摆明了不想说,而八卦如隐川,也摆明了一定要问出来,如此,两人竟一直僵持到夏衣来了,在了解了前因后果后,夏衣虽没像隐川那样刨根问底,但那眼神也明显是想要知道。

组织一下语言,隐川又开始对初音进行“思想教育”,“小初音,你看,我们心里有谁都告诉你了,你好意思这么藏着掖着不告诉我吗?”经隐川这么一说,初音还真的不好意思了,思前想后,终是决定下来,对隐川和夏衣低语着,听罢,隐川险些没跳起来,高声说,“是仁……”还没说完便被初音捂住了嘴,并听初音道,“隐川学姐请你保密啊,呐,在我哥面前的时候你不要故意有什么表现,像故意咳嗽之类的,要不我多少会有些麻烦的。”

坚定地做了个“OK”的手势,隐川让初音放心,她一定不会说出去,当然告诉离音是经得初音同意的,原来每个人的心中都存了些小心思,那是很私密的事情。

没有什么八卦可挖了后,三人前往会场,隐川特意选了个距离场地近的地方,只因刚才离音给她发了条短信,交给她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要将每场比赛都不要遗漏地录下来,所以距离场地近,才是一个比较好的地理环境。

> > > 3. > > >

场地,四周的议论无非都是胜利无悬念,毕竟王者立海在国中时积累起来的威信,看来到高中依然适用。举好相机,隐川已准备好全程录下来,当然,因录像而导致的手酸就要离音付出些代价了。

对方学校虽然心里一直在胆怯,但表面上却依旧故作镇定。

第二双打,看向走上场的柳生和仁王,隐川凑到初音身边,轻声说,“初音学妹,你要为谁加油呢?”“当然是为立海加油了。”避开这个问题,清了清嗓子的初音大喊那句熟悉的加油语,“常胜立海大,let`s go,let`s立海大!”

“初音学妹还真是卖力呐,PULI。”睨了眼场外,仁王说着,同样看了眼场外,柳生收回视线,道,“好像今天有些,亢奋?”这时,裁判的声音也响起,“一球定胜负,立海大.柳生发球。”目视前方,仁王确实对身后的柳生说,“速战速决吧,柳生。”“自然。”随着柳生的语落,便已发球得分,对方两人显然尚未反应过来,便听裁判喊道,“15-0.”

颇感无聊的在座位上坐下,切原看着场内已完结掉一局的比赛,发着牢骚,“果然对手是冰帝,青学他们才能达到提高自身水准的目的。”“所以说很快就要到关东大赛了,每一场比赛都要认真对待,切原。”听到前方教练席上幸村的话,切原顿时收起了刚才的懒散,说了句“是”。关东大赛,这次一定要让它完美开幕完美落幕!

突然想起个问题,拍了拍正在录像的隐川,初音询问着,“隐川学姐,你可不可以之后把你录得这些传给我?我想当纪念。”“好啊,你是要全部的还是就要这场比赛的?”隐川明显是故意这么问的,被问得面红耳赤的初音直后悔,她真不应该告诉隐川,她现在深刻理解了离音是如何在调侃中活过来的。

听到这句话的切原回过头,好奇地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尚未等隐川回复,便听前方的幸村道,“只怕有些个中原因呢。”闻言,隐川和初音便意识到,仅一句话便让幸村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无力地垂头,隐川干笑起来,“幸村学长就不能不这么敏锐吗。”“我就当没听见好了。”虽然幸村的这句话让初音安心不少,但那边的切原一直询问怎么回事又让初音紧张起来,在隐川的恐吓中,切原算是收起了他的疑问,而此时球场内的比赛也已仁王的一记“镭射光束”而告终。

