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往肚子塞蛇卵 校园h系列辣文

正如国师所言,太后那边也察觉到了危机,终于开始行动起来。这一天,云雨虹刚晨跑回来,就遇到了太后身边那个接生她的李嬷嬷。

“长公主,您回来了,太后说您也长大了,该学些礼仪了,所以特意命老奴前来教您,到时候有什么过份之处还望多多担待。”李嬷嬷脸上笑开了花,热情的迎了上来,只是眼中却带着丝丝恶意。

云雨虹自知躲不过,也没必要躲,便让人先安排李嬷嬷去休息一下,她先去给母后请安。

李嬷嬷一抬手道:“长公主,太后吩咐过了,现在最紧要的是要将宫里面的规矩给学好了,其他的事情都要推后。”

看来这太后真是有点急不可耐,打定主意要让云雨虹吃些苦头了。

云雨虹无奈,只得让一行人来到屋内坐下,李嬷嬷立即从宽大的袖口里面拿出了一本书来。

“这本是《女戒》,请长公主务必在一个小时辰内背完,太后吩咐了,要严加教导长公主,断不能再失了国家的脸面。”李嬷嬷意有所指,又抽出一根双指宽的戒尺握在手心里,下拉的眼皮里闪过诡异的光。

这本《女戒》虽然不厚,可一个时辰背会也是很有难度的,至少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这是明晃晃的找茬啊。

云雨虹将《女戒》接在手里,而李嬷嬷看到她单手接书后,手中的戒尺一闪,就往云雨虹另一只没有动的手打了过来,这才没有开始多久,这李嬷嬷就敢动手打人了。

云雨虹没有闪,李嬷嬷用了力,但老实说并没有多疼,这戒尺对云雨虹来说有意思,但她还是咧了下嘴角,人家可是用了力了,总得让她有点成就感不是。

“长公主,奴婢拿东西给您,您应该双手接过,而不是单手,请您记着。”李嬷嬷笑盈盈教了句。

过了一刻钟后,云雨虹将《女戒》所有内容一字不差的都记在脑子里面了,但是对于里面所说的事情,她表示完全不能接受,这也不行,那也不能的,照这本书说的做还不如让她去死,因为对于她来说,要是自己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到时候等待她的下场,就只死路一条了。

“李嬷嬷,我已经把这书上的东西记下了。”云雨虹把书还了回去。

李嬷嬷很是惊讶,不过一想这样正好,一旦出错可有你好果子吃。

“既然这样,那长公主请从第一页背起。”李嬷嬷脸皮动了动说道。

云雨虹面无表情的将女戒背完了一遍,李嬷嬷见没有一个错字,就算是她想要找个错误也不行,完全没有办法在这上面下功夫,所以她点了点头表示过了。

随后李嬷嬷又跟云雨虹说了一些事情,越问李嬷嬷手里的戒尺就握得越紧了,太后派她来,可是让她好好给这位长公主颜色看的。

如果没有把这个任务完成的话,恐怕到时候她也没有办法在宫里面呆着了。

不知不觉间,这时间就从早上到了中午,又到了晚上。

“长公主,现在要教的就是蹲礼。”李嬷嬷做了一个标准的蹲礼。

云雨虹学了一天已经很累了,但看看无比敬业的李嬷嬷,深深觉得自已真是太娇弱了。看李嬷嬷做完后,她也跟着做了一个,不过李嬷嬷说她做得不对纠正了十几次后,就要让云雨虹在屋子里面蹲一个时辰。

“李嬷嬷,你这也有些太过了,哪户人家教礼节的,还选在晚上教呢!现在各位主子都睡觉了,你是想要教到明天早上吗?”王奶娘忍不住了,眼里带着愤怒。

李嬷嬷刚要答话,云雨虹便抢先道:“奶娘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李嬷嬷奉了太后命令来教导我,自当竭尽全力,我也要尽快学会,不能辜负了太后期望。今夜我们不睡了,定要把这礼仪学完才会休息的。”

李嬷嬷听了吓出一身汗来,她教了一天,这把老骨头已经受不了了,这要晚上再不睡觉,那可是要了她的命了。于是急忙说道:“看我只顾着教,都忘记了时辰,是该休息了,长公主好好安歇,老奴告退了。”

王奶娘领着李嬷嬷去边上偏房歇息了,云雨虹也累了,也不洗簌了,立即上床进入了梦乡。

不过,云雨虹并没有睡多久便起来了,这时刚过四更,天还是黑的,正是人入睡最沉,睡得最香之时,宫中静悄悄的,四处也不闻人声,云雨虹自已穿好衣服,便来到偏房李嬷嬷的住处。这个时候是来做什么呢,云雨虹正直的表示,她是个好学生,她要来学礼仪。

