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体育学弟口 情深不负苏青免费阅读全文

“主子这般强硬的态度让那些自持功高的大臣们更加不满,他们每天都在朝堂上上奏,主子也拿他们没法,若是打杀他们吧,他们也没有大过,并且这些上奏的是那些有过功劳的大臣,主子没有办法,只有不理会他们。”

翠儿说完,忐忑不安的坐在那里,等着楚锦荣暴怒或是恼怒的反应,可是,出乎她的意料,楚锦荣只是很平静的“恩”了一声。

然后淡声说到:“翠儿,你先下去吧,”说完,楚锦荣闭上了眼睛,翠儿有些怔愣,楚锦荣的反应太过于平静了,平静的让翠儿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但是看到楚锦荣闭上眼睛,不愿多说的样子,翠儿乖巧的应是,走了出去,听到翠儿轻巧的脚步声越行越远,楚锦荣募的睁开闭上的眼睛,深邃透彻的紫色瞳孔里一抹寒光闪过。

就这样过了几天,就在翠儿疑虑楚锦荣这般平静淡然的反应时,紫金殿里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等到翠儿赶到得时候,那位不速之客正在凉亭内赏花,凉亭的石桌上正放着糕点茶水,一个丫鬟正站在那里随身伺候着。

而那个不受翠儿欢迎的女人,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正坐在翠儿专门让人为楚锦荣做的软塌上,这软塌,就是因为楚锦荣喜欢边看风景边悠闲地躺着,才专门放置的,你说这个女人也真是放肆。

旁边还有几个一模样的凉亭,除了摆设不一样,其他的到是未少什么,可这个女人偏偏挑中了这个,还这么明目张胆的靠坐在上面,不就是因为她小时候做过萧铭城的陪读吗,哼,翠儿没有对她多加理会,只是打了个招呼。

就跑去主楼,伺候楚锦荣去了,而就在翠儿走后,刚才还笑语嫣然,温柔淑雅的女人就变了脸色,她的眼中带着狠毒和嫉妒的看着翠儿过去的主楼的方向。

较好的容颜因为被她露出的阴沉而变得扭曲,她狠狠地捏紧手中的杯子,自语喃喃到,那个位置是我的,你等着,迟早我要把你拉下来,迟早。

翠儿到达主楼得时候,楚锦荣才刚醒,看着翠儿一脸不愉的走过来,楚锦荣声线带着慵懒沙哑的问到:“哟,怎么了?谁惹我们家翠儿了,咦,这宫里还有谁敢惹我们家翠儿啊!”

被楚锦荣调侃的撅着嘴的翠儿,轻轻的哼了一声,说到:“主母,你还有心情调侃我,你的情敌都找上门了。”

“恩?”楚锦荣有些疑惑,:“情敌?是谁啊?”楚锦荣突然勾唇玩味的一笑,笑容中带着像是见到好玩事物的期待。

翠儿看着笑的如此灿烂的楚锦荣,再看看她笑容里的期待,翠儿就知道了她这位主母在期待什么了,不过,今天来这一位可不是能随便玩的,先不说主子对她还有没有那所谓的青梅竹马之情,就说她的老子,也不是能随意招惹的。

而且就楚锦荣现在的处境,当下还是不招惹为好,:“主母,这个女人小时候是主子的陪读,说的好听的是陪读,说的不好听就是为主子预备的女人,这个女人的野心也很大,一直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

“主母你没来得时候,这个女人就时常前来宫里,主子那时顾忌着他父亲,而那女人虽然为人阴险狠毒,但在主子面前向来是温柔贤淑的,不过,主子确实早已知道了她的真面目,所以一直都没有碰她,就连她主动送上门,主子都置之不理了。”

翠儿先为萧铭城说了些好话,就继续到:“不过,这个女人还未死心,她以为主子不碰她是因为怜惜她,想等到他们大婚之日在碰她,所以,在那之后,她就像是把自己当做了宫里的女主人一样,在宫里处理着各种事。”

“这后宫本就女人少,也没什么大事,主子懒得搭理她,就由着他了,而像是内务府,绣阁,这类的重要宫阁,主子都未让她碰到一丝半点,而这一次,这个位置被主母你给占了,那个女人必定很不服气,她肯定会想法把你拉下这个位置。”

“而这个女人的身份,主母,我先给你讲个仔细,”翠儿说完这些,说到这个女人的身份的时候,神色有些慎重,因为这个女人的身份,对于现在的主母来说,处境会大大的不利。

听到翠儿说完这些,楚锦荣对那个女人有了一个浅显的了解,是个表面温柔贤淑,背里阴毒狠辣的白莲花吧,那这个女人在宫里混迹这么久,肯定是很会做好人吧,那这么一来,这宫里有不少她自己培养安排的心腹吧,呵呵,恩,真是有趣呢。

