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恶魔的玩物夜潼 豪妇荡乳1一5

白幽兰再次困惑了。他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仅仅来看看母亲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他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一连三晚,每一晚洛铭轩都会“带着”白幽兰,在若晴阁,走上那么一遭。而白幽兰也更加清晰的认识到,洛铭轩一定是在寻觅着什么。

夜晚,再次降临,这已经是洛铭轩和白幽兰居住在皇宫的第四日了。

白幽兰不清楚洛铭轩究竟留在皇宫里要做什么,他在找什么,他不想说,她也不想问。只是,对于这样,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不能去寻找娘亲的日子,白幽兰感到颇为焦虑。

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白幽兰,忽然感觉有什么在自己的颈部停留,尚未反应过来,就陷入了昏睡之中。

洛铭轩淡淡的看了一眼,被他点了昏睡穴的白幽兰,轻声唤道:“奔雷。”

“属下在!”奔雷从暗处显出了身形。

“这两日,本王指出的,若晴阁内的密道、暗格,你查探的如何?”

“回禀王爷,所有暗藏的密道等处,属下全部仔细查探过,并无任何发现。”

其实这些年,洛铭轩一直在调查关于当年母后和兄长去世的事情,渐渐的有了一丝线索。线索指明,他的母后不是病逝,而是中毒,而且跟他体内的剧毒有关联!

这次入宫赴宴,洛铭轩借顾清浅纠缠之事,装作昏迷不醒,就是想借机留在皇宫之内,去他母后的寝宫查探,看能否在母后用过的器物当中找寻到蛛丝马迹。

而这三晚都会有意的带上白幽兰,是因为他相信,凭借白幽兰的毒术,对各种毒素的敏感,如果若晴阁内尚有残留的,哪怕一丝的毒素,她也一定会察觉的到。

只是,令洛铭轩失望的是,三个晚上,他们二人几乎走遍了若晴阁,除却密道以外的每一寸土地,白幽兰没有任何的发现。

洛铭轩的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点了两下,说:“今晚,本王要去皇后的延福宫一趟。”

“王爷!”奔雷变色:“这太危险了!”

延福宫可不是没人居住的若晴阁,可以相比的。那里守备森严,无数大内高手坐镇!

见洛铭轩不语,奔雷急道:“王爷,属下替您去!属下保证不会遗漏任何线索……”

洛铭轩轻轻一摆手,奔雷心知王爷心意已定,只得无奈的住了口。

当白幽兰悠悠醒转的时候,身边已然不见了洛铭轩的身影。

“别让我逮到你!”白幽兰气的直咬牙,胆敢再一次点她的昏睡穴!

洛铭轩并不知道,在上一世的时候,白幽兰是有专门做过,这类会制人昏迷事件抗性训练的,只是穿越到了这里,并不是她的原身体,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得逞,所以,白幽兰醒来的时间,明显的比洛铭轩预估的时间要早上不少。

白幽兰咬牙切齿的先去了若晴阁一次,只是没有寻到洛铭轩的踪影,只好又退回了房间。

刚一进屋,却惊讶的看见,洛铭轩正悠然的坐在软榻之上,一副专门等她回来的样子。

白幽兰见他这样,之前刚刚压下去的火气顿时“腾”的又窜了上来,身形一动快速的迫近洛铭轩,手腕微颤,手指之间就已然夹着一根亮闪闪的银针。

洛铭轩只是微微看了她一眼,就仿佛在看一个淘气的孩子一般,对她扎来的银针视而不见。

银针,在扎进洛铭轩脖颈的那一刹那,停了下来。

“你就不怕,我真的扎下去?”

洛铭轩伸出手指,将颈边的银针拿了下去,“你不会!”

那种笃定的语气,令白幽兰不禁泄了气,不再寻他的麻烦,只是心情忽然有些烦躁,难以平静。

把玩着手里的银针,洛铭轩的目光跟着白幽兰转了几圈,然后蓦然间出声说道:“明天,我们就回景王府。”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莫风留在了皇宫外,有消息的话一定会传来的。”

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安慰别人,洛铭轩的语气有一些生硬,但是他话中的意思,白幽兰完全明白,心里的焦躁才算是稍稍退下去一点。

不能怪白幽兰焦急,她的娘亲失踪这么久,一直杳无音讯,而他们二人又在这皇宫深院之内,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真的令人心焦不已!

第二日,洛铭轩身体“大有好转”,辞别皇上回景王府。

马车上,洛铭轩依旧手不离书,而白幽兰的思绪也飘得很远,她在想回到景王府以后,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找到娘亲。

“咻!咻!”两声轻微到几不可闻的破空声传来,白幽兰敏锐的捕捉到了声音的来处,双脚一个用力,就欲窜出马车。

不料,白幽兰的身体刚刚离开马车里的软椅,从旁就伸过来一只有力的手臂,不由分说的将她按了回去!

“你……”

白幽兰怒瞪这只手臂的主人——洛铭轩,却在这时听到,她刚刚要窜过去的方向,传来两声“砰砰”的重响,显然,那里已经被暗器击中!