李嬷嬷睡眼惺忪的打开门,便被云雨虹一顿斥责:“嬷嬷是被太后派来教习礼仪的,可不是来这睡觉的,时辰已经不早了,嬷嬷可不能偷懒。”说罢,还在李嬷嬷有些皱的,显然还是昨天穿的那身衣裳上瞄了一眼。

李嬷嬷傻眼了,这好像是她准备好要说的台词啊,她衣服都不脱,就想早此起来教训下长公主的,当然,她也准备好了戒尺,但显然,这些都用不上了。

于是,这天早上天没亮又开始了教学,这次学的是走路的姿势,云雨虹对此表示出了强大的兴趣和学习热情,她把刘奶娘、王奶娘和四个宫女等人都叫了过来,由她带头,王奶娘拿着戒尺殿后,在李嬷嬷的指导下,一路由凤仪宫,御花园,慈安宫等大半个后宫走起。墨云国虽是个小国,但皇宫真心不小,这一圈走下来,就到了午后,都过了饭点了。众人早饭都没吃,又走了一上午的路,再没赶上午饭,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不说,更是腰酸腿疼,一个个坐下就站不起来了。

云雨虹表示,她还好,早上起来吃了几块糕点,不太饿,这走了一上午的路和晨跑的运动量比起来也刚刚好差不多,对这个结果,她十分满意。

而看向大汗淋漓的李嬷嬷和刘奶娘等人,云雨虹觉得心头的郁气又少了一些,果然,让敌人不痛快,她就痛快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宫里的太监宫女们每天都能看见天不亮,长公主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练习礼仪,每天都招摇的走遍大半个皇宫。长公主的气色越来越好,小脸红扑扑的,但是跟在她身后的人可就惨了,眼圈都是黑的,脸是黄的,腿是弯的。李嬷嬷原本胖胖的身子,圆圆的脸也一下子瘦了下去,不过可不是说瘦下去会好看,皮肤松了,皱纹多了,看上去快七八十岁了。教了半个月后李嬷嬷就实在吃不消了,说长公主已经学全了礼仪,她没有什么可教的了,就急急忙忙回去向太后复命了。

云雨虹有些小得意,敌人的手段虽高明,但她有一颗聪明的头脑和坚强不屈的精神啊,她就不信应付不了!而没有了虎视眈眈的李嬷嬷,她又恢复了原本的生活,每天一有空就去找乾宗培养父女感情。

慈安宫里,太后端靠坐在贵妃塌上,神态悠然,一个小太监跑来跪在太后的面前。

“今日长公主又去御书房和皇上一起看的奏折,还说了一些想法,皇上很高兴,直说长公主聪慧,不输男儿呢。”小太监偷偷看了下太后的脸色,见没有变化,这才放下心来。

“只有这些吗?”太后问道。

小太监犹豫了下,又抬头看了一眼太后,太后脸色一冷,厉声喝道:“讲!”

“长公主说朝中刘姓官员太多,可以外放一些,另外,世家子弟可以不参加科举,直接推荐做官,这对天下读书人不公平,应该一视同仁才对。”小太监小心道。

“皇上怎么说?”

“皇上说……皇上说‘理当如此,那以后虹儿就把这个事正过来吧!’”

“啪!”太后把桌上的琉璃杯摔在了地上,水溅到了小太监的脸上,但他不敢擦,伏低身子,瑟瑟发抖。

屋内陷入了沉静,边上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太后是刘家女,现任丞相的亲姐姐,向来对刘家多有照顾,时常让刘家的后人入宫陪着解闷儿,有什么好东西都是要往刘家送的,先帝在时她还能收敛些,先帝不在后,那更是好的没边了。云雨虹说这些话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太后喜欢装和善,很少摔杯子,这一次,肯定气得狠了。

李嬷嬷上前来,先是让其它都人下去,又倒了一杯茶放在大后手上,“太后您先消消气,别气坏了自已的身子,长公主向来与您不亲,再加上上次您要她去和亲,她怕是恨上您了,这才暗地里使手脚,您别看她小小的人儿,心眼可是不少的,连老奴都吃了她的亏。等她长大了,那可不得了啊,这皇上只有她一个孩子,又疼爱的很,这段时日又带在很边亲自教导,这学的可是治国之道,难道皇上真的要……”

“她长大不了!”太后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让李嬷嬷上前,低声吩咐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xkI2hWT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