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我被黑人日的感觉 边走边动好大啊

云雨虹和白子玉千算万算,却漏算了四个小鬼,特别是十分吝啬的小气鬼。

白子玉的想法是利用低价竞争,先由一方出面把价格降下来,百姓自然都会去买低价的,其它商家见生意减少,无利可图,必定也会适当下调价格。而这先降价的一方无异就是从云雨虹手中拿到的铺子。当然,白子玉要求出售的价格也不会低于成本价,只要保持在正常价格就好,就是赚得会少些,可这一样是在小气鬼的心头划了一刀。看着无精打采的小气鬼,其它三个小鬼都十分着急,倒霉鬼提议道:“我听说这次的事儿都是淑妃的娘家于家搞出来的,要不,我们到这于尚书家看看去,我们几个装神弄鬼吓一吓于家的人,给小气鬼出出气。”

爱哭鬼附和道:“对,我们去给小气鬼出去气,不过我们不吓人,我有更好的,要我说我们先用下这瓶臭不可闻,只要让于尚书吃上一颗,保他连放十天臭屁,面子里子都让他丢光,看他还敢出来见人不。”爱哭鬼上次的提议被宁先生否定后,一直很不甘心,现在终于又有了出手的机会,自然不肯放过。

灵活鬼拦道:“你们不要乱来,万一给主子添麻烦呢?主子现在的日子不容易你们也看到了,还是安静点不要惹麻烦了。”

机灵鬼眼睛却亮了起来,他是要好好看看这于尚书长什么样,于家有哪些人,这些人都是他的仇人,他要记牢了,以后这笔账他一要笔笔双倍收回来。

于是,他笑着对其它人道:“于府我们是要去看看,但不用做什么,也不要给主子添麻烦,我要认认门儿,以后慢慢算这笔帐。”

见小气鬼也赞成去,机灵鬼没话说了。于是四个人等三更天换好衣服,也没有知会任何人,就悄悄的离开靖国候府,直奔于府而去。

于府坐落在南城,是除了皇城外,占地最大的一座府邸,里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很有一种宛约之美,与于家商贾起家的形象完全不符,倒像是一个书香门第。倒霉鬼一进来就在抱怨,“不是说这于家是墨云国的首富吗,那就应该金碧辉煌,遍地黄金啊,我还想抠块金砖走呢,结果什么都没有,看起来还不及靖国候府来得富贵。”

爱哭鬼笑道:“你怎么也学得小气鬼那样市侩,还金砖呢。你要学得实货点,你看到前面那株秋海棠了吗?好叫朱颜血,是花中极品,那一株就值一块金砖的价了,你要不要挖一颗走?”

倒霉鬼气道:“我要那破要什么吗,到我手里就是死路一条。我今天还就不打算空手了,说什么也得让这于尚书破点小财。”

爱哭鬼斗气道:“破点小财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就让于家倾家荡产。”

倒霉鬼一噎,说不出话来,论嘴皮子,她是四人中最差的一个,特别是一生气就不知该什么了,所以爱哭鬼最爱逗她生气了。

机灵鬼见爱哭鬼逗得差不多了,提醒道:“好了,别出声了,前面有动静。”

四个小鬼很快就摸到了书房,原因无它,其它地方的人都已熄灯就寝了,只有书房里的灯亮着,还有一些人声传来。

于尚书这么晚了还没睡,他在做一件让他很开心的事儿——数钱,那是真的在数钱,书房的地上堆了四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银锭子,于尚书和他的嫡长子于志烨在拿着帐册核对,几个帐房在一旁候着。

于志烨很开心,笑着对于尚书道:“爹,这次的收入真是超出了预期,我们对账都对到了三更天了,下次只要再涨一涨,我们对帐不是要对到天亮了!”