可以想象到,如果白幽兰从那里窜出去的话,就正好迎上了飞速而来的暗器,到时,身在空中,真是避无可避!

想到这种可能,白幽兰不禁脸色一白。

不假思索,洛铭轩的手指在软椅旁触摸了一下,“嘎吱”一声,马车的车厢底顿时裂开,露出可供一人藏身的空隙,迅速的将白幽兰置身于其中,语气轻柔的说:“本王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快速的关闭这个机关,洛铭轩面庞之上笼罩层层寒霜,走出了马车。

马车外,莫林以及曾经出现过的十人组护卫,此时已经与敌人厮杀成一团,街道上一片狼藉!

“王爷!”莫林见洛铭轩走出了马车,猛一发力,将他的对手解决掉,心急的想要护卫在洛铭轩身边,“王爷,这里太危险了!”

只是,莫林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根本不容他如此做。见他脱身,立即有两名敌人围攻了上来。

洛铭轩点点头,双目之中寒光暴涨,吩咐道:“一个不留!”隐隐带着怒气的,冷漠的声音,在一片厮杀声中,异常的清晰。

在一片混乱的厮杀之中,洛铭轩傲然的挺立着,微风吹过他的一袭蓝衣,带起片片蓝色的涟漪,如梦似幻中夹杂着丝丝猩红!

他会让他们到了地狱都后悔,不该惹上他!

“是!”众护卫齐声应道,下手更是狠厉。

洛铭轩遇刺已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只是从未有过如此大的阵仗,一般只有几名刺客前来。

敌人见久攻不下,顿时口中发出一种尖利的声音,直欲刺破人的耳膜。

闻声,众护卫齐齐变色,他们明白这是敌人在召唤帮手!立即拼命似的攻向敌人,招招直冲要害而去,奈何,那种声音本就是从敌人口中发出,哪里是他们一下子就能阻止的?

果不其然,只是须臾,从隐蔽的角落处,又窜来了几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接近着战团。这几道黑影奔到,没有去帮先来的刺客解围,而是直奔洛铭轩而去!

见状,莫林与众护卫大急!奈何他们的对手亦不是好解决的低手,死死的将他们缠住,他敌人甚至舍弃了防御,宁肯硬挨他们一剑,也要将他们缠在原地!

而洛铭轩仿佛并没有看见奔来的敌人一般,依旧淡然如初,只是在那几名敌人攻来的瞬间,双掌用力,迅速的将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击飞,而飞出去的方向,正是敌人攻来之处!

敌人也甚是狠戾,面对飞来的同伙,不闪不避,直接一脚将其踹飞,依旧猛扑向了洛铭轩。

瞬间,杀气四溢,衣袂翻飞,洛铭轩与五人战作一团。

那五人将洛铭轩团团围住,不经意间,互相看了一眼,一人飞窜向了空中,自上而下攻来,与此同时剩下四人,各持利器从四个方向攻向了洛铭轩!

洛铭轩已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从洛铭轩身后传来,一支利箭闪着寒光飞至,目标直指洛铭轩的背心!

“王爷!”众护卫目眦欲裂,惊声喊道。

莫林当即放弃自己的对手回身扑来,后背重重的挨了一刀,鲜血飞溅,莫林脚下一个踉跄,却依旧红着眼睛,不管不顾的冲向洛铭轩。

就在这个瞬间,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一般!这时一声冷喝传来:“中!”

一团湖绿色的身影,自马车之内飞速冲了出来,手中银光连闪,围攻洛铭轩的四人已然中招,一动也不动的呆在了原地!

见状,洛铭轩瞬间拔身而起,躲过了身后偷袭而来的羽箭,迎向了空中的那名敌人,那名敌人却已经被那湖绿色身影踹飞出去!

“王妃……”莫林几乎喜极而泣,那瞬间扭转局势的湖绿色身影,正是之前被洛铭轩藏在了,马车的暗格之中的白幽兰。

“闭嘴!”

白幽兰双眸微眯,冷冷的喝道,手掌一下子就拍在了莫林受伤的,鲜血直流的后背上,粗鲁的帮他止了血。

她的心情很不好!

她在他的眼里就是那么弱不禁风吗?居然敢将她关在暗格里面!害得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搞定那个结实至极的暗格出来!

目光凶狠的瞪了一眼洛铭轩,白幽兰手中已然淬好毒的银针,飞射而出,只一瞬间,就有几个中针的敌人倒在地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再也爬不起身来。

其实,洛铭轩也吃了一惊,目光紧张的在白幽兰的身上看着,看她是否有受到伤害,见白幽兰一袭湖绿衣衫,青翠依旧,不见半丝血腥,才算是稍稍放下心来,待到白幽兰凶狠目光投射过来的时候,洛铭轩特无辜的回了她一个眼神。

白幽兰没有看到,在她转过去头杀敌的时候,洛铭轩的面庞上绽放出一个从未有过的,绚烂的笑容。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nkh2oWW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