步入高中的立海网球部,实力更上了一层楼。

第一双打,丸井和桑原。调侃完这个,隐川顿时又想调侃那个,而早就意识到会遭殃的夏衣早已躲得远远的,让隐川够不到。这样一来,隐川只得作罢。叹着气,初音无奈地说,“谁能调侃下隐川学姐啊。”“我想很少有人能调侃她,你可不知道我们部长夫人已经被调侃的不行不行的了。”切原适时地补了一句,而隐川显然以此为荣,好吧,她的目标就是练就绝无仅有的调侃能力。

第一双打也在十五分钟内就结束了比赛。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区区县大赛还不足以让立海发挥出全部实力。就在隐川张望第三单打是谁时,便看到切原拿着球拍站了起来,往前探了一下身子,隐川说着,“赤也你是第三单打啊,别输了呐。”一个趔趄,切原险些没摔倒,头也没回的,切原没好气的丢下一句话,“啊啊,我倒不至于在这里就输掉,不对,到全国我都不会输!”

看了眼这边,初音来到夏衣身边,好奇地问,“隐川学姐什么时候把称呼改了?”轻笑了一下,夏衣将那天发生的事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语罢,初音来了个意味深长的“哦”,引得隐川故意偏过头去,不理睬她们。

虽说心境不同了,不是再拘泥于胜负,但隐川也真心觉得,可以在追逐梦想中获胜,也是很不错的一件事呢。

“Game 立海大.切原,6-0.”随着裁判的宣布,立海再度顺利拿下一局,这不禁让人感慨,一年级的都这么有潜力,果然王者立海是不容小觑的,在平静的外表下暗含着惊人的实力,经年不衰。

悠哉的回来,切原随意地说着,“果然很没意思。”“很快你就该有意思了,当心国中时的悲剧重演。”听到幸村这么说,切原顿时收起有些轻敌的心态。关东大赛,以及之后的全国大赛,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第二单打是真田。看了看对方学校,隐川只想说他们好可怜啊,无意外比赛铁定会在十分钟内解决。不出所料,这场比赛在八分钟内就宣布了完结,且“风林火阴山雷”都没有出现。

转眼间,便仅剩下第一单打了,可对方学校的心态似乎很好,只听他们的部长为部员打气,“没有关系的,虽然我们会输是必然的,但至少也要拿下一局,你们说是不是?这第一单打就交给我了!”这时,他们却听立海那边传来一声尖叫,看过去时,只见一个墨色头发的女孩兴奋地说,“幸村学长你要上场?你是第一单打?”

顿时,一部员就哭丧了一张脸,看着他们的部长,不可置信地说,“立海的第一单打是他们的部长,幸村。部长,你确定你能从自国中起就有‘神之子’之称的幸村手中拿下一局?”只见他们的部长瞠目结舌了一阵,半晌,才开口,“我确定,我不能。”随即他一声大喊,“是哪个混蛋说的立海的部长直至全国大赛前是不会出战的!”“国中时确实如此,高中不一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一部员小声辩解,却惹来一个爆栗。

“总是看比赛我也是会耐不住的呐。”拿过球拍,幸村步入场地。在后方幸灾乐祸的笑着,隐川想的是,离音你这次亏大了,这亲眼见到的比赛断然要比录下来的好,嗯,估计离音会对小言不断碎碎念的。

见幸村已经入场,一部员又拽了拽他们部长的衣袖,道,“部长,要不你弃权吧?人家可是除了国中全国大赛时败给了当时青学的越前外,在正式比赛中一局都没丢过,实力差太远了,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开玩笑,弃权多丢人!”说完该部长大义凛然的入场,而该部员小声嘀咕,“练球都碰不到,不是更丢人?”