“恩,你说吧,”楚锦荣虽然脑中思索了这么多,但是面上却未表露分毫,她依旧浅笑着,让翠儿继续说。

“恩,这个女人的父亲是当朝右相,门生众多,在朝廷里有着很强的号召力,这次的反对你当紫金皇都的国母,就是由他先提出,并一直坚持的,但是右相这个人虽然有些自大迂腐,但是主子却未发现他有一点反心。”

“没有反心忠于国又有功劳,德高望重的臣子,主子总会宽容一些,所以,主子就对反对你的那些臣子才去不理不睬的政策,那些臣子也没办法,尊主不理睬自己,自己也不能强逼着啊,毕竟谁都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

“若是真的尊主怒了,那谁也落不得好来,所以现在朝堂上对于主母你的事情,是一种僵持的状态,不过,那右相没有办法,她的女儿却忍不住了,所以,主母,这一次面对这女人,你一定要小心,因为这女人惯会的就是栽赃陷害。”

楚锦荣听翠儿说完,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还不等翠儿看明白,楚锦荣就收敛了笑意,说到:“那个女人现在在哪?”

翠儿回答:“在凉亭那里,就是主母你之前睡过的那个凉亭,那个女人到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主母的软塌她说坐就坐了,而且,还叫了丫鬟去伺候她,她一个右相家的小姐,怎么可能没有随身丫鬟,定是她故意不带的,好向主母你炫耀她对宫里的熟悉,真是可恶。”

看着翠儿撅着嘴说完,楚锦荣露出一抹浅笑,轻声说到:“她得瑟不了多久的,放心吧,你家主母也不是好惹的,”楚锦荣说完,慵懒的起身,翠儿知趣的没有再说,只是上前伺候楚锦荣穿衣。

等到楚锦荣悠闲地吃完早膳,赶去凉亭的时候,凉亭中右相的女儿连雅已经喝了好几杯茶水了,也让她在宫中帮助培养着的丫鬟去催了几次,但都被翠儿不温不火的挡了回来,连雅也没法,谁让人家就一个理由呢,国母还在用膳,闲杂人等不得打扰。

这一句国母,让连雅的恨意更浓,她认为,这个位置本来是该属于她的,可就在她志在必得得时候,却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楚锦荣给的了去,这让连雅很是愤怒和嫉妒,所以,等她知道他爹爹在朝堂上,联合其他几位大臣上奏要求打下楚锦荣不成得时候。

连雅就动了,来宫里的心思,奈何他爹爹知道她的小心思,告诉她现在还不行,毕竟楚锦荣还是紫金皇都的国母,轻易不可冒犯的,而就以楚锦荣的废物之身,让萧铭城排解众意也要立她为后的做法,就可以看出这楚锦荣必是一个很有手段的女人。

所以,怕女儿吃亏的右相,直接禁了连雅的足,安排了侍卫专门看守连雅,可是连雅不明白这些,她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明明自己触手可得的位置,却被一个处处不如自己的废物坐上了,这让她怎么甘心。

所以,连雅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帮助自己用药物迷昏了那两个侍卫,连雅自己偷偷跑进了宫,因为以前连雅常来,所以宫里的那些侍卫也没阻拦,连雅顺利的入了宫,来到了紫金殿。

再来得时候楚锦荣想到了一个问题,对着翠儿问到:“翠儿,这紫金殿阵法幻灵的考验,每一个进入的人都要接受考验吗?”

楚锦荣问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发现这紫金殿的丫鬟奴才侍卫并不少,而且就连右相家的小姐都能进来,这就让楚锦荣有些思量了,若是让每一个人都通过考验的话,那阵法幻灵的费多少灵力啊!

那这个强大的阵法又能支撑多长时间呢?听到楚锦荣的问话,翠儿笑了笑,解释到:“主母,你问的这个问题当年我也问过主子,当时主子是笑着不回答,后来萧一告诉了我,这紫金殿当初建造之时,考虑到要留丫鬟奴才进来伺候。”

“而这阵法也不能说是进来一个人就让一个人接受考验,要是那样的话,得费多少消耗啊,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就在紫金殿后面留了一道小门,供那些不需要接受考验的人出入的,而需要接受考验的,都是主子承认的人,核心人物,自然是要接受考验了。”

“要知道,这紫金殿内有些地方是只有被阵法幻灵接受的人才可进入的,若不然,当年的老祖何必费那么大心思,弄出阵法幻灵考验来,一是为了考验自己的后人,二就是为了这个。”

听到翠儿的解释,楚锦荣静默着,脸上并无表情变化,只是一直走着,在快到凉亭的时候,楚锦荣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浅笑,瞬间,又变成了端庄。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nkg2wWW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