于尚书倒是冷静得很,抬眼看了一下于志烨,反驳道:“不能再涨了,再涨上去就没钱赚了,猪要养肥了才杀,我们已刮了一层油,现在的猪已瘦得多了,反而要考虑养一养了,所以这物价可以降一降了。”

小气鬼四人气得直咬牙,这于尚书太不是东西,这都没把百姓当人看啊。

于志烨赶紧附和:“爹说得对,是儿子见识浅,想得少了。”

于尚书专心账本,不再说话。于志烨虽是嫡长子,但自幼缺少经商天分不说,为人大大咧咧,不够精细,从小到大经常错误不断,让于尚书十分不喜。而当一个人看你顺眼的时候,你做错了什么事情都是值得原谅的。反之当人看你不顺眼的时候,你做得再好也是无用。于志烨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

年前几天,于志烨去喝花酒,被几个同行的纨绔子弟起哄,让他与人竞争花魁的初夜。恰巧有几个人故意捣蛋,每次在于志烨报价后,都要加上一点,让于志烨只能不断加价,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一个局,可惜,于志烨当时酒喝得有点多,神智也不清醒,脑袋一热一跟到底,最终,竟把一个花魁的初夜开出十万两黄金的高价来。当时,这个价钱一出,京城是一片哗然。而于志烨的妻子乃是工部尚书张家的长女,听闻这件事后,气得跑回了娘家,于夫人当场晕了过去。

任何一个有点底蕴的家族都是有家规的,更何况是已传了百年的于家,而有了家规就免不了会有家法。于家的家法是一根手腕粗细、长有四尺暗红色的铁木棍。这根棍子一直被供奉在于家的祠堂里,经易是不会拿来用的,而这根棍子已有几十年没有出祠堂的大门了,而今却被用在了于大公子身上。于大公子被打得奄奄一息,于家鸡飞狗跳,整个新年都没有过好。

但这事儿还没完,花魁的钱还是要付的,整个京城的人可都看着呢,于是,于尚书大过年的也得出面去替儿子收拾烂摊子,损失的钱固然让于尚书心疼,但丢面子更让于尚书火大。可于家再富贵,一下拿出十万两黄金对谁都是个难题。钱少付点或干脆不付不行吗,于尚书好歹官不小,就不能想点办法?这还真不行,京城所有的人都是这想法,所以都易睁大眼睛看着呢。于尚书无法,把所有周转的钱都调来还差一万来两,好在不多,于尚书便了点小手段,就暂时“借调”了国库里的银两。

今天这么晚了,于尚书还找不讨喜的大儿子叫来可不是为了数钱,而是要让他把“借”的钱还回去。帐子核对的差不多了,于尚书让账房们退下,指了下左边的三个箱子道:“这些银子数目刚好,你送去国库吧,我已吩咐管库房的何侍郎等着你,你拿我的令符调开守军,快去快回,注意别让人发现了。”

于志烨点头应是,带人去装箱子。

四个小鬼一听国库就兴奋起来,虽不知具体是什么事儿,但这么晚了把钱送到国库里肯定有问题,几人一合计,这事儿要尽快通知云雨虹才行,最好是云雨虹带人去来个人赃俱获,把最好把这于家势力一网打尽。

小气鬼轻功好,脚程快,一会儿就进了宫里找到了云雨虹。云雨虹原本已经睡下了,但一听小气鬼说的事儿就立即精神起来,不过,云雨虹的想法和几个小鬼的不同,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她不清楚,带人去抓什么?这些世家大族的人有多能言善辩,狡猾无耻她是领教过了的,有事儿都能编出三分理来,那些大臣又都一个鼻孔出气,说不定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儿化无的,而一旦没什么紧要的,被他们倒打一耙可就不妙了。但这么好的机会她也不能错过,在屋里走了一圈已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吩咐小气鬼把所有自己的人都叫起来,穿上夜行衣,和她去国库转转。

小气鬼咋舌,这少说也有一百来人啊,还都是老鬼王培养的暗卫,这么多人都去没问题吗?

云雨虹看出小气鬼的疑惑,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我们去做一件让你开心的事儿,我们去洗劫国库。”,

小气鬼跳了起来,你没搞错吧,你是公主,你要洗劫国库,主子没睡醒还是脑子坏掉了?

云雨虹也不再解释,只催小气鬼去办事。

于志烨带着几个亲信家丁,拉着一辆盖得严严实实的马车来到户部后面不远的库房。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和一个将领已等在那里。

于志烨带人走到两人面前,拱手行礼道:“让两位大人久等了,还请行个方便,事后,我请两位喝上一杯。”

两人连忙道不敢,何侍郎心道:难怪于尚书不喜这个儿子,还真是个不会办事的,就不会一个人先行过来,等把兵调走再把车赶过来吗,王将军和这么多士兵都看在眼里,日后怕是少不了麻烦,他们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点道理还用人教吗?

可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也不是他能管的,事已至此,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拿过于志烨手中的令牌,拉着王将军和一队士兵走开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ekw2sWX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