正如该部员所言,除了发球外,该部长确实练球都没碰到一下。随着裁判的“Game 立海大.幸村,6-0.”,立海的胜绩再一次确立,而下一次的比赛便是关东大赛了。

“我在想浅野学姐会不会懊恼死呢。”听着初音的这句话,隐川猛点头,并补了一句话,“离音还说过,她很喜欢球场上的幸村学长来着呢,哈,我要给她给条短信刺激刺激她。”睨了眼一边发短信一边坏笑的隐川,切原真心认为,摊上这么个损友,他们的部长夫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如此,县大赛便是真的落幕了。

> > > 4. > > >

说来,千叶言并不是要去游乐园,而是碰巧找了这么个地点集合的,真正目的还是要逛街,本就非常不爱逛街的离音硬是被逼迫着与千叶言和浅仓惠子绕街。虽然千叶言说女孩子就有绕街的权利,但离音也是真心没有想买的,也并不想逛,这活计真的很累人。

目视千叶言试穿的那些衣服,离音只觉,她还是就饱饱眼福的好,对于衣服她并没有多大讲究,只要能穿得暖,样式看起来还不错就好。说来,她的零花钱全用在买小说上了,嗯,精神食粮,也是不错的。

坐在冷饮店里,喝着冷饮,离音将隐川和切原的事概括了一下,在惊讶完之后,千叶言握了下她的小粉拳,说着隐川竟然不告诉她,改日一定要把隐川约出来不可,干笑着,离音嘀咕着,“彼此彼此吧,毕竟我们谁遇到这档子事都没有想说的意思,小言你也如此。”嘿嘿笑了一声,千叶言不再作声。

喝完了冷饮后,离音摆弄着吸管,随意的问着,“听说,你姐姐出国了,小言?”“是啊,就如你们所知,受刺激太大,出国了,这也好,省的我们两个只要一见面就相看两厌。”千叶言闷声闷气地道,离音也不再问这个问题。这两姐妹之间的隔阂,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消除,都是亲姐妹不是吗?何必要闹成这样。

一遇到千叶诺的话题,好像就变成这样,三人之间的气氛不免有些僵。这时,离音的手机响了,是短信,隐川发过来的,在阅读完短信后,离音发出一声惨叫,这不禁引得店里的人纷纷看向这里,离音急忙收声,捂住嘴,继而怨念十足的看向千叶言,看的千叶言直发毛,只听离音欲哭无泪地说,“小言,我恨你。”说完离音将手机给千叶言看。

只见上书,你知道吗?第一单打竟然是幸村学长呢,连我都觉得,球场上的学长帅爆了。干笑着,千叶言低头喝饮料,躲避离音目光的的追杀。同样睨了一眼的浅仓惠子有些不解,在千叶言对她耳语一阵后,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错过都错过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傍晚,同千叶言他们道别后,离音边径直回家。

摇着头,无奈的离音刚要开门,便听到浅野阳生的声音传来,离音心里正高兴父亲这么早回来时,却听浅野阳生在说话,似在打电话,“这个问题再议吧,我知道,我当然相信你会是个好母亲,可是,离音恐怕不会这么容易接受,我答应了佐惠子会好好照顾离音,所以,安纪子,再过一阵子,好吗?离音也快回来了,我先挂了。”

坐在地上,离音好像什么也没听见。再傻,她都能明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安纪子,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可她,又能怎么做?纵使心里不情愿,她也知道,父亲有权再组建新的家庭,可是让她,现在就接受个新母亲,她还做不到。罢了,先装作不知道吧,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使自己的内心和面容淡定,离音打开了家门,同父亲问候完后,她便进了房间。

这一天,还真是有够混乱的。

甩甩头,不去想这些,离音拿出手机,给幸村发了条祝贺胜利的短信。怎么想今天也是亏大了,现场比赛多好,下次再遇见这样的情况,打死都不可以再被小言“绑架”。

这时有短信传来,看了一眼短信后,离音一声尖叫,手机都扔到床上了。

“离音,怎么了?”门外传来浅野阳生的声音,离音急忙回答,“没事,看书看得有些兴奋。”

被离音扔在床上的手机,此时显示的是那条短信:明天没事吧?要出去吗?嗯,你可以当做约会。

良久才回过神来的离音回了短信,并约定好时间后,离音躺在床上,久久的看着天花板。

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啊,还真是,好期待呐。

TBC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bkk2yWV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